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秦殇

更新: Jan 1, 2023  

秦殇

作者:半梦半醒的AZ

 

感觉到身下战马的微微颤抖,他轻轻抚摸着它的脖子,安抚着让它平静下来。

“不要怕,我们已经胜利了。”

他挥了挥手,马上就有一名斥候上前半跪在他的身旁。

“陛下,我们每半个时辰朝城内喊一次话,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依旧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接下来该如何行事,请您下令!”

他沉吟片刻,右手猛地拔剑出鞘,高举在半空中。剑是由全国最好的铁匠用最好的铁打造的,剑身雪白,将血一般的残阳反射到了每个人的眼中。他那浴血的战甲同样散发着光芒,就连他整个人,在众将士的眼中,也在发光。

“全军听令!田齐大势已去,吾等顺应天时,理应一统六国。既然齐王不出城迎接,以礼来降,那就随我攻入城内,取他首级!”

“得令!”

如山般的吼声蔓延开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无以言表的兴奋。自己所效命的君王即将终结乱世,一统天下,在这些铁骨铮铮的士兵们心中,这就是最大的荣光。

临淄城那残破不堪的城门再也挡不住二十万匹战马的突击,如土鸡瓦狗般被碾碎在他面前。他一挥剑,剑尖直指齐国皇宫,脸上是挡不住的意气风发。

而下一秒,他已然站在齐国皇宫内,眼前是身着蟒袍的齐国国君田建,身边是几个心腹的将军。而他自己,也早已下了战马,气势逼人的站在齐王的面前。

“齐王田建,本王念你为周天子守边有功,特意给了齐国一次机会归顺于本王,然而你未曾把握住。现在大军压境,齐国上下黎民命悬一线,你却依旧不降,怎么,是看不起本王吗?”

他声色俱厉的说道,丝毫没有奇怪自己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降?呵呵……”齐王冷笑着摇了摇头,“我国先祖曾跟随周天子打下这江山,被分封诸侯,距今已七百余年,历经无数国君更替,却从未有过降于他国之先例!”

“秦王赢氏,你不过而立之年,却能一统六国,做到这一步,田某不得不佩服。可要田某把齐国,把祖祖辈辈生活了七百余年的大齐交予你,痴心妄想!”

“我大齐是输了,可你秦国也未必胜了!”

齐王猛地站起身来,竟一下子脱下了身着的蟒袍。他倒吸一口冷气,眼前的齐王全身惨白,毫无血色,上身骨瘦如柴甚至能看见突出的一根根肋骨。不仅如此,他的身上还用墨和朱砂画满了不知名的符文,密密麻麻,看上去极为诡异。

“你!你这是干……”

还未等他说完,齐王从桌下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他身旁的将军立刻拔剑出鞘,挡在他身前。没想到齐王建却只是盯着那匕首看了好一会,然后笑着将它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没有预料中的鲜血四溅,那匕首划出的伤口没有一滴血渗出。眼前的场景让身经百战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差点瘫倒在地。

只见齐王将整个匕首没入了自己的胸口,再猛地抽出。用自己的双手从整齐的伤口处伸入,从里面掏出了一个东西——他的心脏。那颗心如同他的肤色一样惨白,还在微微跳动着,像一颗奇形怪状的鹅卵石一样丑陋。齐王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只是笑,就好像被挖出心脏的人不是他一样。

“拿去吧,都拿去,只要你能帮我…….”

在齐王小声的喃喃自语中,那颗心脏在他手中化为飞灰,缓缓消散在空中。而他的身躯,也随着那颗心脏的消失而逐渐瓦解,变为空气中的一缕尘埃。片刻后,齐国最后一任国君便消失在原地,齐国灭国。

他被刚才的景象震撼到了,周围突然变得一片黑暗。他想大声呼喊却怎么也张不开嘴,他想逃离这里双腿却怎么也动弹不得。在四周的黑暗中,他看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在他身边轮番出现。

他看见了他年迈的父亲赢子楚,听见了那熟悉的咳嗽声“吾儿,为父时日不多也,你要带领秦国走向一个更好的未来。”

他看见了被自己赐死的将军白起,那曾经刚毅的面孔如今充满了惊恐“陛下,末将没有坑杀那四十万人,是大地,我看见大地长出了尖牙,我看见大地吞掉了那四十万士兵!”

他看见了每一个被自己灭亡的国家的国君,最后,他看见了刚刚死在自己面前的齐王田健。那张苍白的脸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自己冷笑。他惊恐的叫出声来,周围的黑暗开始变得布满裂纹,支离破碎。就在四周快要崩塌之前,他听见齐王喃喃的说着什么。

“欲…..万物……献于……灭秦……归一”

周围的黑暗完全破碎了,他哀嚎着掉入了无底的深渊。他看见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在黑暗的深处,在充满着未知扭曲之物的深渊中闪烁。

那是一双巨大的眼睛。

———————————————————————————————————————

嬴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来。

又做了同样的梦,自从一统六国以来,他时不时都会被这样的噩梦困扰。嬴政不耐烦的呼喊着卫兵,很快,一个穿戴整齐的侍卫毕恭毕敬的跪在了他的床前。

“皇帝陛下,何事呼唤卑职?”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禀陛下,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目前还剩……”

“带朕去看。”嬴政打断了侍卫的话,径直向外走去。很快,车马已经在宫殿外备好了,在浓浓的夜色中,金色的马车载着这位一统六国的君王驶向远方。

“又是一个无月的夜晚啊。”嬴政从窗外看去,自言自语的说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土地开始荒芜,庄稼要么发黑枯萎,要么变成五颜六色的奇异模样,味道也变得令人作呕。全国各地开始冒出各式各样的邪教,剿灭了一批又一批,却还是源源不断的威胁着自己的人民,自己的统治。再加上北方的那群匈奴人,突然开始自杀式的进攻。自己为这些事情操碎了心,已经很久没有完整的睡过一晚上了。

嬴政隐约猜到这或许和多年前自己灭齐时的那一幕有关,他不能坐以待毙,必须保证自己人民和国家的安全,为此他什么都可以去做。

“陛下,到了。”

嬴政思考的过于入神,以至于没有感觉到马车已经停了下来。侍卫轻轻出声提醒,要过来搀扶他,被他摆了摆手拒绝了。迈着稳健的步伐,他走下马车,面前是一大片灯火通明的空地。那里人声鼎沸,很多穿着盔甲的人像是在挖坑。嬴政叹了口气,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本是不愿看到的,可他身为一国之主,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嬴政径直向前走去,身后的侍卫紧紧跟随,寸步不离。

“走快点!别在那里磨磨蹭蹭的!”

“放开我,你们这些匹夫,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可知道我都听见了什么?等到归一之时,你们……”

喧闹的声音很快吸引了嬴政的注意力,他扭过头去,发现两名军人连拉带扯的将一个带着枷锁的人拖拽着前行。那人衣着简陋,脸上却洋溢着一种狂热的表情,嘴里听不清在嘟囔着什么。嬴政微微挪步,挡在三人面前,那两名士兵很快认出嬴政,连忙下跪行礼。

“请陛下赎罪,我等……”

“不必了。”嬴政挥了挥手,示意两人起身。他的注意力很快放在了正瘫坐在地上的那人身上,看见嬴政的面貌后,那人的脸色先是一愣,然后大喜,连忙喊道。

“皇上!皇上是我啊皇上!,您快救救我啊,这两个当兵的不由分说的就要拉着我去大牢里,您快下旨放我出来,我有惊天大事要禀报,您可知我发现了什……”

“朕认得你。”嬴政打断了那人的话。“你叫蒋毅,赵国遗民,前任赵国宰相蒋庆之子。据说你精于数算,朕曾在宫中见过你的画像,也曾派人去请你入朝为官,但你拒绝了。”

“当今天下没有几人明白数算的重要性,我不屑于那些粗鄙之人为伍。”蒋毅一脸不屑的说道,很快他的表情又变得虔诚起来。“但陛下,我真的有要事相奏。我收到了神谕,我听见了神的声音!祂告诉我了凡人一生都无法理解的公式,只要陛下您能举全国之力按照公式算出归一之日,就可以得道飞升,从此成仙啊!”

“一派胡言!”嬴政脸色一变,怒斥道“什么神谕,朕没猜错的话,还需要献祭几百万条人命吧。”

“这……”蒋毅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不过是一点小小的代……”

“够了,朕看你真是把学问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这样的话你也能说出来!来人,把他拉下去!”

“皇上!皇上你听我说皇上!只要……”

两名士兵很快将蒋毅带离了嬴政的视线,他不耐烦的揉了揉脑袋,回想着刚才蒋毅的话。父王从小就教育自己,生死更替,乃天数,不可妄自揣测。如何利用有限的生命多为百姓们做事,才是帝王之道。他回头叫来一个侍卫,问道。

“让他们快点完工,朕要下旨了。”

“是!”

空地上的大坑前有一座高台,正好能俯瞰完坑的全貌。嬴政缓缓的走了上去,一言不发的看着下面的景象。无数和蒋毅一样的人被士兵们强行带到了坑中,看上去有上万人。当最后一个人被扔到坑里时,嬴政开口了。

“你们可知,自己所犯何事?”

“看,是皇上!皇上是来救我们的吗?”

“我从未犯罪啊皇上,我只不过是说出了神谕而已!”

“皇上,我有重大发现要禀报!”

“皇上,只要……”

“我觅到了成仙之法……”

“够了!”

嬴政用尽全身力气大喝一声,下方瞬间安静了下来。天子之威,那群人再怎么疯癫也不得不怕。

“你们都是秦国各个领域数一数二的学士,本应利用自己生平所学为国做事,为百姓做事。然而看看你们现在呢?嘴里说的尽是怪力乱神,什么成仙成仙,成哪门子仙需要屠杀无辜?又是哪里的神给你们如此洗脑?”

“王蓉,你身为燕国前宰相,朕不计前嫌让你入朝为官,你却著邪书,蛊惑一方百姓,你就是这样报答朕的!尉迟子仪,你私自动用国库上万银两去修建什么破神像金身,你可曾对得起缴纳赋税的百姓!还有你,钱平,你告诉朕用鲜血浇灌土地能获得比以往高两倍的收成,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吗!还有……”

嬴政越说越激动,最后狠狠的将自己的头冠摔在地上。身后的侍卫见状连忙上前去捡,却又被嬴政狠狠瞪了一眼,只得退了回去。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朕的责任最大,朕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没有早日编撰法律来约束你们。但多说无益,既然事已至此,来人!传我旨意!”

“埋!”

“是!”

所有的士兵们开始整齐划一的向坑里填土,那些学士们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呼喊着,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

“皇上,我可以死,但神谕不可不听啊。”

“若皇上肯看一眼我的著述,那我即便是死了也无憾啊。”

“皇上……”

“呵呵呵呵…..”嬴政冷冷的笑了起来“一个个都很有骨气嘛,若你们能把这份骨气放在正道上,我大秦后继有望!可惜,你们现在的样子,朕实在是不忍心看,一个个疯疯癫癫,不修边幅,哪还有半点学士的样子!你们放心,朕不会让你们的那些邪书流传出去荼毒百姓们的。来人!”

“在!”

“把那些竹简,统统烧了!”

“是!”

嬴政背过身去,他深深的低下头去。自己剥夺了这么多的生命,在这一瞬间,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迷茫。但很快,他又重新抬起头来,向自己的马车走去,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现。

他是一国之君,没有时间来让他后悔,他只能拼尽自己的全力,带着这个国家继续向前。

———————————————————————————————————————

“咳咳咳……”

嬴政好不容易停止了剧烈的咳嗽,他拍了拍胸口,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国师,国师!”

“陛下,臣在。”徐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嬴政的身后,将宫殿里的侍卫们下了一跳,嬴政却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从桌上堆积如山的奏章中拿出一个竹简,指给徐福看。

“你看,又有两地突发旱灾,死了数以万计的百姓,朕接下来该如何做,才能让那些邪祟停止迫害百姓?”

“回陛下。”徐福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冷冷的说道“齐王临死前用一国气运献祭唤出的邪祟非同小可,它们扎根于大地,用言语蛊惑人心,杀死一批还会重新长出一批,微臣对此也束手无策。”

“你是秦国国内最厉害的方士,难道就连你也没有办法吗?”嬴政觉得十分头疼,用手揉着太阳穴。

“微臣担不起这个最字,微臣只是比常人多会一点,多努力一点罢了。看着天下苍生受劫,微臣于心不忍。”徐福说道。

“微臣愿意即日起去东瀛寻找抑制邪祟的方法,或许在传说中方士云集的蓬莱仙岛能找到答案。”

嬴政沉默了片刻,摆了摆手“你能有这份心很好,可你要知道,我国一向不擅长水路运输,如此长途跋涉,万一出现什么状况……”

“微臣这条命足够硬,请陛下等微臣两年,两年之内,一定将解决问题的办法带回来。”徐福缓缓跪下,向嬴政请命道。

“既然无法根除,那么你可有暂时压制邪祟的办法?”嬴政问道。

“办法倒是有,只不过……”徐福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变化,他面露难色,没有继续说下去。

“请陛下赎罪,微臣……”

“但说无妨。”嬴政说道。

“陛下只需……”徐福在嬴政耳边轻声说了一番话,之后便站起身行了一礼。“微臣这就去准备出航,愿陛下万岁,愿我大秦万岁。”说罢,便缓缓消失在原地。

嬴政坐在龙椅上,半天都没有说话,就只是静静地坐着。

过了许久,他突然笑了起来。

“呵呵呵……罢了,罢了,朕身为天子若不能保一方安定,那这天子不当也罢。”

“来人,传我旨意!”

“即日起修建皇陵!”

———————————————————————————————————————

“陛下,您找奴才何事?”

赵高诚惶诚恐的跪在一旁,不敢抬头去看眼前那位至高无上的君王。

“传你来,是让你给朕立遗诏。”

“什,什么?”赵高愣了一下,随即将头低的更低了“奴才该死,请陛下责罚。”

“不必慌张,赵高啊,你当这阿房宫的太监当了多久了?”

“回陛下,已经有十年了。”

“你的忠心,朕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朕才把这个机会给你,是希望你能做到一个臣子的本分,保守该保守的秘密,懂吗?”

“奴才明白。”赵高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很好。下面朕说一句,你写一句。”

“朕十七岁继位,而立之年荡平六国,一统天下。而后数十年里励精图治,开凿运河,修长城以御外敌,创下我大秦基业。现今朕身体欠佳,理应由大皇子扶苏继位,称秦二世,继续带领我大秦。而后扶苏之子称三世,其孙称四世,以致万世。我大秦之名,将流传千古,万古不衰。”

“写完了吗?”

“回陛下,奴才写完了。”

“很好,把它烧掉吧。”

“什么?陛……”

嬴政伸手打断了赵高疑惑不解的发问,他缓缓说道“你可曾听闻外界关于大秦邪祟的传闻?”

“奴才有所耳闻。”

“确有此事。那邪祟根治在六国文字中,因此朕才花大力一统文字,统一度量衡,为的就是避免邪祟蛊惑人心。但这邪祟同时还会根植于人的脑海中,知道它的人越多,它就越强大。所以,不能让它在史书中流传下去。”

“那陛下您的意思是?”

“近年来各地时不时出现旱灾,百姓死伤无数,这些都是邪祟所为。可既然史书中不能出现邪祟,这些事总要有个缘由。”

“是何缘由?”

“朕暴政。”

“什,什么?”赵高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陛下乃一国明君,何来暴政之言?”

“行了,忘了朕和你说的话吗?朕让你怎么写,你就怎么写。”嬴政笑着说道,“虚名而已,何必在意。”

“朕生性暴虐,丝毫不顾及黎民百姓的死活,强加赋税,导致民不聊生。另外,朕的小儿子胡亥,这些年来朕亏欠他太多了,朕也和扶苏谈过了,在朕死后,他将为朕守陵。这皇位,便传于胡亥吧。”

“你要做的,就是辅佐好胡亥,让他每日过的舒心,再也不要像朕一样天天发愁,日夜操劳。”

“奴才明白。”

嬴政欣慰的点点头。他闭上眼,回想起那日徐福说的话。现在的国师,估计已经寻到解决之法了吧。

“陛下可修建陵墓,用风水之局加上自身龙气封住那邪祟。只是这之后,陛下便不能再出陵墓半步,且那邪祟会时时刻刻侵扰陛下的神智,大幅度缩减陛下的阳寿。但眼下,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

三天后,秦始皇嬴政崩于咸阳,其子胡亥继位,称秦二世。

有士兵回忆说,在秦始皇下葬的时候,他曾远远的观瞧过。那名贵木材所打造的棺材上似有黑色的触手在不停蠕动,但当他仔细看去的时候,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在胡亥的登基大典上,赵高和丞相李斯站在他的两侧,毕恭毕敬。

赵高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黑芒,然后立刻恢复清明,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他和文武百官一并跪了下来,面朝此时正春光满面的秦二世,缓缓说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4.2 1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9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晚耘
成员
11 天 前

想法太棒了!

huaji1335
成员
16 天 前

真不戳

gou gou zi
成员
22 天 前

创想很好,不过文笔还有提升的空间,文字可以再厚重些。整体不错,加油。

xy79
成员
28 天 前

可能是我理解不对,文章是不错的,但是关于历史这方面确实有些太过扯了。秦始皇姓嬴,前面有一个地方可能是打错了。田氏代齐,跟周天子打天下的是原本的姜氏,也就是姜子牙的后代。白起是嬴政爷爷辈的人物,是嬴稷杀的。焚书坑儒解释的还挺新奇,但秦始皇最后在东巡途中死在了沙丘,而不是咸阳,然后嬴政不可能让赵高立遗诏,李斯还差不多。这些是个人提的小建议,以后这方面还是要多注意,祝作者写出更好的作品。

1006x
成员
30 天 前

虽然但是,齐王建是陈国的后代啊,田氏代齐是外国入主,跟姜子牙那个齐国就国名没变而已,谈不上为周天子守边。

半梦半醒的AZ
成员
29 天 前
回复给  1006x

是我孤陋寡闻了

渴望的教徒科维奇
成员

历史的另一种解释方法吗,挺好的

cjvu
成员
1 月 前

奈亚+星之彩+犹格索托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