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北落师门像—弥生的新生

作者:Ymnar 更新: Jun 8, 2021  

改编一个日本朋友的克苏鲁原创故事。原文女主角实在太惨了, 笔者稍微去掉了一些描写……

小镇西边的树林里有三座一人高的石质雕像,雕刻得很拙劣,看起来就像地摊上卖的假文物。镇上的老人说那是“北落师门像”,但凡敢靠近雕像都会给家里带来厄运,尤其不能带着供品向它们许愿。然而,镇上的小孩大多不怎么害怕,不光有孩子偷偷跑过去摸石像屁股,也有人用铅笔当供品许愿考试及格,随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当然,考试也没有及格。

小镇的学校克苏鲁公社里有个中学生叫若叶弥生,父母离异,双方都不喜欢这个虽然学习好但是不听他们话的女孩子,只有年迈的祖母一直照料着她。弥生在学校长期被高年级的男学生欺负,找老师和校长也没有用,每天生活在恐惧和痛苦中……

尽管弥生已经如此不幸,命运还是没有放过她。这年夏天,弥生的祖母病逝了,如今父母都不要弥生,连祖母的房子也被收回。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弥生仍然坚持上学,毕竟除了学校她也无处可去了。

弥生风餐露宿地坚持了五天,她不是没有试图向老师、同学求助,可是大家都不理睬她,没有人向她伸出援手。最终,无家可归、饿着肚子、渴得喉咙冒烟的弥生产生了寻死的念头,这个世界对她太苛刻了,她既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也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弥生的心里充满了恨,恨抛弃她的父母,恨欺凌她的高年级畜生,即使要死,她也想向他们复仇。然而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如何是好呢?这时弥生想起了老人们说的北落师门像,以及那犹如玩笑的祈祷咒语。北落师门是一颗星,在望远镜上看去犹如恶魔的眼睛。这颗星与伟大的远古存在克图格亚相关,这点基本的知识弥生还是知道的。至于召唤克图格亚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对一心求死的弥生来说早已无所谓了。

说干就干。在北落师门星光从树梢洒下的时候,弥生跑到树林里,一把扯下半个月没洗脏兮兮的衣服,赤裸地走到三个石像跟前,跪在地上用绝望凄厉的声音喊道:“请您杀了XXXA、XXXB、XXXC还有XXXD吧。我把这条命当供品给您了。虽然挺寒酸的…但我实在没有别的东西了…Ph’nglui mgfw’nafh Cthugha Fomalhaut n’gha-ghaa naf’l thagn! Ia! Cthugha!”

树林里静悄悄的,石像也没有任何反应。疲惫的弥生不甘心地又喊了几遍,觉得更累了,便索性躺在地上闭起眼睛,委屈无助充满心头,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身下厚厚的一层树叶感觉凉凉的,树梢上透射下来的点点光线却很暖和,弥生心想就这样死了也不错。

不知不觉中,照在身上的光消失了,空气变得格外寒冷。弥生迷迷糊糊地被冻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发觉天已经快黑了。她坐起身来,在火红的霞光中与三个面目模糊的石像对视着,一股奇异的恐惧突然袭来——比被高年级学生欺负还要可怕不知多少倍。弥生想逃离这里,但却无法站起来,手脚像是被什么力量压在了地上。她只能梦呓般地小声重复着:“Ph’nglui mgfw’nafh Cthugha Fomalhaut n’gha-ghaa naf’l thagn! Ia! Cthugha!完成我的心愿吧…完成我的心愿吧…”

就这样,天黑了。

咚。背后传来很大的声响。

弥生想回头,但脖子却僵住了,一点都转不过去。

这时一颗脑袋像皮球一样从她右后方滚了过来,一直滚到她右前方石像的脚下!

是高年级学生XXXA的脑袋。头发蓬乱,眼睛瞪大到眼角裂开的程度,左侧嘴角撕裂到耳根,舌头长长地吐出来,沾了几片树叶。脖子的断口不像是切断的,反倒像用力扯下来般呈锯齿状,撕裂的皮肉、断裂的血管拖在后面。

弥生被突如其来的恐惧和兴奋震慑住,连大气都不敢出。

月亮出来了,在树林里投下点点银灰色的微光,远处的黑暗显得更深沉了。

咚。

高年级学生XXXB的脑袋也滚了过来,稳稳地停在XXXA的脑袋旁边。中分头从正中央笔直地裂开了一条口子,夺眶而出的眼球耷拉在地上,下巴松松垮垮地歪着,脖子的断口还露着一块骨头。

弥生全身颤抖,但又咯咯地笑了出来。复仇的兴奋和被超越常识力量眷顾的骄傲压过了恐惧。弥生心想,无所不能的克图格亚回应了我的祭祀!终于……这一切早就该结束了,都该结束了。

夜深了。不过,树林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里没有野兽,没有鸟,连会叫的虫子都没有,只有夜雾笼罩着一切。

咚。

父亲XXXC的脑袋滚了过来,这次是从弥生的左后方滚到她左前方的石像脚下。秃头上布满了巨大的弧形伤口,像被钢鞭抽打过一样,头骨都变得有些弯曲了,血肉模糊的眼窝流着血和透明的液体,嘴里的假牙一根都没剩,牙床迸裂似地外翻着,看样子假牙是被拔掉了。

弥生想起了被这个粗暴的中年男人蹂躏的恶心感觉,禁不住嘴角歪斜地笑了起来。真厉害,太厉害了。瞧瞧这些混蛋的死法。

哈哈哈哈,作为活祭品我一定也会死得更难看吧。克图格亚实在太厉害了。弥生突然感到一阵不甘心,不是为了将死的自己,而是为伟大的克图格亚感到不甘——不应该让伟大如祂的神像在这种穷乡僻壤里等待我这种下贱的供品。克图格亚应该受到更多人的崇拜,应该为祂建立神社,或者创立一个崇拜祂的宗教!电视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新兴宗教所拜的神或者教主,跟这远古伟大存在比起来算什么东西……

东方的天空泛起了灰白的光。晨雾很浓,地上、石像上和弥生身上都凝结了一层露珠。尽管林间风很大,不过弥生已经不觉得冷了。晨雾里飞舞的落叶在此时的她看来,比花吹雪还要美丽。

咚。

母亲XXXD的脑袋滚了过来,稳稳地停在了XXXC的脑袋旁边。染成恶心的紫绿色还烫着卷的头发一根都没有了,头皮也没有了,大概是被揪着头发撕了下去吧,惨白的头盖骨裸露着。拍着厚厚白粉的脸像是被煮熟了一样肿胀着,皮肉都分离了,煮烂了的眼睛像死鱼一样翻白。本来就很长的下颚像是被折断了,然后拉出来按到鼻子上,棕黄的牙齿插进了鼻孔里。

弥生闭上眼睛,眼泪忍不住地涌了出来,软弱无力地笑出了声。垃圾,人类根本就是垃圾。在神的面前,像蛆虫一样被碾得稀烂的垃圾。克图格亚太厉害了。这才是神,什么上帝啊佛祖啊都是些不管用的假神。祖母信了一辈子佛,被这些蛆虫一样的人榨干了棺材本。我信奉克图格亚不到一天,就把这些蛆虫全杀了……

弥生睁开眼睛,呆笑呓语:

“我的神,您太伟大了。我这条烂命都是您的,您大可现在就取去。然而我恳求您让我再苟活几年。让我为您建立一个神社,一个宗教,让我宣扬您的荣光,我必将为此献上一生!”

朝阳金色的光芒穿透晨雾,照在石像上。弥生感到全身一震,压着手脚的力量消失了,脖子和四肢都猛地疼了起来。她双手着地趴了下去,身上的露水像雨点一样洒落。

良久,弥生喘着粗气站起来,伸手擦去石像脸上的露水。随后,她捡起地上的破烂衣服,露出混杂着庆幸、恶毒、依赖、解脱、爱恋的扭曲笑容,犹如新生般向林外走去……

4.6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虫且
成员
4 月 前

我还以为会用火烧死他们

YOG-SOTHOTH
管理员
4 月 前
回复给  虫且

我开始也以为是火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