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轻呕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Jul 25, 2022  

轻呕

关于白的一切,溯大概是记不得了。只记着她在高中与白相处了一会,好似是她最好的朋友。不过,她仍能想起白似乎好几天都没有来报道,听别人说,大概是去了。

有人说她是被病魔携走的,有人说她是从楼上摔了下来……反正是众说纷纭。还有一个可怖的说法。她被海浪卷走了,甚至有人说在南外滩上,有着她被水浸泡的浮肿的尸骸。

可无论怎么样的,人们都不关心。他们只在乎那眼前的分数和金钱,而且好像学生死亡也并不是一件不常之事。在各种稀奇古怪的校园怪谈中,死了人算什么。主要是要死的有意思,死的令人着迷,那才是最好的。不过溯想,这些人的确是要下地狱焚烧的。

之后大学的生活也不比高中好多少,寝室乱糟糟的,甚至每晚都灯火通明。而且咖啡和精神药物的味道弥漫。每个人都似乎是以纸张和继电器为食,让人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

在溯的寝室前面,有一扇锈迹斑斑的窗。窗外是沙滩和海水。还有一些人来人往的码头,商港用道路连接上旁边的摩天大楼,那里聚集了新时代的奢靡之人……

在每一个深夜,溯都忘了睡眠……

在近几天她一直在想着白,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白的任何事情。甚至很难在脑中勾勒出她的轮廓。好像有蠕虫寄生在她的脑中似的,总有人在她耳边低语。

“我们将会侵吞这个世界。”

每一个梦境,每一个瞬间,都是白,全部,全部!

她的精神科的医生给她开了几粒安眠药,以防止她的过于偏执。

但溯还是无法入睡,黑眼圈和皱纹爬上她的脸庞,显得他过于憔悴。他每晚都在宿舍中踱步,从凌晨一点到两点,再到六点人们都醒了过来。

直到有一天,在一个讲座上,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拿起笔杆,合上了双眼……

待她醒过来时礼堂漆黑一片,已经熄灯了。溯在黑暗中摸索着,发现大门也被锁上。恐惧渐渐地爬上了溯的心头,她是多么的害怕。突然,在黑暗中摸到一个开关,咔哒一声,只见整个礼堂亮了起来。

溯松了一口气,可是她正要打电话时,她的手机好像在黑暗中的跌跌撞撞中,丢失了。溯只得四处寻找,匍匐翻找每一个椅子的缝隙,每一个她所看不到的阴影。没有安眠药的加持下,她的脑中又响起了回声,还有那白的浮肿的尸骸……

突然,她摸到了什么,湿乎乎,滑溜溜的东西,是一把海草……溯赶紧扔掉那个恶心的东西,突然,她发现海水已经漫到了她的膝盖。上面漂浮着泡沫,地板也慢慢的受海水侵蚀,变成了一粒粒细沙,整个礼堂开始扭曲变形,慢慢的从上面滑了下来,是无穷尽的沙粒,如同海水涨潮一般。

溯想呼救,却发现她的嘴中已经填满了沙子,好像整个五脏六腑都被海水灌满似的,脑袋疼痛欲裂。海水不断地拍打她的脸庞,在那海水中,看到了白。

那真是令人恐怖的东西,是对整个人的拙劣模仿,仿佛吃了人的肝胆,她与以前的那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已经不一样了,整个身体如同放了膨大剂一样,好似每一处都要腐烂,皮肤一戳就会破裂似的。它在慢慢地向溯靠近,散发出无限的腥臭味……

溯无处可逃……

“啊,哈,哈……”溯醒了过来,这是她的安眠药的第一次起了作用。

溯坐了起来,在海平面上的半边夕阳余晖,透过泛黄的窗户,照射在溯的脸庞。

“药效怎么样。”

“很好,但”

溯顿住了,那是白的声音,你是天天在他脑中呼唤的声音,她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可发现那声音消失了。

“不对,”溯小声念叨着,“白已经死了,她怎么可能…”

一切安静了下来,寂静得要命。溯才发现,寝室里的人都消失了。

她跑下了楼梯,一个人也没有,

她跑向了海边,海滩上满是退潮留下的海草。但还是空无一人。

“坐下来吧,”白在溯耳旁说道,“让我看看你。”

溯刚想转过头来,却又被无尽的恐惧阻止。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真是,变了不少呢,”白继续说道,“不过,还是那么可爱,这么大了,还带着草莓发卡。”

白拍了拍溯的肩膀,说到:“嘿,你怎么不理我啊。”

“不!你早就死了,这不可能。”

白顿了一下,随后又笑起来:“怎么可能,你又说胡话了,难怪被人嫌弃,哼。”

溯转了过去,仰视着白的脸庞,这是他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想要叫出声来,却发不出一点声响,她无力地瘫坐在了海草堆上,海水漫过了她的胸脯,白色的飘忽泡沫告诉她,已经涨潮了。

……

随着打印机的呲呲声,吐出来一份报告

“溯

症状:精神错乱,失忆,失语。步调不一连击综合征

经初步诊断,鉴定为偏执狂”

3.3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