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窥视黑暗

Apr 2, 2024  

作者:黑暗佐使者

本人霍尔德尔-尼古拉,四十五岁,现任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神秘学教授,直到本事的最后,我也没能看见任何的恐怖,这件事情是来自于我同事的遗物,教授宗教学可敬的约翰施密先生,无缘无故的死在了他的教室里,有意思是,无论验尸官怎么样试验,这位先生身上没有任何刀伤毒伤暴力痕迹,唯一的一点就是他已经断气,在这次死亡报告中,验尸官认为他是被吓死的,我认为不是,因为他压根没有什么心脏病史,并且在我与他最后的一次见面中,他认为自己被黑暗缠住了,他说我被它咬住了脖子。真是不幸的事情,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不到五年的时间,同时也是学校重开的五年,学校最为了解宗教历史秘密的教授就这样死去了,他永远的获得了死亡的安宁。

在验尸完成之后,我收到学校的命令,来到了他的宿舍中,开始清点遗物,这个卧室里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有一个柜子被死死的封住了,向上帝发誓,我此生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打开了那个柜子,我很不幸的窥视了黑暗,在我窥视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窥视着我,更为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深渊的窥视,我无法打开这个柜子,我用他床头的一盏灯,砸开的那把锁,那个柜子里面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些被充满诅咒的东西,来自于黑暗,感谢老天,我还没有疯狂的触碰那些黑暗稀奇的玩意,而是把目光放到了一个小手提包上,我把它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我用了一把铲刀,粗暴的插进了锁孔,随着咔咔的两声,那箱子开了,里面几乎全部都是纸,以及很多的信件,其中,有一双红字开头的,似乎是被诅咒的报纸,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向一切宇宙忏悔,我最不应该看到这张报纸,他将我拉入了黑暗之中,也是我暴露在了那黑暗的神明面前。

这是一张,来自1945年的通缉令,通缉一位以残忍的手段杀害了1000名犹太儿童的纳粹军官,而我的同事在那张报纸上写了这样的一句话:那黑暗之中辅佐者,用被上帝驱逐的民族,最纯洁无罪的孩子作为献祭,获得了至高的永生,人类无法承受永生这样伟大的事,黑暗的佐使者脱离了人类的本质,在时空无尽的长河之中,永远存在,他将与黑法老一道,永远存在!这句话使我后背发凉,作为神秘学教授,我可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奈亚拉托提普选中了他,那个杀死了1000个犹太孩子的纳粹军官,我在脑子里翻译了那张通缉令,大致内容是:亚当-卡特,现年45岁,纳粹高级军官,以残忍的手法杀死了1000个犹太孩子,携带致命的武器,我们合理怀疑,他用那1000个孩子的生命献祭给了黑暗之神,请见过他的人,知道他行动的人,及时与临时安置委员会联系,或直接找苏军将士,请不要私自与他发生冲突,他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力量。下方配图是一张中年黑发男人的照片,削瘦且尖锐的脸庞,一个长长的鹰沟鼻,令人望而生畏的黑色眼球里闪着寒冷,是一种类似于一种尖刀刺人的目光,穿着一身黑色纳粹军装,胸前的铁十字勋章闪着阳光,如果仔细看他的眼睛,你会发现一种血红色的浮动,令人生畏。这个时候我犯了一生中第二个错误,我在看到这张通缉令时并没有放在心上,愿上帝能抚平我内心亵渎的想法,这个时候我看到了第二张,那是一封信,署名是一位叫约翰德克斯的人,那据说是亚当卡特,走入黑暗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向上帝发誓,如果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打开这封信,信封上被以纳粹火漆所粘住,我用那把铲刀把它切开,一行行奇怪的文字映入我的眼中:尊敬的施密先生,来信收悉,正如您说的,我曾经与亚当卡特一同共事在神秘研究事物所,也是他去埃及之前见得到他的最后一个活人,在一切的最初,在一切古老且禁忌的书籍被解禁之时,卡特只是一位对于真理比较好奇的年轻人,但随着对于那些被诅咒的书越来越深入的了解,他开始变得疯狂,在那些日子,他疯狂的试验他所谓的咒语,在研究室,我和他是最好的朋友,我劝了他无数次,在他犯下这些可怕的罪行之前,但真理战胜我们之间的友情,在那古老的伊波恩之书被送来之时,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他犯罪的开始,他开始日以继夜的研究,终于有一天,他发出一阵尖锐的大笑,随即晕死了过去,在他被我们手忙脚乱送到救护室时,我看到了他的日记本,上面有一句被反复提及的话,我记到现在,那句话是奈亚拉托提普,是最为古老的神明,在他被医生从昏睡之中喊醒时,他的眼睛里闪出狂野的光辉,不断大喊着:千柱之城艾雷姆,神,献祭,邪恶亵渎的疯言乱语。

谁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我们只知道在他醒来之后,开始不断的进入集中营,名为实验,实际上是他开展邪恶可怕献祭的借口罢了,在最后,他收到了一枚有元首亲自颁发的铁十字勋章,并引以为傲,在我听集中营的同事们说:他杀死那些犹太孩子的手段,无非就是割断四肢的血脉,让血液喷涌而出,并且浸染到他在地上刻的一种邪恶奇怪的花纹,最终,他们统计了,死在亚当卡特的罪行之下,一共1000个犹太儿童,最大的不过12岁,最小的可能刚刚从彼岸降临。那时没人怀疑他,我也不例外,再然后到了1945年,那是我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要去埃及寻找他梦中的城市,而我也要去找我的远方亲戚避难,他在飞机上说过一句极端奇怪的话:1000个人的性命,换取世界的真理,是每个文明都想要的东西,也许我会在最底层的阴沟之中获得永生,但那谁会在乎?之后在飞机上,我们两个人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时至今日,我们两个人仍然通过信,我们一直保持着我们的友谊,现在请允许我结束这封过于长的信件,祝安好!

约翰德克

1948年7月3日

在这封信的背后,还有几封信,在阅读完下面几封信之后,我真正了解到了好奇心害死猫的真正含义,那些纸不像是来自于凡世,好像是一个人自传,文字来自于彼岸:那是一九四四年的事了,当时我的国家陷入战乱之中,更确切的来说,我的国家就是发动战争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我们的教育近乎于政治集团,我们在用一切的方法为战争做准备,而那几年,即使我亚当.卡特已经45岁了,我们在学校里也只是为了充当后备兵线。

前几年的生活索然无味,但随着战争的天平越来越倾向于反战,纳粹开始疯狂的扩军,以及解禁书籍,让我们来研究,在那纳粹解禁的书籍之中,有一本名为《雅塔纳.加塔拉的文本》这本书一看就是疯狂且邪恶的,它的书皮像是蝙蝠的皮一样,在这本被诅咒的书之中写道:伟大的克苏鲁.弗坦,伟大的旧日之神,在那一切虚无之时祂在宇宙中孕育了……衪异常的强大,与黄衣之王开始了无穷的战争……主宰被本源诅咒了……可恶的古神们趁机封印了主宰,主宰被迫在那沉沦在大海之中的古城,古老的拉莱耶陷入了沉睡!啊!天选之子,伟大的克苏鲁候汝入梦……!以人类的认知这篇文章无疑是前言不搭后语的疯言乱语,但这些可怕的文字确实对我的精神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同时,我仍然在找寻着那些可以结束战争,以及那宇宙至高真理的钥匙,那宇宙至高的真理是我从少年到中年一直不断探寻的东西,也可能是我决心进入这间研究室的原因,那些来自于古希腊,古罗马,古巴比伦,乃至于中国的可怕禁忌的书籍,不断的被运来,据传闻,这些书籍一直在大教堂的底下被严格封存着,似乎历代的主教都不允许任何人染指这些书籍,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二十多年的研究并没有取得一丁点的成果。

我们被允许看到这些奇怪书籍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当年的国家在战争上节节败退,那个时候我们伟大,但又非常可怕,黑暗的领袖,希望扭转战局,他可能是希望利用那些旧日之神的力量,我们被成立了学习研究小组,很不幸,我被选中了,但我们在那本书里面只确定了一个消息,那么就是我们的世界近乎与虚幻,那是一段非常可怕的日子,当我在观看完那本书之后,我进入了一种迷离的幻境,那里的一切好像被隔离在这个世界之外,一切都是虚幻,虚无缥缈的,只不过我从里面游荡很长时间,在它的中心找到了一片类似于废墟的华美城市,他有那样伟大的建筑,但都有残破,那建筑上面都有混乱无序的花纹,那是一种以人类的语言无法描述的东西,无数的黑暗像蛇一样,在那城市中无形的爬动着,那里没有什么高规模的神殿,只有无数根像巨人骨架那样的石柱,通天达地,在梦中,我好像被带到了一处图书馆,但那里面并没有钥匙,巨大的铜门被锁着,里面传出了不详的信息,外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些人类文明所不可能理解的东西,那纸上大底的意思是:千柱之城艾雷姆,一切为神所选中的人都会集中到这个地方,总有一天,那混乱的信使会现身,与那些被选中的人做一场交易,哦!那些伟大的人们将会获得永生,他们将会被允许看到宇宙的结局……!又是一段漫长的前行,这里好像是一座类似于神殿,但没有封顶的地方,当我走近了发现这是一座类似于埃及金字塔式的建筑,并且用华丽的大理石封了门,当我走近那道门时,门开了,那屋子里异常的空旷,只是中间有一个高的吓人的王座,而四周的墙上有一堆人们所不能理解的壁画,在这时梦境突然变得虚幻,我好像回到了这个世界之中,当我在所有同学以及被称之为同志的人忧心忡忡的眼神中醒来后,我好像彻底疯了一般,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神、交易,千柱之城,等亵渎的话语,在那个时候,我被梦境虚化的黑暗抓住了,每一天的晚上我都会在梦境中回到那个城市,但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劲,因为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看到那本书之后发疯晕厥,只有那个守护这些禁书的老图书员说:被神选中的人只可能有一个……!

很快,战争结束了,我现在得想办法去埃及,在那里,我将会找到千柱之城艾雷姆,不过非常好的消息,我们研究室里的一位同志约翰德克尔,他将要去到埃及找他的远房亲戚避难,我非常幸运的搭乘上了那架飞机,这要比我徒步走过去理智的多,在飞机之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可能是看不到前程的希望,谁敢想象,在昨天我们还是帝国的士兵,今天就要扮作乞丐仓皇的逃离,经过了两天一夜的飞行,我到达了埃及,我匆匆的与约翰德克尔告了别,一刻不留的前往尼罗河的上游,那第三王朝黑法老的坟墓,在那儿,我将会找到所有的答案,在那儿,我会进入千柱之城艾雷姆,我走到了一片沙漠之中,天已经黑了,我只好躲进了一个类似于古代埃及坟墓的小土堆之中小憩片刻,就在一切安宁下来,我也有闲情逸致,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突然有一个不怎么很和谐的音律打破了这一切,那是一种狼吞虎咽的声音,让我想起来,一九四零年去柏林的姆塞尔酒吧喝酒时,在我旁边疯狂咀嚼一块牛排的令人讨厌和厌烦的胖子,但是这并不是酒吧,一股无名的恐惧还是在我心里生起了,在我勉强的拖动僵硬的身子,回头看时,发现了一群像是猎狗一般大小,人形面目很扭曲且可怕的生物,这使我大出了一口气,食尸鬼,食尸鬼不具备攻击活人的能力,但是不意味着他们不想,我虽然可以利用我在那些可怕的书籍中学习到的魔法轻松的挥动手指打退他们,但是我没有心情那样做,因为根据古埃及书中的记载,那个食尸鬼女王尼托克里斯会将被允许进入千柱之城的人带到黑法老面前,而找到食尸鬼女王尼托克里斯的唯一的办法,只有跟随食尸鬼们的脚步,但那些食尸鬼们一点也不讨人欢喜,他们粗鲁的撞开了华丽的棺材,并且从那里面把尸体拖了出来,开始疯狂的咀嚼,这使得我一阵作呕,然后我退了出去,在黑暗的角落里注视着他们,毕竟在现在他们饥饿的状态下,还是不要现身为好,不然鬼知道他们能不能把我当成一具行动的尸体,分尸咀嚼,在令人恶心和害怕的啃食骨头声音过去后,他们开始往墓穴的最深处聚集,我跟了进去,今天是月圆之夜,食尸鬼们祭祀的日子,他们在一处像是法老的大墓地中停了下来,恭敬的围成了一个圈,这时我躲到了后面的一个角落里,毕竟人生地不熟,我也不敢确定他们在干什么,万一他们想找一个活人来做祭品呢?与此同时有两个看起来非常年老的食尸鬼,恭敬的走上前去打开了那两个棺材,哦,那18王朝的女法老尼托克里斯和她的丈夫走了出来,那女法老将一面黑色的镜子放到了祭台中央,开始念诵那亵渎的话语,无序的音节,赞美那面镜子的主人,终于,那镜子里的黑暗开始涌动,一位年老的法老在镜子中显现出了身形,那是混乱信使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黑法老涅夫伦卡,但是他并没有理会剩下的人,不,应该是剩下的食尸鬼,他伸出了一只手,并且指到了我的方向,那些食尸鬼向我涌了过来,他们抓住了我。

很快的,我被带到了那面镜子前,那些食尸鬼们把我压跪在了那,但是紧接着不知道为什么,那黑暗的法老在镜子中显现出了宇宙自诞生到毁灭的一切,在那镜子里面有着太多的真理,我研究书籍最终的目的,但是我不敢置信的看着那虚无缥缈混乱空虚,令人恶心的真理,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人类文明在宇宙中没有任何的意义……,终于,那镜子里的景象被隐去了,而我也没有像书籍中所提到的看到真理发疯扭曲,只是有些自我怀疑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黑暗的法老从那黑暗的魔法境中走了出来,他看着我说道:年轻人,不知道多少年之前,当有一个像你一样年轻的人在这面镜子里看到世间所有的真理之时,他和你一样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因此,他并没有继续探查宇宙至高的真理,因为在那真理之中,人类的文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他并不相信,接着他向这面镜子祈求人类文明的意义,所以他并没有走入真理之门,而是走入了文明之门。人类的文明是有意义的,人类这个物种是有存在的意义和必要的,宇宙中一切的事物有一个开局,有一个结局才能称得上完美,好了年轻人,跟我来吧,去我的神殿吧,因为我既是奈亚拉特提普,我既是混沌元核之信使!

不知道什么时候食尸鬼们放开了手,食尸鬼女王尼托克里斯和一切的食尸鬼们都在墓穴的各个角落蛰伏颤抖,我这个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而那个黑法老他的身形变得越加的真实,显现出了他那高大的身形,那是一位埃及古代法老的模样,他有那样高大的身影,优雅的步伐,脸上显现出了一种温和的表情,他伸出了古老的权杖,我大步跟了上去,抓住那根权杖,随着一阵天旋地转,我来到了那座令我无比熟悉的城市一一那是千柱之城艾雷姆!

当我进入这座城市时,那黑暗的主人再一次开口了:年轻人,这个宇宙最高的真理就是我的主人,混乱的阿斯托斯,我那个毫无心智的主人,一直在陷入这种可笑的沉睡,但我只能这么和你说,我们应该盼着他一直在沉睡,他如果有朝一日醒了过来,我们将会成为虚幻,所以我降临到了这里,寻找着这一位可以辅佐我这位分身的人,而你被我选中了,在你为了真理可以去阅读,并且不会被那些书籍影响的时候,那千柱之城在你的面前显现了,你在那书中应该知道我不止有一个形象,我既是千面之神!这个时候我突然升起了一股对他的崇拜之情,但是我一直有一个疑惑,所以我问道:但正如您所说的,能阅读那些书籍的人很多,但为什么您会选中了我?那法老停住了脚步:年轻人,你可以想一想,他们真的读懂了那书中的东西吗?那书籍中的每一个文字都会对人类的精神造成不可磨灭的打击,他们如果像你一样读完了每一本书,他们怎么会有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精神呢?你是为了祈求那些真理以及结束战争开始的研究,不过我要告诉你,这场战争只不过是我戏剧中的高潮部分而已,那些书中应该告诉了你,我平时都干些什么,没错,这场战争中的所有正义邪恶都是我的化身,真是一场有趣的戏剧,但是很不幸,人类更改了它的结局,呵呵,我虽然不会喜欢任何人更改它,但是我会赞许任何一切,勇于更改它的人,所以我在至关重要的时候,像那个愚蠢的博士提供了被你们称之为原子弹关键的秘方,尽管这次战争的后果可能会持续好几十年,但那又怎么样,如果人类真正意识到了问题,那么他们将吸取上一次战争之后的教训,第三次世界大战还会发生,人类这个种族只能做到延迟它的发生,而且我也不想太早把我这出戏剧落幕,也许等我们到达我的神殿之后,你将会看到这一切的来龙去脉。谈话戛然而止,这时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空荡的城市中不断的回响着脚步声,“终于到了!”那法老发出轻快的声音,这时我终于又看见了这座金字塔型的建筑,这样奇怪又伟大的神殿,这时法老的手指一挥,门自己开了,他快步走向了那最高的王座,在我进去之后,那神殿的门自己关上了,关上的一瞬间,我忽然发现这就是黑法老的坟墓,四周的火把突然毫无征兆的亮了起来,那墙壁上赫然挂着一条又一条的白纱,这时他开口了:啊!未来,人类的一切命运都在这四周的石壁上雕刻着,那是这个种族从出生到毁灭的一切,在这个石壁被刻完之后,人类这个种族的命运就被确定下来了,在之后的几千年里,我都在用这个石壁上所雕刻的命运,控制着人类的走向,也许在我的几位同僚,优格索托斯和沙布尼古拉斯那里,我的行为是完全混乱与随机的,也就是因为这种对我的认知,那优格索托斯在无尽的岁月里防备了我很长时间,他认为我这位混乱的信使,为了混乱,打破时间与空间,让一切紊乱起来的几率非常大,他是对的,我超脱于一切的宇宙时间空间,有些时候,对于时空的掌控我并不亚于他,但他最终是明白了,我们掌管宇宙的三柱神只有一个目的,一个共同的最终目的,那就是在我那位毫无心智的主人,那里获得肯定,他创造了我们,那优格索托斯执掌着一切时间与空间,黑山羊沙布尼古拉斯则掌管着一切生命与基因的法则,而我混乱的信使奈亚拉托提普,则掌控着宇宙一切的进化与毁灭,我在无数的岁月里,在整个宇宙导演着一处又一处的戏剧,而你有着伟大的心灵以及对真理的追求,伟大的精神力,强大的肉体,我将允许你看到宇宙的结局,现在亚当.卡特,以外神之名,我将允许你看到人类未来的所有命运,并且授予你黑暗佐使者的称号,在以后无尽的岁月中,你将与我一起观看,并引导着这出戏剧的发生与结束,现在让我们来揭开这些讨厌的白纱吧!他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展开双臂向虚空用力的挥动一下,那些白纱遮挡住石壁的白纱悄然不见,与此同时,我身上的衣服也不再是纳粹军官的军服,而是一件华丽的黑色长袍,手里也不再拿着那些包裹,而是一根长大约16英寸的手杖,在我的注意力转到了那面墙上之后,我看到了人类所有的命运,包括《死灵之书》的出现,我们的命运竟然在几千年以前就被确定好了,那石壁之中有一个名字赫然出现-一阿道夫.希特勒,只不过石壁上的内容却是他统治了整个世界,我不解的回头看向了那黑法老,他却笑着说:我仁慈的给了人类选择的机会,我和另外一位强大的神祇打了个赌,人类是会选择上帝还是恶魔?很明显我输了,人类最终也决定好了自己的命运!说着,他再一次挥动了自己的手臂,那石壁上的刻文改变了,变成了注定的结局,接着他说:人类这群种族非常的渺小无知,也许把这个种族放在任何一个宇宙,都是被唾弃的存在,但是在这被你们称之为银河系的地方,在远古之时,我那位没有任何心智的主人的意志降临到了这里,所以我们三个原初的神祇,用了很多的东西,把这隔离到了任何一切混乱宇宙之外,但是你们与外星的种族,那些强大的种族,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你们敢于挑战自己的生命,敢于挑战自己的命运,并引以为傲,如果把这一次选择降临到每一个外星种族身上,那么他们无疑会倒向恶魔,而不会选择上帝。他发出了一阵狂笑。

很快的,我把人类的历史从头到尾的观看了一遍,对于内容,我无可奉告,只不过结局我们似乎都心知肚明,任何一切文明有一个开头,就必定会有一个结尾,而我将会亲自看到和执行那个结尾!当我把那些奇怪的文字看完后,那些白纱又出现了,那混乱的信使看着我说:在很久之前,当我把这些命运刻完之后,我的随从们用白纱盖住了这个地方,由他们的子孙揭开这白纱,似乎一代人接一代,但是他们中确实有不少希望挑战我的人,很不幸,他们都倒在了这石壁之前,我一直不会允许任何人更改我自己的决定,即使是那时空之主优格索托斯也不行,我仁慈的给了人类一次决定,那也就意味着以后的故事需要改写了,现在,年轻人拿起你面前的刻刀吧,由你书写以后的故事!他说完之后,一把刻刀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对于所刻的内容无可奉告,正如我前面所说的。

在我完成了一切的雕刻之后,那混乱的信使走下了他的王座,用了一种特别复杂的语气看着那中央最高的王座说道:世上没有名为永恒的王座,一切终将回归于虚无,好了年轻人,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将会为你所书写的剧本忙碌了,不过在此之前,你难道没有其他想做的事?

我回过头来看着他说道:想必您也知道我在梦里经常看到一个上了锁的图书馆,在那里有我梦寐以求的东西,请问您有那图书馆的钥匙吗?我希望写出一本书来,用这本书来引导着以后的剧情,在人类世界秘密的流通,就像死灵之书一样,以后就用这本书作为诱饵,引导着人们探寻世界的真理,以达到帮助我们完成这场伟大的戏剧终极目标!那黑暗的法老点了点头,看着我说道:你不妨把我们之间的谈话也写进去,将来这本书要被秘密的隐藏,直到那些能像你一样观看那些禁忌的书籍,但头脑会完全的人出现,现在年轻人,我将把那图书馆的钥匙交给你,在以后无尽的岁月里,我允许你在里面书写这本伟大的书籍,之后就请你和我一起导演这石壁上的东西。说完之后,他交给我了一把华丽精美又巨大的钥匙,那黑暗的信使在混沌之中的神殿隐去了他黑暗的身形,在很长时间之后我才明白,在这一次谈话之后,我已经不能算得上是个人类,在之后的岁月里,我将以外神的面目出现,将这本书交给那些被选中的人们,在那个时候我得到了那把钥匙,匆匆的走出了那座巍峨高大的神殿,循着我梦中的记忆,走到了一处破败黑暗又可怕阴森的古堡里,我终于看到了它,或者说再一次见到了它,我用那把巨大钥匙打开了这扇门,门内的书籍通天达地,深不见底。

我在这古老禁忌又黑暗的图书馆里找到了那禁忌的典籍《死灵之书》,这本像人类皮肤缝制的书籍,充满了不祥,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无可奉告。

我用了很长的时间编写完了这本书,并且为其命名为《伟大的戏剧》我希望任何一切看到这书的人,向一切宇宙祈祷,不会被那黑暗咬住了脖子。

禁忌的知识代表死亡

知道的太多不一定是好事

我知晓召唤最罪恶混沌存在的方法

却看不见时间迷雾后属于自己的命运

啊,在这一切已成定局后,我将在最底层的阴沟中迎来永生

历史会唾弃我,人类会厌恶我

但,这都不重要。

因为我看见,在那宇宙的深渊,无数庞然大物正扭动他们的身躯向我走来。

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

无论是想利用我的知识还是借用我的肢体

他们承认了我

而在一切的最后,我的灵魂将与原初拥抱,成为那嘈杂乐章的一部分,我被允许进入那混沌原核的神殿,我被允许看到世界的结局,但那代价却是放弃作为人的所有的感情道德与伦理,如果永生是这样的话,那还会有人追求它吗?

我获得了永生,那项可怕又伟大的权利,我的灵魂与那盲目吃鱼之主苏醒前的信使交融了,我将无我,戏剧永恒!

上帝保佑,愿我在看完它之后还能获得永恒的安宁(未完待续)

3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半面邪神
成员
10 天 前

过于老套的克苏鲁风格,且在老套中也未能很好发挥,为了写而写,几乎未能看出立意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