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溺鬼

更新: Dec 1, 2023  

作者:鹤舞楼头

〈1〉  在2022年的7月,在外地颠簸了两年的我准备返乡。搭上直达河南的长途大巴后,我靠窗欣赏沿途景色,窗外的景色在城市、山丘与乡野之间不断变换,使映入眼帘的光景不那么单调。  一天一夜之后,在上午时分,我坐上返回村镇的公交,告别了高大建筑组成的钢铁都市,在800多天的异地漂泊之后,我重回那阔别已久的故乡。  回到镇子,我用提前找出的钥匙打开了遍布蛛网和灰尘的房门。这幢房子是在三年前由父亲购置的,它位于靠近小镇街道,挨着田野的一块区域。我和邻居并不熟悉,所以就不用有过多交流,这可以让我避免一些尴尬,因为我现在的境况实在窘迫。  我并不打算回村子,因为那样必然会和邻居有很多交流。但偶尔在街上吃饭或是闲逛时,还是会碰见那么一个两个,有时我会假装没有看到,但如果真是到了迫不得已必须交流的地步,我也会随意搪塞几句。  总之,我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来将房间收拾干净。随后开始通过手机和书籍来消磨剩余时间。  没有目的日子令我开始愈发颓废且懒惰,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我很少离开床榻。索性购买了大量的速食产品,省的麻烦。  但这样的惬意时光终究在一个炎热的使人烦躁的上午被打破了。那天上午,我的手机收到了一个老朋友的消息。他询问我现居何处,我就将我回来的消息告诉了他,不巧的是,他也在这个季节返回了镇子。  他告诉我,他买了新车,现在正在街上购物。交流之际,他的黑色私家车便停到了我家楼下。我只好忙着迎接,他并没有问我的近况,这让我并不那么难堪。接着,他邀请我到他家做客,我连忙拒绝,但盛情难却,我还是被他拖着坐进副驾驶的位置。  他载着我在街道穿梭,在超市购买酒水、饮料和一些生活用品,在熟食店购买一些菜肴。一切准备完毕,车辆载着我驶向他乡下的居所。  〈2〉  在马路上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车辆进入两侧生长着荒草的乡野曲折小路。乡下的景色让我感到放松,我看到童年记忆中的砖房和烟囱,鸟群自由穿梭。现在,我开始期待这次旅途了。  车辆在一家杂货铺门前停下,他要去买下香烟,我并不抽烟,但作为客人,对他的这个爱好我还是表示尊重。  我和他一起下车,并没有进店铺。店铺外有人正在耍牌,几个老人在一旁聊天。  他们的聊天内容无非是一些乡野迷信,他们提到溺鬼。我听到过这些故事,他们口中的溺鬼在镇上我们一般叫做水鬼。据说,水鬼是由溺死者的亡魂变化而来,它们在河流之中游荡,会抓住下河之人,将他们拖下水。  这个故事的来源无非是大人用来恐吓孩童远离河岸而编织的谎言。但乡下人却讲的信以为真,属实是缺乏知识和理性。高等教育带来的优越感使得我发自内心的鄙视这些乡野村夫。  他们讲的惟妙惟肖,一个老人将溺鬼的来源镀上了一层异域色彩。他说,溺鬼来自欧洲,随英国人的商船进入中国,通过黄河进入中州大地。  另一个老人更是笃信地说,早在“海上马车夫”来回往返欧亚世界之时,它们便进入亚洲海域了。  他们的迷信故事,唤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对未解之谜,乡野传闻以及民俗学和神秘学一直都抱有浓重兴趣。所以,便想参与他们的对话。  但这时我的朋友已经付完款,走出店铺,点上了一根香烟。我只好在他之后钻进汽车。比起那些迷信故事,更让我牵挂的还是中午的那顿饭菜,因为我已经吃了太久速食垃圾了。  〈3〉  午餐属实丰盛,饱饭过后,我们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用手机消磨时间,不知什么时候睡去,醒来已是傍晚。我想要回去,但确实天色已晚,加上朋友的挽留,所以只得在此过夜。  用过晚餐,我们在乡野间散步。我向他问起溺鬼的传说,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用手指了一个方向,并告诉我,那里是后山,是一个闹鬼的地方。  我提议过去看下,但他却说,这个时间,那里太紧张了。  “太紧张了。”我揣摩着紧张的含义,想起我的这位朋友早已被乡野迷信给毒害,对于鬼神之事,他是坚信不疑的。  我知道,不管怎样劝说,我的这位朋友都不会在此刻带我到达后山。而在漆黑中,我又不想单独前往,只好决定天亮再去。  当天夜晚,下了一场雨。  〈3〉  上午,九点钟我们才完全醒来,他并没有开车,只是骑了辆电车送我回去。在回去的途中,去趟后山。前往后山的路上,电车车轮在一处泥泞路面打滑,我们差点跌倒,只好推车穿过这片泥泞之地。  终于,我们来到后山,这令我深感失望,因为我朋友口中的山不过是一块小土坡,而且上面已经种上了庄稼。  我和他一起走上土坡,俯瞰土坡下方的一处溪流,那道溪流已经干涸,而且堆满垃圾,此外还有一些动物尸体。我敢肯定,这里绝对没有溺鬼躲藏。  失望过后,我准备离开。转身几步之后,我看到他停了回来,跟着他的视线回头观望,看到有什么东西挂在土坡边缘的一处草枝之上,像是干枯破烂的植物藤蔓。随后,那东西坠入溪流,溅起水花。  我看到我的那位朋友表情凝重,神情困倦。昨晚的熬夜加之阳光暴晒,使得我也开始困倦,我们穿过泥泞小路,准备在阳光不那么强烈的时候再行出发。  我们回去便因疲惫陷入沉睡,待我醒来已是黑夜,今天又下起了雨。我是被异响吵醒的,我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拍打玻璃,一下、两下。我打开灯光,看到响声的来源不过是狂风吹动下盆栽的枯枝在抽打玻璃,我不解我的朋友为何不移除那些死去的植物,他实在是比我还要懒惰。不过,说起来,我发现我的那位朋友并没有在床上睡觉,这让我不由有些担心。毕竟我实在是过于胆怯,在黑夜中总是喜欢胡想联翩。  我穿上衣服,走进院子,听到院子一角亮着灯光的卫生间传来喷淋的声音,于是我放松身心,准备回房休息。但就在这时,我听到喷淋声停止了,卫生间传来滴溅声和拖行声,与此同时,一滩绿色的粘稠液体在卫生间的门下空间凝聚。  不安感开始在我心头郁积,我实在是天性懦弱,明明自诩无神论者,嘲笑各种迷信和阴谋论。但此刻见证如此异象,便吓得瑟瑟发抖。我说不清恐惧的来源,卫生间传出气味实在恶毒,黑夜的寂静又使得我的感知异常清晰。我没敢打开卫生间的门,而是狼狈的翻墙逃走,踉跄在泥泞的婉转土路穿行,到达公路时我才略显安心。  〈4〉  总之,我回到了镇上的家,打开所有灯光,艰难的度过那个可怖夜晚。待天亮和嘈杂的降临才得以入睡。  我再次醒来时,又是黑夜。对于如此荒废光阴,我开始感到自责,加之不好的遭遇,我想要外出放松身心。  因为白天下了场暴雨,闪电使得楼下房间的供电装置跳闸,因为电闸安装的位置过高,我打算明天再将它恢复。  走下楼梯,在楼下的过道,有些上了年龄的人在聊天,我没有理睬他们,来到街道。  我购买了一些食物后准备回家,在到达楼下的过道时,那些人还在聊天。我听到他们说到溺鬼,称那些生物崇拜一个名为克苏鲁的古老神祇。溺鬼的身体可以液化,如果离水太久就会干枯,但水分可以重新使它们的躯体恢复生机。它们修建有复杂的海底隧道,在水流组成的通道中自由穿梭。它们会将贸然靠近它们的人拖进水底,带着他们穿过海底隧道,前往南纬47°9′,西经126°43′的深海,将他们当做祭品献给拉莱耶。  我没有继续听他们的可怖对话,而是跑回自己的家。房间黑漆漆的,走过卫生间时,我才发现并不是跳闸,而是刚刚停电了,因为此刻卫生间的热水器已经亮了起来。但就是那一缕亮光,我看到了永远刻入灵魂的可怕噩梦,伴随着马桶的冲水声和咕噜咕噜的异响,我看到有什么东西钻出马桶,可憎的双眼放着蓝光。除此之外,那刺鼻的恶臭和滴溅之声也被我的感知所捕获。  我的大脑开始变得昏沉,我倒在地上,陷入昏厥。昏厥中,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一个古老的城市,头足纲动物在城市周围穿梭。面容可憎溺鬼拖行着他们的猎物拥向城墙,开始它们可怕的献祭。  那些祭品的躯体瓦解,血肉被城墙吸收。深渊之城——拉莱耶的墙体上裹着一层层血肉,它们已经融为一体。我看到血肉之墙的血管开始膨胀,将鲜血供给城堡之内的黑暗神殿。而在黑暗神殿的最深处,沉睡的克苏鲁等待做梦。

3.3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weige
成员
2 月 前

总体来说还算不错,只是最后的结尾稍稍短促了些,感觉如果再加上写跌宕情节会更好

鹤舞楼头
成员
2 月 前
回复给  weige

随便写的,想投一下看看能不能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