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海伦

更新: Jan 28, 2023  

作者:奈亚

 

一、一个已死之人的自白

海伦,我最爱的人,我挚爱的妻子离开了我。

我与她结婚六年,日夜相伴,清醒时,我能触碰到她美好的躯体,在睡梦中我感受到她光耀的灵魂。但在现在她离我而去了。

她在睡梦中与我永别,当我发现时,她在我怀中已经停止了呼吸。

她乌黑的长发变得黯淡,白皙红润的脸颊显得暗黄苍白,手无力搭在我的身上,不再抚摸我的胸膛,甜蜜的吻也将不再落在我的脸上,那双美得难以形容的眼睛,那双我最爱的眼睛永远的闭上了。自此我在现实中与她离别,唯有梦,能将她带至我的身边。

我哭泣着准备着她的葬礼,看她身着黑衣,看她埋入家族的墓地,看着周围的阴影散去。我厌恶着阳光,因她再也无法感受她的热量,我也厌恶着月亮,因她死去时月光正照耀在她身上。我厌弃着光,于是光也厌弃着我,于是我的生命之中失去了光。

我从此就在她离去的屋中,茫然度日,唯有在美好的梦中我才能见到我的海伦,尽管她紧闭着双眼。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我有时隔着门听见了盗贼在我家中的酒柜旁开怀畅饮的声音。一日,我在睡梦中被那些我并不熟悉的亲属围在身旁,邀请牧师主持我的葬礼,瓜分我的家产,拍卖我的藏书。而当我站起来大声呵斥他们时,他们大叫着夺门而逃,唯有神父在临走时,对我说了一句:“祝你晚安,先生。”自此,再也没有人打扰我和我的爱人了。

于是就这样,七年过去了,我的屋子开始显得有点破旧,窗帘开始破烂,不再遮得住那讨厌的光,于是我拆掉桌子,将木板钉在窗户上。几代留下的家产也快损耗殆尽,老鼠在我的地板和天花板里流窜,他们的叫声几乎使我无法入睡,无法使我再看见我亲爱的海伦,于是我用猎枪向着天花板和地板猛开几枪,老鼠的悲鸣响起,于是世界安静了下来。但我依旧无法入睡,因为食物和书籍的霉味使我无法忍受。我开始用镇静剂和大麻催眠自己,使我能够回到美好的梦中。

那天,我从梦中醒来,在那昏暗的房间之中,我却看见了光,而那光却并不令人厌恶,就像七年前我所看见的,我看着那光,猛然清醒,那正是海伦的双眼。

海伦回来了,带着那乌黑的长发,那白皙红润的脸颊,她的手温柔的手抚上我的胸膛,她的吻落在我的嘴唇,她为了我摈弃了上帝的芥菜子,而与我重归尘世之中。

我的爱人回来了,我与她重新在我们的家中相逢,她为我清扫了屋子,为我准备了晚餐,她与我拥抱在一起,使我在七年之后重新感觉到了那种发自内心的温暖。她那眼中的光如同明星般闪耀,将我晦暗的心点亮,使我的灵魂熊熊燃烧。

然而到了晚上,当我怀着幸福陷入睡梦之中时,我却没有看见她。这算什么?我在清醒之时,拥有着她,却又在梦境中失去她。哦,不!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猛然将这个梦搅碎,吞尽。但在我睁眼的一刻,我却找不到那我紧紧抱住的身体。

我发了疯,拼命地环顾四周,希望找到海伦,但她始终不在我的视线之中,我又一次失去了我的海伦,就像斯巴达的墨涅尔俄拉斯一样。当我哭泣着,绝望着试图陷入梦魇中之时,我又一次看见了那双眼眸。

我出离愤怒了,我受到了神的愚弄和嘲讽,祂将海伦只余我的身边,让我在现实和梦境之中都能享受到至高的幸福。然而,神却又将她夺走,只允许我保留其一。但你习惯了山珍海味之后,又怎能咽下稀粥咸菜呢?

我于是准备反抗上帝。作为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神学教授,我曾经在极度的好奇心与恐惧感中研究阅读过那本人类历史上最为诡异邪恶的禁书——《死灵之书》阿尔·哈吉夫。曾经我惧怕着这本书以及其中那些难以被描述为生物的东西,抗拒着里面那些晦涩阴暗乃至邪恶的术法。但现在,我意识到,只有那本书才能帮助我对抗上帝,夺回我心爱的海伦。

我凭借多次研究的经验和超强的记忆默写出了一部分内容,但有些始终无法背诵出那些明明记忆深刻但却不可名状的知识。但我因一句话而感到了希望:那离去的并非逝者,在亘古中就连死亡都会消逝。这样我更加坚信了,这本写书能够使海伦回到我的身边。

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准备之中,我现在开始了计划。我将她那已经死去多年但却依旧保存良好的尸体,从墓地里挖掘出来。在阿卡姆附近的密林之中,我将念诵起那明亮的咒语,届时我的海伦将会从那地狱中归来,而将我一并拉出。时间不多了,我必须马上出发。

 

二、一个惊魂之夜

当警察发现我的朋友亚当·拉格纳森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他亡妻也就是我的姐姐的尸体死在了密林之中。数十年来,我都一直没有受到过他的消息,而我也一直认为他死了,但据法医鉴定,他才死去仅仅一天,但令所有人惊讶的使,我姐姐的尸体却在地下整整保存数十年却不见一点腐烂的痕迹。老实说姐姐并不算很好看,尤其是她的眼睛,因为看不见的缘故,总是黯淡无光,仿佛死去一般,只有亚当会夸赞她的眼睛美丽,他带着她离群寡居,渐渐与我们断了联系。我们最后唯二的联系,居然就是两人的死讯。

不管怎么样,由于他们没有儿女,而亚当是个孤儿,我作为他们最为亲近的血缘关系者,我获得了他们一切的财产。由于我已经从阿卡姆城搬到了普罗维登斯,短时间内无法回家,于是我决定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顺便整理他们的遗产。

按照家族古老的传统,在下葬之前,我将他们的尸体置于他们的房间,用棺材装着,而我则睡在他们的书房之中。夜晚恰逢停电,极其无聊,我便开始读起了他们的藏书。作为知名的学者教授,亚当的藏书极为丰富。作为神学教授的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代派”,他的书架上充满了异教的文化,我正拿着一本北欧的史诗读着,却时不时听见了敲击木头的声响,起初我以为是风大的缘故,但当我看见静静挺立在那里的树,我似乎感觉不大正常了。我怀疑是小偷登门,于是拿起手电,在房屋中四处搜寻,却一无所获,唯听见从主卧处听见声响。我料定小偷是在主卧于是破门而入,却看见了祂们。

我从未见过如此的景象,使我忍不住大叫出声。我丢下手电,夺路而逃,我似乎听见了那东西在背后追赶所发出的嘎吱声。我拼命奔向警察局,向警察描述我所看见的一切,可他们并不相信我所说的,只是认为我是由于悲伤过度,因为他们并没有看见过那玩意。最终在我最后一遍重复我所说的话时,他们叫来了医生。

我被关进了疯人院,我大概的确疯了,因为那场景实在超出了我的想象,每当想起,我就忍不住不停地发抖并且呕吐,那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我始终不明白上帝究竟是因为我什么样的罪过才赐予我如此惩罚。Oh!神呀!当我开启那棺材时,我看见了两具互相撕咬的生物,互相咀嚼着对方的血肉,露出森森白骨,他们将对方的一半的血肉吞下,但那令人憎恶的脸上的单眼却闪耀着光,看着对方,表现出无穷的爱意。他们正是那死去的亚当和海伦!

4.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danio-liu
成员
10 月 前

再看这篇文章 已经爱上了它

长风hpb
成员
1 年 前

哇哦~~~

danio-liu
成员
1 年 前

不是很明白,但是大受震撼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