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旧日残响(连载)

Oct 18, 2023  

旧日残响

PS:单纯个人写着玩的,虽然比较放飞自我,更新比较佛性,有空就写写,写完就发到公社里,有人看最好,没人看就当作自娱自乐,为后面自己打算在起点写的跑团文练笔。这个故事主要讲的其实是,一个被夸切·乌陶斯“赐福”的人类永生者和他的助手,如何在被旧日摧毁后的世界,重建人类文明……

(1)月光下,零二五正驾驶着他那辆经由“永生者”之手改造过的哈雷摩托,满载一车斗的“收获”于冷原之上肆意狂飙。在他身后,有十来个米粒大小的黑点尽管被甩得老远,却仍像发了疯似的紧咬着零二五的车辙印不放,死缠烂打的想要追上他。这些黑点都是冷原上的游牧民,都来自同一个部族。他们是冷原人和食尸鬼产下的混血儿,但无论是在这双方的哪一个种族,他们都备受排挤。因此,在爹不疼娘不爱的情况下,这群混血杂种们干脆分出来单干了。他们之间,也许血脉并不相通,但处境却是一样的,所以凑合在一起竟然也在这茫茫冷原之上有声有色的搞出了一支势力,占据了一块地盘。虽然地盘不大,但好歹是他们整个部族安身立命的地方,所以对于建设自己的领地,这群混血杂种们格外上心,依托于他们从冷原人和食尸鬼两个不同种族那里继承下来的部分技术,他们和同样栖息在冷原上的冷蛛达成了合作关系,并计划通过建族以来的这段时日,他们收罗到的巫术典籍和魔法道具,向伟大的旧日支配者“伊塔库亚”发起献祭,希望能得到这位神祗的关注和垂青。毕竟,在【幻梦境】,特别是在眼下,旧日终临后,彻底沉入到【现实世界】的【幻梦境】里,不找条靠谱点儿的大腿抱紧,就他们这个小部族的体量,或许那天起来就会无缘无故的遭受灭顶之灾,而找个信仰的神祗这件事,虽然实际上也不怎么靠谱,但也比头上什么人都没有要好。君不见,如今的地球,除了像他们这样的旧日神祗们的眷族或后裔还能挣扎着活着,其他的那些无信仰的种族在诸多旧日支配者们苏醒那一日起,整个种族就已经处在了灭绝的倒计时。在这些混血杂种们搜集到的典籍里,就曾记录了一个曾居住在【现实世界】里自称【人类】的种族,他们的文明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灭亡的。现在,虽然【人类】尚未完全绝迹,但其他种族对剩下的【人类】都只是把他们和【现实世界】还幸存的其他动物,划分至【旧日遗民】这一种群之中。他们现在的体量已经不能再被称作一个文明种族了。在旧世界被彻底摧毁的新世界里,自然有其他强大的种族来为自己冠以类似【人类】的特殊称谓。也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这些混血杂碎们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去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独霸整颗星球,他们现在主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延续他们的种族文明。于是,他们选择了信仰,通过信仰伟大的旧日支配者“伊塔库亚”,从而谋求成为这尊神祗的眷族的机会。这就是这群冷原人和食尸鬼产下的混血儿目前来说最大的野心了。但就在前不久,这些家伙好不容易凑齐了召唤“伊塔库亚”的仪式材料和他们认为应该能让神祗满意的祭品后,意外发生了——三天前,混血儿们的营地被一群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月兽袭击了,这些强大的生物既然能够奴役冷原人,那么对付这群混血儿也不过是小菜一碟。大部分混血儿都被月兽抓取充当奴隶,但仍有一小部分的混血儿逃了出来,并带走了一部分他们这个部族收集到各类“珍宝”,企图借此寻找救出族人,并再次创造部族辉煌的机会。然而,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前不久,或者说就在三个小时前,这支残存的混血儿部族再次遭到了袭击,虽然这次的对手并非像月兽那样可怕,但也牵扯住了他们仅存的有生力量。在混血儿们终于驱走了入侵者,回到他们的部族领地时,他们发现——自己被偷家了!拼死保下的那点儿“珍宝”,此刻都被人洗劫一空!暴怒的混血儿们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决定殊死一搏,他们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个乘着他们对付敌人时前来偷家的老六。在献祭了族内不多的几名萨满后,通过魔法他们总算是找到了那个偷走他们“珍宝”的窃贼!虽然对方浑身都裹在一件奇特的连体防护服之下,但他们还是看出了这个窃贼的身份——一个【旧日遗民】,一个人类!在这些混血儿的眼中,被一个【旧日遗民】偷家,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这就好比你作为一名上班族,一天累死累活的上班回家,发现自己老婆在跟家里的狗偷情一样。这些气得已经要疯了的混血儿不顾一切的骑着冷蛛就想要追上那个【旧日遗民】,把他碎尸万段,以祭他们那些惨死的同族,但奈何对方的坐骑要比他们的坐骑快得多。而这个被混血儿们誓要追杀到天涯海角的【旧日遗民】,毋庸置疑的正是零二五。此刻的他全然没有被人追杀的急迫感,而是十分悠闲地骑着他的摩托车在冷原上东拐西绕,时不时还借着胯下摩托强劲的势能飞跃在冷原上纵横交错的裂缝峡谷。那些骑着冷蛛的混血儿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虽然作为冷原上的原生种族,冷蛛对冷原的地形无比熟悉,但奈何它们虽然有八条腿,但也比不过零二五的摩托的两个轮子。如果不是后者因为无聊,存心吊着这些个家伙解闷,否则哪怕他们能追踪到零二五的位置,他也有决心能依靠速度把他们远远甩掉。现在的零二五正一边开车,一边通过他头上戴着的头盔里内制的耳麦和他的同伴联系:“喂,老头儿,你那边的设备还要多久才能调试好啊?我在冷原上都快转悠老半天了,那些个被我偷家的蠢猪们都反应过来知道用魔法来追踪我了,你要是再搞不定你设计的那个魔法传送门,那后头要是更多被我们抢了、坑了的苦主找过来,我可应付不掉。到时候,不仅我会死得很惨,我搜集到的这些东西,你可也一个都捞不着喽。”说罢,他竟然还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是完全没把自己的小名当回事。“别吵。你以为我不想早点修好这扇破门吗?如果不是你上一次作死,在古神面前用传送门跑路,导致我们被那个家伙惦记上了,到现在还在追索我们进行空间跳跃的痕迹,我会不得不更改整个传送门的魔法回路吗?你知道这得支付多少代价吗?”耳麦的那一头传来的是一道不辨男女,也听不清年龄老幼的电子合成音,虽然这段话听起来冷冰冰的,但零二五仍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对方此刻的恼火。为此,他不由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代价?你还怕付出什么代价?你都已经永生不死了,还有什么代价是你支付不了的?要是你真的舍不得你的那点儿老本,又何必要连续复活我二五次呢?哦,对了,不是复活,哈哈哈哈!你没那个能力,是克隆!你整整克隆了我二十五次,还让我保留了此前的全部记忆。老头儿,比起修理那扇破门,显然是捞我的代价更大吧,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直截了当地去死呢?”零二五的话锋中不加掩饰的掺杂着他对耳麦另一头与他对话的同伴的讥讽。他的一字一句都锐利得想把刀子一样通过声音和电磁信号向对方扎去,似乎是在宣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耳麦那头陷入了长久的一段的沉默。就在零二五快要因为耳边的死寂而变得烦躁起来的时候,那道冷漠的电子合成音终于再次响起了:“传送门已经准备好了,我待会儿我念一遍施法咒语,你要一字不漏的记下来。然后,在穿过传送门的时候,记得清理一下跟在你后头的尾巴。”“切!知道了,这话你都说过多少次了?烦不烦啊!”零二五慢慢握紧刹车,想要让这台已经开始撒欢的机械猛兽停下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又向前飞出将近三公里后,车速总算下降到了零二五可以放心大胆地的玩起漂移的程度。只见,他一个漂亮的甩尾,把车头对准那些慢慢跟上来的混血杂种们。随后大声用完全不标准的食尸鬼语大声喊道:“这么喜欢追你爹?!准备吃屎吧,狗杂种们!”说完,他竟直接加速朝那十数个骑在冷蛛背上的混血儿们冲去,孤身一人的样子像极了旧世界里【人类】文明中某部小说里的荒唐骑士——堂吉诃德骑着他的那匹瘦马去挑战风车。混血儿们同样对零二五回以了食尸鬼脏话,这些能被派来追杀零二五的,都是那个支离破碎的混血部族今存下来的矫健骑手和战士,他们愤怒的挥舞着自己的武器也朝着零二五的方向攻去,双方眼看就要交锋,零二五那张掩藏在面具下,教人完全看不到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他随手从一侧的车斗里捡起一个东西,大声喊道:“哈哈哈,忌日快乐!”……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wzw3159969822
成员
7 月 前

感觉介绍背景的太多了

追知者
成员
7 月 前

有趣哎,厉害厉害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