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被遗忘的记忆

Oct 25, 2022  

遗忘的记忆

 

作者:安克普韦登

 

我保证我并没有疯掉我也不想再次回到那个该死的精神病院,你们根本不懂我看到的一切事物有多么的诡异且怪异,哦上帝啊!是他来了!是他来了!离我远点!那该死的英国佬的灵魂,他那没有消散的灵魂纠缠着我他不愿意离开这个躯体,狡猾的他就连埃及传说中的死神阿努比斯也无法用玛亚特的羽毛来决定他的罪孽!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悲怜莱根·安克普韦登。

每当我进入睡眠时大脑就会显现出一种奇怪的画面,仿佛就是我漆黑的记忆深处中出现了色彩奇异的圆形的奇怪球体,这些球体在我的大脑中不断的发出美丽的光芒,该死,我注视到它们着它们,它们就像《星之彩》中的天降怪异影响着周围的一切,它们的发出的彩色光芒尝试着改变我的思乡,我无法移开我的视线,它实在是过于美丽,我伸出手尝试去触碰它们,但是当我的手碰到这个发光球体时我眼前的画面变得扭曲这个而彩色的光线集合体伸出扭动的触手并发出一种刺耳的声波,这个甚至不能说是人类所知的生物所发出的声音让我的精神开始混乱并开始胡言乱语,我猛的扇自己耳光试图让我从这不知名的幻觉中脱困,庆幸的是上帝还是眷顾我的。

我从自己的公寓中惊醒喘着大气,梦中的场景使得我急促地走到书桌上拿起笔记本记录梦中的一切,当我那已经沾染了墨水的钢笔要触碰到纸时,而我却想不起来我想要写下来的内容了,唯一记起来的的就是我做了一个美秒但又诡秘的梦,梦中的奇异的彩色球体发出一种绚丽的光让我难忘无比的同时我还在梦中听到了有人在我的耳边低语,我试着不去回忆那种声音,但奇怪的是当我越不想回忆起那个声音而那个声音却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我捂着耳朵想让自己听不到这个声音,救命,我快要疯了。

我拿起桌上的花瓶猛击的我的头部试图使自己晕过去来逃避这个声音,在我晕过的期间我彷佛看见了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上长满了胡茬皱纹遍布全身,身穿着英式老年的服饰头戴着英国老年人才会带的帽子,那个男人在我的身体上睡意的绘画着诡异的图案,这个图像呈现犹太人的六芒星,该死的我的身体无法动弹原始的情绪让不断的挣扎,这个时候的我早已放弃的对上帝的敬仰只求现在有没有人将我从这未知的囚牢里拯救。

当男人画完了六芒星时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彷佛我的身体再也不是我的了一样,我看见我从我的身体里脱离,我非常的惊恐,这名英国男人想要驱逐我的灵魂得到我的身体他想用他从《伊波恩之书》中学来的黑魔法想将我消灭,我用着游泳的姿势奋力的朝着自己的身体游去,靠近身体的过程中一道熟悉的光芒刺激着我的视线,那名英国男人变成了黑雾被光芒驱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地板上苏醒,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很好,我还活着,那该死的英国男人并没有得逞,他并没有跟《门外之物》中的黑魔法师一样成功的互换灵魂。这发生的一切让我不知所措,我拿起电话拨打给我在二十年前背着妻子搞外遇所生儿子,无奈,因为我的大儿子在十九年前就被国家抓取强行参军,而我正好残疾躲过了那次招募,与其说是招募还不如说是强行抓住当炮灰,那之后我的儿子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我记起邻居说过,我现在住的这间房以前死过一名英国佬,而那名英国佬总是学习一些黑魔法,导致邻居对其非常的厌恶,怪异的事情就发生在英国佬死后,房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出哀嚎和尖叫,听着声音就感觉置身于《圣经》中的地狱的亡魂,死去的灵魂饱受煎熬,而这些声音像极了地狱灵魂受惩罚时的尖叫导致附近的居民报了警,这间屋子本来应该封起来,但是黑心的房东不忍心的自己的财路断裂,伪造证件想偷偷的将房子卖给那些容易受骗的外乡人。我尝试着寻找这名房东,想着从他那里获得这名英国佬的信息。

我向我最好的邻居普莱·奥格·费格罗,从他那我得知了房东对《死灵之书》这本由阿拉伯狂人阿卜杜·阿尔哈兹莱德所攥写的书籍情有独钟,我前往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图书馆,果然,我在这里找到了房东,这名可憎的贪婪财奴,将一间黑魔法师的售卖给我,可能是因为情绪过激激动的缘故,我冲上去朝这名的脸上来了房东一拳,拉着房东的衣领,向他询问着那名英国黑魔法师的所以信息。

房东表示这件事他也是名无辜旁观者,他也没有办法驱逐这名英国人的灵魂,就算是所罗门王的魔法也无法驱赶。我问他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能让我摆脱这名可憎的黑魔法师,好吧,没有,但是我想起了那本《伊波恩之书》,伟大的魔法师伊波恩,他的魔法能将我从这痛苦身体争夺中拯救。我试图从这些心理安慰的话语能安慰我绝望的神情,但没有用,此刻的我像极了那些一心求死的精神病人。哦我的天啊!那该死的英国佬的声音又出现了。

我前往了教堂,我向牧师忏悔,我向他讲述了我这废物的一生中所干的“好事”,学生时期的我对历史和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我为了学习历史甚至放弃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选择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阿卡姆的古老气息和浓厚的历史氛围让我选择了他,但因为工作原因我必须选择离开阿卡姆前往洛杉矶。我也曾因为恐惧而抛妻弃子,1934年的2月14日我当时带着家人开车回到阿卡姆的时候,因为公司放假,我想着回到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在上路之前朋友就跟我说过了阿卡姆最近有这大事发生,据说是一群邪教人员在进行着一些诡异的仪式,还拿出了当时案发现场的奇异图案。

那时的我还以为那群邪教徒就是一群信仰着一些小众神祇的小团体,我跟他讲我们的警察会解决这一切,但是到那里时我后悔了,我应该相信朋友的警告,那群邪教徒根本就是群疯子,他们信仰着犹格·索托斯这个彩色星球集合为一体的怪物而他们的首领就是这个神明的儿子威伯斯传闻长着山羊脸的学者。

传统的书籍和一些神秘的书籍都存放在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图书管里面,天上的繁星之多,远超你的想象,都说儿子比较像父亲,我的儿子跟我一样,都曾对里面的图书非常的向往,而我那被抓去参军的可怜儿子曾经是大学的昆虫学博士,还参与了《来自夏盖的昆虫》的翻译和出版,可怜的安克普韦登他无法享受这些带给他的名誉和利益。

听大学附近小巷子里的一个老疯子说过地球上的生物都是由乌波·萨拉斯所创造,乌波·萨拉斯从宇宙将禁忌的知识带到地球。安克普韦登在年轻的时候,他就跟我讲过,他在后山看见了一群服装怪异的人在进行着某种仪式,他们在召唤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那群人将村中的所有牲畜带到山上成为了黑山羊的养料。原始的恐惧让他下意识地逃跑,幸运的是那群教徒并没有发现他,但听说在那之后村子里经常出现一些失踪案件。

灵魂的深处又出现了那个黑魔法师的声音,但这次我听见了他的声音这次我听到的跟上次的咿呀嘶哑的模糊不清相比这次无比清晰“将你的身体给我,我将会替你完成使命,阿撒托斯在宇宙中心等着你,奈亚拉托提普会化身为赫拉克勒斯骑着飞马来接你,你会成为那位神祇的一部分,回归乌波·萨拉斯”。

我无法理解这么黑魔法师的话语,只知道他信仰着乌波·萨拉斯,想夺取我的身体将我归回到既是起源也是终结的神明之中。

自从我开始寻找如何驱逐我大脑中的可憎灵魂时,外界早已开始了对我的流言蜚语,有人说我已经疯了,每天都在幻想一些灵魂有关的话题,那些唯物主义者永远不会懂的,他们相信着科学,而我现在却被一种无法被科学解释的东西所纠缠,我跟他们倾诉,但他们一旦靠近我就会把我当成怪物一般就像那些感染了梅毒的人一样,他们说着不要靠近我,每一句话语就像尖刺一般刺激着我,有时候我甚至有想过把身体交给这个英国人,我的姓氏使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区区一些流言蜚语打不倒安克普韦登。

我开始研究魔法和奇幻类书籍,在密斯卡托尼克的图书馆里面翻阅着各种书籍《死灵之书》《伊波恩之书》《夏盖的昆虫》《犹格斯的真菌》《黄衣之王》,这些透露着诡秘的书籍使我的精神开始出现了问题,那名英国人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我尝试着跟他对话,我手中的血腥味让我以为他是个屠夫,但这里是我的大脑,而我却闻到了血腥味。可一转眼我发现自己出现在了斯莱恩屠宰场,我的父亲曾经是这里的老板,后来就不是了,小时候,因为他侮辱了耶稣而被那些天主教信徒而被他们绑在十字架上,我的父亲的全身被那些信徒泼满了汽油,当时年幼的我看着我的父亲被炽热的烈火烧焦,烧焦的尸体所散发的臭味让我第一次产生出了想离开的想法。

父亲是镇子里唯一的屠夫,对待镇民也是无比的友好,同时也是一名酒鬼,镇上的爱伦·坡酒馆也是他经常去的地方,在镇子有句话叫做你永远可以在旁晚的爱伦·坡酒馆里找到一名叫亨利的肥胖男人。

在两个月前镇子里来了几名自称基督教教徒的人,在1892年的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在地图上不会显示的小镇居然会有人基督教的人来到这里传教。但老亨利并不信任这些,他觉得这些虚假的信仰会污染他的精神,同时他想让镇上的人们也不要相信这些无用的东西,神父告诉他让他相信上帝,主会救赎这位手上沾满了无数家畜鲜血的手。老亨利推了神父一下后并对其狠狠地辱骂,哦,天呐你们都疯了吗!这些东西会占领你们那被蛆虫腐蚀了的大脑,远离这些东西。

老亨利回到家后性格不知为什么就变得很奇怪,变得一会暴躁一会冷清精神也有点问题了,屠宰场也被教堂收购改造成了孤儿院,家里人无奈又不能将他送去精神病院,因为父亲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母亲崩溃了,她将自己吊死在了房梁上,当时的我年龄才6岁,所以对母亲的死感触很大,我无助的推摇着死去的母亲,但怎么摇晃都没有用,我知道母亲已经死了,但是我不愿意承认这是事实,父亲后来将母亲埋在了森林里面。

教堂里面每周都有一次礼拜,我对里面的内容非常的好奇,但每天都父亲把我困在家里,拿着皮鞭抽打我,每当回忆起这个场景时都会想开始胸闷,有一次我趁父亲不在家的空隙从家里跑出去。但是刚拨开门后,我看到的那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景物,那是父亲被那群人绑在十字架上,熊熊烈火燃起,那群信徒在嬉笑,他们脱掉自己的外套显露了自己那扭曲的模样,他们的服饰像是印第安纳人,但是确实一股子非洲人的样子,他们对着烧焦的父亲绕着跳着舞口中喊着“乌波·萨拉斯我们会回归您的怀抱,我们会回归万物之初”。

可怕的场景让我非常的惊慌,当时的我已经是青年的年龄,我想着逃跑,但是憎恨让我对复仇的心越来越强大,都是这些信徒导致了我的家庭破碎,当时的我急促的跑进了森林里,跑到了母亲的坟墓旁,我在高处看着那群人对着我的父亲在进行着扭曲犹如蠕虫一样蠕动的舞蹈着,年幼的我大脑中也出现了这个英国男人的声音。

我打电话给了房东,我问他黑魔法师以前的事,但是奇怪的是房东突然说根本没有黑魔法师,我一脸茫然,我问他谁,安克普韦登,一段记忆回到突然进入到我的脑海中,我惊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之中,发疯似的翻找着什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无法思考,彷佛我的身体已经不是我的了,那个黑魔法师,他成功了,我想起来了,黑魔法师根本就不存在,他就是我,我从来就没有发现自己是那个人,不,我不是他。我拿起电话打给了精神病院,我看向了镜子,里面映出的是那名邪恶的黑魔法师还是安克普韦登,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了,我看着精神病院的人来带走了自己,可怜的安克普韦登。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疯。
成员
21 天 前

〖胡言乱语〗第一段的主人公安克普韦登还在说着与”上帝”有关的言语,而后来又可以看到,主人公已经阅读了不少克系作品,他作为一个基督徒,大概率是不会接受这些作品的,但是文章中却没有表现出这一点。这是一个矛盾,不过我认为也是一个伏笔。由最后一段可知,前面想夺走安克普韦登身体的那位黑魔法师应该就是他自己了,文中那段”这明明是我的大脑,可为什么我可以闻到血腥味?(差不多这个意思)”也是在暗示这一点。可以理解成另一个人格?或者类似的其他?在中间由梦境引出回忆部分中,我们可知他的爸爸在安克普韦登小时候被一群表面上是”基督徒”,实则是乌波·萨拉斯的信徒的人绑在十字架上烧死了,这应该是他们的祭祀仪式。这个过程,被安克普韦登看到了全程。我猜测,他身体中的黑魔法师可能就是这时候开始诞生的,这也解释了前面主人公为什么不是很抗拒克系作品了。至于那位英国佬,可能只是一位无辜之人吧。
就这!

疯。
成员
21 天 前
回复给  疯。

哦对了忘记夸夸作者啦!文风很有爱手艺的味道!主人公的心里活动和其中反应出来的他的精神状态也很厉害!最后一句”我看着精神病院的人来带走了自己,可怜的安克普韦登”也很有感觉,让我很好奇此时到底是以谁的角度来说的。作者大大写文辛苦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