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紫月

作者:绘鲤 更新: Aug 17, 2021  

社长的话:

本文获得了正规写作比赛地区三等奖。社长非常欣慰,欣慰于同好写作的成绩与进步。虽然是学生组,虽然文笔还很稚嫩,但是仍让我看到了克苏鲁元素发展的未来。这是一个开放的创作题材,期望大家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克苏鲁元素,不要被禁锢在前人画的圈子里。

获奖证书

伦敦的冬天,一如既往地寒冷。

侦探社的工作,也因为连日的大雾而变得冷清,为了节省开支,我不得不把社里打扫卫生的仆人都解雇了,诺大的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正当我把一块木柴准备放进火里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精神一振,在伦敦这大雾天中,居然会有人上门委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向门廊走去,当我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时,敲门声却突然停止了,我转动把手将门拉开,门外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几片雪花吹了进来,带走了我身上积攒的暖意。

我将头探出去,环顾四周,除了日益浓厚的迷雾外,并没有什么人的身影,我失望地关上了门,麻木的脸开始感觉到暖意。当我准备回到壁炉旁时,却意外在门前的地毯上发现的一封不知何时出现的信。我带着信回到了壁炉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滚烫的茶水顺着食道进入胃中,从内到外驱走了体内的寒气。放下茶杯后,我才仔细端详起这封信,信封是那种随处可见的白信封,上面用翠绿色的墨水写到“格林侦探收”。此外,连邮票都没有,我将拆信的小刀拿来,却发现信封上的火漆很奇怪,这上面并不是我认识的任何一种文章,七颗星星怪异地排成了一排,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我皱着眉头打开了信,随着信纸的抽出三枚印着女王头像的硬币掉了出来,我拾起银币,把它们放在桌子上,打开信纸读起来……

“尊敬的格林侦探久仰大名,由于某些原因,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与您交谈,他们正监视着我。我是一名神秘学者,平日里喜欢收集一些典籍,不久前,我从探险家手里买下了一本手抄的死灵之书。

想必最近的白教堂区连环杀人案,您也有所耳闻吧?

我从那个抄本里得知,这似乎不仅仅只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它更像是一个古老异教邪恶的祭祀仪式。于是为调查这件事,我在白教堂区租下了一栋房子,但在那之后,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他们察觉到了我的意图,他们想伺机杀掉我来保守这个秘密。

如今,我不得不时刻将上好子弹的猎枪放在身边。

在危机时刻,我想到了您,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找出他们,拜托您了,救救我,我不……”

信的后面被褐色的污渍盖住了。

我放下信沉思片刻,三枚硬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这个委托看起来有些危险。再三犹豫后,不得不妥协于日益紧张的开支,我决定接下这个委托。

但是要从哪里做起?我打算去那个家伙在白教堂区租下的房子那里看看情况,寻找一下线索,顺便看一下委托人的精神状况,我穿上黑色大衣,围上围巾,拿起手杖准备出门。临开门时犹豫了一下,最后我将上好子弹的科尔特左轮手枪放到了衣服怀中。枪沉甸甸的质感,莫名让我有些心安。

推开门,雪已经停了,但雾似乎更浓了,寒风刺得脸都开始麻木了,我紧了紧围巾,将脸埋得更深。街上的路灯还没有亮,但行人却少得可怜。等待许久,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我伸手拦下了它,车夫是一个黑人面孔,隐藏在礼帽的阴影下。

我暗自诧异,在伦敦,黑人可不常见,但我别无选择,只能登上车,在我说出目的地后,他抽打着缰绳,马蹄踏雪的声音显得格外清脆。一路上黑人哼着奇怪的小调,但我却听不清一句。到达白教堂区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我递给他一个先令作为车费加小费。让我意外的是他把挂在车厢上的煤油灯取下来送给了我,看来他人不错。

我到了,白教堂区很黑,路灯是不会出现在这种贫民窟的,一路上也没有什么灯火月光,隐藏在云层后唯一的光源就是我手中这盏煤油灯了。在微弱的光亮中,我找到了委托人居住的房子。

房顶直通云霄,白色的外墙早已斑驳不堪,成型的爬山虎覆在外墙上显得十分的荒凉。

敲了下门,却惊讶地发现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关上。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内,一股霉味涌入我的鼻子。屋里没有生火,和外面并没有什么两样,从地上的灰尘来看,几天前确实有人住在这里。我顺着灰尘中的脚印走入客厅,发现了地上一圈染血的绷带和墙上的暗色污渍。

很明显,这位委托人应该凶多吉少了,我将灯挂在墙上,将茶几上的烛台点燃,幽暗的光亮充盈着客厅。我在茶几上发现了那个抄本,但是上面的褐色污渍已经彻底毁掉了这本书。

我试图从客厅中找出一些线索,在客厅的书架上,我竟然发现令人作呕不堪的《尸食教典仪》,邪恶而污秽的《伊波恩之书》,古老而邪恶的《纳克特抄本》……

别问我为什么认识这些书,那是另一个故事了,这些书籍揭示人们灵魂最深处的恶意,邪恶而亵渎的仪式与那些阴影中的恶神。这个委托人应该也是一个异教徒吧,我这样想到。

此时我还不知道,接下来的发现成为了我一生的梦魇。

在房间的角落里,我发现了一个箱子,打开箱子后,一条幽深的通道出现了,我提着灯走了下去。大概200多条阶梯,我来到一个地下室。地下室的房顶,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倾斜,墙上画着奇怪的符号和算式,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让人作呕的味道。

在角落里,我发现了我的委托人,他干瘪的尸体上挂着诡异的微笑,这时气味越来越浓郁,有几缕紫色的光照了下来。地下室怎么会有光?

在我抬头向上张望的一瞬间,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片森林!紫色月亮在遥远的天边照耀,树木肆意地扭曲着,不远处一位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女性站在那里,仿佛是上帝最完美……不,那是魔鬼的造物吧?

她身上充斥着对雄性危险的诱惑力,我不自觉地向她走去。

真是个美人,妩媚的面孔,裸露的香肩,挺拔的胸部,盈盈一握的细腰,还要那腰下的山羊蹄子……

女人的下身是一对巨大的山羊蹄子!

刹那间,我回到了那个地下室,甜腻的气味已经消失。而我却发了疯似的,想回到那里。

但……

几天后,伦敦街头的一辆马车里有个黑人打开了《泰晤士报》,上面的头条赫然是“伦敦白教堂区连环杀人魔落网,凶手竟是侦探格林,作案动机疑为异教献祭”。

黑人笑了笑,抽打着缰绳远去……

 

5 8 投票数
文章评分
5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盲目吃鱼
成员
1 月 前

好!

集权者学阀必死

牛逼!

马牛逼
成员
3 月 前

公社编辑
管理员
3 月 前

棒!

长风hpb
4 月 前

哇哦~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