克苏鲁公社

建构

作者:CMASO 更新: Jul 17, 2022  

建构

“保持冷静——检查自身——观察环境——采取行动——”默念着多年来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危机处置要领。遗憾的是,她在第二步遇到了问题。

这句话听起来特别响,仿佛被一万个人重复过一般。不,可能真有这个数目。

怎么,我……分成了这么多部分?见鬼了,我是说,真的鬼。

简观察了一下四周——内心的四周,惊讶的发现了一个事实:自己的精神似乎被划分为了无限多块。其余的似乎也正面面相觑,大家肯定是想到一块去了。

简试着去观察了一下。这么多自己,天呐。她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自己的密集恐惧症要犯了。如果让精神科医生来,自己肯定要被诊断为极重度精神分裂了吧。

接下来怎么办?搞明白原因,还是立即展开处置?

简倒是希望立即解决问题,不过她估计如果不搞清楚原因,自己是很难解决如此复杂而神秘的麻烦的。

……观察环境……环境?

简发现,自己除了混乱的内心世界外,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坏了。她想。说不定每一个“”分走了自己大脑的一部分机能,以至于分到的部分不足以支撑多余的感官了。

那么,整合这无数个自己就是必要步骤了。

在精神的世界里,声音逐渐响了起来:“我们需要重新合为一体。”

声音还是很大,但简觉得自己稍微能接受了一些。或许是因为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也做好了所有人同时这么说的心理准备。

所以,怎么做呢?

按照“检查自身——观察环境”的要领——这二者现在似乎已经合二为一了——合理的处置步骤大概是先统计一下自己分成了多少、各自有什么相同和不同点,再观察一下是否有自发融合的现象及其条件,以决定下一步骤。

一个人存储所有自己的信息,还挺“去中心化”的呢。

 

简一边想着,一边和很多自己一起说道:“我们大家报个数吧。”

令她苦恼的是,尚无办法区分这无数个自己。因此,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一个众人的领导,大家都自说自话;甚至连报数都没有可以依照的顺序。

另一个问题是,从常识来看,能融为一体的事物自然是相近的;然而,报数和统计岂不是人为制造着无数个自己之间的分歧吗?为解决问题做出的努力,是否反而会加剧问题?

当然,最终让大家放弃报数这个想法的原因是:从数学上,完全可能在有限的空间内被分割成了无数个,正如分形体可以以有限的面积达到无限的周长一样。

 

世界暂时陷入了沉寂。简开始沿着另一条路径,回忆自己是如何走到这步的。约格尔号飞船、苏斯卡萨星系的冰封星球苏萨莉亚、识别码:054-823-796-087-SSC-M-T4J2-5。自己记得的还真不少。

然后呢?南极的考古项目、卡尔·布洛森的记录、史前文明遗迹。用鲜血绘制的壁画。好吧,有点恶心。血墨描绘了一个过去文明的历史,某种破坏人理智的造物大概和他们的灭亡以及自己的麻烦状态相关,可惜这只能解释麻烦的来源,却没有提供解决方案。看在精神稳定的份上,还是别继续回忆那些血淋淋的东西了。

看来自己还是要像发明无线电的马可尼一样,在没有理论的情况下解决问题。

 

回忆起来,简已经不是第一次陷入这种无力的状态了,正如每个人大概都经历过梦魇一般。儿时,未成年的自己总是有做不到的事情。即便是成年后,简也一度陷入对生活本身深深的焦虑,如今看来有些杞人忧天。她常常担心:自己在如此多的设备和平台有这么多密码,记得住吗?如果忘记了元密码,依靠密码管理器和“记住密码”保存那么多密码不久都找不回来了?家里有这么多抽屉和柜子,自己真的记得住每个东西放在哪里吗?一旦父母退休乃至不在了,他们遗留的账号密码和社会关系又该如何记住?被现代信息与娱乐的快感海洋淹没后,自己是否还有能力坚持做完一个大工程,并完成生活中无尽的琐事……

甚至还没提到职业规划之类的宏大问题,这些小小的困难就让简对自己能否生活在世上产生了怀疑。好在父母开导她:世界上这么多人都活得好好的,你的资历已经超过平均,没必要为这种肯定能解决的问题不自信。何况,你大脑的潜能肯定超出了你的想象呢!从小事做起吧。

正反馈和信心是从完成一件件小事开始逐步建构起来的。在这一过程中,简逐步重新找到了做事的感觉,好比腐化衰落的罗马帝国通过一场又一场胜利记起了昔日的荣光、找回了过去的技艺,再次中兴一般。大厦都是一砖一瓦搭建起来的,之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要有自信。简对自己说道。过往的无数困难,我不都克服过来了吗?

好吧。解决方案的核心是什么?

简陷入了思考。片刻或永恒之后,无数个说出了答案:

“建构。”

 

比起自己眼前的分裂,人类世界的逐步统一困难得多。这无数个自己眼下还是同样的,但无数人类一直都是不同的。

人类世界统一的故事是一步步建构出来的。从最早的血缘关系,到语言和宗教,经济、军事、文化、艺术、历史塑造并瓦解了帝国和民族国家,直到现代化意识形态的共同叙事创造出超越民族的共同体。罗马帝国的征服曾经建构了统一的地中海世界,但其脆弱的奴隶制经济却无力经受岁月的洗礼。正因如此,人类的统一在发达的两千年后才大功告成。

共同的环境和经历建构起了统一的故事,这就是问题的答案。

 

简再次望向无数个自己,共同的声音响起:“开始报数吧,抵达每个数时回忆自己在这个年龄的往事。”

“1”

 

当数字到达32时,简的思绪终于回到了苏萨莉亚的冰原,自己的小队刚刚经历了一场冒险。毫无疑问,她再次复活了。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