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水户市噩妖传说—无名指的誓言

作者:羊毛狐狸 Jul 11, 2022  

无名指的誓言

我是一个不太擅长写VLOG的博主,但今天我打算把我的遭遇描述出来,我知道评论区里会有人觉得我是在瞎扯淡,但我左手处已经不知所踪的无名指提醒着我所经历的可能是一次类似“水猴子”的未知生物袭击经历。我自然也希望会有相关的专家来进行辟谣,甚至对我荒诞的故事横加指责。这样就可以缓解我这些时日每晚都会重复的噩梦。

事情的起因是一周前,我与我的妻子办完了离婚手续……当然,我与前妻(这个称呼我也是刚习惯)之间的恩恩怨怨大体上都是因我酗酒有关。

对于大家喜闻乐见的婚内八卦,我并没有什么忌讳和隐瞒,只不过确实是很无聊的日常琐事,我酗酒、我承认我是一个烂人——我只是一个靠着父母接济和需要妻子外出打两份工养家的混蛋男人。

那天离开婚姻登记处后,我和前妻便分道扬镳了。

自然,作为一个“酒客”最重要的就是有一批与你在酒桌上非常忠诚的伙伴,我即刻联系了几位熟络人,并且于当日晚上前往其中一位的住所附近计划大醉一场,以庆祝重回单身的美好状态。

要说婚姻尚存之时,即便我从未曾考虑过妻子对于我喝酒的态度,但恢复单身以后,那种“肆无忌惮”的感觉确实会浮现得非常明显。当日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消灭了1斤的52度白酒与一些啤酒,直到夜深小饭馆打烊后我们才晃晃悠悠地撤离。

说起来还得怪我的酒友所住的地区过于偏僻,大体上知道是在沪浙交界的地方。当时我的酒劲还未上头,但强烈的困意已经使我很难分辨东南西北。

在强撑地送完其中一位已经酩酊大醉的哥们安全地回到他家之后,我自身的酒劲突然就如同火箭发射一样直冲头顶。以我常年喝酒的经验我知道该是要“断片”了。

很后悔之前没有采纳酒友的建议留宿其家。不过我是个非常好面子的人,自然不会返回去求人。还好时至夏日,我拖着快要“昏迷”的身体试图在小区内找一个可以小睡一觉的地方凑合一下。

由于这个小区真的很大,而且还有很多未开发的和未入住的地区,兜兜转转地我来到了一条野河处,这里我还清晰地记得由于道路未能修整完毕导致我摔了一个底朝天的事情。

当然,之后应该是我找到了一处正在修缮的小凉亭,我全然不顾夏日晚上野外蚊虫滋扰的恶劣环境,直接倚靠在亭子中的木凳子上便呼呼大睡起来。

话说回来,我对于前妻有过什么愧疚感嘛……还是有的,我知道我前妻不容易。可是我潇洒惯了,我的生活习惯也真得很难再改变。就这样一辈子浑浑噩噩地下去,对我这样的烂酒鬼来说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我不再去拖累别人了。

但对于我前妻的爱我是真挚的,我的无名指上还是戴着结婚时我存了大半年钱买的钻戒。

但爱情与婚姻之间确实是一个困难的统合。

就当我沉浸在回忆婚姻的过往中那些有过的幸福与零碎的恩爱场景的美梦时,我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正贪婪地舔舐我裸露在外的肌肤。

我知道这种野生环境优越的小区少不了野狗野猫,甚至一些黄鼠狼或者貉这样的野生动物。因此我只是无意中挥着手驱赶这些恼人的小动物。

但就在此时,我的左手腕被一股力量紧紧地握住,从触感上来判断,应该是类似人类手掌大小的“爪子”所为。而我手腕上的毛孔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个生物呼出的热气。

正在我被这样突如其来的惊恐事件吓醒之时,我的手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顾不得其他,因为本能告诉我!我正在被某种危险之物所袭击!

我开始大喊大叫起来,或许是未散的酒精赐予了我未知的勇气,我开始胡乱地挥舞双臂,试图用声音和夸张的躯体动作驱赶袭击我的未知险恶。

可能由于我的反应过于激烈,甚至夸张到像是一个正在发疯的精神病人。那个生物居然被我吓退了。它迅速跳入凉亭旁边的野河中,在逃离前还“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看我!此时我已醉意全无,被恐惧折磨的我看见了这个生物无可名状的可怕面容!

那猩红闪烁的双眸挂在长满黑毛的脸上,像是两个古灯笼一样在黑夜中散发着犀利而凶恶的闪光。借着它双眼所散发的红光,我依稀地看见了它正用长满牙签一样尖锐牙齿的嘴……叼着我的无名指!

很难想象我正在经历什么,更为夸张的是,我听见了这个东西似乎正在用“腹语”说着“喜-欢-你”三个字。总之,这一定不是我醉酒后的幻听,而是真真切切双耳所闻。

之后我去了医院也报了警,但问题在于我身上唯一留下的伤——那处无名指的断裂处,伤残鉴定并未发现其他生物的DNA等痕迹,而且伤口更像是刀切留下的平整断面,非动物啃食的撕咬伤口。

事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也成为了一个“疑似野生动物袭击”的醉汉遇袭事件。

非常可惜的是,我和前妻唯一的念想——那枚钻戒就这样丢失了。而我也返回过被袭击的地方,并张贴了能够找到我地址的寻物启事。

写到这里,我家的门铃响了,刚才我去按了楼底下的电子门锁,我听回话是我前妻来拿东西。

但我知道,我前妻刚才还在她的朋友圈发布了一条她在外地旅游散心的照片。

我能听见那句“喜欢你”逐渐响亮起来,并且似乎还特地模仿着我前妻的语调。

现在我家的门已经被粗暴地敲打着,我打算等会儿去开门,如果是那个东西来找我了,我希望我还能从它这里拿回证明我曾经还拥有过美好的信物。

如果大家发现我不曾再更新后续,那只能说……我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

即便是我这样的烂人……我也渴求为那曾经拥有过的美好再奋斗一次!哪怕只是一次……

4.8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