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祸午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Jun 23, 2022  

祸午

解习俗-端午节活动作品。

作者:念星

因丑陋面貌回不去家乡的可怜人,在故乡外守望什么?

“老胡啊,你会去吗?”“肯定去呀,我跟你讲啊,我小时候,我爹跟我说那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老胡是一名两鬓微白的壮汉,我和老胡坐在台阶上,望着远处的山,心底泛着遏制不住的向往。

三天前,未知来处的传教士来到这里,他披着黑斗篷,带着黄金面具,连着两天在集市中央演说,他永远在重复着一句话“神明降临了,在那巍峨的山巅,去寻找祂,就可以摆脱罪恶的统治者!”那时,翼国初王去世,他的儿子荀继位,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暴君,不断加大税收,毫无理由地征兵,村里仅剩几个壮丁,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也有几户人家试图逃离,最后还是被抓去充军。传教士的到来给我们带来了希望,村民自发组织队伍去探索,我也跟随着去记录这件事。

我们找到传教士,准备出发,路上一行人有说有笑,各扛着东西,有锄,戈。我对我身旁的老胡说:“这两天我眉头一直跳,也不知道是福是祸。”老胡咧嘴一笑:“你们这些仕人净瞎操心些没用的,那能有啥,就算是假的也不过继续过着。”我轻叹了一口气,瞟了一眼跟在队伍最后面的传教士,他瞬间就转过头来,我与他的目光对上,惊得我一颤,扭过头去,那眼神还挥不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没有再说一句话。到了山脚下,太阳高悬在山尖旁,那传教士依然捂得很严,没有一点反应。“这山这么高,以前咋没注意呢?”队伍中一名农夫说,领队的村长示意我们找阴凉地休息,准备进山。

“这大夏天的,太阳还这么高,咋还是凉快的嘞?”老胡感到有点奇怪,“你就乐着吧,这要是大热天,哪能走这么远路嘞!”

村长吆喝我们进山,越靠近山顶,我越发地兴奋,有回到故土的感觉,这使我更加好奇。进了山中,传教士走到队伍前面,仿佛在笑,望着山顶,一脸虔诚。

土壤泛着殷红,草长得细长。树木生长得极为怪异,全山只有两种高度的树,高的互相环绕,四周漆黑一片,矮的仅是和人差不多高,顶着一小丛树冠。“到了!”传教士停在一座废旧的祠堂前,

门匾上筑着鸟巢,整座祠堂破旧不堪。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神?”那是村里一个小混混,一脸嫌弃地看着祠堂。

“这是神圣的地方,神明的存在不容质疑!”传教士愤恨地朝着那人说。

村长听到吵闹,跑来这里说:“进去吧,来都来了。”

我们走进祠堂后,却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整个天地有山,水,花草树木,构成了一个绝美的图画修筑着一个精致的木屋,门前站着一个和蔼的老人,“来吧,孩子们。”他推开门,伸出手将我们请进屋内。

那老人的屋子像是很久没有住人了,桌子、椅子都落了厚厚的一层灰。正门进去是一个祭台,摆着三个盘子,蒙着红盖头,盘里的贡品顶着红盖头凸起,祭台对着一个雕像,在我所听过的神话中,从没有出现过祂的身影,“这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神,祸午,朝拜祂吧,神明会给予你们庇佑。”老人死死地盯着祭台上的雕像,像是对我们解说,又像是对我们洗脑,传教士炽热的目光看着老人“尊敬的神使,请开始您的仪式。”

被叫做神使的老人站到祭台前,缓缓跪下,从台上抽出一个暗格,拿出里面的小刀,对着另一只手臂划去,与我同行的人惊呼,向大门跑去,可那传教士一直站在门口,几个村民试图闯出,却被那传教士十分灵巧的制服。从神使开始仪式,整个屋子开始泛起红光,每多刮一刀,光芒越旺,祭台上的雕像浮现出细密的裂纹,我想要向后退,身体却不听使唤地慢慢的向着祭坛迈步,我的意识逐渐涣散,目中只有雕像和跪在地上的老人,只能听见村民们的尖叫声,完全靠近雕像时,我已经完全丧失意识,周身的红光也快要凝成实质。我能看到东西的最后时刻,雕像碎裂,里面钻出一个浑身沾血的婴儿,他爬下祭台,向我爬过来。

那之后,我就没有了意识,陷入昏迷后,沉入了一片黑暗。当我再次醒来时,我还在屋子里,放雕像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地碎片,祭台上除了原有的贡品外,又多出了十几份,身旁空无一人,观察一会后,一股强烈的头痛传来,让我不禁扶额,在原地呆了一会后,推开屋子的大门,整片空间寂静无声,毫无生气。我顺着来时的路走想要走出去,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怎么出这破旧的屋子,并且觉得身体比以往更加沉重,因此,我只能暂时呆在这里,我回到屋子里,将盖着贡品的红布掀开,每个盘中都摆着几个用叶子包裹的东西,把叶子剥开,里面包着白色颗粒物,与稻相似,夹着黑色珠子,我不知道在这地方要呆多久,将那贡品当作食物,令我惊奇的是,它对我能量的补充起了很大的作用,吃一个可以几天不用进食。

那里面没有昼夜更替,我无法知道时间的流逝,只能凭借感觉,大约是过了十几天,我找到了一个洞口,地上长满苔藓洞顶不断有水滴落,水滴下发出的回声萦绕在耳旁,洞里没有一点光线,我扶着石壁,一步步慢慢地挪动,大概走了百来步,我听见水流声,我非常激动,步子越来越大。走出洞口,我看到了久违的月光,这在村子的西部,我朝着村子的方向奔跑,享受晚风的吹拂,靠近村子,我放慢了脚步,靠近我原来的屋子,我怕打扰到家人,在院子里休息了一晚上。

一晚上没睡,到早上,我的父母起床准备下地农耕我笑着迎上去,可是,他们拿锄头对着我大喝,赶我走,我感到低落,抱着头,朝村外跑去,我哭着跑到一条河旁边蹲在河边大哭,我注意到水中的倒影,在我背后趴着一个人形怪物,身上伸出许多触手与我的身体连接着,面部五官已完全看不出人形。

之后,我再没有回到过家乡,只能在村外注视着那常年坐在村头的两位老人……

4.8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