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Jul 2, 2022  

我

奇怪的语调在我耳边响起,那声音让人感到厌恶、恶心。我心中寻思着“我不是在家里睡觉嘛,难道是老婆搞的恶作剧?”

冰凉的水滴滴在我的脸颊上,一股寒意直我的脑门,我挣扎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岩洞顶上的钟乳石在黑暗中散发着淡绿色的荧光。

水滴再一次从钟乳石上滴下,滴在我的脸上,而这冰凉的水滴让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我猛地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几只火把插在周围,我似乎是睡在一个高台上面。

我连忙起身,那令人作呕的声音还在我的周围响起。我凝神仔细倾听了十几秒才分辨出那个声音传来的位置。

正是在高台下边火把照不到的阴影处,我弯腰一步一步艰难地走下高台,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僵硬了许多,这不像是我的身体一般。

当我走下了高台,身体的僵硬感也减少了不少,我晃了晃手臂和脚,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了。

当我走到那声音附近的时候,那道声音戛然而止,没有了声音的引导,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站在原地来回寻找着什么。

于是,我连忙转身跑到火把旁,一把抓起火把又冲到了声音的源头。这时,我才看清,有个人跪在那里,嘴中一直念叨着什么。

“你是谁,你在干嘛。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看着这个奇怪的人问道,但是我发现我好像丧失讲话的能力一般嘴中只能发出咯咯咯的声响。

我着急地又重复了几遍先前的话语,但是从我喉咙里发出来的永远只有咯咯声。我开始激动地挥舞起手臂,我的手在挥舞间不小心挥到了他的脑袋,一瞬间,那人仰面倒在了地上。

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切,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大的力气。我把火把凑到了那人面前,火焰照亮了他的脸颊。

“阿明?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行,我要回家,我要去报警。”想着这些,我快步地朝着某个方向跑去,在这个黑暗中,我根本分不清也看不见出口,但是我的内心却一直在跟我说“这个方向,这个方向一定能出去。”

我快速地跑出岩洞,跑下山,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确定这就是回家的方向,仿佛上天让我多了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准确地找到那条通往正确地点的道路。

我一路奔跑着,跑过了黑夜,跑过了城市,我就这么不知疲倦地奔跑着。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路上偶尔遇到的行人总是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甚至有些人会发出恐惧的喊叫声。

我没有在意这些,终于,我感觉我快到终点了。我的耳中传来年幼的女儿嬉戏打闹的声音,她似乎是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开始哭闹起来,而我的妻子则是快步过去安慰她。

我觉得我等不及要见到她们了,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她们。我走到门前,双手用力一推,不知哪来的力气,我一把就把大门推倒在地上。

女儿惊恐地看着我,恐惧让她忘记了哭泣。而我的妻子也是一脸恐惧地看着我。她愣了几秒,然后一把把女儿搂在了怀里,嘴中开始祈求我不要伤害她们。

“是我,你的丈夫,你孩子的父亲,我回来了,是我!”我轻声地对她说着话。但是嘴中只能发出咯咯的声响,一股怒气从我的心头涌出,我开始大声地重复着刚才的话语,但是我的嘴中依旧只能发出这非人的声音。

我绝望的向后退了两步并跌坐在地上,泪水打湿了眼眶,我低下头,两只手不停的拍打着脑袋“我到底怎么了?”

妻子见我坐在地上,于是一把抱起年幼的女儿跑出了家门,我并没有阻拦她们,我只是坐着,静静地坐着。

许久之后,我终于想通了,这是一场噩梦,我要想办法醒来。我走进卫,打算用冷水让自己醒来。

当我看到镜子中的那道身影的那刻,我嘴中发出了令人恐惧的尖叫声,老天在上,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怪物。

腐烂的脸颊上露出一条条深黑色的肌肉,血液早已干枯,灰白的眼中还有蛆虫在其中蠕动,由于没有嘴唇,黑黄的牙齿裸露在外。

“不,这不会是我,这是什么怪物,是阿明,肯定是他,是他把我变成这样的,我要回去找他,一定要去找他!”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