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我的伯利斯,我的挚爱

更新: Oct 11, 2022  

我的伯利斯,我的挚爱

作者:半梦半醒的AZ

傍晚,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天际。因斯镇,这个地处北欧的小镇彻底被笼罩在了黑暗之中。

梅莉丝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理了理头发,轻叹了一口气。她睡得并不熟,那犹如影子般紧紧尾随的噩梦已经折磨了她好几个夜晚,无一例外的都是关于她的小伯利斯,她唯一的璀璨的宝石。刚准备重新躺下,可那一声熟悉的啼哭让她再无睡意。

连鞋也顾不上穿,她匆匆披上一件外套就向隔壁房间跑去。穿过黑暗又潮湿的走廊,彻骨的寒冷让她不自觉地裹紧了衣服。

看来是壁炉又熄灭了,她心想。这该死的鬼天气,自己倒是不在乎,可要是小伯利斯被冻感冒了…..天呐,她可不敢想象自己一个人该怎么应付一个生病的婴儿。

哭泣声越来越急促了。她一把推开木门,冲到那张婴儿床前托起了小伯利斯,将他抱在怀里,一边轻轻摇晃着,一边在嘴里哼唱着来自家乡的歌谣。

房间很暗,但借着窗外照进来的皎洁的月光,梅莉丝看见在自己怀里的小伯利斯慢慢平静了下来,只是两只小手还在不安分地乱动着,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梅莉丝明白,他这是饿了。又逗弄了一会小伯利斯,她把他重新放回婴儿床上,自己则向厨房走去。

地板很滑,再加上走廊里充斥着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她只能控制自己缓步前行。一种不舒服的感觉笼罩着梅莉丝,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着她,一刻不停,好像下一秒就会冲出来。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先去客厅拿盏油灯,但一想到小伯利斯还饿着肚子,她只好壮着胆子继续走着。

没什么好怕的,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这些感觉只不过都是自己的幻想。

所幸家里的一切都被她平日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即使看不见也不会撞到任何杂物。她心里突然有些得意,看吧亨特,我一个人也能把自己和伯利斯照顾得很好。

她和亨特是三年前结的婚。亨特是个海员,结婚后和梅莉丝搬到了这个靠海的小镇,方便工作。正值隆冬,这个季节是出海捕鱼的好日子,所以镇上几乎全部的青壮年都去出海了,亨特也不例外,已经快两个多月没回家了。

想到这里梅莉丝有些生气,赚钱固然重要,但总不能丢下妻子和两个月大的孩子这么长时间吧。她气呼呼地从厨房的地窖里拿出一罐婴儿食品,又从架子上取下一把餐刀,撬开了罐头。在切割那些富有弹性的食物时,她开始回忆起刚搬来时候的日子。

一开始的婚后生活十分甜蜜,可美中不足的是过了很久梅莉丝都没能怀上孩子。虽然亨特一直安慰着她孩子并不是那么重要,但她也察觉到了亨特心里的那份遗憾,这让她无比自责。直到有一天,亨特在出海归来后带回了一个奇怪的神像,据说是从某个遗迹里发现的,当地的部落认为信奉这个神可以给他们带来更多后代。

那个神像长得十分怪异,大体上呈长方形,约五英寸宽,六英寸长。它有着一个长着触须的黏软头部,下面连接着一个披盖着鳞片的怪异身体,布满了眼球状的突起,而且背后还生长着发育不全的翅膀;但最让人惊骇的是它整体的轮廓,在它的背后,还隐约有着一个由巨型城市组成的背景。亨特说,这个神像的名字叫柯嗉戮,很奇怪的发音。

梅莉丝被这个怪异的神像吓了一跳,一听亨特要在家里供奉这个神像,当即反对。梅莉丝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于这种封建迷信之事本就嗤之以鼻。况且这尊神像的实在太过诡异,看着它,梅莉丝就有一种想作呕的冲动。但最终想要孩子的愿望占了上风,她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把它供奉在了家中。

于是伟大的柯嗉戮就赐给了我小伯利斯,我的挚爱。梅莉丝幸福的想着,停下了切割,把案板上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倒进了一个小碗里。小伯利斯一定饿坏了,我得赶紧过去,梅莉丝心想。

夜晚的风很大,鬼魅般的风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吹过几朵乌云,像拉窗帘似的把仅有月光挡住了。走廊里变得更暗了。

梅莉丝回到婴儿房,把那个碗放在了一边,重新抱起小伯利斯。房间里顿时充满了食物的腥味,虽然没有光亮,但她能感受到小伯利斯在她怀里兴奋地乱动,发出“啊啊”的怪叫。

“别急,亲爱的,妈妈给你准备了你的最爱。”梅莉丝笑着说道,开始喂他吃起东西来。

她颇有成就感地听着小伯利斯狼吞虎咽的咀嚼声,时不时还帮他撕开一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忽然,她轻叫一声缩回了手,原来是伯利斯咬到了她的手指。伤口处流出了殷红的血,梅莉丝一边把手指放进嘴里吮着,一边笑着轻轻拍打了一下他的屁股。伯利斯可不管这些,他只是一心一意地对付着眼前的食物。

梅莉丝替他擦了一下嘴角流出的血红汁水,笑骂道:“你这个小淘气,这么小就敢咬妈妈了,亏我对你那么好。”感受着怀里那充满活力的小生命,梅莉丝仿佛不再觉得寒冷了,只有内心无尽的温暖。

这大概就是世间最美好的生活了吧,她心想。

她还记得当初伯利斯出生的时候,皱巴巴的皮肤,短而细的四肢,简直是个丑八怪。亨利可能是突然当了爸爸有些神经质,一直和她说当时小伯利斯出生时是没有心跳的,可不知为何又突然哭了起来,重新有了心跳。

她啼笑皆非地摇了摇头,拜托,亲爱的,不过是家里多了一个小生命,不至于害怕成这个样子吧。

这之后亨特又和她陆陆续续吵了几次架,具体原因她已经记不得了。他居然说伯利斯是个灾星,要扔掉他!自己当时气急了,和他大吵了一架。当晚亨特就连夜出了海,直到现在也没回来。梅莉丝感觉到有些歉意,当初是自己太冲动了,不应该那么对他,亨特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应该让他开开心心地离开的,等他回来时,自己一定要把伯利斯养的白白胖胖的,给他一个惊喜!

小伯利斯吃完了食物,很快重新睡着了。她揉了揉发酸的手臂,长舒了一口气,带孩子果然是个体力活儿啊。不过现在还不能休息,她走到客厅,开始了每日必需的祈祷。

“感恩伟大的柯嗉戮,感恩祂赐予我一切……”

“奇怪,我接下来要干什么来着?”不知过了多久,梅莉丝突然感觉一阵恍惚,自己刚才不是正在祈祷来着?看着自己已经穿好的衣服,她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家里的食物不多了,自己要去采购食物来着。她满怀着爱地看了伯利斯的房间一眼,走出了门。

奇怪,自己带着斧子干什么?

可能是太晚了,用于防身罢了。她告诫自己别想那么多,快去快回。

梅莉丝消失在黑夜中。

——————————————————————————————————————

“警长,现场勘探完毕了。”

“说说看发现了什么。上帝啊,这股味道真是令人恶心,简直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多待!”

“客厅里那具女尸死亡时间大约有四个月了,根据伤口处的牙印来看,不知道是被什么野兽啃咬致死。客厅里的神像和最近其他几起宗教杀人案件现在发现的类似,可能房间的女主人也入了那个该死的教派。”

“继续说。”

“在厨房的地窖中发现多具尸体,有的还未腐烂,有的已经变为白骨了。根据残存的衣物和其他标志物来判断,这些尸体的身份应该和最近的数起失踪案的失踪者吻合。在主卧里发现一具男尸,已经高度腐烂了,不过初步判断应该是这间屋子的男主人亨特。”

“怎么死的?”

“应该是被某种利器击杀。”

“是个令人头疼的现场,不过威廉警员,我倒是发现了个问题。你看这神像上面的照片。”

“应该是女主人和她孩子的合照,怎么了警长?”

“你可曾发现类似的婴幼儿尸体?”

“这……似乎并没有,警长。”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个房间的女主人已经死了,缺乏人喂养,这个婴儿也应该活不了多久才对。”

“可这个婴儿,去哪里了?”

“这……”

“行了,收拾收拾回局子里吧,这起案件太诡异了,不是你我能够想明白的。”

“可警长,我们还没……”

“还记得刚来的时候我曾告诫过你们的那句话吗?”

“我们生活在一个名为无知的平静小岛上,被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洋包围,而我们本就不该扬帆远航。”

4.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