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老路—罗斯·切特·瓦图的开始

更新: Nov 24, 2022  

老路

 

作者:锈眼

前言:

       这是我最初完成罗斯·切特·瓦图时写下的一些东西,并没有太多克味,剧情简单,更多的是一些狂乱的描写和对克苏鲁神话的引用(当然夹带私货)。

   一些原因让我更多地思考一个父亲和丈夫的身份是否会让人在面对神话背后的世界时有什么不同,目前来看,没人不会被神话之中奇诡可怖的事物所震撼疯狂,然而这种身份所带来的亲情也使角色的生命变得更加戏剧化,在这位老人与疯狂的拉锯下,故事变得更加有宇宙主义色彩,然而从另一个方面看,瓦图又何尝不是一名可怜的老父亲呢?

   爱手艺的《超越时间之影》中也是以一名父亲的口吻向自己的儿子诉说,警示他黑岛之外的闪烁惊惧,或许这就是父亲吧。


 

罗斯·切特·瓦图今年六十多岁了,他走在一条熟悉的路上,带着他的养女莎德尔。他记起十几年前,莎德尔还是个幼童时,自己牵着她走在这条从北澳大利亚通到维多利亚大沙漠边一个叫贝德的小村子的路上。对,他那时疲惫不堪,又要听这个活泼的小女孩问东问西,还背着自己巨大的行路箱子。他还要防止手里的注魔地图被风吹走,那时的风真是大啊,他知道这是克苏鲁的怒火,因为自己带走了祂最美味的祭品。

当然,现在他也疲惫不堪,背着自己的木箱,手里拿着注魔地图,但莎德尔没有吵闹————她,她就躺在瓦图拉着的板车上,银色的短发披散,眉间满是痛苦。

瓦图几乎感受到了莎德尔失控的魔力,他们在他身边尖叫着,邪恶地狂舞。干死的橡树苗上停了几只夜鹰,直勾勾地注视着莎德尔,瓦图摸出吹箭,连发两支,只有一只猫头鹰中箭。

它们尖啸着飞走了,死去的那只在树枝上荡来荡去,满天都是腥臭的绒羽。

早就入夜了,但瓦图仍向前走着,他用血招引了芭丝特的双眼,一切事物都被呈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能看到死去的猫头鹰体内,血液正在凝固,这使他感到恶心,他想起了自己救出莎德尔的那一夜。

那时他刚逃出那座城市不久,沉浸在失去玛萨的剧痛与悔恨之中,企图寻得解脱。他从南澳大利亚向北返回中东,路上在一座镇子里歇脚。

后来他知道这座恐怖的村庄叫做贝德,他本已决意不再带莎德尔回到这里,但他自己也知道,命运是无法改变的。莎德尔的身上背负着名为血脉的诅咒。她还是那些支配过去诡异神祗们中意的祭品,他必须带她回去,从这条时空扭曲、被犹格·索托斯所毁灭的老路上,回到她的祭坛上去,终止这场持续了十多年的祭祀。这场祭祀从未结束,莎德尔每晚都在梦见海底跃行的深潜者、超越于时空之上的伊斯与其他外来的可怕先驱们。他必须结束这一切,他不想莎德尔被她自己的力量蛀成空壳,更不想连累阿历克斯和其他人,这是他一人犯下的错,也就要他一人来解决。

他还记得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莎德尔的父母点燃了整个村子,两人的身影在火光中扭曲地挥舞着什么,整个村子充满了狂喜的热浪,在人油中、火雨中轰地爆开;疯狂的痛苦让这个伟大祭坛中央的小小女孩飞去了暗夜这本禁书的漆黑合页之间,在旧日支配者贪婪的注视之下昏迷并尖声哭号。他记得自己祈祷一阵狂风、一阵冰雨、一阵沙尘暴以及许多其他伟大的自然之力,但他最终却选择随着莎德尔一同升起,一同献祭,在无尽的暴雨之下,威风凛凛的诺登斯取走他忠诚信徒的一半意志与一半寿命,用祂伟大的长矛扫平了烈火,他昏了过去,然后在阴暗梦境的尖叫声中醒来。他在一片狼藉中找到了莎德尔与她的父母,他带走了莎德尔,走在这条老路上。

注魔地图显示他快到了,瓦图看了看天,烈火般灼热的阳光再次燃烧在这大地上,他知道下一步就会跨过门之匙无意间留下的障壁。他猛地绷紧了背,在一阵剧烈的碰撞声与咳嗽声中,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崩塌,但他终于跑起来了,在平坦而崎岖、干燥却滑腻的沙石地上,一位六十岁的老人拉着车,载着他的养女,向某个选定的方向狂奔着,他回想起莎德尔偷看他藏起来的魔法书,想起自己在死城拉莱耶中狂奔着穿过无数个阴暗扭曲的回廊,想起幻梦境中仿佛无穷尽的下行石梯;他想起赵纵横对他说过的锈湖,在那里可以用刹那的死亡换取永恒的启示,那里的湖水曾泛起猩红的波浪,淹没了岸边八英里内的一切。他想到自己在临走前做下的决定,他要用自己的另一半灵魂与生命换取莎德尔的青春,他欠她的。

瓦图似乎冲过了什么粘滑的物质,他眼前浮现出一座朽败的小镇,它似乎一直嘲弄地等待着他,板车被什么卡住了,他被绳子拽停了下来。他无力地放开了绳子,冲天的火光在他眼中和心底燃起又熄灭,莎德尔仿佛又无力地飞向了无尽深空之上的卡达斯。他累了,只想睡一觉,然而迎面而来的狂风使他的长跑猎猎作响,让他无法倒下。他站着,如同一株无根的冷原树般摇晃了很久,还是用膝盖跪在了地上,仿佛无力再担负哪怕一根羽毛。

献祭已经开始了,他还记得自己离开村庄三天后,向那深渊之主诺登斯的祷告。现在莎德尔长大了,但他仍将如此祷告,在他昏倒前后,在他沉入底层的幻梦境以前,他如此祷告:

“愿我们能在老路上寻到彼此的救赎。”

——Rusty_eye

谨致这位在混乱的时空中挣扎前进的老人。

4.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Rusty_eye
成员
5 天 前
回复给  公社编辑

太好了,感谢支持!瓦图会尽力活下去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