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年夜饭

Jan 25, 2023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

——《桃花源记》

劫后余生之后,我应该重新反思一个问题,我究竟将何去何从。

那是年前的夜晚,我看着眼前破旧的站台却迟迟没有下车。或许这就是近乡情怯吧,我竟开始对曾居住十多年的土地隐隐畏惧起来。但现在我明白,这畏惧并非无的放矢。

那时的我时隔多年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不由伸出手轻触身旁满是铁锈的公交站牌;触觉与视觉的双重刺激下,十二年前乡亲们送别的场景再次浮现在眼前。

思绪收回,我看向不远处老旧的石桥,犹豫片刻,便朝着我最初、也是最终的目的地走去。沿着河边不知走了多远,我终于看见了那熟悉的高山。但,我离家越近,心底的那点不安就愈发强烈。

钻过狭窄的山洞,我终于回到了家乡。一眼看去,稻田里劳作的熟人竟没有几个——“也是啊。”我苦笑道,十二年,足以将田间劳作的人们替换一茬了。但眼前简易的土路与破败的瓦房却与印象里似乎别无二致。

回到属于我的那间破败的小院,杂草丛生,仿佛这里除了时光以外什么也没有改变,似乎十多年过去,只有人们自己发生了变化。

从床下拖出我的小箱子;打开,里面只有一个被我精心包装好的烟枪,这是几年前老爷子无论如何都要留给我的东西。只可惜路程太远了,我甚至都没能从这落后的乡村处及时得知我唯一亲人病危离世的消息。我略微颤抖地一层层打开包裹,坐在床上抚摸着烟枪,黄铜色的烟枪充斥着质朴的气息,就好像老爷子依然坐在我身旁一般令我安心。

在我看来,回家过年倒是次要,这次回来主要是学学文人们寄情山水,放松一下在大城市里四处碰壁的我那疲惫的心灵。

当晚已是除夕,听闻归来的乡亲们热情地邀我吃饭。看着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我不由得一惊。他们的眼神麻木且空洞,但言语里却隐含着一种狂热,不断询问着我的健康状况,就像当年的校园贷一般热切,如同葛朗台对那把镀银十字架的渴望般可怕。

于是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身旁的小姑立刻给我披上了外衣,动作迅捷得就像预知了我的颤抖一般可怕。

乡亲们的热情实在令我畏惧,但他们似乎同时也在敬畏着我——就像阿Q第二次进城之后那样,我开始与他们分享起城市中的见闻。现在的他们甚至不敢直视我,就连偶尔对上的眼神也变得躲躲闪闪。但我很快又发现其实他们对我那些经历并不感兴趣,那他们究竟在期待着些什么——我暗自打了个冷颤。

深呼吸,放松,再放松,过年就不去思考那些令人心烦的事情了。借着疲惫的名号走出人群,我独自漫步于除夕夜里,只有身旁晚风陪伴着我。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劣质火药的燃烧味,与柴灰味混合在一起构成了我儿时最为熟悉的“年味”。杀鸡宰羊声此起彼伏,每家或多或少都养了些家畜为年夜饭做准备。也是啊,我不由做了个深呼吸,这可是一年里最重要的一顿饭了。

如此看来这里的乡村生活也并非当初认知里的那般乏味,只是为何今年我没有在村里看到往年的那般红色?如此一来,连节日的喜庆也荡然无存了。现在就连鞭炮的炸响都隐隐带有一丝急促的味道,就如同是在消毁一般……等等,销毁?

在这被淡忘的年味里,却有着无法言说的不安。

我们村中流行大锅饭,那是上个世纪某个运动的遗物。古老的村子相当偏僻,就连那数十里地之外的公交站,也是在我考上大学后才集资修建的。同样的,作为当年成功走出山村的风云人物,我最终落座于仅次村长的副位。

年夜饭开始,大人小孩齐齐站起举杯庆祝。只是他们看我的眼神各不相同,怜悯,同情,窃喜,这层层浮现之中,我来不及多想。村长带着人不停的找我劝酒,我也无力还说。在觥筹交错之间,我被灌下不少土酒。终于不省人事……

“村长,这是直接送到祠堂,还是……”“胡闹!每年带你们排练的祭舞……”我只感觉自己被重重摔下,全身被密密麻麻的捆着,身体所感之地皆是冰凉。意识半梦半醒,就连记忆也变得紊乱起来。

一声凄惨的嚎叫响起,紧随而来的是阵阵如声浪般的嚎叫。我抬眼看去,在不可视的黑暗之中,有道道虚影在不断的舞动着,发出诡异的如兽吼般的叫声。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绑到这里的。我开始剧烈挣扎起来。终于在阴暗潮湿的石头上把绳索磨断。但我还不能就此逃离。那时无知的我试图努力分辨身旁生物的形状……那是!

那所谓的祭舞中,虚影们摆出一个个正常人类生理无法做到的动作,我甚至可以嗅到空气中因关节扭曲而弥漫的血腥味。

舞蹈似乎进入了高潮,空气里的血腥味愈演愈烈,血雾似乎颤抖起来,跟随着一种奇妙的频率颤抖着。血雾中似乎有什么要翻腾成型,山雀,野猪,豺狗…无数相像的面孔在眼前浮现。最终定格,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扭曲生物,身上淌满粘液。注视它的瞬间,我便已知晓了祂的名字,“年”。

我不知祂究竟为何物,但我知祂是年!那是刻在血脉里的恐惧,而我是祂的臣民。祂向我扑来,这是无上荣耀的拥抱!我要奉献我的血肉以取悦祂,就像这无名的祭舞!

“快!接下祂赐予我们的圣膏!”村长的话不知从何处响起,四周黑影迅速上前,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我冲出去,拨开身前的一切阻碍。软的,硬的,流淌着的,我的脑子已经放弃分辨那一切了,满心只有一个念头,“逃!”

身后突然亮起光芒……然后熄灭。那是最灿烂,也是最后的火光。

 

3.8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eywurt
成员
1 天 前

作为第一个评论的人我很荣幸,但也请你真正尊重你的神。
写的不错,也请继续和我们一起热爱克苏鲁神话。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