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梦非梦

Apr 11, 2022  

噩梦生物活动作品。

作者:Nocturno de Cráneo

楔子:噩梦世界充满着不可名状的恐怖,然而每个人的噩梦又各不相同,你梦中所见的妖怪又会有着怎样可怖的形骸?

“妈妈,你在看什么呀?”女孩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她的母亲面前。

“你看,我们家的牡丹花开了。”母亲温柔地望着牡丹花说。

“是粉色的呢,真好看。”女孩用稚嫩的童声应和着。随后,她又拿起了一条手工项链给母亲戴上,并说:“妈妈,我做了一串项链给你。你会喜欢的。”

“Ирина,我说过什么?你把我的话全部都左耳进右耳出地听到哪里去了?”母亲威严的声音响起。

“可是妈妈…..”女孩有些着急。

“没有可是!你说你想要出人头地,你说你想要证明女孩子也可以比男孩子更好。你说你要让你奶奶刮目相看!可是现在你又在干什么?”母亲的声音变得高亢了起来。

“那是你的想法!现在我觉得别人怎么看我并不重要。人不管是否被他人所认可,他们还是一样存在着的。”女孩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澈干净而成熟的声音说着。

那位母亲回过头来,她的脸上没有任何五官,只有一朵白色的百合花。当那朵花的花蕊处流下了血红色的液体时,母亲身后的牡丹花藤上也出现了一只正在啼血的杜鹃。

女孩被惊醒了,她被自己的梦境吓了一跳。此时,她本来应该在朋友家里埋头做作业。

同为中学生的女同学笑着对她说:“Irina,你看你怎么又睡着了?老师布置的相向而行的作业题你解出来了吗?”

Irina清醒了几分,连忙翻开自己的笔记本,那上面涂鸦一样地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文字。她又翻了几页,神奇的是她面前的本子并不像是她自己的。费了老半天劲儿后,她才最终辨认出那是用希腊语写的“一列快车和一列慢车相向而行,快车的车长是280米,慢车的车长是385米。坐在快车上的人看见慢车驶过的时间是11秒,那么坐在慢车上的人看见快车驶过的时间是多少秒?”

“不对啊!我不是希腊人,怎么回事?我怎么写了希腊语?”

朋友惊讶万分地看着她说:“我们两个一直都在说希腊语啊!你是不是没睡醒?!”

Irina记忆中,她现在应该是在广州才对,为什么是希腊。但是她竟然还能看得懂希腊语,这太匪夷所思了。Irina决定再看看其他书籍,很遗憾的是,她的所有数学书都是用希腊语写的。有一行不认识的文字引起了她的注意。“在永恒的宅邸——拉莱耶中,长眠的克苏鲁候汝入梦。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在那诡秘的万古中,即使死亡本身也会逝去。”

Irina诵读出声,她说的并非希腊语,也非英语,而是她本身就不会的中文。

在诵读了不知道多少遍后,她在一片废墟中醒了过来。

Irina是一名古文明研究科考队队员,儿时的噩梦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看着那几个同行的科考队员她有些尴尬,自己怎么睡着了。

大胡子科考队长Khyung笑着安慰她说:“请不要在意,第一次看到蒙古沙虫是会被吓晕过去的。人之常情罢了。”

“什么蒙古沙虫?”Irina不解地问。

“记载中血红色能吐酸性物质的生物据说有5英尺(约合1.5米)长,身体两端有复数的肢体。这种虫子还能从直肠中发出闪电。几十年来没有人见过它,没想到今天却被在戈壁滩的我们见到了。那是一只早已死去躺在粘液里的三米长的沙虫。看来这附近定是存在一个巨大的皇室贵族墓穴。我们一起打起精神来吧!”和蔼可亲的大胡子队长的话让在科考队里年纪最小的,也是唯一一名女性的Irina心安不少。

两把洛阳铲被Irina和另一名队员在不同的地段打入了地面。

根据洛阳铲上面的泥土成色,科考队判断出了这里的地下情况:这里的确有墓葬分布。

科考队全体成员开始小心翼翼地用铁铲挖掘着,生怕碰坏了掩埋于地下的无价之宝。

几天后的一个阴森漆黑的雨夜,他们科考队堆起来的土堆上出现了一只诡异的手。那只手还跟他们打招呼,这可把大伙儿都吓坏了。有个不怎么说话的队员上前将手拾起,那是一只右手,在手腕处截断。被捡起的右手似乎是很开心地在队员周围上蹿下跳,一会儿在那人的左肩,一会儿又在头顶…..

只是片刻之后,那只手停了下来,冷不丁地咬了那人一口。

这断手哪来的嘴巴?原来,在这只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之间布满了细细的尖牙。方才,食指与无名指合了起来就有了口器一样的作用。

大地开始了晃动,科考队的所有队员都在晃动中倒地,除了经验丰富的队长Khyung和Irina。

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石制祭坛,而刚刚那名被咬的队友,此刻正好处于祭坛中央。

大地的晃动停止之时,远处的地平线上,有一队人行动迟缓地向他们走来。

当那队人越走越近的时候,科考队才想起来一件事——逃跑。

他们现在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他们的脚仿佛垂挂着有千斤重的砝码一样无法挪动分毫。他们所见到的是一条,大约有三十多米高的蠕虫一样的东西。这条蠕虫拥有无数触手,在它身前的那些触手顶端的口器上叼着一具具人形干尸。怪不得远远的看起来像是有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走来。

无处可逃的科考队队员们以及他们的队长,被一条条触手吸住。他们很快也即将变成一具具干尸。

在Khyung的生命之光就要彻底熄灭之时,他看见Irina伸出修长的手臂抚摸了那头巨型蠕虫。

Irina究竟是谁,科考队的所有人已经无从得知了。然而世间万物于她,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她是祭品,她是奴隶,她是远古的哀魂。

看到祭坛的她想起来了:她是逃婚被抓回而成为祭品的富家小姐,她也是被富贵公子哥相中的仆从,她还是从古至今千千万万个一出生就被杀死的女婴。

那些冤魂同仇敌忾的意志共同召唤了她,她亦或是她们,神气十足,威武霸气,舍我其谁,划破天际,逆风翱翔。

后记:

她飘荡在尘世间,哪里有仇怨,哪里就会有她和她的眷属。倘若是不小心踏入了神的领域,又或者亵渎了神灵,也将会面临那不可逃脱的审判。

4.4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6 月 前

挺好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