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艾米莉娅小姐探案实录—第五章威斯顿远洋俱乐部

Feb 2, 2023  

艾米莉娅小姐探案实录

报童摇晃着铃铛,卖力的吆喝着。我隐约间闻到一阵淡淡的铃兰和柑橘的幽香,有些不舍得将脸从枕头间挪开,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又在床上迷糊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飞快地穿好了衣服,从楼上下来。

镶金的新式留声机放出舒缓的咏叹调,我的同伴正在看一本书,我瞥见那本绿色封皮的书上写着植物圣经几个字,好像……在艾米莉娅的知识高塔上见到过。“早上好,艾米莉娅,你换发型了呀。”我的同伴今天将银发被扎成马尾,穿上了一套颇有兰森戈风的衬衫与夹克,像是一个出入宴会的名流贵族。

“这是为了方便今天的工作,详细的事情请允许我之后再跟你解释,”艾米莉娅将书合上,默默走到门边上,就在我疑惑之时,一阵响亮的敲门声传来,艾米莉娅似乎早有预料般,优雅的打开门,信差将一封红色火漆印封装的信递到我的同伴手中,侦探道谢后关上了门。

“哦哦哦!艾米莉娅,你是怎么提前知道那个信使已经到了,这也是你的侦探感应吗?布灵一下就能知道别人的信息什么的。”我颇为崇拜的望向我的同伴。

“不要随便起些奇怪的名字,”艾米莉娅无奈的白了我一眼,随即解释道,“我只是在楼上看到信使到了街角而已。”

“呃哈哈。”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艾米莉娅将信封拆开看了一会,脸上逐渐露出满意的表情,“出发吧,夏洛蒂,我们出去吃早饭。”

“好的,艾米莉娅!”

在希尔街对面的咖啡厅点了两份煎培根、水煮蛋、抹了黄油的烤面包套餐,餐后艾米莉娅拦了一辆马车,车夫不紧不慢地挥了下马鞭,带我们离开了希尔街,艾米莉娅一只手抵在窗沿上,她微笑的问道,“夏洛蒂,如果是你在完成了一次近乎不可思议的暗杀后会怎么做?不用思考,说出你心里的答案就好。”

“唔,先躲起来,下次接着用嘛,反正也没人找得到。”我靠在马车的椅背上,凝视着车顶,说出了心底第一个想法。

“你说得对,所以我们得赶在泰特斯第二次行动之前,提前获悉他的计划,这样才能阻止他。”艾米莉娅从口袋里掏出那封信挥了挥,信纸上写了许多,最醒目的则是一个带有兰森戈盾徽印章,“这是我找人仿制的兰森戈商会推荐信,有了它我们就能轻轻松松进到威斯顿远洋俱乐部,这本来是为调查霍尔准备的,可惜没来得及…不过,瞧,现在它派上用场了。”艾米莉娅说到这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对着前面的车夫说道,“请在前面停一下。”

我们停在了一条商业街上,艾米莉娅拉着我往前走,我有些疑惑的问她,“怎么了嘛?艾米莉娅。”

“在我们去之前得装扮一下,你不会是想穿着这件旧衬衣进高档俱乐部吧。”艾米莉娅带我进了一家装潢颇为考究的裁缝店,艾米莉娅跟店主嘀嘀咕咕半天,又用手指了指我的方向,顿时一股不详的感觉向我袭来。

裁缝铺门口的铃铛叮铃作响,我和我的同伴再次出现在街上。艾米莉娅换上了一件得体的礼服,高高的礼帽像是工厂的烟囱,店长还为她推荐了时下流行的单片眼镜和领巾,她又变魔术似的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只会在话剧中见到的小胡子,艾米莉娅仔仔细细的将假胡子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面对艾米莉娅完全不走心的变装,我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噗哈哈哈哈,瞧啊!这不是法兰皇帝吗?你从哪搞来的这顶胡子?艾米莉娅。从圆形剧场哪个倒霉的话剧演员那儿偷来的吗?”

“俱乐部的人只认邀请函,就算是威斯顿街头的流浪汉拿着邀请函都能进去……”艾米莉娅整理了下她的单片眼镜,随后又打量起我来。我穿着时髦的蓝白相间的晚礼裙,裙摆轻飘飘的鼓起来,像是膨发的面包,尽管在我看来这条裙子既碍事又难看,但耐不住店主在一旁唠唠叨叨诸如“时下流行”、“最新款式”之类的话。

“怎么样?”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我觉得腰这块紧了些。”

艾米莉娅愣愣的看了一会,又偏过头看向别处,“还挺适合你的……”

看到艾米莉娅这副平淡的模样,我就知道我不适合穿这种裙子。我叉着腰叹了口气,有些愤愤不平的问道,“我们这次的委托够付这套衣服的钱吗?居然要十二枚银卡特,唔……感觉好肉疼啊。”

“不用担心,”艾米莉娅歪着脑袋,露出一个笑容,“等完成这次的委托,这些费用都会得到报销,由善良的威斯顿警察局长提供,只需要一些报销的小技巧,如果你担心委托无法完成…哈!我对此抱有十足的信心。”

“善良的局长大人。”我眨巴眨巴眼睛,在心中赞颂着那位素未谋面的局长。

艾米莉娅又叫来一辆出租马车,这次我们一刻不停地奔向位于剧场区白鬓马街的目的地——威斯顿远洋俱乐部。白鬓马街是个繁华的地方,不同于白教堂的绿植与园林,白鬓马街充满了蒸汽机械和航海旅行的气息,这里汇聚着远洋商贩、数不清的冒险家和旅行者,相比于其他地方,这里更像是联邦志中宣传的威斯顿。

艾米莉娅带我走进一个方院,院子的周围种有栀子花、紫罗兰等植被,在一座有着世纪前风格的建筑前停下,红漆木门上的黄铜小牌上刻着威斯顿远洋俱乐部的字样,侦探轻叩房门,不一会,一个续着八字胡一副管家打扮的中年出来迎接了我们。

“在下是兰森戈的奥卡姆,奥卡姆·亚尔维斯,”艾米莉娅操着一口兰森戈口音的威斯顿语说道,边说她边将信函递给中年,接着她又转向我说道,“这是我的夫人,芬妮·亚尔维斯。”

“嗨…呵…哈……”我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不自觉地站得笔直,中年人如鹰隼般的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和艾米莉娅,沉默良久,我额头有细细的冷汗冒出,心脏像是打鼓般狂跳,眼神不住瞟向艾米莉娅的方向,艾米莉娅没有怯场,只是微笑着看着中年人。

“…好吧……虽然信上没说您会带女伴,”中年人缓缓开口,用奇怪的腔调说道,“欢迎你们奥卡姆先生、芬妮女士,”他将手置于胸口,鞠躬行礼,“我是威斯顿远洋俱乐部的管家,叫我兰伯特就好。请允许我,带你们参观这间俱乐部。”

艾米莉娅脱帽回礼,“不胜荣幸。”

管家转身的瞬间,我长呼了一口气,感觉这位兰伯特管家给人的压迫感太大了,像是在教会学校的神父,威严且注重礼数,我猜这位兰伯特神父——呃不,管家——一定很擅长说教。

“这边走,奥卡姆先生,小心台阶,芬妮女士。”兰伯特先生领着我们经过了装修考究的大厅,几位衣着得体的绅士看见我们微笑着点头示意,大厅往后是一个花园正中央有一个大理石铸造的凉亭。兰伯特不紧不慢地向我们介绍道,“在庭院两边分别是是书房、图书馆、茶室以及几位私人顾客的办公室。”

“这间俱乐部就是这几位私人顾客创办的对吧?”艾米莉娅捋了捋她的假胡子向兰伯特问道。

“是的,”兰伯特回道,“赫尔曼先生与惠特利先生、马卡斯少校、克里斯蒂勋爵以及……”兰伯特沉默了一会,看向走廊尽头的一件房间,像是在叹气般接着说道,“霍尔先生。”

“我听说了这件事,并对此深表遗憾。”艾米莉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他是为体面的绅士,我很欣赏霍尔先生精明能干的性格,他的离世是那么令人触不及防,就在那之前克里斯蒂勋爵还曾去拜访过他,噢,意外总是离我们很近不是吗?”谈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兰伯特回身说道,“俱乐部的二楼是餐厅和娱乐室,请随我来。”

“餐厅?”我的耳朵动了动。

“是的,现在俱乐部大部分成员都在二楼聚餐,”兰伯特看了眼衣兜中的黄铜怀表说道,“让我想想,今天厨房提供了罐焖牛肉、海鲜炖菜等料理,我个人十分推荐今天的甜品巧克力牛角面包和香蕉布丁。”

哎——我努力绷紧嘴角,不让不争气的口水流下来,矜持,矜持,我现在是芬妮·亚尔维斯夫人!可不能表现的那么庸俗,可是……我捂着嘴,盈盈的泪光在眼眶打转。

兰伯特先生有些疑惑的看向我,艾米莉娅笑着打圆场,“哈哈,她这个人比较敏感,这是在感伤霍尔先生的遭遇。”

兰伯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引领我们走向二楼。二楼古香古色的家具和美轮美奂的装饰一看便知价格不菲,墙上还挂有撰有教堂圣诗挂毯,虽不及我在霍尔庄园所见也不差多少了。阵阵交谈说笑声伴随着一股浓郁的香气传来,前方就是俱乐部众人聚餐的所在了,兰伯特向我们微微欠身说道,“接下来二位随意便可,除了几位创始人的办公室不能去外在这个俱乐部二位都可以自由活动,如果有需要我就在大厅处。”

“再次感谢您,兰伯特先生。”艾米莉娅回礼说道。等到兰伯特消失在楼梯拐角后,艾米莉娅沉声说道,“待会我会潜入霍尔的办公室看看有没有重要的线索,夏洛蒂你能帮我拖延住兰伯特嘛……夏洛蒂?”

“啊?啊,好…好的。”我从回过神来拍胸口保证,“放心交给我吧!”

艾米莉娅眯着眼睛一副不放心的模样,但还是说道,“那待会你看我眼色行事。”

兰伯特将大厅中的桌椅摆放整齐,他推着酒水车咕噜咕噜在几张圆桌间收拾着。注意到身后的响动,兰伯特转过头来,“嗨,兰伯特先生,您不去休息一下吗?”

“感谢您的体谅,芬妮女士,您真是善良,但请不必为我担心,为俱乐部的各位贵宾服务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也对此乐在其中。”兰伯特面无表情的说道,手中的依旧不停收拾着桌面。

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搭话,脑袋里像是有齿轮卡住了库库的颤抖不停,“啊…额….那个…..唉……”我用余光看到我身后猫着腰正在房门前捣鼓的艾米莉娅。啊啊拜托了!艾米莉娅大人,快想办法救救我啊。

艾米莉娅像是听到了我的心声,朝我这边看来,我心底一喜,只见艾米莉娅没什么表情,默默伸出了一只手,并翘起了大拇指——完蛋了呀!!!

兰伯特有些疑惑的看向我,就在这危急时刻,我的目光四下打量,忽然灵光乍现,“啊,兰伯特先生,您能给我来一杯咖啡吗?”

“当然没问题,请在此请稍等片刻。”兰伯特没有起疑,颔首。我找了张椅子坐下,静静等候。

见暂时糊弄了过去,我稍微松了口气,趁兰伯特在研磨咖啡的时候悄悄打量艾米莉娅的方向,走廊上已空无一人。嗯,看样子艾米莉娅已经成功潜入了,接下来只要拖延到艾米莉娅出来便可以了。

“您的咖啡,芬妮女士。”兰伯特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道了声谢接过咖啡,吹了吹便小口品尝起来,兰伯特也不急,静候在旁像是在等待我评价似的,我表面上风轻云淡实则十分慌乱,略一思考便说道,“咖啡的质量可谓上乘,对温度的把控也称得上是绝佳,您对咖啡的了解简直令人惊叹,呃嗯…那什么,想必就连煮咖啡的水也是精心准备的吧。”

兰伯特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原本看起来冷冰冰的兰伯特管家流露出一丝喜悦的神色,“没想到芬妮女士也是懂行之人,这倒是令我没想到。不过,能得到您的夸奖我不胜荣幸,您说得不错,我是用蒸馏后的山泉水来煮咖啡的,”

“我喜欢八十五度的咖啡,这时候的口感刚刚好。”此乃谎言,我只是复述艾米莉娅喜欢的做法罢了,要说喜欢的话,我更忠爱红茶,加五块方糖,半杯牛奶,然后铺上一层鲜奶油跟蜜糖,最后在顶上放彩色绵花糖……

又聊了一会,我忽然听见身后有一阵响动,用余光看去,只见艾米莉娅探出个半个身子,朝我比了个搞定的手势。我心领神会,向兰伯特行礼说道,“感谢您愿意同我聊天,接下来我便不打扰您工作了。”

“无妨,能与您聊天是我的荣幸。”

我提着裙角,一路小跑回到二楼,迎面就见到了等候着的艾米莉娅,“夏洛蒂……”

“你找到你想要的了对吗?”还没等艾米莉娅说完我就焦急地打断道。

“是的,找到了,这还要感谢你,我的朋友。”艾米莉娅轻松的说道。

“那就好,快,快,现在我们去大吃一顿庆祝一下吧!”我拉住艾米莉娅直奔餐厅而去,然而不幸的是餐厅中只剩几个端着空盘的侍者了,我不敢置信地瘫坐在地上,“怎么,怎么这样啊,早知道我就偷偷拿一点了……不对,那个盘子里好像还剩下了一点肉块……”

“冷静点夏洛蒂,那是人家吃剩的。”艾米莉娅拉住我,看着我悲痛欲绝的模样艾米莉娅噗呲一笑,我攥着她的衣角幽怨的凝视着她,她这才止了笑声,“我已经吩咐过侍者多准备一份了,想让我邀请你共进午餐吗?好了,快起来吧,别在地上坐着了。”

“艾米莉娅——”我的同伴仿佛沐浴在阳光下的圣像般耀眼的让我睁不开眼睛。

我们跟着侍者来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双座圆桌上铺着洁白如雪的餐布,桌上还有一尊插着玫瑰花的蓝色玻璃瓶,经过我的推理——这应该不是食物。我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感叹我那稀奇古怪的幽默感。

食物很快就端了上来,热气腾腾,香气四溢。我切下一片淋满酱汁的牛肉塞进嘴里,含糊地问艾米莉娅都发现了什么,艾米莉娅放下刀叉跟我讲起了刚刚发生的事。

侦探轻轻合拢房门,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房间内的空气有些浑浊,窗台和壁炉等地方都积了不少灰尘,显然是闲置了许久。艾米莉娅四下打量,书架上摆放着地理、航海相关的书籍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收藏品。

艾米莉娅端起一个风暴瓶,透明玻璃瓶中有一艘迷你船,三角双桅帆船,这种船是威斯顿早期的远洋货船,船舱大航速漫。艾米莉娅扫了一眼书架上的其他书籍,大多是些跟瓦尔特群岛有关的精装书册,价格不菲。

检查完书架艾米莉娅又来到书桌旁,书桌上摊开着一张地图、装裱好的霍尔照片、还有几封霍尔家人寄来的信以及一份交易记录。艾米莉娅拿起交易记录看了看,出口一栏上写着盐、布匹、朗姆酒这类商品,这倒没什么……“蔗糖、矿石?呵,竟然有这么高的利润,有意思。”

接着搜索书桌都没有什么收获,直到她发现了一个上锁的抽屉,艾米莉娅笑了笑,轻车熟路的的撬开了锁。艾米莉娅皱了皱眉,抽屉里只放着一份名单,其上的大多名字都被划去了,黑色的涂痕占满了纸张,有种说不出的恐怖。突然,砰的一声摔门声震响,艾米莉娅抖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躲到了桌子底下,两个男人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艾米莉娅悄悄将书桌恢复原样,慢慢地,摸到墙边将耳朵贴在了墙上。

“那只是一次意外,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一个粗犷沙哑的嗓音喊道。

“我们做的那些事情足够让我们吊死十次了,大地母神始终注视着我们,审判终将降临。”另一个低沉缓慢的声音回道。

“你现在又成虔诚的信徒了?哈!狗屎!”粗狂嗓音的人骂道,随后是一阵来回踱步的声音,听着像是某种靴子,与木制地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不管怎样,我们都得处理霍尔留下的烂摊子——我们得好好聊聊。”

艾米莉娅摸了摸下巴,想起兰伯特介绍时说过,隔壁办公室的主人是赫尔曼先生。既然那间办公室是赫尔曼的,那个粗犷的声音就应该不是赫尔曼的,暴躁的性格、硬靴子、能和赫尔曼如此说话的人并不多——马卡斯少校。侦探已经摸清了隔壁两人的身份。

“我有不安的感觉,”赫尔曼叹了口气,隔了很久才会道,“这次的意外,我怀疑是那家伙干的……”

“够了!”马克斯直接打断到,声音变得有些迟疑,“那只是一场意外…往好的方面想,不久之后我们就能瓜分霍尔那块蛋糕,瞧,事情也不是那么糟糕对没?赫尔曼,我会在后天六点约其他人一起到皇家大酒店共度银月节,记得准时……”

“事情就是这样。”艾米莉娅将茶杯放进花状的碟子,优雅的像只天鹅。

我用勺子刮干净了盘子里最后一点肉汁——瓷盘干净的跟刚洗过似的——抬头看到我的同伴复杂的眼神,我有点尴尬的转移这话题,“哈啊,那么你觉得霍尔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大概有眉目了,但现在我比较担心泰特斯的第二次犯案。”艾米莉娅摇了摇头,站起身,“你吃好了吗?那么我就回去吧。”

我和艾米莉娅走下楼梯时正好有一个侍者从走廊窜出,他脚步很急我没有注意险些被他撞到,幸好艾米莉娅在后面拉了我一把,那人一句话没说匆匆离开了。“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我嘟囔了一句,回头却看到艾米莉娅有些凝重的表情,“怎么了?艾米莉娅。”

“稍等我一下,”艾米莉娅脸色有些错愕还夹杂着一丝欣喜,她大步往走廊处走去。我有些紧张的左顾右盼,所幸兰伯特现在没有在大厅里,不一会,我就见到艾米莉娅如飓风般跑出来,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艾米莉娅!”

“回希尔街等我!”艾米莉娅头也不回的喊道,随后便消失在门口处。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Ará Orún
成员
7 月 前

四签名既视感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