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艾米莉娅小姐探案实录—最后的晚餐

作者:云吞主教 更新: Jul 7, 2022  

艾米莉娅小姐探案实录

银月高悬,让寂静的街道平添几分冷意,煤油灯明黄色的光照在步履轻盈的侦探小姐身上,显得神秘又略带清冷,宛如一只优雅的黑猫。

艾米莉娅托着腮走在前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紧跟在后面,心情有些复杂。原本只想要挖掘新闻,却意外遭遇了袭击,又被一个伪装成老人的侦探所救,这一切都太出乎我的意料,让我有些头脑发晕,只能乖乖跟着这个陌生人走,但我却心里却没太多的不满,更多的则是兴奋和好奇。

“那个…我们现在要去做什么?”我打定主意,开口询问艾米莉娅,但话语像是蒸发在了沉默的夜色中。艾米莉娅小姐似乎并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好吧,应该是我说太小声了。我又提高了嗓音喊道,“艾米莉娅小姐!!”

我隐约看到走在前面的艾米莉娅颤了一下,她回过头来白了我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抱歉,刚刚我在想些事情,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们现在要去做什么?刚刚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要化妆成一个老人跟着他?”我连连发问道,但随即又觉得刚刚这样有些太失礼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夏洛蒂,夏洛蒂·伊芙,请多指教。”

“我们要去霍尔宅邸搜寻线索,夏洛蒂小姐,霍尔先生很可能遭遇了意外,而刚刚你遇到的黑衣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艾米莉娅伸出手与我握了一下,她那纤细修长的手让我有些无地自容。忽然,艾米莉娅淡淡地说道,“我无意贬低你的职业,但你确实很适合当记者,夏洛蒂小姐。”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记者!?”

“对于一个侦探而言,这是基本,”艾米莉娅微微一笑,“我还看出来你应该是《蒸汽报》的记者,住在码头区,生活比较清贫,嗯……喜欢吃甜食,草莓蛋糕什么的。”

“这太神奇了,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惊讶地捂住了嘴,我确实很喜欢草莓蛋糕,倒不如说哪个少女会不喜欢草莓蛋糕呢,但其他信息可不是谁都可以猜到的。

“如我所说,观察是一名侦探必须的基本功,”艾米莉娅把玩着一缕垂落的银发,“这些信息都是你告诉我的,实际上想要知道这些并不困难。你的挎包是三十年前兰森戈生产的老式相机自带的,这款相机最初就是为记者所设计的,所以相机配套的挎包有额外的空间,方便记者携带其他工具。你的袖口有油墨,虽然只有几滴,但油墨痕迹晕得很开,我所知的几家油印场之中,会用这种劣质墨水的只有码头区的那一家,而蒸汽报社就坐落在码头区。”

我惊讶地看向我的袖口,那里真的沾上了几滴油墨。

“你胸口那支录音笔是最新款的,虽然不知道价格,但看得出价格不菲,而你没有将它放到你的包里,显然是怕有所损坏,大概是别人借给你的……至于甜食嘛,呵,你该注意一下身材了,夏洛蒂小姐。”

我脸上微微泛红,仔细打量起自己的身材,有变胖吗?虽然我平时没有注意过身材,但是果然还是有点在意啊。

我轻咳两声,说道,“听你解释确实感觉简单,但是这一切都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太神奇了!”

“这没什么,如果你能给我一件你的私人东西,我还能说出更多,但很可惜现在的时间、地点都不合适。”虽然艾米莉娅并没有多大反应,但我能感觉到她对于我的惊讶与赞叹感到高兴。艾米莉娅忽然停了下来,霍尔宅邸已在我们眼前,她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我们到了,希望那帮巡警给我们留下些有用的线索吧。”

眼前的霍尔宅邸虽然依旧灯火通明但却不像之前那么喧闹,花园中有不少巡警在忙碌,见到我和艾米莉娅一个浅黄发色、脸庞白皙穿着制服的年轻警察小跑过来,热切的说道:“艾米莉娅小姐你怎么来,嗯?这位是?”

“是你们局长找我来的,这位是我的助手,夏洛蒂小姐。”艾米莉娅点点头,接着转向我介绍到,“这位是格雷,威斯顿警察厅中为数不多算得上中肯的警员,我曾经帮助过他处理过几件案子。”

“久仰大名,格雷警官。”我以手按胸,鞠了一躬。

“噢,很高兴认识你夏洛蒂小姐,”格雷摘下警帽彬彬有礼的回了一礼,然后他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我实在担不起艾米莉娅小姐如此赞誉,对于艾米莉娅小姐来说就连我们约克组长都只是庸才。”

“约克?想到他我只能想到两个词‘自大’和‘自恋’,如果非要说出第三个,那只能是‘愚蠢’。”艾米莉娅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叹了口气,她对格雷问道,“如果我所料不,这个案子是由他带队的,对吧?”

哈哈哈哈,还没等格雷回话,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传来,一个穿着似乎是由礼服修改而成的华丽警服,气质优雅的绅士缓缓走来,他用近乎夸张的肢体语言表达出此刻不满的心情,“哼!远远就听到你在这诋毁我了,艾米莉娅,即使你再嫉妒我的才华,也不能如此污蔑我!”

我仔细打量这名约克组长,如果不细看的话他与那些世家少爷几乎没什么分别,英俊的外貌、名贵的装饰,处处都在彰显他的与众不同,只是只是不知为何约克总让我觉得他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

就在我打量约克的时候,约克似乎也注意到了我,他大步向我走来,就在距我还有一步之遥时顿住,然后弯腰牵起了我的手,并如同那些贵族小说中那般轻吻了一下,“真实失礼了,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如此美丽的小姐,鄙人正是威斯顿的曙光、罪恶克星、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行走于罪恶间的正义骑士——约克·林恩,乐意为您效劳。”

我愣愣的看着约克,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抽手后退,讪讪地笑道,“您好,约克组长,我叫夏洛蒂,见到您很高兴。”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恋啊,约克,”艾米莉娅双手交叉着,毫不留情地嘲讽道,“如果你是来调情的话就离我的助手远些,据研究表明,愚蠢是有可能传染的。”

“你这个傲慢的混蛋!啊啊……真理在上,我唯独不能在你这家伙面前保持一名绅士的风度,”约克恼怒的跺跺脚,但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艾米莉娅摆了摆手,有些洋洋得意的说道,“这次的事件就不需要你来掺和了,因为案件已经被英明神武的约克先生已经解决了!”

“呵。”艾米莉娅看都没看约克一眼,只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来表达她此刻的不屑一顾。

“你这混蛋!”

“这是真的,虽然还有些疑点,但这个案件确实已经结束了,”此时格雷忽然站出来打圆场,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经过现场勘察,我们初步断定霍尔先生的死是一个意外。”

“什么!这不可能!”我震惊的叫道,因为我和艾米莉娅分明撞见了凶手逃离,甚至与其展开了搏斗。

“事情似乎变得有趣了起来。”艾米莉娅的眼神似乎明亮了些,我看得出来我的这名同伴对于这个案件的兴致似乎提高了许多。

我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约克与格雷,约克皱眉思索片刻说道:“这也许只是个不开眼的流氓所为,请不用担心,美丽的夏洛蒂小姐,我威斯顿之光——约克·林恩必会将这些小毛贼绳之以法的!”

艾米莉娅摇摇头,不想去打理一旁的约克,她向格雷问道:“受害者的遗体是在哪被发现的?”

“霍尔先生的遗体是霍尔家一个名叫温妮塔的女佣发现的,她当时准备去收拾一下餐桌好准备明天的早餐,却意外发现了霍尔先生正趴在一堆食物之上,她本以为霍尔先生是太累了吃些东西,可走近才发现,霍尔先生已经没有了呼吸。他已经被噎死了。”

真是令人羡慕的死法啊,如果我以后也能…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有些疑惑地问道:“会不会是人为的啊?”

“我们起初也是这么觉,便派遣了大量警力在四周搜捕,可惜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现场也并没有留下挣扎的痕迹,后来法医鉴定霍尔先生确实是意外身亡的。”格雷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起案件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没必要再让我的属下浪费时间了,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罪犯敢在我约克的管辖之下犯案。”约克先生耸耸肩,得意地扫了艾米莉娅一眼,然后摆出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姿势说道,“噢,夏洛蒂小姐,需要我护送您回家吗?威斯顿的夜空是如此喧嚣……”

“呵,难怪来的时候这么安静,”艾米莉娅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对我说道,“走吧,夏洛蒂,我们去检查一下现场,相信你不会错过接下来的事情。”

我无视了约克先生,紧紧跟在艾米莉娅小姐身后。虽然很对不起约克先生,但是你看起来实在太不靠谱啦!

“我都说了不用再看了……你们有在听吗?!好歹给个反应啊,你们再这样我可真的走了!喂!!”

格雷带我们走进霍尔宅邸,我一边打量宅邸内华丽的装潢,一边拿出相机拍摄了一些照片,虽然我看的眼花缭乱,但我的同伴却没多大的反应,只是酷酷的跟在格雷身后。看了一会儿,我不由得计算起这些装饰所需的卡特,唔啊,有钱人的生活真是恐怖如斯!

走了一会,格雷带着我们来到一扇雕刻着华丽浮雕的红木门前。我的鼻子微微耸动,一股浓郁到强烈的香气传了过来,我闻到了,嗯,奶油蘑菇浓汤还有黄油面包的味道……我的鼻子又动了动,低声喃喃道,“主食应该是香草烤鸡和南部熏火腿吧,啊!还有小牛肉加酸梅卤!甜品应该是糖渍鲜虾,啧啧,这味道简直像是由皇室大酒店的招牌大厨做的,不,似乎还有更香一些。”

光是闻着都能让人馋倒了,我咽了咽口水,可忽然又想起了艾米莉娅说的话,顿时有点意兴阑珊,不由得幽怨的看了艾米莉娅一眼。走入门内,奢华的装饰瞬间惊艳了我,穹顶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悬挂着闪亮的水晶吊灯,温柔的暖光将餐厅照熠熠生辉;墙挂着名贵油画,每一幅都价值连城;玻璃窗上是如同教堂般的彩绘玻璃;就连过道上都铺着柔软的红绒地毯,我曾经在《联邦志》上见到过这种按金卡特计算的高档货。

餐厅内有一个漂亮的壁炉,壁炉前面是一条长长的餐桌,足够十几人一块聚餐了,每个座位都放着一套银质餐具,椅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相应的位置上,桌上还摆放着典雅的红玫瑰做装饰。长桌的主位前胡乱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美食,一些汤汁和油渍倾洒而出,弄脏了那片洁白的桌布,显然曾有人在那大快朵颐,而且吃算不上好看。

“那就是霍尔先生。”格雷指着主位上说道。那里有一具肥胖的身影,他僵硬地趴在桌上,手中紧握着餐叉和餐刀,身下还压着一大块腌牛肉,表情狰狞、呲牙咧嘴,嘴巴里还塞着许多尚未搅碎的食物。霍尔先生看上去有四十几岁,他脸上油光锃亮,一头金色头发,整齐的胡子,身着得体的红丝绒镶金华服,袖口和衣领宛如怒放的花朵,一瓣一瓣地绽放着,浅色的丝绸长裤包裹着有些臃肿的大腿,一副古典时代贵族绅士的打扮,这似乎是如今上层圈子里的潮流,但在我看来却有些滑稽。

精致的美食、华贵的服饰、奢靡的晚宴,这一切都与命案现场显得格格不入,宛如一幅讽刺意味极强的诡谲油画。我咽了口唾沫,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死人,虽然有些震撼,但我还是很快恢复过来,深吸了几口气,我将现场拍了下来。

艾米莉娅掏出一对丝绸的白色手套戴好,走到尸体跟前,仔细地检查着。“没有打斗痕迹,口中残留大量还未来得及咀嚼的食物,这看上去确实像是意外死亡……但如果真是这样他又何必叫人来保护他呢。”

艾米莉娅细致的摸索着每一处角落,又检查了一下死者口腔中的食物,她拿起一块肉片放到鼻尖嗅了嗅,表情有些古怪。“拉去埋了吧,这里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格雷点点头,叫来两名警探将霍尔先生抬了出去。艾米莉娅接着检查这间屋子,她蹲下身仔细查看,忽然头也不回地问道:“那个发现场的女佣在哪?”

“就在她的房间中等待着,这位可怜的女士吓坏了,”格雷说道,“我让人把她叫来。”

不一会儿,一名妇人走进了餐厅,她眼眶微红,面色有些惶恐,一身女仆打扮,妇人战战兢兢地问道:“您好……警官小姐,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

“我不是警察,你叫我艾米莉娅就好啦,不用这么拘束,”艾米莉娅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示意温妮塔坐在她的对面,“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霍尔先生的吗?”

“当时是十点左右,亲爱的艾米莉娅小姐。”女佣回忆了一下说道。

“霍尔先生平时有在这个时段用餐的习惯吗?”

我暗自思索,如果我能有这——么多的卡特,要不要试试多加一顿夜宵,嘛,仔细想想还是身材更重要些。

“绝对没有,我敢对真理起誓,我从未见过霍尔老爷如此饥饿,”女佣恳切地说道,“要知道,霍尔老爷虽然很喜爱美食,但他用餐的时间简直像圣米歇教堂的钟声一般准时。”

“是吗?”艾米莉娅长长的睫毛眨动,接着问道,“那你知道为霍尔先生准备晚餐的是谁吗?”

“应该是皮克曼,他是霍尔老爷最喜欢的厨子,这次不知怎得,霍尔老爷让老管家陪着夫人去到郊外的庄园游玩,只留下了我和皮克曼还有其他几个仆役。”

“好的,感谢你的配合,你可以先回去了,”艾米莉娅微笑着告别了温妮塔,又对着格雷说道,“去把那个叫皮克曼的厨子找来。”

“没问题。”

不一会,一名五官深刻,孔武有力的中年走进餐厅,他的皮肤为古铜色,头发也呈现少见的深蓝。艾米莉娅忽然问道:“你是南方海民?”

“是的,小姐。”皮克曼沉稳地回答,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个问题。

“嗯…南方海民,我好像在哪听过来着,是哪来着…….”我心里暗想,忽然,我一拍脑袋,想起了我曾经听说过这个民族。南方海民并不指代一个民族,而是泛指西大陆以南诸多海岛上的岛民,曾一度被奴役,直至宗教战争结束后,奴隶制废除,南方海民才在各国中有了公民身份,其中以从事水手或者捕鱼工作的人居多。

“我看得出来,你曾是一名反抗军士兵。”艾米莉娅修长的手指轻敲着长桌,发出有规律的声响。

皮克曼瞳孔猛地一缩,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但转瞬又恢复了正常。“正如您所言,可这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如今我只是霍尔家的一个下人,我想知道,您是怎么看出来的?我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起过我的身世。”

“只是简单的推理而已,你走路的时每次双臂摆动幅度一致,举止有着军队的影子,显然曾接受过训练,可如果你是威斯顿军人的话不至于要来霍尔家做一名厨师,那么对于一个南方海民来说,唯一的可能就是南方反抗军了,”艾米莉娅捋了捋银白的长发,嘴角微微上翘,“你的神态带着冷静与无畏,但没有上位者的那种威严,所以你是士兵而不是军官。”

皮克曼点点头,“唉,您敏锐的洞察力令人惊叹,那么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这些食物是你为霍尔先生准备的吗?”

“是的没错,”皮克曼点点头,“当时我正清点明天所需的食材,霍尔老爷来到厨房告诉我他有些饿,于是我便为霍尔老爷准备了一桌菜。”

“需要这么多吗?”艾米莉娅用手撑着脑袋,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因为霍尔老爷并没有嘱咐想要吃的东西,所以我按照平时老爷的喜好尽可能的做多了些。”皮克曼不慌不忙地解释道。

“是这样吗?好吧,感谢你的配合,你可以先回去了。”艾米莉娅微笑着说道。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艾米莉娅,不明白她究竟在想什么。就在皮克曼将要走出餐厅时,艾米莉娅忽然开口道,“你曾在皇家大酒店当过学徒对吧?”

皮克曼顿了顿,犹豫了片刻回答道:“是,正因如此霍尔老爷才会招募我。”

“原来如此,你的菜非常诱人。”

“多谢夸奖。”

等到皮克曼离开后,格雷率先忍不住了,“看出什么了吗?”

“约克的脑子简直像老城区的街道一样堵塞,啊,抱歉,我只是不自觉感叹一下,我从不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推理,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艾米莉娅说道,“这是一场仇杀。”

格雷愣愣地看着艾米莉娅,眼神里写满了怀疑与震惊。

“时间已经不早了,女士们先生们,把安静夜晚留给床与美梦吧。”艾米莉娅戴好帽子,像一个谢幕的演员般向格雷行礼道,准备离开。

“啊,对了,夏洛蒂小姐,”艾米莉娅走到门口时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她凑近我,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像是舞会上邀请女士跳舞的绅士般伸出手,说道,“这个时间段已经没有蒸汽马车了,如果你不介意我想邀请你到我租住的公寓休整一下,那儿离这里并不算太远,就在希尔街二十四号。你是否乐意和我一起……”

5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玫瑰一刀
成员
2 月 前

这不就妹子版福尔摩斯吗?

睡着的人
成员
2 月 前

很棒的故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