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梦中启示 – 寻找宝贝

作者:公社编辑 Jun 21, 2022  

作者:大冢宰

三场梦境让我经历了大悲大喜,也让我感知到穹隆正在向我靠近,或许它会毫无征兆的忽然出现,这让我每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担惊受怕之间。然而梦到郑辽要带我寻找宝物的情节,却勾起了一段我尘封多年的记忆,我们兄弟俩小时候共同经历过一段宛如梦魇的时光,只不过在不可知因素的干扰下,这段往事如同被魔术师收入了他的礼帽,被我遗忘了很久。记得那是在枯燥炎热的暑假,我们兄弟随母亲回乡,那几日我们一起祭奠了姥爷和姥姥,也顺便拜访了几个亲戚。之前我对这段经历的印象非常模糊,仅仅停留于暑假过完就回家了,但是从5月31日开始,不断有熟识且可怖的影像在我脑海中闪过,我将这段记忆碎片拼接起来,终于寻找到了我失去的一段重要的经历。这正是我解脱困境的钥匙,它驱使我看到了看似常规且合理的未来。完成了串亲戚任务的第二天,临近傍晚时分,我们家突然发现头顶的吊灯在不断摇摆,随后村里响起了此处刚刚发生地震的广播。由于震动的程度很轻微,震中也在离我们较远的群山之外,因此没过多久大家便被告知危机解除了。后来的几日,有村民惊喜发现,每晚都有成群的知了爬到乡里种的果树上脱壳,知了在当地戏称为“知了猴”,经过油炸可以做个小菜,嚼起来很香,卖到城里也可以挣笔小钱。于是那几日夜里,家家户户都会坐着拖拉机或摩托下果林抓知了,我们哥俩自然也参加了这个有趣的活动。时间一长,我和郑辽胆子也渐渐大了,有一次为了抓到更多知了,我们偷偷离开了大部队,跑到了果林深处。那一晚月光被乌云遮掩的非常稀薄,我们没走多远就迷了路,四周延连不断的丛林恶狠狠地瞪向我们,让我们的心脏砰砰直跳。虽然是夏天,四周却异常阴冷,山间似乎被涂上了一层冷凝剂,仿佛大地在源源不断吸取我们剩余的热量。我和郑辽走的又困又累,只好靠在一棵冷杉下相互取暖。夜空中竟没有星辰,只有个红色的亮光穿过云层不断闪烁,那似乎是宇宙中的灯塔,向永不沉眠的生灵之海发出召唤。冷杉下郑辽睡的很香,他这一天跑的太累了。我没有睡,我必须面对隐藏在黑暗中的威胁。万籁俱静下,孤独的意志是脆弱的,只过了个把小时,我的精神也逐渐塌陷,四肢僵硬的不可伸展,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只感觉四周被红色、紫色和蓝色的水晶覆盖,还有一些翠绿色的荧光小菇从土中钻出,它们不断闪耀自身的光来给我取暖。山中的知了又开始鸣叫,并不断向我们这边汇聚,它们鳞次栉比地爬上水晶,然后在光芒中消失。当那些能量汇聚到了极限,我看到荧光小菇的菇帽上开始喷出一些绿色的气体,水晶顿时碎裂、迸发,红、紫和蓝色的流体开始从中蔓延,这些粘稠状带有芳草气味的胶质物不断融合、伸展,藤蔓一般相互裹挟交织向上,最终形成了一棵树的形状。天空中红光也开始移动,当它与这棵“树”形成一个特定的角度时,“树”发生了变化,它的冠部长出一排排像牙齿一样的水晶,枝干生出了一圈圈眼睛一样的轮纹,根部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须状小触手,那些触手把“树”从地面撑了起来,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天上的红光再一次位移,离我们越来越近,最后变得像太阳一样大小,宛如晚霞,“树”便开始飞升、漂浮,它向红光的位置一边旋转,一边翱翔,最终消失在了深邃绚烂的苍穹之中。我的身体突然恢复了知觉,那一刻神清气爽,郑辽也苏醒了过来,他一脸好奇凝视着我。由于分辨不出刚才眼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在好奇心驱使下,我跑到了刚才“树”生长的位置,只见还有一小块散发着红光的水晶正嵌在土层中。我伸手将它拔了出来,水晶上的红光忽而像活了一样,开始入侵并渗透进我的皮肤,我感觉那一刻它就像一团颜料在我的体内疯狂染色,我变成了红光寄居的躯体。我的大脑不断膨胀疼痛,耳畔也出现了某种野兽的低语与咆哮,我对郑辽喊:“快跑,保护好自己。”但是痛苦还是让我昏厥了过去。我在此之后遗忘了这段情节的部分片段,我们从母亲口中听到的消息是我俩消失没多久便被大人们找到,我们在果林间倚靠着一棵梨树睡着了,大人们认为我们只是贪玩而已。但是我可以确信我俩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因为我的手里一直攥着那个从土里拔出来的水晶,郑辽也可以证实我部分的话,因为那件事对他来说是经历过的最深刻、最强烈的恐惧。只可惜我不能完整的把发生的事记录下来,我们约好把水晶藏到这栋房子的书架上,在一本叫《理想国》的书籍后面,若有一日将记忆补全,我们便回来寻找。但是每当我试图回想细节时,便被某股力量驱使着遗忘和分心。直到最后,我把隐藏水晶这件事情也忘记了。如果不是被这次奇诡灵异的梦境折磨,我可能再也回想不起这第一次与宇宙深渊中的神奇诡谲接触,使我得以探究和寻求摆脱宇宙空间枷锁束缚的隐秘。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