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潜渊

更新: Jun 13, 2022  

深潜者与祭品女子

作者:Charles Lovecroft

【数据删除】年6月13日,天气:晴
我受上级命令,前往“蝰鱼”号科考潜艇担任安全员。就职当日,我的新上司,也就是“蝰鱼”号的舰长告诉我,我们的工作任务十分轻松,唯二要做的事就是日常巡逻舰艇和记录下潜日志。前者只需安全员们遵循已经安排好的巡查时刻表分组进行舰舱内的治安巡检,后者其实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写日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我一个军伍出身的大老粗拿起笔杆子,但舰长并未多做解释只是告诉我这是必要的章程,所有的人都要写,包括他,我只需要服从命令就行。

【数据删除】年6月14日,天气:未知
潜水艇正式开始工作,我和我的新室友相处的不错。他是一个来自马萨诸塞州临海小镇的年轻小伙,名叫罗纳德。我没有仔细打听他具体的家庭住址,只模糊知道他的老家是个落寞渔村。我跟他说我的祖父也是诞生在马萨诸塞州的小渔村,虽然在他幼年时就随我的曾祖父迁居至佛罗里达州,但我一直对那块美丽的土地心生向往。
听完我说的话,罗纳德很高兴能与我共事,他跟我讲了许多他在海军服役的趣事,因为我俩被安排去巡逻的时间是下午,所以我们有很长的时间熟悉彼此,毕竟没人想和一个陌生人朝夕相处长达四个月。而在这次长谈中,我们发现了许多彼此的共同点,都曾服役于海军,都不喜欢吃各类鱼罐头,对脱衣女郎的探讨也喜欢由浅入深……
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工作也十分顺利,整艘潜艇几十名船员我们都开始慢慢互相认识,我和罗纳德约定在这次任务结束后,我要邀请他前往我在佛罗里达州的住处做客,带他认识我的妻子和三岁的女儿。
【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年6月24日,天气:未知
说句实在话,即使我有长期在军事核潜艇上服役的经验,也依旧不喜在潜艇中生活。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特别是我们要探索的区域是一片未知的深海,虽然之前已经派遣过深海机器人对这片海域有过探寻,但载人深潜还是首例。潜艇刚入水时的好心情已经消磨殆尽了,罗纳德不止一次在跟我抱怨这里的生活跟他童年在村子里的生活有多相似,人们的脸上基本很少露出笑脸,那些科研人员大都缩在观察室里,偶尔遇见几名,嘴里都念叨着一些生僻的专业名词和“这真是个大发现”之类的话语,反正我是听不太懂。
【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年7月14日,天气:未知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们的下潜深度是在水平面下1200米,这个深度或许会继续提升,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次水下补给了。
罗纳德开始有些焦虑不安,他毕竟才二十多岁,经验不足。

【数据删除】年7月15日,天气:未知
工作依旧轻松,我偶尔会和一些来自其他地方的工作人员聊些有关他们家乡的话题,增长见闻的同时也可以顺带解解闷,还能把这些故事再同罗纳德讲讲。
哦,上帝啊!可怜的小罗纳德最近变得有些神经质的了,他的表现让我有些失望,不知道到底是谁会把这样一个新兵蛋子安排进这次行动呢?算了,这和我也没关系,不过罗纳德从他随身行李里翻出来的一枚项链倒是让我觉得有些眼熟,我记得我曾在我祖父的老照片里见过它们,据罗纳德所说,这是他镇子里传统的工艺品,是他母亲为他制作的平安符,只不过因为样式属实老旧难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带在身上。

【数据删除】年7月16日,天气:未知
见鬼!我居然失眠了!一闭眼,我的脑海中满是罗纳德胸口项链的模样,那是一个用纯金打造的圆环,内里的浮雕上刻着一只奇特的生物,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它,它就好像奇幻小说里描述的鱼人,但面目却要可憎许多。
那怪物似乎盘踞在一根巨大的浮雕石柱之上,周围是颓圮的古老神殿,四周隐隐传来阵阵令人作呕的不谐歌声。
……我为什么要把这东西写在日志上,要是被人看见了肯定会嘲笑我怯懦胆小,居然被一枚项链吓得不敢入睡。
【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年7月21日,天气:未知
工作很顺利,戴上他母亲给他的护身符后罗纳德又变得开朗起来了。看样子,我之前有些看轻这个年轻人了,他确实是个棒小伙。
我们潜水艇的下潜深度已经达到了1800米,科研人员的情绪也变得高涨起来,虽然其他工作人员都一副恹恹无力的神情,但他们似乎有了什么惊人的发现。
【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8月1日,天气:未知
我这几天做了许多令人不安的梦,我梦见自己站在狂风怒号的海面上,头顶是阴郁可怕的厚实云层,偶尔还会有雷霆霹雳蔓延其上,狂风和暴雨的嘶吼声钻进我的耳蜗,我听见一阵细语,如气泡般在我耳畔炸裂——
“Mgr’luh mgyogor!”
这声音的腔调如此黏稠不详!我听不出来那是何种语言,但诡异的是,当那道声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粗暴地塞进我的脑子里后,我居然能听懂它的意思——
“往下看!”
【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年8月4日,天气:未知
深潜仍在继续,船员全都疲惫不堪。诡异的是,罗纳德依旧活力满满,甚至那股兴奋的模样让我害怕,他开始天天向舰长问询我们下潜的深度……2000米……2500米……3000米……4000米……我们潜入的太深了,大海的深处到底有什么?

【数据删除】年8月5日,天气:未知
显然,精神上的不堪重负让我们的同事在工作上出了意外。一位潜艇内的电气工程师死了,我在和罗纳德对舰艉的巡查中发现了他,他奉命来维修一处因为电力过载而被熔断的电路,最后因为操作失误触电而亡。
真是可怜,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他的儿子才七八岁吧。
出了这场意外后,舰长特意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开了个简短的安全会议,要求所有船员工作时保持专注。
我们的工作并未因此中止,深潜仍要继续…….

【数据删除】年8月12日,天气:未知
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听见了歌声!很美妙的歌声!就好像传说中的塞壬在我耳边歌唱一样!多么奇妙啊!那只美丽的海妖扭动着她曼妙的身躯向我游来,我能看见她那超凡脱俗的惊世容颜和身下闪烁着粼粼波光、覆盖着珊瑚红一样的鳞片的鱼尾。她带给我一种不一般的慰藉,但为什么她的样貌又让我十分熟悉呢?我似乎在哪见过她……曾祖父和曾祖母的画像……

【数据删除】年8月13日,天气:未知
紧急情况!罗纳德失踪了!怎么回事?我一觉醒来他就不见了,他的床单上有一滩诡异黏稠的液体,那东西带着很重的鱼腥味,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我肯定得先把这件事告诉舰长,我在整艘潜艇里都找不见他,无线电通话也联络不上他!
……
我们几十号人都在寻找罗纳德,但却都一无所获。见鬼!他到底在哪?整艘潜艇都不见他的踪影!我们都不相信一个6.3英尺高的海军队员会这么突兀的人间蒸发,他到底去哪了,潜艇里根本没有供他藏匿的地方。

【数据删除】年8月14日,天气:未知
经过一天的搜寻后,我们最终还是放弃了寻找罗纳德,这场诡异的事件后,不少船员找到舰长,提议提前结束深潜工作,但一些科研人员反对了这个提议。他们表示他们的研究已经达到至关重要的一步,不可能就这么中止。最终,在不断地争执中,舰长决定在研究取得一定突破后,立马结束深潜工作,返回海面之上。

【数据删除】年8月15日,天气:未知
我们受到了攻击!见鬼,这可是将近7000米深的海底,是什么东西会生活在这种鬼地方?大王乌贼?还是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怪物,我不是海洋生物学家,对此并不知情,但我知道,它要是想和我们碰碰,那就让它尝尝炮弹的味道!我们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数据删除】年8月16日,天气:未知
和海怪的搏斗僵持了一整夜。不得不说我们有些轻敌和大意了,虽然鱼雷把那只怪物打成了碎肉,但也引来其他深海巨兽,这些生活在7000米深的海底怪物,身体能承受的巨大压力居然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鱼雷和炮弹的威力。我们虽然险胜一筹,但科研任务肯定得草草收尾……

【数据删除】年8月23日,天气:未知
潜艇里面有怪物!已经又有船员失踪了,我们发现他时,那个可怜的家伙身上连一块完整的碎肉都没有,舰长命令我们再一次进行全舰范围内的大搜查,但依旧一无所获。我们知道那个怪物在这里面,但他也知道我们在哪,他在和我们玩捉迷藏?见鬼,他怎么知道我们会在什么时间去什么地方巡查,我们明明只在无线电对讲机里交流过!

【数据删除】年8月30日,天气:未知
我见到了那个潜伏在潜艇内的怪物!它是罗纳德!一定是他!那怪物脖子上的项链我认识,还有他腰间用衣服的碎布系着的对讲机!他一定是罗纳德,我的直觉告诉我我没有猜错!尽管他的外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身体上满是肮脏恶心的粘液,但那股熟悉感让我毛骨悚然。

【数据删除】年8月32日,天气:未知
那个怪物摧毁了潜艇上的不少设施!潜艇的舰艉一部分已经进水,我们被迫又下潜了数百米,这里的水压让潜艇的外壳已经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响声!那个怪物是想和我们同归于尽吗,这么深的海底,他的肌肉和身体能承受这么可怕的压力吗。

【数据删除】年?月??日,天气:未知
完了!全完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罗纳德把整艘潜艇的人都杀了,除了我和两名女性研究员,并把我们关在了舰长室,这里是整艘潜艇唯一还算完好的地方,那个怪物并没有破坏空气转换装置,我们还能活下去,但他却被我和另外两名研究员的衣服扒了下来……

【数据删除】年6月14日,天气:未知
不知为什么,我开始慢慢听得懂罗纳德说的语言,他开始告诉我许多奇怪的知识和关于一位伟大存在的信仰。我起初并不理解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当他向我展示父神达贡赐予他的伟力时,我突然间明白了一切。

【数据删除】%&jabakfj,haksh:*%$&
那两名女性研究员已经怀孕了,我和罗纳德把昏迷的她们俩塞进了潜艇的救生舱,然后带着她们一路上浮。这过程可不轻松,特别是对我们这种刚熟悉怎么使用脚蹼的新生儿,但好在罗纳德记忆里有他父亲继承给他的特殊咒语,我们很安全的把人送上了岸,然后我们将要继续下潜,一直到海底最深处,我们的故乡——伟大的拉莱耶……

【数据删除】年%&月*(日,天气:鱼头
科考很成功。虽然中途我们历经磨折,不少船员为此牺牲,但最终我们还是抵达了神国。父神领着族人们在向我和我的同伴致意,祂是如此谦逊仁慈,我想我的新生活一定会很不错,我看见了几位热情的姑娘,她们两颊颤动的鱼鳃是如此迷人,我或许可以组建一个新的家庭……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公社编辑
管理员
5 月 前

棒~

公社编辑
管理员
5 月 前

不错啊!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