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月眼

Feb 2, 2024  

作者:属文

12岁那年,我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当时我独自在公园里玩耍。月亮高高挂在天空中,整片夜空没有云彩,凄冷光芒洒满了整片草地,为地上的暗绿色镀上银,给人带来温馨祥和的同时我有一种孤寂寒冷的感觉。
当我玩耍一段时间后,月亮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移动,它仿佛一个活物,一直盯着我,追着我。年幼的我没有太在意这件事,直到我累了,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抬头看去,月亮表面的纹路从形似月兔变成了两个同心圆。如果说之前月亮的惨白想餐桌上死鱼的眼球,那么现在的模样一定是黑色瞳孔和眼白的结合体。好在并没有明显的血丝,导致并非太栩栩如生。我想,当你的眼睛注视着那黑色的瞳孔时,你会感到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惧。瞳孔周围的虹膜和天空深邃的黑色,宛如一池深不见底的暗夜,令人不寒而栗。瞳孔内部的结构如同一个个小小的漩涡,让你不禁想要退缩。但当你再仔细看时,你会发现瞳孔内部还有着一种令人惊讶的生命力,那是一种扭曲而神秘的力量,让你不禁想到一种野蛮的力量要冲破束缚。
我呆呆地坐在长椅上,周围微风习习,树叶沙沙,我不禁裹紧了衣服。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光影,周围的环境变得更加神秘和美丽。
树木的轮廓在月光的映照下变得模糊而柔和,梦幻般地渐渐张牙舞爪。地面上的草丛也因为月光的映照而变得神秘而诡异。草叶在月光的照耀下呈现出淡淡的银色,远处的树林也被月光所笼罩,显得格外神秘和宁静。
周围的环境如此地变化我却一时间浑然不知-我在有些目光呆滞地注视着月亮。
一段时间内除了冷,我并没有发觉什么异常。
直到我突然发现月亮冲我眨了下眼。
月亮有神秘的光芒,是宇宙永恒的守望者,凝视着无垠的黑暗。自古以来人们都是这么说的。
然而,这个寂静的夜晚,月亮的眨眼却为我带来了令人不安的暗示。它的一次闪烁,像是它无形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你,然后突然一下它感觉观察久了,眼睛有些干。
害怕,令人害怕。
12岁的我也只能一路跑回家,告诉我的父母我对月亮的新奇发现。一路上我都不敢回头,突如其来的雾气已经略微打湿了我的衣衫。
打开门,父母和我的弟弟在餐桌周围忙来忙去。实际上我那还在上小学的弟弟只是在看着他们将东西搬来搬去。他天真无邪地试图在父母的忙碌中插上话,比如今年圣诞老人会不会给他送礼物,还有为什么其他同学都收到礼物就他没有。父母也只是敷衍到:圣诞老人回来的是不是你做得不够好呢?这一年你是好孩子吗?
同理,当我提起对月亮的异常发现时,父亲显露出一种无趣和反感的感觉。而弟弟听到了感到新奇,让我带他去目睹这个奇观。
于是相信圣诞老人和相信月亮眨眼的弟弟和我携手离开了家门。
我拉着弟弟的手,感受到他手心里的汗,很真实,也是寒风中不多的温暖。不多时我又回到了那个公园。
我和弟弟两个人在茫然地站在地上仰望着月,而那个月亮缓缓转动,俯视着我们。现在我和弟弟就像两个对神明不敬的自大狂傲之人,不知哪里有勇气让渺小的我们没有第一时间下跪。
这时弟弟发声了:“月亮你不是要眨眼吗?怎么还没眨眼。”
年幼的弟弟显然没有体会到当时气氛的微妙,天真地期望月亮会给他眨眼看……可是突然月亮真的轻轻眨了一下眼,那动作轻柔而迅速,仿佛是一只蝴蝶在轻舞翅膀。上下的黑暗微微合上,又缓缓张开,那一瞬间,仿佛时间都为之停滞。月眼闪烁着深邃的光芒,像夜空中最亮的星星,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我和弟弟真的呆住了。而月眼好像对我们的反应感到无趣,倒是一瞬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突然恢复正常了。当月光渐渐消失时,周围的环境也逐渐变得黑暗与模糊。但刚刚那种神秘的感觉却永远留在了我和弟弟的心中,成为了一段难忘的回忆。

“好了,格林尼先生……虽然您是享誉全球的天文学家,但是我想在你的获奖感言中加入这么荒诞的一段故事并不是很恰当……毕竟是国际性的大奖,应该结合一下真实的研究经历之类。”
“但是这确实是我的人生经历……女士……请您相信我……”
“格林尼先生!我想时间紧迫,没多少时间和您开玩笑了,您将于后天颁奖,而您导致我们的稿件和彩排都没有完成……”女士有些气愤但是仍保持一丝理智,“我们现在像审问犯人一般只是想问出您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您对天文学产生兴趣,以及为什么不选择念我们写的获奖感言!先生……我只能说,您真幽默,真会讲故事……”
“……”
格林尼接着说下去。“在见识到月亮眨眼这种找不到任何合理解释的现象后,一颗探寻真相的种子便埋在心底。”

初中的社团课我就加入了学校的天文社团高中的时候我还做了有关天文的课题。在高中乃至于大学我都在研究天文学,图书馆里甚至一些前沿的科研地区都有我的出现。然而在查阅大量资料和大量的理论和实践后,我发现月亮眨眼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也是当然,月亮眨眼绝对不是唯物的。
后来我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了天文学博士,人们都以为我是纯粹因为天文爱好和兴趣才取得这么大的成就,而我想说的是其实我只是因为小时候那段回忆,导致我想探寻真理。

“先生……这已经是您第三次坚持己见了……”对面的女士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明天再说这件事情吧,先生,您可以先回家了。”说完头也不回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格林尼博士缓缓的走了出去。在这个像监狱一般的研究所,他感到自己待不下去了。作为一个已经72岁的老人,60年的时间并没有淡忘他儿时的回忆。
“在外面我是受万人景仰瞩目的天文学家,被称为人类的天文学之光。但是背地里我又怎么算是天文学家呢?我越研究越感到现在唯物的科学离我曾见到的月亮越来越远,越来越无法解释我亲眼看到的现象。我只是……想知道当时为什么它对我眨眼。”
他回到了家。时钟显示已经午夜12点了。他躺在床上,侧过头仰望天上的月亮。还是那么明亮,和60年前一样。
“好吧……月亮,我为了你和真相,不会屈服的……所有人都有权利知道真相。”
第二天领奖的时候,格林尼站在领奖台上,准备发表他的获奖感言。然而令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获奖感言竟然真实地把他的经历说出来,并没有妥协。
于是,不出所料,在发表完众人眼里的暴论后,网络上不断出现堂堂天文学大师竟然提出如此荒谬的言论的争论,同时也对人类天文学未来和必要性作出质疑。一时间格林尼的网络名声大跌,研究所迫于舆论压力将他开除,格林尼从“世纪最伟大天文学家”变成了“世纪天文学最好笑的笑话”。期间一共之过去了一个月左右。
穷困潦倒,生活失去保障,格林尼最终的归宿是一个不知名的贫民窟。
无儿无女,弟弟早死了,一个72岁的老骨架直挺挺地摆在贫民窟的露天木板床上苟延残喘。
今天是圣诞节前夕,也是他遇见奇怪月眼的整60周年。这60年,月亮好像抛弃他,再也没有眨一次眼,也是这60年让他博览群书只为真相,也是60年让他跌落神坛成为笑话……
圣诞节欢愉的气氛并没影响到他深深的思考。
“已经晚了。”格林尼自知时日无多,又一次侧过头,望着天空,“再让我看一次你眨眼吧……不知道能不能称你为-老朋友……你要是不出现,就当我12岁那年看错了……”
他呆呆望向漆黑的天空,月亮显然没有出现,就在他失望地闭上双眼准备接受现实时,原本漆黑的痛苦突然撕开了一道口子,月光透进来,他看到了月亮,月亮逐渐完整显现它的身形,最后眼睛的模样渐渐出现,对焦,看向格林尼。它听到了格林尼的惊呼,听见了他大声喊周围的人看天空想证实他的话,于是它的眼白和瞳孔开始扭曲,扭曲成“^”的形状,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看着格林尼。
他很激动,想要坐起来,伸长手指指向月眼,却欲言又止,直挺挺倒下去,死的时候眼球和它很像。
当周围的贫民赶来看这个疯子怎么了时,只发现黑暗中一具抽象冰冷的尸体和一本打开的书,书上写着:

一切的恐怖来自不可证实又不可证伪。唯物主义是最有效且廉价的方式去安心的生活。理论上来说,越理性和利己的人越应该抛弃唯物,因为唯心者信仰崩塌,无非是心灵的冲击,唯物若是崩塌,你会被你曾经不屑一顾的神格惩罚的永不超生。
这是我最后也是唯一的忠告。

5 7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