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这只是一个玩笑

Jul 13, 2023  

作者:假一

嗨,老兄,要不要听我讲个故事?啊,咱们俩投缘,好久没有人和我这么高兴地聊天了。咳,服务员,再来两杯朗姆酒。听好了,我要开始了。

十六是部落里最强大的猎人,这一点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当他那足足有十六库里的身躯——库里是他们的长度单位——从原种中长出来时,所有人都不住地赞叹,在他的面前,就连身体最强壮的十三都甘拜下风。

这一天,十六去打猎,他们的种族有一项超能力——可以在一定范围内透视。额,就比如你可以透过五厘米的木板看到它后面的景物,也能看到它内部的每一条纹路,但是十厘米的木板就不行了。这样的能力让他们成为了最强大的物种,他们可以穿过障碍物找到猎物,可以轻易看出猎物的弱点。十六攀登上高耸的山峰,在他的前方是一只庞大壮实的怪兽,它的形体在我们看来就像是长了三条腿的鹅蛋,在其背上还生长着四条触手。十六经常和这种怪兽打交道,其他人可能对付不了它,但十六是最强大的猎人,有着最强壮的身体和最锐利的眼睛。只见他提着一把类似长矛的武器径直冲了上去,灵活地躲避着触手的攻击,用他的武器在猎物庞大的身躯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在一番持久战后,这怪兽的体力耗尽,倒在了地上,十六也喘息连连。在一段时间后,怪兽尸体上散出无数黑点飘浮消散,它的尸体也缩小了一半,十六拽着两根触手把它拖回部落。

你别打岔。什么?嗯,因为十六要等它凝结出原种,继续听,我会讲到的。

十六是最后回去的猎人,他快速前往部落中心的母树下,其他人已经排成列,他站在队伍最前面开始等待,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声音,显得庄严肃穆。母树很是高大,有着大量错杂交汇的枝条,每个枝条的末端都挂着一个圆形的黑色果实,那就是原种,枝条被压得下弯,这让母树看上去反而更像是一株巨大的黑色菌类。

培利斯仪式开始了。母树的枝条剧烈地抖动,原种纷纷落地,圆形的外壳就像史莱姆一样开始蠕动着变形,变形成和十六他们相似的模样。死去的战士的尸体会消散一部分回归母树,结成原种,现在,经过了三个培格(类似于我们的“年”),原种中将会生出全新的战士。当然,那个怪兽也会回归它自己的母树。

就在这时,母树上方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几道波纹,就像蜻蜓划过水面泛起一阵涟漪。十六抬头望去,天啊,那是什么样的荒诞怪异的景象啊!波纹的中心显露出一种奇异的鲜艳的色彩,那是这个世界不曾存在过的色彩,色层扭动着堆叠在一起,强烈地刺激着十六的眼睛,他的身体颤抖地趴伏下去。那一团物质飞速扩大,很快就挤满了上空,接着向着母树压下来,那奇异的色彩就像岩浆一般,就像赤红的熔岩消融着冰块一样,消融着母树。母树颤抖着,枝条断裂砸下,还未完全成熟的原种在那奇异光芒的照射下畸形地生长,变成不定形的团块。铺满上空的颜色压下来了,十六看着那铺满上空的不可名状之物缓慢地压下来,以前带来诸多便利的透视如今将一幅异界之景展现在十六眼前。十六任由身体陷入那流动的光彩中,如同石子投入泥沼。上空恢复了原样,没有一丝声响,只留下破败的部落讲述着这个传说……

一位穿着宽松运动服,戴着耳机的夜跑男子停了下来,回过头疑惑地四处打量一番,他没有找到刚才那一阵奇怪感觉的由来,渐渐跑远了。他所不知道的是,有一处原子大小的二维空间与三维世界建立了短暂的连接,而他恰好穿过其中,他的身体在二维的投影摧毁了一个强大的部落。

老兄,这个故事怎么样?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罢了。不过,你懂我的意思吧。我就说咱俩投缘,好久没有聊得这么高兴了。

3.5 1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553381458x
成员
10 月 前

你会不会分段呀?一大堆字叠在一起,阅读起来很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