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宗法

Mar 31, 2023  

宗法

“瞳啊,刚刚老大、老二、老三都打电话来了,他们都劝俺搬进城里去住。你说俺这么个老骨头了,去城里住能行吗,咱能适应住吗?这儿虽没城里买菜方便,可怎么说也还有咱这当年一砖一瓦搭起来的老屋子,这还有你娘的在天之灵呢。”

“汪呜!汪呜!”

“是吧,你也不想走,咱都一样啊,都怕外面。你说你大姐二姐出去打拼了这么多年,打拼出个什么了?还不是得靠你哥的,当上了个书记官,才给她们安排上省力的位置。”

“汪呋!汪呋!”

“唉呀,就算这样你也不想去城里,俺老头子不也一样吗?过的舒服咱在哪不是舒服啊?俺就是缺个念想啦!你说你娘走了十几年了,俺在这老村里,除了你还有谁能陪俺啊?邻居都嫌你,怕你,不敢来咱家打招呼。你说你,四个眸子本来就够吓人了,你还长得恁壮实,邻居生怕你给他吃喽!”

“呜呋……呜呋……”

“哈哈!你这小子,跟你打趣呢!怎么还不高兴起来了?好啦好啦,今晚你小子还有牛肉吃嘞,高兴了吧?哦呦,这尾巴摇的,看给你高兴的!”

“吃慢点,别给噎住喽,肉还多着呢。今早向王三老头买了头牛,够你吃的了,小家伙。多吃点,吃饱饱的啊!明儿你大姐二姐三哥都回家来,你可不许闹啊!吃吃,光顾着吃,听见没有啊?”

“汪呋!汪呋!”

“好好,乖,乖。慢慢吃啊,阿爸先回屋休息了,吃完就睡哦,知道了吗?”

“汪!汪!”

“好嘞!乖孩子!”

“爸!您就听你女儿一句劝,搬城里去吧。您留这村里图什么呀?前几个月宝蓝他们家的老头子没了,村子里都没人告诉他们一声,老人家没了多久都没人知道,都成骨头了都!我们接您去城里也是为了您好,您干嘛老这么犟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小钰?你现在是巴不得我死是吗?”

“不是啊爸!我没有那个意思……”

“那就是想要我遗产喽!那好!这屋子,这屋子后面的田,我的存折,我这有的,你全都拿去好了!我都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是了!”

“爸!……”

“怎么了?还嫌不够?那我这条命也给你好了!”

“爸。姐她也是为了您好,您干嘛跟她那么冲啊。她只是想让您去城里享福而已,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享福?享什么福啊?你们姐妹俩出去拼了十几年,除了拼出来几个破钱有什么用啊?还不如你们弟弟当书记来的有用!……”

“爸!姐!姐你别哭啊!唉……爸,你说这话也太不顾大姐了!国强啊,我先去安慰姐了,你跟爸聊会。”

“爸……”

“国强你想说什么呀?你是不是又想替你姐姐们说话啦?说话呀!你愣着干什么玩意儿?”

“爸……您真没必要对姐那么冲的,她已经很不容易了。一个人带孩子还要在外面打拼,一年到头只赚个七八万的,她想您去城里只是想您能过舒服点而已……”

“出去十几年就每年赚七八万,这得了?我出去了是享福还是遭罪,我不知道吗?外面的日子跟村子里的日子一不一样,我不知道?不是我不搬,我在外面能过好吗?城里除了你那,我打死也不会搬的。”

“爸……您来我这,我也没时间照顾您啊……您去大姐那,还能顺便带下孙女,这不也挺好的吗……”

“哦,说白了到头来就是想我去带楠楠啊?你姐姐们就打这个算盘?”

“爸!您能不能别这么说姐姐她们了!您老是说我当上了官就是多好多好,但要没姐姐她们,我现在哪有这个官当啊!”

“你什么意思?她们有那本事?”

“不是本事不本事的事。大姐一直都没跟您说楠楠的生父是谁,不是因为大姐在外面鬼混找了个野男人,而是去……去讨好我之前的领导……最后才……”

“瞳!瞳啊!你怎么出来了!快快!快回去,别来阿爸这里捣乱!”

“……爸?爸!爸您又犯病了,又开始说胡话了。爸,来,您先把药吃了先。好嘞。唉……爸,之前大姐就不让我们跟您说这事,怕您一上头身体扛不住,可这不说,大姐她又怎么受的住呢?爸,您还是再想想要不要去大姐那里住一阵子吧!她也是为了您好。”

“咳咳……知道了……我知道了。今儿个你们就先回去吧,我再好好想想这事。”

“好嘞爸!那您多注意休息,要保重好身体啊!哦对了爸,王三老头说您昨天买了头牛宰了吃,囡囡最近长身体……”

“我已经吃完了。”

“啊?”

“我已经吃完了!怎么了,听不懂吗?”

“听得懂,听得懂。那行,那先这样,我跟大姐们就先回城里了,爸您在山头多注意休息啊!”

“知道了。”

“走好!国强开车慢点,别开太快了!”

“知道了爸!爸,那我们走了啊!您想好了打电话给我,我马上来接您!”

“知道了知道了。”

“汪呋!汪呋!”

“瞳啊,你听到你哥说的了没?”

“汪!汪!”

“怎么样,想进城了没?”

“汪呋!汪呋!”

“那咱就进城吧。俺还以为城里有啥稀奇的呢,结果跟咱这一样的,瞳你说好笑不?城里跟农村没区别的!”

“汪!汪!”

“进城吧,进城吧。进城了你也能吃点新玩意,咱这小农村的东西你也都吃遍了,能换换口味喽!开心不,小家伙?”

“汪呋!汪呋!”

“好好。我马上给你姐打电话,咱过几天就进城去,咱都准备准备,知道了吗?等下俺要去拜一拜你娘,你也一起来吧!”

“汪!”

“爸,您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漏了的,钥匙有没有带上啊,电源有没有拔了的啊,煤气用了有没有关好……”

“姐!刚刚外面有个很大的动静,你出去看看是不是车砸到什么东西了!”

“我去看看!爸,您收拾好了就出来吧,门记得要锁上。”

“知道了。知道了。”

“有出什么问题吗?车没事吧?”

“爸,您都准备好了吗?车没啥问题,不知道哪来的动静,不管它了。您准备好了那咱就走吧。”

“好了。”

“小钰,你开车就开慢点吧,慢慢开。”

“知道了爸。您在这我也不敢开快啦!说起来也真怪怪的,今天这车怎么感觉沉沉的,刹车也不好使了。我还是开慢点,开慢点吧。”

“慢慢开,咱不着急。”

“汪呜!汪呜!”

“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晚间新闻……近日来,安平市出现了数起独行女子被袭事件,使得市民们人心惶惶,下面我台有请安平市杰出警官安警官来为我们讲解此事件相关内容。”

“大家好,我是安警官,本次由我来给大家讲解最近的女子被袭事件。根据我们警方的调查,目前所有的受害人都是未婚女性,她们多为白领工作者,因在经济上独立而很少与他人发生联系。受工作影响,她们多在晚间八点至九点下班独行回家。根据我们的法医判断,这数起惨案就是在这一时间段发生的。根据现场情况来看,受害者的腹部全被某种大型犬科动物舔食干净,露出半截骨头在外,受害者的面部表情无一例外都是处于极度震惊或极度恐惧的状态,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没有先天病史记录,但受害者的瞳孔都发生了粘连畸变。到目前为止,已有八名受害者被发现。在此我们警方呼吁各大市民做好自身安全防备,尤其是各大未婚女性市民,在夜间请尽量结伴而行。下面是发现受害者尸体的街道,请广大市民在经过时警惕是否有可疑人员出现:……”

“这也太吓人了。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啊,哪个丧心病狂的家伙能干出这种事的!爸!您之后还是别一个人出去溜达了,现在外面太危险了,等凶手被抓到后您再出去逛圈吧!”

“不出去溜达怎么行!在村里我也天天出去溜达玩,不出去我闷得慌!”

“可是……”

“没什么事的!就出去走走还能出什么事啊?还是说把我接城里来就是要把我闷家里啊?”

“……那好吧。可要是您遇到什么危险了记得要马上打电话给我,行吗?”

“知道了。”

“楠楠,这几天你不许出去跟其他小朋友玩,要乖乖待在家里面,知道了吗?”

“知道了,妈妈。”

“爸!……您现在就要出去逛了吗?爸!”

“不逛我闲得慌。我就出去走走,过会就回来。”

“唉。那您自己多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我马上就去接您。”

“知道喽!知道喽!”

“汪呋!汪呋!”

年过四十的小钰看着慢慢走下楼去头发苍白的父亲,虽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尽管父亲是个重男轻女的封建大家长,但自己毕竟是他的女儿,再怎么样也不能违逆父亲。更何况父亲以前也并不像现在这样,是母亲当年的难产才让父亲慢慢变成这样的……

小钰慢慢关上家门,刚刚心中的不满也早已褪去,这已不是第一次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4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kslgs1403407337
成员
11 月 前

母亲难产是因为剩下了这只叫瞳的东西是嘛 因为其他人都看不见 所以觉得是母亲难产了 但其实母亲已经把孩子生下来了 就是这个瞳? 还有后续吗 后面还有吗

一只迷途的香麓
成员

所以小钰是寄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