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艾米莉娅小姐探案实录-艾米莉娅小姐

作者:云吞主教 更新: Jul 7, 2022  

艾米莉娅小姐

我前阵子去过德琳街十号,那儿的纸杯蛋糕真的叫人流连忘返,远远的就能闻到烤箱里传来的香味,尤其是只卖五卡特的草莓蛋糕,不仅便宜而且口感非常酥软,啊啊,当然了,虽然奶油提拉米苏和巧克力蛋糕的味道也很不错,但亨利先生给它们的定价显然不合理!如果想要吃个痛快必须要攒两个星期才行,相比之下还是可口的草莓纸杯蛋糕的性价比更好吧!

说起来再过几天就是银月嘉年华。虽然这个节日流传自兰森戈,但威斯顿的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这个欢庆银月回归的节日,到时候人们都会上街游玩,游行队伍每年都会有全新的演出,怎么看都不会腻,店铺也会推出各种各样的优惠活动,如果不趁现在多攒一些卡特的话到时候肯定会后悔的,唉,看来这几天都不能去光顾亨利先生的小店了。

“夏洛蒂小姐…”

让我想想,如果想要去皇室大酒店吃东西的话最起码也要五百卡特,我现在还剩一百七十五卡特,每天的报酬是十一卡特……呀,这么说来我的工资确实太少了,不过这也不能怪《蒸汽报》的主编——我父亲的好友兼同事,也是我现在的雇主——怀特先生,最近一直没什么大事发生,也正因如此这一期的蒸汽报甚至要把首页最大的版服给《侠盗罗兰》才能挽回购买量。

“夏洛蒂小姐……”

虽然我觉得怀特先生想把码头工人抗议这件事排到头条无可厚非,但这种无聊的新闻显然没有侠盗罗兰更具吸引力,大家都一致否决了这位可怜的老先生的提议。

谁又能拒绝像罗兰这样睿智、优雅、冷静、富有正义感的绅士呢,听说就连那些贵族小姐们都在订阅蒸汽报,至于理由嘛,当然是爱慕风流倜傥,足智多谋的罗兰啦。多亏了在报社的工作,我才能借着整理文档之余最先看到最新一期的《侠盗罗兰》,啊哈,感谢我主!

不过,说到整理文档……

我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写满文字的稿件,这是最新一期《侠盗罗兰》的原稿,唔姆……不得不说用滑索从钟楼逃脱这一段简直是太妙了!就连警察厅的人都猜不到他是带着财宝怎么不见的。

我刚要抬起头,却发现有张原稿黏在了我的脸上,我轻轻将稿纸扯了下来,嗯…是第三页,我很喜欢这里的对罗兰英俊的描写,很符合人们心目中黑夜骑士的幻想。

忽然,我注意到稿纸上有一片被打湿过的痕迹,上面的墨迹有些被晕开了。我不禁有些后怕,赶紧将稿纸塞进厚纸袋中,好在信稿已经被印刷好了,不然就闯大祸了。要是让怀特先生发现了,一顿说教肯定是跑不了的。

“早安,你一整晚都在这工作吗,夏洛蒂小姐。”

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像是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孩子般慌忙将稿件扔到桌上,并用身体挡住,“啊,日安!怀特先生,您来得可真早。”

“不,现在已经九点了,夏洛蒂小姐,”眼前这位衣着得体、沉静温和的老绅士微笑着说道。怀特先生从手上提着的油纸袋里拿出一个酥软的可颂面包递给我,“给你,好孩子,我一直在考虑你的工作会不会太繁重了些,也许我该给你换个轻松点的工作。我答应过你父亲要照顾好你,我可不能辜负他的期望啊。”

“啊,哈哈,多谢怀特先生,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没什么的。”我不好意思的接过面包,眼神有些游移,我总不能告诉怀特先生我是因为整晚看小说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吧。“啊,对了,怀特先生,这是这一期的蒸汽,我已经装订好了!”

怀特先生欣慰的接过我递来的报纸,简单翻阅了一下,随即他微笑着说道:“做得很好夏洛蒂,你父亲也会为你骄傲的。”

“欸嘿嘿。”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忽然我像是想起了什么,表情一僵,“糟了,我还没把稿件送到油印场!”

五分钟后,我扣好了衬衣所有的纽扣,整理好卡其色吊带裤。尽管戴着一时下流行的的圆顶帽,但我那头淡金色的卷发还是显得有些凌乱。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告别怀特先生冲出门去,嘴巴里还咬着一块只剩一半的可颂。

威斯顿港口内,微咸的海风带来了无数蒸汽客轮,为这座城市增添无数甲板陆地。早上九点足够让那些商人的机械马车运送三四趟货物了,因此此刻的码头区已经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挤满了,叫卖声、马蹄声车轮滚动声、引擎轰鸣声早早吵醒了无数睡梦中的威斯顿人。街上人来人往,就连天上也有几艘飞空艇在忙碌着,那巨大的黄铜齿轮裸露在外,不免让人担心要是它掉下来该有多危险。

我熟练的在人群与蒸汽间穿梭,时不时还得捏着鼻子躲避那些冒着浓烈黑烟的机械,宛如一只矫健的狸猫。我一直跟随父亲生活在威斯顿,父亲是蒸汽报的一名记者,一名伟大的记者!但在我成年之前父亲遭遇了意外,幸好报社的其他人以及怀特先生都对我照顾有加,我这才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

“哇啊!咳咳咳…….等我成为一名伟大的记者之后,一定要反映威斯顿空气问题!到时候看你们这些铁皮家伙怎么嚣张!”我愤愤的向着差点撞到我的黄铜汽车挥了挥拳头,然后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走进了油印场。

有些刺鼻的油墨味从大门内散溢而出,只要走进油印场目光肯定会被正门的蒸汽印刷机所吸引,黄铜的机身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污渍,看上去像一只由铜管和数十条机械臂组成的大蜘蛛,爬伏着吐出一张张报纸。棚顶洒下的暖光将空气中的灰尘都照的晶莹,给大蜘蛛拖出一道巨大的阴影,那冰冷的金属光泽给人一种狂野的美感。

我轻抚印刷机坚硬的外壳,暗自思索从哪个角度拍照比较棒。

“嗨!夏洛蒂,偷懒的话可得找个好地方啊,不是我说,这儿的味道真叫人倒胃口。”

我吓了一跳,但立刻就听出了来人的声音,我转身说道,“汉斯!你怎么也在这?”

来人正是我的同事兼好友——汉斯,他穿着一件明显不合身的马甲,看上去就像一只束腰的企鹅。虽然看上去很不正经,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是一名出色的记者。“不是我说,要不是为了帮安妮送改版的稿子,我才懒得来这地方呢。”

“我看你是太烦人了被安妮赶出来的吧,”我贼笑着用胳膊肘戳了戳,“你想要想讨好安妮小姐还是省省吧,安妮小姐每天应付工作都够忙了,这么说吧,我就没看她马克杯里的咖啡空过。”

“好事多磨,”汉斯耸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不是我说,当年在兰森戈的时候,追求我的姑娘能从兰森戈王宫排到城门口!”

“说得跟真的似的。”

走在回报社的路上,码头的广播里传来了悠扬的音乐,阳光穿透云层,伴随着海风带来了久违的好天气,这种时候最适合来一个大新闻了,就连干活都有干劲些!推开报社的大门,一股奇怪的气场就笼罩住我,所有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的,除了安妮小姐还在埋头写着什么。

唉…在没有大事发生的时候,报社的大家都提不起什么精神,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士兵要,有人在看报,有人围在一起扯闲篇,有人搬了几张椅子凑在一起玩“惠司脱”,这种单纯消磨时光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我对此种行为强烈谴责。

“对二!”

“噢!夏洛蒂,你的手气怎么这么好!”

嗯……如果在消磨时光的同时还能赢得一些卡特,我也是不反对的啦!我将牌收起来,得意的轻哼一声,“你要明白,汉斯,机遇与风险并存——这就是纸牌的魅力所在。但你别想赖掉一个卡特!”

“好吧,好吧,”汉斯耸耸肩,但他随即无奈的掏出了衬衣两边的口袋,“很遗憾,我现在连一个卡特都拿不出来,不过你放心,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有用的情报。”

话到最后,汉斯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他那副紧张的模样让我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什么?什么?如果是亨利小屋打折或者是你又八卦到哪个同事的恋情就免了。”

“嘿嘿,不是我说,这可要比那些刺激多了,”汉斯轻笑一声,压低声音道,“我要说的……可是独家新闻!”

“什么!”我失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报社里其他人像我们这投来诧异的目光。

“淡定,淡定,”似乎是料到了我的反应,汉斯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我这几天一直在一个大新闻,你知道的,警察厅总会和新闻联系在一起,所以我贿赂…呃,不对,是咨询了几个警官,你猜怎么着?”

“你最好别再卖关子了,否则!”我呲牙咧嘴的瞪着汉斯,口中发出阵阵低吼,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去咬他。

“好吧,”汉斯摆摆手,无奈地说道:“前些时候,警察厅接到了一封信,据我认识的警官所说,那封信是霍尔集团的老板写的。”

“那个富商……我记得那边港口那边有好几艘霍尔的商船呢……”我托着腮仔细回忆。

“对,就是他,”汉斯点点头,“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据说霍尔先生非常惊恐、愤怒,但他却不肯说出令他不安的理由,只是要求警察厅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他的安全,面对这样一位大人物警察厅也很无奈,只能派了大队人马在他家附近二十四小时监视。嗯~我从中闻到了大新闻的味道,不是我说,如果你赶到霍尔宅邸应该能有所收获。唉,要不是最近手头比较紧,这个大料我肯定是要自己去的。”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果汉斯所言不虚,那么这或许真是一个重磅消息!“由本代最伟大的记者夏洛蒂小姐报道……”嗯…这个标题还不赖嘛!啊,不对!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了,得先赶到霍尔宅邸才行!

我准备好采访本和钢笔,又将一台有些老旧的照相机放入皮质挎包中,想了想,又去找汉斯借来了他那支新款的录音笔,如果不细看的话简直和寻常笔没有任何区别,这可是汉斯花大价钱买的高档货。万事俱备!只要赶到霍尔宅邸就可以了。

“先生,到查理大桥!”出了报社,我挥手拦下一辆蒸汽马车,老车夫熟练操纵马车穿过热闹的码头。

我不断看向窗外,熟悉的景物在眼前飞快倒退,车轮辗石板路的声音像是在拍子。马车沿着法萨尔河行进,嘈杂热闹的码头区逐渐远离,街道旁出现花坛、绿树、咖啡厅、酒吧、精品商店、就连路灯都要多了许多,等越过查理大桥后就是那些富豪、贵族老爷们生活的地方了。

“让我看看,……霍尔宅邸好像在查理街八十四号,非常好!不算太远我能跑着去,又省下一笔花销!”我兴奋地凭空挥拳,干劲十足。

虽然我想象过像贵族一样生活在如城堡般豪华的大宅中,可卡特似乎限制了我几近匮乏的想象力。眼前的豪宅实在是太奢侈了,让人感觉有些…奇迹般的……我歪着头想了好久,才从脑袋里翻出这么个不太恰当的形容。远远的就能霍尔宅邸那精心打理的花园、耀眼的镀金喷泉、无边无际的花丛、大理石雕像、马道,以及一个树篱迷宫,更不用提那堪称艺术品的别墅,说真的,要是能在这里住一晚……

我拍了拍有些泛红的脸颊,从美梦中挣脱出来,“正事儿要紧!”四下打量,我注意到在花园那边有一名巡警,嗯,看来正如福克所说警察厅很重视这次的事件呢,巡警先生看起来很有干劲呢,这么看来霍尔先生应该是很安全的,呃……他是不是朝这边走过来了?

“那边那个小姑娘…啊!请等一下!”

好像是在叫我呢,看到可疑的人进行盘查也是情理之中嘛,我理解的,但是来调查大富豪隐藏的秘密什么的怎么都不好解释啊,就算相信了也只会被赶走吧,所以当前最好的选择是——逃跑!

霍尔宅邸周围巡逻的警察轮换交替,不放过一个可疑的身影,直到入夜都还在继续。

“富人区就是好啊,街道干净,空气也好,四周还很宁静……”我远远的躲在路旁草丛中,只露出一个脑袋观察着远处的霍尔宅邸,即使是晚上霍尔宅邸依旧灯火通明,也不知这是因为有钱人任性还是因为霍尔先生在担心着什么。

“煤油灯下的虫子还真是多啊,而且熬夜对皮肤不好,我好想念我柔软的床啊……”我嘟着嘴碎碎念个没完,但每当我有打退堂鼓的念头时,我都会如咏唱般对自己说道,“再等一会儿,一小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我都快趴在草丛里睡着了。忽然,远处的霍尔宅邸发出一阵刺耳的喊叫声,我顿时一惊,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远处,提灯的光芒摇曳闪烁,似乎很多人在奔走,安静的街道上瞬间变得喧嚣,喊叫声、惊呼声、咆哮声、甚至还夹杂着几声犬吠,此刻都响作一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不行,太远了根本看不清啊,”我起身想要往霍尔宅邸那边靠近,可就在这时,我眨了眨眼,在昏暗的灯光下似乎看到有个黑影一闪而过,“那是什么?好像是个人,大半夜鬼鬼祟祟的是在干什么?难道!”

我又看了眼霍尔宅邸方向,骚乱还在持续着。没时间想这么多了,我决定相信直觉的选择,径直跟了上去。那人脚步很快,没过多久就拐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巷子里,我也紧随其后,跟着拐进了巷子里,大道旁的煤油灯散发出些许光亮,隐约间可以看清巷子里的情况,我四下打量,却并未发现有任何人的身影,我有些疑惑的嘟囔道,“奇怪,我明明看到他进到这个巷子里来了啊。”

突然,一个黑衣人从角落阴影中冲出,一道雪亮的刀锋直奔我而来,糟糕!我近乎本能的往前一扑,堪堪躲开这狠厉的一击。

“哎呀!”顾不得手臂被擦破,我急忙站起,想往后退去,但那人见一击不成立即又向我刺来,我只能被动的躲闪,但那匕首宛如险恶的毒蛇般游走,稍不注意就会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怎么办!这里离那些巡警太远了,就算求救也不会有人能听见,这次真的是大意了,他居然早就发现我跟在后面了。”

黑衣人倏得又朝前刺来,我也不知是绊到了什么东西,脚步踉跄,摔倒在地,见此机会他冷哼一声就要上前将我干掉,我瞳孔猛的一缩,“这下真的完蛋!”

“嘿,你们这是在干嘛呢?”就在这时,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黑衣人凝滞了片刻,随即扭头看向了巷口出现的一个佝偻老者。他看上去有些驼背,整个人几乎都窝在黑色的风衣里,头上扣着的黑色猎鹿帽几乎盖住了大半张脸,只有蓄如刷子般厚的胡须露在外面。“把那个小姑娘放开,你这天杀的流氓。”

老人有些脚步虚浮的向我们走来,场面一时之间竟有些诡异,但我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那个歹徒肯定是想等老人走近后再将其灭口,就在我想要大喊让那个老人快跑的时候,一件极为惊人的事发生了。原本慢腾腾的老人突然出手,一记漂亮的冲拳打在黑衣人身上,那速度和力道都令人拍案叫绝,不待黑衣人反应过来他又一记肘击打的黑衣人连退数步。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像老人这个年纪应该有的身体素质,我不由得长大了嘴巴,受了两击的黑衣人颇为恼火,怒吼一声挥舞匕首刺向老人的心脏,危急关头,老人抓住黑衣人持刀的手腕,只听咔的一声脆响,黑衣人的手臂顿时脱臼,匕首也随之掉落在地。

黑衣人发出一声痛苦且愤怒的吼叫,他怒视着老人,却也深知自己绝非敌手,便头也不回的朝巷子深处跑去。老人并不追赶,只是走到我身边伸手将我拉起。

“多谢您,先生,要不是您真不知道会发生什……”

我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眼前的老人忽然一把扯下他灰白的胡子,他随手将胡子丢到一旁,然后摘下那顶黑色的猎鹿帽,我得以借着路灯看清了他,不,是的全貌。

这人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不过却比我要显得更加高挑,冷静到近乎冷漠的漂亮脸蛋上看不出喜怒,但那对宝蓝色的深邃双眸中却闪烁着一股迷人的光芒。她一头柔顺的银灰长发披于双肩之上,规规矩矩地穿着高领的白衬衫,领带也系得好好的,还套着一件崭新的黑风衣,配上那黑色的百褶裙让人不由得觉得她是个大号的精致人偶。

“晚上好,这位小姐,您的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虽然追查犯人对于我而言并非难事,但也要因此多费些时间,嗯……为了弥补您的过失,也许您能协助我,为案件的侦破提供一些帮助。好了,事不宜迟,我们先去现场看看吧。”说罢,少女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离开巷子,朝霍尔宅邸方向走去。

我心中诸多疑问浮现,纠结了半天,最终问出了我最想知道的问题,“您到底是什么人啊?”

“还真是失礼了,没想到您也是个喜欢提出问题的人,”少女转身,将帽子按在胸口,弯腰行了一礼,说道,“艾米莉娅,艾米莉娅·贝尔,是个侦探。”

5 7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