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大阪降神

更新: Mar 27, 2024  

作者:张淼

公元2025年,霓虹国的大阪市终于迎来它的世界博览会。然而,外神一直注视着这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平稳关西机场第二航站楼,一架从英国飞来的航班缓缓降落,抛开漫长枯燥的旅程,一路上还算平稳,马丁·修斯等到飞机停靠在廊桥以后,站起身来,从行李架上拿着黑色的皮质双肩背包,面色凝重地走出去。

为了这次世博会,霓虹政府投入巨大,连机场迎宾的小姑娘都穿着特制的服饰——红色和蓝色相互交织的腕足,布满了眼球装饰的脉脉——世博会主题服装。而这样的服装也让到来的旅客避之不及。

马丁注意到一个“脉脉”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只不过名字后面还跟着一个特殊的腕足符号。

“你好,我是马丁·修斯”

“你好,我是来接你的,马丁先生。”脉脉用着不那么流畅的英语发声。“请跟我来,这边走。”

“好的,谢谢。”

“你没有其他行李吗?马丁先生。”

“不,没有。”马丁的脸色显得灰暗。

两人穿过偌大的机场,从压抑的停车楼里出发,外面的天空,正要下雨。

大阪市区已经布满了脉脉,各种各样的脉脉,无数双眼睛彷佛都有了灵魂,注视着马丁。马丁在车里感到一阵晕眩,想要呕吐。

终于,车停靠在另一个狭小压抑的停车位里,马丁拉开车门,将肠胃里的液体和食物残留物全部吐了出来。一阵怪异难闻的气温让开车的脉脉皱了皱眉毛,摘下头套,戴上口罩又把头套戴好。

马丁在临时安排的住宿里,倒在地板上,脸色灰暗,脑子里慢慢浮现另类的声音,古怪的呢喃拼命从耳朵里钻进去。

开车的脉脉离开前,看了一眼马丁的呕吐物,胃里也翻涌起一股欲望,好在脉脉压抑住了呕吐;脉脉开着车,离开了这里。路边的监控探头注视着这一切。

入夜,雨终于下了。雨水打在屋顶和窗檐,发出沉闷的声音。马丁脑海里的呢喃越来越严重,他用力撑起身体,拨打了组委会的电话。

“你,好,我是,马丁,马丁·修斯。我,,,,我需要,,帮助,医疗帮助。”

“你好,马丁先生,我是你的语音客服,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

马丁绝望地瘫倒在地板上,再也拿不起手机。手机前置摄像头注视着这一切。

三天后,组委会一直联系不上马丁,等到他们找到马丁的住所,打开房门才发现马丁已经死去,身上覆盖着自己的呕吐物,散发着难以忍受的气味。

殡仪馆拉走了尸体,组委会留下善后的人在整理遗物,那个黑色的双肩背包。

佐藤拉开双肩背包的拉链,一个黑色的罐子从里面滚出来。罐子里是一个被环氧树脂包裹的丑陋鱼类。

“呕,这可真难看啊。“佐藤把鱼标本罐子装回双肩背包,但那条鱼,彷佛看了佐藤一眼。那双毫无生机的惨败的鱼眼睛看了佐藤。

佐藤忽然觉得恶心,扔下背包,冲到洗手间里,包着马桶开始呕吐。

”真是糟糕的一天。“佐藤缓慢站起来,拿着纸巾擦拭嘴边的呕吐物,然后拎起包就走。

马丁·修斯的家属一直联系不上,组委会为此找到大阪市政府,大阪市政府又找到英国驻日使馆,使馆又联系英国国内,国内又找到马丁·修斯的注册地——赛文河谷。然后,一切到此戛然而止。

查无此人!组委会收到最终反馈后,面面相觑。那么马丁·修斯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而来?他又要往哪里去?

所有的问题都交杂在一起,彷佛环氧树脂里那条丑鱼,丑陋,怪异,荒诞,杂糅在一起。

过了一段时间,马丁·修斯的尸体被日本政府安排火化,骨灰顺着轨道扔在垃圾填埋场里,又一场大雨将骨灰和垃圾全部冲到大阪市的海湾里。

整片海都显得怪异起来,海边钓鱼的人说海水里的鱼都在看着他们。外出捕鱼的渔民带着诡异的心情把渔获交到食品采购商手里,呢喃着不要吃鱼不要吃鱼

这些经过加工的鱼,送到世博会园区里,外国人和日本人吃光了他们,一天接这一天,源源不断地鱼送到餐桌上,又被源源不断地游客吃掉。

大阪的医院挤满了人,头疼的,呕吐的,腹泻的,还有更多出现幻觉的。整个城市散发着人类呕吐物和排泄物的恶臭,巨幅海报上的脉脉注视着这一切。

过了很久,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一条巨大的丑陋的鱼爬上关西机场的防波堤,身上散发着深海腐败的气味,身前匍匐着数以万计的人,他们呢喃着深渊和丑陋的知识。

3.6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