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隐士

Dec 22, 2022  

隐士

作者:cecile

提灯的光无法穿透极夜的黑暗,隐士牢牢的抓紧手中的灯,她必须向前。

风鼓动着隐士的斗篷,将之掀起又落下。

它好像来自四面八方,无处不在,带走隐士的体温,然后在黑暗中隐匿,发出窃笑。

她感到自己的温度不断地被掠夺,隐士不得不用手拢住自己的衣袍,苍白的手指紧紧揪住想要逃开的衣角,力图将微薄的温暖留在身边,裸露在外的指节已被冻的通红,泛紫。

她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换手交替这恼人的工作。

不知过了多久,隐士不再抓着衣服,风在不知不觉中停息了,周围寂静着,隐士却感到更加的不安,她走的更小心了,隐士努力的倾听是否有声音出现。

寂静的环境让她压抑极了,她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恍惚间她又觉得那不是她喘息的声音,那么又该是谁的呢?

隐士似乎已经失去了方向,实际上在这片黑暗中也并没有什么确切的方向可言,空间都成了虚无,她只循着向前。

只要迈步就好,她告诉自己。

再走了一会,隐士却猛然停下了脚步。

她觉得眼前有些奇怪,该是凝滞的黑色才对,她犹疑地将提灯举起,长时间处于黑暗的她连这微小的光源的凑近似乎都忍受不了,眼睛难受的眯起。

待看清了眼前的东西,隐士的瞳孔因震惊而放大,提灯被一个不稳摔到地上,灯倏的灭了。

隐士跪下,慌乱的用手摸着。

风又来了,又发出低低的窃笑。

黑暗中好像有什么生物将提灯拿走了,隐士感到有毛发蹭过她的指尖。

她记得就掉在这附近,可什么也没找到。

隐士迷茫的靠着她最后在光的指引下所看到的,那令她倍感熟悉的——青石阵门

她背过身,用手描画上面古朴的纹路,这些符号所组成的来自上古的阵法,此时让她感到心安的同时,矛盾的不安感却也隐隐的攀升。

这门隔绝了人界与魔界,而被隔绝在另一侧的正有她的爱人。

隐士抚着大门,心里闪现的是她与爱人之间那些美好的回忆,记忆定格的那一刻,隐士的眼前却突然浮现出爱人满脸是血,向外凸起的獠牙撕咬着人类尸体的场景。

隐士如触电一般猛地收回贴在门上的手,指尖残留的粗糙质感,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隐士换了个方向继续前进,她有些麻木了。

失去唯一的光源之后,她仿佛也一同失去了感知一般。

除她之外,世界皆是未知——

恐惧源于未知,她想。

光!

那是光吗?

隐士眨了眨干涩的眼,适应了无边际的黑暗之后,她无法再直视那光明。

光与暗形成了一道分明的界限,容不得半分含糊。

隐士久久的站立在黑暗的一侧,整个人罩在她的长袍之中,不知再等待什么。

乔,猎户之子。正在进行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伟大的冒险。

乔是村里的孩子王,他以机智勇敢自居,这次乔将向其他人展示自己的无畏。

为此,他决定去“边界”走上一圈。

他自己都不经为这个大胆的想法所折服。

哪怕被父亲打一顿也无所谓,他肯定会让其他孩子佩服的五体投地的。

乔一边拨开挡在他身前的树枝,一边自得的想着。

“咕咚”

乔不由咽了口唾沫,看着眼前宛如凝成实体的黑暗,他开始害怕的颤抖起来,他已经到达了“边界”

乔想回去了。

开玩笑的吧,他感到当自己看向黑暗时,黑暗中有什么生物正在注视着他。

他好像看见里面有个黑影。

一滴冷汗从乔额头上滑落,他不受控制地向黑暗走去。

他的理智正在疯狂的警告他停下,但乔感到黑暗处有谁正在呼唤他。

听啊,你没听到吗?

她正喊我哩

斗篷下,阴暗处。

隐士的嘴角慢慢勾起,她的笑容变的病态疯狂,她无声的笑着,嘴角寸寸撕裂扩至耳根处。

幽绿色的学业和唾液混杂在一起,滴落到地上,地面也翻涌着,如有生命般蠕动`吸收。

斗篷被撑起,隐士变的高大,脊背佝偻,半块残缺的血翼从背部破开,带着不详的血,撕裂了布料,慢慢舒展开来。

乔已经走到了交界处。

_________

还有一步,他想。

_________

还有一步,它(她)想。

乔急促的喘息着,眼睛惊惧地瞪到最大

跑啊。快跑啊!他在心里疯狂的尖叫。

当乔转身的那一刻,它(她)也动了。

一只长满毛发的手从黑暗中伸出,当这怪异的大手接触到光的刹那,手上的皮肤立即被腐蚀,化脓,黄色的脓水流到地面滋滋作响,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洞。

但这并没有阻止它的动作,它猛地将男孩扯入黑暗中。

鲜血从黑暗的交界处的地面上蜿蜒流出。

仔细听。

骨头咔嚓的脆响,鲜血从动脉快速的喷涌,生肉的撕扯声—–

过了一会,黑暗中的声音平息了。

世界归为一片寂静。

抽泣声悄悄响起。

从无助的呜咽到撕心裂肺的嚎啕。

最后形成一声凄厉的尖叫,有什么生物在黑暗中逃开了。

你听见了吗? 它在黑暗中行走的声音。

你看见了吗? 地上破碎的黑袍斗篷。

你找到了吗? 不翼而飞的提灯。

听,它在黑暗中呼唤着你。

 

4.2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