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疯人疯语

作者:公社编辑 Jul 27, 2022  

作者:Dolphi

我不知道要走向哪里,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脑中的影像摧残我的理智,我的故事,我的理性,我的梦想就像是泡沫,风一吹就散去了。

那座可爱的灰塔,我以为它是邪恶的,不不,它是伟大的,为人类,至少为那个镇子,做了牺牲。

地震没毁掉任何东西,只是把封印去除,该死的月色,该死的山,该死的我,我在灰暗到难以置信的月色走下台阶,灰塔下的路,通往恶心的崩溃的猥亵的地下。

足够深的通道,七百七十级,我不想知道,别让我知道,求你了,别让我知道它的意义。

七十阶,我见到了守护者,只是画,只是画,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可怜,可怜的是我?

七百七十级,洞穴,什么生物,可怖,无耻,无知,怎么敢在这地方建立巢穴?!人!不是人!一样的自我认知,更强大的生物,不不不,我不知道。

工具,瓦罐,刻画的故事,头盖骨在祭坛上,朝拜铁罐子,它们从地下来,从天上来,很快就能从城市里来了。

我走进了那个裂缝,走过了桥梁,我是疯了,一定疯了,我现在也疯了。

黑毛的巨人,从巨石城市里,指导那座城的位置,巨鸟,别,别,飞下来的天马,伟大的外神,奈亚·拉托提普!

我飞到那座城市,倒挂着的,像钩子一样挂在天空,有引力,那些生物,他们是铁罐子,他们是人,我们是人。

伟大,但是亵渎,无数的知识,无数的书籍,笔记,伟大,伟大,他们是人,伟大的人。

城中心的神庙,美丽,我不能理解那美丽,浮雕写下了故事,一个教会的故事。

太一啊!南阎浮生!请您打开梦境与现界的门吧!智慧啊!知君!请您把幻梦中的故事书写吧!桥梁!密君啊!请您连通神灵们的梦吧!

走下去,不,走上去,不,我分不清,我分不清,和镇子上的灰塔一样,我打开门,铁罐子,真的是铁罐子,他们曾是人类,现在也是,伟大人类大脑都在,整整十五层,最伟大的奉献,最伟大的事物,对抗着亵渎与疯狂。

我疯了,我不能说出来,但是我看见了,血肉聚合成为新身体,交易,通知,邀请,我不接受,刺入大脑前我逃了,他们没追到我,我还是正常人,我赢了。

对吧,正常人也能做到身体里没有器官活下去,对吧,我是正常人对吧,我……怎么逃出来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血肉?这是我的身体,我的身体……

我疯狂了,我需要冷静,听我说,那地方叫幻梦境,听我说,秦岭,对,秦岭,那里有座小镇子,午托镇,没错,里面有座矿坑的那个镇子,里面有座塔,塔被地震震塌了,有一条路,通往食尸鬼的巢穴,已经没有食尸鬼了,被他们杀完了。

听我说,他们很伟大,窃取神的力量,利用幻梦境铸造了一座城市,伟大的城市,人类所能掌握的知识都在里面,人类太薄弱了,他们是缸中之脑,你理解的,你理解不了,天才的思维,无数你不能理解的种族与他们交易,他们保留人性,他们还是人类,他们是为了人类的存亡,修格斯、米戈的组织克隆出他们的躯体,他们用脑电波控制躯体,用他们走在现实里。

他们有前身,五斗米教残留和楚地的巫祝,用一直沉睡的神灵密君的力量,通过幻梦境特性,连通神灵梦境,用神灵的伟力,铸造了那座城市,他们供奉万门之钥,全知者,他们叫祂真知,他们供奉居住在宇宙中央的那位神灵,他们叫祂南阎浮生,他们供奉神秘至极的,创造了能穿越角状时间生灵的存在,祂名为密君,你不会想知道他们的祭祀手法的。

伟大的科学却用着落后下流的祭祀,你只要知道,知道九歌,九歌,他们祭祀的词汇,语句和九歌中的很接近,我怀疑九歌真的,是真的,南阎浮生就是太一,我不敢想。

你可以不相信,你可以的,我很出名,我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博士,相信我,你打开官网,地质系,地质系,有我,绝对有我,你相信我。

别这样看着我,你那是什么眼神,不可能,不可能,两个月前发现没有脑子的尸体?那我是谁?我是?噫,我知道了!我也是理想国的一员,我只是疯了,忘了,我想起来了,放心,我不会死在你这里的,会给你造成困扰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我要回到那座城市里,做我该做的事,再别,再别。

5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阳
成员
9 天 前

写得很好,加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