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圣夜祭

作者:Ymnar Jul 3, 2021  

作者:Lily-ann

Vayenrian星域的大气浮游生物文明Shaprinect正在准备一年一度的圣夜祭。线条浑圆的黑紫色战舰拖着长长的触手在星空中往来穿梭,每个星系都被远程跳跃的虚空球和诱导光标照得通明。各个居住区都拉上了大量的彩灯,在气态巨星的风暴与闪电中熠熠生辉。

它们所说的一年不是该星域任何一颗行星公转一周的时间,而是平太阳年。据说,在七千万年前,旧人类发射的深空播种机把知识和信仰带到了此处,激励这里的生物,使它们发展成文明。在此后数千万年的时间里,这个星域的智慧生物在多个气态巨星上的许多巨型风暴的中心修建了庞大的浮空神殿,现存的2万余座神殿里供奉着近17万位神。每年1月1日凌晨,这些神殿里都会举行盛大的圣夜祭,把过去一年里从它们能到达的多重宇宙各处抓来的数百亿个智慧生物尽数屠杀来献给众神。

不过,今年似乎出了点小差错:一个新近发展起来的文明通过振动空间膜向多重宇宙之间的虚无中发送了信息,一部分零碎的信息传出了数垓光年之远,招来了3个爱管闲事的旅法师。

旅法师

这三个多管闲事的青年旅法师都是人形,没有龙形的w 虽然他们还在进修阶段,但对于多重宇宙来说,他们已经是无法忽视的强者了。却说三人听完自解析信息流的求救,个个怒发冲冠,匆匆收拾起寝室里散落一地的超星石石板,穿上古板的蓝色长袍,把在梅尔蒂纳魔法学院附近租的房子都退了,跳进虚空中夺路狂奔,几小时后就来到了被他们称为邪教次元的目标宇宙。三人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场。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没有什么像样的反抗,挡在他们召唤的巨像群面前的只有全自动防御塔、全自动警用机械之类堪称羸弱的防御措施,水母状的Shaprinect战舰成群地远程跳跃避战,放任他们从神殿里救出活供品。

三人集中精神搜索被困的受害者,不过很快就把注意力聚集在了神殿建筑群里一座平太阳钟上。那是一件古物,似乎是旧人类舰船的陀螺仪改装的。那个装置周围宽广的大厅里只有一个生物,那是一只体格很小的Shaprinect。三名旅法师一致认为那应该是这个邪教的大神官,它会呼出邪神来应战。做好了对付邪神的准备,三人阔步走进大厅,看到了出乎意料的景象:神殿顶部的数百万吨物质不知何时消失了,宇宙的黑暗从夜空中直接流淌进大厅里,一只通体雪白、有着旧人类幼女形体的Shaprinect站在平太阳钟金色的圆顶上,扬起一条触手,与巨大的黑暗握在一起。它混沌的精神波充塞大厅,传来狂妄的宣言:用不着劳烦众神动手,属下这就灭了这三只小矮人。

章鱼女祭司

“本来以为会是一场BOSS战,结果对面只有一个非旅法师的光着身子的未成年个体,其行为看上去也只像个小头目,以她1.3米的身高管1.9-2米的旅法师们叫小矮人实在是好气又好笑。在旅法师们的英雄传记里,这种程度的敌人连名字都不会记录,真是白来一…”

就在三位爱管闲事的旅法师这样想的时候,这个傻了吧叽的敌人从他们的感知域里消失了。不等他们睿智的头脑做出反应,触手便同时打中了三位智者的脑袋。她的触手是细长的9条,合在一起可能还不如旅法师们的小伙伴粗,但力道异样地大,感觉像是被沉重的龙尾扫中一般。当然,旅法师不是一般人,三人被击中前触发的防御咒文、替身咒文多如牛毛,但没有一个起了哪怕一点作用。

“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什么事,旅法师被打头能怎么样…”这样想的二人调整体势张开防御场之后,才发现带头来管闲事的学长的意识停止了。他的身体慢慢地软趴趴的仰天倒在地上,头则被打成了一滩糊状物、混着鲜血喷洒在灰白色的神殿里。

看到学长二千万的有效HP在一击之下灰飞烟灭,两个学弟和他们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充分意识到这个软妹子状的敌人恐怕是老BOSS装嫩,赶忙召唤出大量炮灰、集中精神准备逃跑。却说这变故只在一霎之间,二人眼睛一眨,召唤阵还没成形,但见那幼女状生物还是站在太阳钟上,像没动过一般,只是举起了整只左臂,雪白的肌肤在黑暗的衬托下发出微光,纤细的线条从指尖柔顺地过渡到脚底,虽然皮肤深层遍布着青色的魔术力网、作为大气浮游生物她身体里面还是充气的,但仍然有种原始的美丽。二人一边想着这种初等生物怎么能有那么强这不合理这不科学不这不魔法,一边抑制不住小伙伴立了起来。

“眼看炮灰也召了出来,应该可以跑掉了…”

这样想的一个旅法师发现虚空球聚不起来,转身想借旁边年长点的同学的光时,才发现身边只有一团肉饼了。连带着一大群墙、海兽和巨像,曾经是旅法师的物体被打扁了。淌落着红蓝绿紫四色鲜血的夜幕悬在血泊上空,幼女状生物单手扯着它。这个空间结构非常奇葩,年轻的小学弟是看不懂的,他只是明白了自己学过的知识在这里都派不上用场,小伙伴还没软就先尿了出来。只剩一个办法了!他下定了决心,发动了从生下来开始最大的召唤魔术,把一亿吨物质--也就是之前救出来的三百多亿名受害者--召了出来。

长程跳跃的光芒连续闪烁,巨大的哄笑声响彻云霄。夜空中列队的Shaprinect飞船里充满了节日气氛。塞满活祭品、正把它们搅成肉酱的神殿那地狱般的图景把圣夜祭推向了高潮。不过,在肉酱里有个虚空球成形了,那是仅存的旅法师在全力逃跑。

“这个成形了就安全了,连奥札奇都打不破这个!”

这是他最后一个成形的思维脉冲。在幼女状生物垂直劈落的左手前,一片没有厚度的黑夜从虚空中延展而过,把虚空球和旅法师的身体都整齐地分成两半。他的宇宙跳跃没有开始,他的身体掉回了基底现实。因为穿过了虚空,这个攻击打到旅法师身上的伤害已经很低,他只是失去了协调行动的能力和完整施法的能力,而在他躺倒的地方,还有几万只拼命挣扎的活祭品。这个意料之外的余兴节目让飞船上的群众非常开心。

解说 圣夜祭:人类的追随者

圣夜祭是人类克苏鲁神话,大气浮游生物文明Shaprinect是崇拜人类的支配者追随者,它们崇拜的人类约17万个。

这里特别使用了轻松搞笑的风格,以看起来像个小头目、插了一堆FLAG的神官形象来间接体现人类作为支配者的玩世不恭。扩展版的FLAG会更多。

人类作为支配者是比较有趣的类型,人类的追随者言行上也会比较有趣。顺便说,对于这种来自其他宇宙、在生物学上和追随者完全无关的支配者,追随者能表现出和支配者相似的形态是种危险信号,它表明追随者已经具备了支配者的部分能力。

我自己也很喜欢狂插FLAG的人形水母大神官的形象-w-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