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八十五号文件记录

作者:mr-liu 更新: May 7, 2022  

2007年6月16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沃尔玛·文森特·迪威利博士,我正在非洲南部的接待站准备开展下一场工作,在此之前,我已经在这里做了五个月的研究,无论是蚁类生物,帝王蛾种群的课题,还是这里多如牛毛的蜘蛛,都令我这个节肢动物研究者大开眼界,即使书本能给我许多有用的知识,但那些仍不能赶得上实实在在的活跃个体。不多说了,我们已经完成了在这里最主要的任务——寻找非洲腹地的一处古代神庙大概的地点,现在,我们已经联系了当地政府,希望对那里进行一次深入调查,西洋贸易集团给了我们一点经费,加上组织的资助,已经足够完成此项行动了。。。另外,我收到组织有关那位高层辞退的特殊消息了,你问我对此如何看待?。。。学者从来都是这样,为了求知而拼尽全力地工作,然后为得到的知识负起应当负起的责任,当然,我知道,这件事属于最高机密,我不会外泄的。”实物样本:一批保存完好的昆虫与蜘蛛标本,一份带有签字的责任书。

2007年6月30日

语言文件记录:“我想我们两周的准备已经为此次探索奠定了胜利的基石,在进入神庙前,我们找到了一处较为平坦的地形,这里不是辽阔的非洲平原,非洲的腹地可不常有这样的地形。总之,在对这块土地进行了一系列处理,并去除了那里数量繁多但种类却很单一的植物,并打算在这里建立一处研究基地,和我同行的茱莉亚博士表示这里的气候很适宜,在这里有大量不同种的生物并不意外,但品种单一的植物,而且是纤维坚韧的草本植物证明了一件事:此处离目标不远了。这里应该是古代神庙祭司们的园林,用来为神庙提供祭祀和建筑的材料,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另一件东西更坚定了我的猜想:这里某处深坑居然有着“小狗”的干尸,虽然就那一两具,但只有那个时代的那些人们——一群腐朽而堕落,并从这些恶意的根源处汲取灵感的人们才会接触和制作这样的东西。等等,你们是不是还没有给它们一个正式名称?这都多长时间了。。。好吧,既然这里有它们存在的痕迹而且离那些堕落的古文明很近,那么命名权这东西我来行使不过分吧?‘萨拉德塔’猎犬,如何?我对它们有一段时间研究了,而且也从组织那里得到了应急处理包。。。只不过好久没用了,谁知道我们会不会‘幸运’地再碰上几只活体呢?我还是做点防范措施吧。。。”实物样本:几张萨拉德塔猎犬干尸的照片,一份有关该生物的研究报告,一份装有含碘药剂、铝制军刀和细银粉的包裹。

2007年7月3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沃尔玛博士,我无法掩饰自己此时此刻的喜悦:我们正在神庙的正中心位置,在一天前,我们找到了它,在一处相当茂密的灌木中,那扇被藤蔓盖住,而雕刻的花纹磨损大半的古老的石门令我们探险队所有人精神大振,考古小组决定先行探路,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但据他们所说,这里的虫子太多了,在进入神庙后,我也有同感——古老的过道上本来有着许多壁画与文字,而这些遗迹上面覆盖了一整层密密麻麻的昆虫和蜘蛛,职业的本能让我敏锐地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蜘蛛,出于安全考虑,我用镊子挑起两只,打算仔细研究一下,到达神庙中心的礼堂后,我们看到两侧的座椅相对完整,而正中央却没有神像,整个礼堂前只有一个演讲台,礼堂的装饰华丽到了堪称离谱的程度,除了大批的用紫色染料书写的文字外,礼堂的天花板材料有着毛玻璃般的质地,工程小组的塔勒博士表示那应该是石英或是某种丝织物,上面有着有如伊斯兰或是印度建筑那样的放射状花纹,从中心的圆形图案向外延伸出去的数根线条形成了轴对称形状。我一时为这种巧夺天工的技艺感到震惊,同时,现在我也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种蜘蛛会不会和天花板上的这种材料有关呢?不多说了,我要立刻开始研究。”实物样本:一只身体与足部呈黑色,腹部为橙、紫色的蜘蛛标本,数张处理过的文字拓本。

2007年7月12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沃尔玛博士,我的实验完成了,此时探险队正向神庙深处进发。先汇报一下那种蜘蛛的习性吧:杂食,什么都吃,不过比较喜欢耐嚼的植物,胆子不很大,不敢攻击大型生物,只会吃点诸如小螨的微小虫类,总之,是安全的。顺便一提,我给它起名叫戈多蜘蛛(女声:你的起名能力堪称是悲剧),好吧,茱莉亚博士,算你说得对。自7月3日起,在此过了一段时间,我感到神庙不那么恐怖了,考古小组倒是只觉得无聊——大部分文字的翻译表示出这座神庙所祭祀的不是什么伟大的古神,恰恰就是这种没什么特点的蜘蛛,想必他们觉得没有多少价值吧,那些萨拉德塔猎犬应该只是神庙建造者所遭遇的意外?我有点迷惑了,但有件事可以确定:它们不是我们所研究过的任何一个古文明,与那些饲养了猎犬的堕落古文明完全不同,但在神庙的几个房间里发现的人皮可以证明一点:这些家伙也不是什么善类。哦哦,我看到了,先不用停止录音。。。哦,这里是古代神庙的祭司们换取仪式服装的地方,很遗憾我的小队里没有什么对衣物有研究的,考古小组们也表示从未见过这种质地的祭祀服装,华丽而雍容,多种颜色的花纹既不像用了染料,也不太可能是天然产品,塔勒告诉我这里的地质不会有那样鲜艳的矿石染料,茱莉亚认为这里产出的植物也不会有哪一种能制作出红、橙、紫色这些颜料。算了,我们还打算再看看这里什么,(巨大而诡异的响声),喂!考古小组的蠢货们在干什么?声音是哪儿发出的?什么,你说神庙深处有口造型奇怪的大钟,它被敲响了。。。先关掉录音吧,这些虫子怎么回事?它们在躁动。。。”文字备注:后半段录音杂乱声过多,已做处理。

2007年8月1日

语言文件记录:“已经围困太久了,我需要把现有的情况尽快汇报给组织,让附近的政府尽快派遣救援队。。。不!派遣军队过来!先等等,我先仔细说一下那天发生的事情:在那口据已经全部殉职的考古小组所说的造型奇怪的大钟被敲响后,整个神庙里的昆虫都变得非常亢奋,不停地往神庙的各个方向快速攀爬,我担心发生意外,立即联系各小组并准备撤出此地,当我们迅速离开的时候,到达了神庙礼堂的那一刻,我突然感到有点奇怪:礼堂太明亮了,似乎并没有天花板一样,当我抬头望上时,还以为自己的记忆出了差错:那天花板此时此刻只剩下一片晶莹剔透的玻璃状物质,其他什么也没有了,那些花纹似乎被谁擦掉一样全部不见了,我内心感到很疑惑,但又马上被一股不安感笼罩,带着其他人快速离开了那里,当出庙门的一刻——那一刻解答了所有关于这座神庙的疑问——我们所有人都被震惊地说不出一句话来,一种仿佛正在操作显微镜的违和感涌上心头,只见一只巨大的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戈多蜘蛛伏在神庙大门之外,几双可怖的复眼死死地盯住我们,八条我发誓绝对有水桶粗细的腿蠢蠢欲动,那是它,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但我也不可能想到啊!天花板上那鲜艳的圆形图案花纹,那放射状图案不就有八条线吗?每个人都说不出话,它像一辆货车横在我们与研究基地之间,逃跑?别嘲笑我们的懦弱,我们都被吓呆了。现在细想,那口钟应该是某种能唤醒节肢类生物的工具,它本来在神庙礼堂上享受着日光浴,睡得很香,结果被我们吵醒了。我即使骂自己一万遍也不够,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实验室里的那些小东西不过是完全未长成的幼体呢?那些草本植物居然不是什么别的什么材料而是饲料啊!那些萨拉德塔猎犬是给它们开了荤!祭司们的衣物来源恐怕是它们褪的皮。。。而我很快就见识到了,在神庙里见到的人皮又是怎么样产生的,它以极快的速度冲上来一口咬住倒霉的塔勒时,我甚至还没有从初见这怪物的震惊中缓过来,不过其实我当时缓过来也许也只有逃跑的余裕吧。。。护卫人员的枪口都冒烟了,喷火器把半个林地烧成了尘土,这些都没有用,就如同我在实验室里看到的它捕食那些小昆虫时一样,它极为灵活地前后攀爬,像是地面上的一架歼击机,快得让人难以相信。仔细想想,当时我能带着几个人活着回来更让人难以相信,我们的研究基地没有辜负我们的信任,它的坚固程度很好地保证了我们的安全,但这是一时的。。。我希望我们有养活自己的补给,它们大部分都遗弃在神庙那边了。”文字备注:支援请求已批准,军事小组正在前往救援。

2007年9月16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沃尔玛博士。。。太迟了(咀嚼声),我早该想到,那天之后会发生这样的事,太愚蠢了,太慌乱了,它成长的速度超出了预期。。。无论如何,我希望有人能找到这份录音,将它传出去,啊啊!别咬了,(粗口)那个小家伙,我不该带它回来的。。。”实物样本:一张人皮,两只比篮球大一圈的戈多蜘蛛标本。文字备注:8月4日,巨大蜘蛛已被击毙,沃尔玛博士及其工作小组共7名幸存者被带回。

8月11日,沃尔玛博士将研究设施的物品带回

8月17日,沃尔玛博士前往xxx基地进行其他工作

8月29日,我们收到了最后一份有关沃尔玛博士对戈多蜘蛛的研究报告:它们只会在特定情况变得活跃以及成长,具体情况是什么尚且需要加快研究,该报告最后提到,鉴于那口钟能让巨型戈多蜘蛛行动起来,博士打算试试声音的效果。

9月16日,我们在沃尔玛博士的别墅里发现了他的人皮,以及回荡在整个屋子里的“深水炸弹”音乐和潜伏在角落里,还咬断了我们三位安保人员的脖子的两只戈多蜘蛛。

茱莉亚博士表示,随着音乐而快速成长,或许就是古代祭司们选择供奉了它们的原因吧。

4.3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玩抽象の张六六
成员

牛逼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