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艾米莉娅小姐探案实录-第三章侠盗?侦探!!!

作者:云吞主教 Sep 3, 2022  

艾米莉娅小姐探案实录-第三章侠盗?侦探!!!

认识这张图片的大概率都是坏孩子~

第三章侠盗?侦探!!!

 

随着一开始的兴奋和新鲜感退去后,随之而来的是疲惫和饥饿。仲夏夜的凉风拂过法萨尔河畔,将一阵咕噜噜的声响带的老远,啊啦,真奇怪呀,这种失礼且可怜的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如果被人听到估计会有“震惊!富人区深夜惊现奇怪声响,疑似有怪兽出没!”之类的谣言出现吧。

“夏洛蒂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品尝下我做的苹果派,”艾米莉娅小姐边开门边对我说道,“虽然是中午做的,但是热一下勉强可以入口。”

我脸上有些发烫,没想到一下子就暴露了,用手揉了揉不争气的肚子,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艾米莉娅小姐。”

希尔街24号,是一间双层的公寓,虽然不算太豪华,但也别有一番风味,我注意到门口的牌匾下挂着一个铜质小牌子,上面刻着“艾米莉娅侦探事务所”几个字看起来非常精美。

艾米莉娅邀请我进屋,房屋一楼是会客厅、厨房以及储物间,整体给人一种整洁、别致的感觉。她让我在圆桌前稍等,然后就走进了厨房,没过多久,一阵甜腻的香味传了出来。我舔了舔嘴唇,期待能快点看到这位神秘的侦探端着食物出来。

没过多久,艾米莉娅便施施然的端着两份烤好的苹果派走了出来,此刻在我的眼里艾米莉娅小姐整个人身上都闪烁着圣洁的光芒,就像是教会诗篇中中描述的“圣女降世”一般,好吧,我承认其实大部分光芒是她手里的苹果派发出的。

“久等了,夏洛蒂小姐,小心烫。”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叉起一大块苹果派塞进嘴里,不一会儿腮帮就变得圆鼓鼓的,就像一只幸福的松鼠。相比之下,同桌的艾米莉娅就淡然的多了,不紧不慢地将苹果派切成小块,稳稳地送入口中,虽然动作轻巧,但速度却没有慢多少,我们几乎是同时吃完的。

“多谢款待!现在想要尝到一份这么好的焦糖苹果派可不容易呢,既要让外壳酥脆可口又不能让苹果肉烤干,更别提这独特的口味……哼哼,是肉桂粉对不对!你加了肉桂粉!”将叉子放下,我模仿美食家的语气点评道。

艾米莉娅用餐巾擦了下嘴,如同向得到大师夸赞的学徒般说道:“一点不错,能得到您的赞美是我的荣幸。”然后她笑着站起身,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客房的床虽然有些陈旧但还算的上干净,我带你去休息吧,夏洛蒂小姐。”

出乎我意料的是,二楼的装饰与一楼截然不同,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盛放着桃红色溶液的圆底烧瓶、一大块紫色的天然水晶、雕刻着古老符文的石板、精致的红松木盒……这几乎称得上是一座私人博物馆了;而那些本该摆放在书架的书籍则被堆砌成了一座古怪的高塔,最上层是百科全书,其下是打包好的报纸,最底下则是字典、地理图册以及另外一些参考书;知识高塔——这是我起的名字——对面则是一张长桌,上面满满当当全是仪器,桌上清晰可见化学药剂留下的痕迹。

“那么,祝你好梦,夏洛蒂小姐,”艾米莉娅小姐慵懒的靠坐在窗边的深色印花沙发上。

我向艾米莉娅点点头,真诚的说道:“再次感谢你,艾米莉娅小姐。”

“请等一下,夏洛蒂小姐,”忽然,艾米莉娅抬头叫住了我,她那双深邃的眼眸紧盯着我,颇为严肃地说道,“出于好心我想要提醒一下你,今天发生的事也许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如果你的新闻中有些对于权贵们不利的报道,你很可能会遭到报复,当然了!我并不会阻拦你去报道,”她一只手支颌,手肘架在扶手上,“但我想你该对关于案件的描述有所保留。”

“……谢谢你,艾米莉娅小姐,”我认真的看着艾米莉娅,“但我无法认同你的想法!我会如实进行报道,好吧,或许我会为此遭到报复,但比起那些我认为失去诚信所付出的代价要大得多!”

“呵哈哈,”艾米莉娅嘴角弯起,一副很开心的模样,“真高兴听到你这么说,我的朋友,请原谅我的无礼。噢,知道吗?我从你身上看到了许多难能可贵的品质,嗯……你愿意成为我的助手吗?”她的双手食指有些局促的打着转,我这位自负且有些冷傲的朋友此刻显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我是说,在我接到委托的时候你可以来帮我,我也会与你分享获得的报酬。”

“我知道了,”我打断了艾米莉娅的话,缓缓走到她的身边,气氛有些压抑,在艾米莉娅的注视下我拉起她的手,“当然啦!我很乐意能做你的助手,艾米莉娅。”

“谢谢你,夏洛蒂,”艾米莉娅微微愣神,似乎松了一口气,“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我亲爱的朋友,我需要你明天能够精神饱满的工作。”

“当然,侦探!”

“那么,祝你好梦。”

“祝你好梦!”我带着喜悦与期待沉沉睡去。

话虽如此,我却是在从兰森戈吹来的风中醒来……好吧,即使说的再有诗意也无法掩盖一个事实,“我居然睡过头啦!!”

我穿好衣服走下楼,不出意料艾米莉娅并不在屋内,万幸我在昨天用餐的桌上看到了艾米莉娅留下的便条。

“看到你那可爱的睡相,我实在不忍心打扰你,夏洛蒂。如果你看到这张便条请务必在下午三点到纽特街等我。”——艾米莉娅

新款的黄铜落地钟让我不安的心稍微平复了一下,或许我可以走过去,虽然这会花去不少时间但能剩下不少卡特,好消息是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足够我赶到了……

纽特街位于码头区与商业区之间,码头区的货物都会经由那儿转运出去,所以那里鱼龙混杂,忙碌的工人、沿街叫卖的商贩、行色匆匆的旅者、衣衫褴褛的乞丐,好在午后有闷热的天气让街上的人变少了些。

“啊呜啊呜,”我跳下有些碍眼的蒸汽马车,吞咽下手中的甜卷。粗鲁的朝狮子大开口的马车夫啐了一口后,忽然有些苦恼卡特就像冰激凌一样留不住。希尔街的餐厅出乎意料的好吃,但也合乎情理的贵,以至于思考该吃什么的时间稍微长了那么一点点……“唉,总算还是赶上了。”

漫步在纽特街的时候,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霉味和腐烂物以及汗臭味混合在一起发酵后味道——简直比码头区还呛人。我捏着鼻子,寻找着我那位同伴的身影,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艾米莉娅会出现在这,即使她穿着并不是特别华丽,但还是与周遭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如果她那一头银发出现在这我肯定一眼就能发现。

“我真的没有走错吗?”我叹了口气,无奈的接着往前走。

我在一处还算干净的摊位旁停了下来,身边的摊主正在跟一位破锣嗓的客人讨价还价,每一卡特都要喊得脸红脖子粗的,就连那只肉鸡也在生锈铁笼里头不断扑腾,发出咯咯的声响,仿佛在为自己的身价加码。

就在摊主和客人即将达成共识的时候,一个裹着灰色破旧头巾的老妇人走到我的跟前:“行行好吧,好心的小姑娘,俺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

“唔哎? ”我看着眼前年迈的妇人,她的眼睛深深隐在一层阴影里,我不由得动容,有些颤抖的手伸向口袋,但还是毅然的掏出几枚卡特说道,“拿去吧!老人家,虽然这没有很多。”

“……我本以为你会换一身行头再来的,我的朋友,你的衣服上满是灰尘,你的鞋子上也沾满淤泥,希望你不会因此责怪我。”老妇人却没有接过我手里的卡特,反而有些饶有兴趣的用手托着下巴,“很高兴你能准时前来,夏洛蒂。”

“艾米莉娅!竟然是你!”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嘴巴张的大大的,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虽然见过我这位同伴的化妆技巧,但我还是没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出现。

“请原谅我的无礼,我并非有意要捉弄你的,夏洛蒂,”艾米莉娅欠了欠身,“跟我来吧,我们边走边聊。”

我跟在艾米莉娅的身后走进了一条狭窄的巷子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断的张望着这个陌生的街道。这里的霉味更重一些,可能是因为背光的缘故?道路中央一张报纸被踩进泥水里,露出一小截飘啊飘的,噢,天哪,那是一只死老鼠吗?

我赶忙将视线从那里移开,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艾米莉娅一边卸掉脸上的妆和一些道具一边说道:“我再次为弄脏你的衣服道歉,我会为此补偿你的,夏洛蒂。”

“事实上我没在意,你瞧,一个码头区长大的姑娘怎么会害怕污垢和尘土,只是我不明白你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

“好问题,你还记得霍尔庄园的皮克曼吗?那个厨艺很好的厨师。”

“当然,那桌恶魔盛宴实在是太香了。”我两眼放光,双手托腮浮想联翩,好不容易忍住了到嘴边的口水。

“恶魔盛宴……”艾米莉娅揉揉额头,接着说道,“瞧,夏洛蒂,如果一起案件与食物有关,那么你最先怀疑的会是谁呢?”

我有些诧异地看着艾米莉娅,“你是在怀疑皮克曼先生,但据格雷警官所说霍尔先生的食物中并没有发现有毒物质,甚至连焦糊都没有简直是完美的大餐,这已经排除了毒杀的可能吧。”

“未必,”艾米莉娅摇了摇头,“就一个刚刚死去雇主的佣人来说,皮克曼先生镇定的有些过头了,甚至连在我向他问话时都显得十分平静,话语也像实现就排练好的一样。”

“这么看来确实有些可疑呢……啊!”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完美的伪装反而像是刻意为之,因此更加有嫌疑对吧。”

“说的没错,我的朋友。”艾米莉娅在一间看上去蛮结实的石质房屋前停下,“所以我们才会到皮克曼的住所来,瞧,就是这儿。”

“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哎……哎?艾米莉娅你这是要干什么?”我的同伴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套羊皮卷包裹的工具,她像只安静猫头鹰似的的蹲在门旁,取出两根细长的钩子,对着锁芯鼓捣了起来。

“哎?哎哎!?”我慌乱的四下张望,声音也不自觉的压低了:“艾米莉娅,这样不太好吧,万一有人经过怎么办?”

艾米莉娅没说话,手中动作不停,我焦急的等待着,忽然听到拐角处传来交谈的声响,我险些喊出来,赶忙用双手捂住嘴,艾米莉娅头也没抬的说道:“再给我十秒就好,夏洛蒂,耐心点。”

“可是……”我的目光不断在拐角和艾米莉娅那边游移,紧张的气氛下时间仿佛都变慢了,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清脆的“咔哒”声在我耳边响起。“快!”艾米莉娅朝我挥手,我片刻不敢停留,直接飞扑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很暗,空气中有一股浓郁的草药和油腻的味道,门口摆放着一个朽烂的木头橱柜,入眼可见一些装着粉末的玻璃器皿,“快……”还没等我仔细打量,一阵声音从我身下传来,“快……快从我身上下去……”

艾米莉娅将脸偏到一边,视线停留在奇怪的角落,不知道是在看什么,我连忙爬起来,“啊啊,抱歉艾米莉娅,你没事吧!”

“没事,”艾米莉娅起身的时候将脸别到一边,好像是生气了!没等我再说什么,侦探又认真的转过头来说道,“咳,让我们看看这儿有什么能用的上的线索吧,放心,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寻找。”

艾米莉娅戴上一双白色的手套,有目的朝着书桌、衣柜、摆放着瓶瓶罐罐的壁柜搜寻,那对如鹰隼般的银色双眸飞速移动着,就连一些隐匿的角落都没有放过,她的脚尖总能精准的找到杂物间的缝隙,动作优雅而又安静。

我试着像个侦探一般行动,但这似乎比我想象的要难一些,于是我从探索改为观察。发黄且因为潮湿隆起层层小疙瘩的墙纸、橱柜上的摆放整齐的碗碟和茶杯、灶台上盛放的小半锅奶油浓汤。我的鼻子动了动,视线停留在锅碗之间良久,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挪开目光。

“迷迭香、百里香、这是鼠尾草…曼德拉草粉末……嗯?这一罐空了?”艾米莉娅拿起一个空罐子嗅了嗅,“嗯…闻起来像是某种香料,也许是皮克曼先生忘记补充存货了。哈…但愿那些柜子里会有收获吧。”抽屉被一层层打开,但除了些二手书籍之外就只有威斯顿市政厅寄来的账单,我同伴皱了皱眉头,不紧不慢地拉开最后一个抽屉,抽屉没被拉动,艾米莉娅俯下身仔细观察那个上锁的抽屉,再次取出那个装着神奇道具的羊皮包裹。

几乎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艾米莉娅就拉开了那层抽屉,她从中取出一个信封,我好奇的将脑袋凑了过去。这是封尚未寄出的信,信封上空白一片,不知道是要寄到何处,信纸有些褶皱,字迹也模糊不清,有些段落还夹杂着某些我不认识的文字,似乎写信之人花了很长时间才将之完成,我将其大意撰写如下:

“艾尔索普……我依然对你的决定表示怀疑,当你决定走上这条路时,你的结局便已注定,那次失败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我明白你的决心,明白你愤怒于我的谨慎和软弱,你说得对…你说得对……我是个懦夫,在威斯顿的平静生活磨灭了我骨子里流淌的热血……以及我所背负的仇恨。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艾尔索普,你说过会在不久后来找我,你总有办法找到我……你说你需要我的帮助,带着浑身的伤出现在我家门口的台阶上,我没办法扔下你不管,*南方海民的粗俗话*!可我又能做些什么?艾尔索普……

“好吧,好吧!看在瘟疫的份上!哈……我会帮你的,可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已经找到你要的东西了,你该庆幸西蒙斯 那个讨人厌的醉鬼没有把这批货卖给那些商人……希望这些足够你完成那个疯狂的计划,我的朋友。”

“艾尔索普……”侦探沉默良久,银眸微微眨动,看上去很是愉悦,“夏洛蒂,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不是吗?我大概有好几个月没遇到过这么有趣的案子了。”

“也许我们能在找到更多关于这个艾尔索普的线索。”

“我不这么认为,夏洛蒂,”侠盗…呃不是,侦探熟练的收拾起了现场,手速飞快如同表演,“那个艾尔索普很聪明,他甚至只和皮克曼单线联络,我不认为他会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给我们。

“是这样嘛……”我用指尖摩挲着厨具上沉积的黑色油渍,心思却不在其上。看着我同伴的背影不由得让我想到了身穿燕尾服的侠盗罗兰,也许艾米莉娅就算当不成侦探,也可以去当一个侠盗?我为自己的奇思妙想感到骄傲——侠盗艾米莉娅,光是想想就觉得不错。

“哗啦啦啦啦!”我沉浸在幻想中,却不知是踢到了什么东西,脚下一个不稳,险些摔倒,情急之下我猛的一勾橱柜。碗碟和雕刻着兰森戈花纹的茶杯在空中起舞,但这还不是最紧要的,如果被人发现私闯民宅就糟糕了啊!

不!我一点都不想不想去威斯顿警察厅喝咖啡!“哈!哎哟!啊啊啊!!”我一边发着这种傻兮兮的声音,一边飞扑出去,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掉落的餐具,棒极了,这是个能打满分的补救动作。

“小心些,夏洛蒂,尽可能的让这里的东西保持原状。”艾米莉娅搀扶住了我,将餐具放回橱柜上。

“ 抱歉艾米莉娅,我刚刚没注意,”我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还要继续找下去吗? ”

“虽然还没找到下一步的线索,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吧,咦?这是什么?”艾米莉娅将刚刚绊倒我的东西拎了起来,那是一个铁质小桶,其上布满如渡鸦般的焦黑痕迹。里面装了坏了的餐具、旧报纸以及各种各样的东西,以及……艾米莉娅满不在乎的从中捻出一张只剩一半的传单,其上印有一个剑鱼和船锚的标志。

“也许……我知道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了。 ”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蓟华
成员
7 天 前

催更ing

小说家
13 天 前

蒸汽之都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