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梦中启示 – 三场梦

作者:公社编辑 Jun 20, 2022  

梦

作者:大冢宰

5月29—30日,我在家中分别做了三场怪梦,我确定自己一定触及到了某些禁忌,以至于我的精神和体力濒临虚脱。我会在醒来后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将梦境中的诡秘故事录成音频,我很清楚,这些记录将是我从这个荒唐离奇的世界中脱身出来的唯一办法。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我宛如一个异乡人,每天都要提醒自己时刻保持警惕,我不想在这愚昧与无知的境况中举手投降。下面是那些录音整理成的文字,我尽可能的还原自己看到的一切,里面或许有少量情节是在我醒来时经过脑补加工了的,但是你可以相信绝大部分内容都是我在梦中亲眼见到的:(记录一)我和几名中学同学在一所陌生学校的长廊中结伴而行,这个学校看起来非常普通,满是常见的白墙和黄绿杂色的地砖,像是七八十年前的建筑风格。前方教室门口已七七八八排起了长队,都是和我们一样蓝白条纹校服的学生,我的脑海中提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每个人都要排队签到。前面的学生与我身高一般,他看到我过来,对我说:“你也是来整容的吗?”我非常疑惑,要整什么容?便对他讲:“我不太明白。”“每一个来这里的学生都要先整容的,大家一样了才能一起上课。”我突然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与危机感,他的话听起来不太正常,而此刻他的脸上也似乎露出了一丝诡异的讪笑,这引起了我的不适。队伍前方有两个老师突然出现,他们身穿白色防辐射大褂,头上戴着野猪模样的面罩。我下意识觉察到危险,于是转身向大门的方向跑去,那两个老师也疾步向我追来。那一刻,我的脚步出奇的慢,全身僵挺挺的,仿佛被布条裹住一样,我的喉咙也喊不出话,就像经过了大量运动之后的窒息。千钧一发之际,逃生的大门自动敞开,出现了一段向下的木色老式校园楼梯,我奋力一跃而下,没有发生翻滚,也没有感到疼痛,我安全降落下来。到了这一层,我发现前面有一间正在上课的教室,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绿色油漆有些剥落的门大开着,里面隐约看到一个女老师。那是我曾经见过的语文老师,我似乎安全了,我想那一定是我的班级吧,我要把刚才发生的可怕经历报告给老师。就在进入教室的刹那,我的心脏骤停,我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那是一生都不会遗忘的画面。教室里的所有学生都长着同一张可怕的面孔,那张脸就是从历史书上泥陶俑的模样翻刻过来的,灰黄色的釉面,又板硬又粗糙,他们的眼睛、鼻孔和嘴巴,全是深凹下去的黑洞。他们呆滞的面向我,疑惑着我为什么不是他们的样子?而离我最近的那个学生对我说:“穹隆老师说喜欢我的脸,你喜欢吗,咯咯……”8:30,我从梦中惊醒。(记录二)乌云密布,灰蒙的天空见不到一丝光,毛毛细雨落在庭院间,刺在我的身上。我身穿一袭浅蓝色粗布麻衣,手执竹篮,站在黑色的人群中间。前面是一排屠夫,他们正在用铁钩子挖取一群奴隶的脏器。血水混合着雨水淌了一地。我小心翼翼的把竹篮递到屠夫面前,脑子里涌来了无数的回忆,我是一个穷苦人,需要把这些新鲜血腥的心脏送达城里老爷们家中,换取微薄的铜板。我必须保证送到时这些心脏是鲜活的,但是今天很不幸,雨水越下越大,地面又湿又滑,当屠夫把盛了满满一篮子的心脏递给我时,我并没有看清他的面貌,只是道了声谢便赶忙跑了出去。这一路的景象非常凋敝,我踩到了长满青苔的石阶,摸到了裂痕如人面的土墙,纵身穿过青瓦错落交叠的长巷,道路幽窄曲折,我凭借着经验走。周围的路人也像是黑色的幽灵在一旁飘飘悠悠,即使碰到他们也没有任何触感。风越刮越紧,四周轰隆隆的雷声在耳畔响起,雨水浇打的我浑身湿漉漉,眼睛几乎快睁不开了,我的手死死抓牢那鲜血淋淋的竹篮子,我心想必须保证交给老爷时心脏是还在跳跃的。到了一个暗巷转角的地方,有一团巨大的黑色东西对着我张牙舞爪,狂风骤雨下我看不清那是什么。只是还来不及反应,我的右胳膊便被那团黑影伸出的粗壮触手缠住,继而我的身体轻松的被那不可名状之物拉了过去,一股腐败的腥臭钻入我的鼻孔,几乎令我昏厥。临近眼前,我才明白那究竟是个什么怪物,那一刻我恨不得自己是个瞎子,因为即便只看了一眼,那个形象也会令我终身难忘,一想起就会感到作呕与发疯,那是一只变异的大章鱼,全身上下长满吸盘与寄生虫,而它眼睛就像苍蝇一样生着无数只复眼,正一张一合,一张一合的看着我。濒临崩溃时,章鱼消失了,梦境中的我以为刚才只是个梦。此刻,郑辽忽然出现了,他告诉我老爷刚刚收到了心脏,他赐予的铜板就装在我左胸位置的口袋里。见到他,我便稍稍安心了一些。郑辽继续说,他要带我去一个小时候曾经玩过的地方,那里有我们藏过的宝贝,他想让我帮他找到。尽管我回忆不起来这件事,但是还是想随他一起找找。一辆宽敞的马车突然停到了我身旁,好像是来接我的。但是郑辽什么也没有看到,他依旧自顾自的闷头向前走去。恍惚间的我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马车的门,里面竟然是一条曲折向下的楼梯,下方尽头是一片潮湿的黑暗。我感到一丝诧异,脑袋嗡嗡作响,定睛一看,那马车夫竟然戴着野猪头的面具,他沉声对我说:“你送的心脏我已吃光,穹隆老爷正候汝归家。”8:50,我从梦中醒来。(记录三)我身处于一条熟悉的大街,这里建筑模样和我居住的城市非常像。同样的路灯,同样的钟楼,同样的居民区,一切都像是回到了梦境事件以前。唯一不同的是我自己,我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我的身躯好像蚕宝宝或毛毛虫一样,只能靠咕涌来前行。尽管运动起来非常不适应,但是并不感到累,我的视角会上下摆动,看一下星空皓月,看一下霓虹城市。咕涌出居民区,迎面出现一片沙滩,在远处黑暗的地方,我能听到海水泛起波浪的声音,闻到潮湿咸咸的味道。一轮熟悉的红日从海岸线渐渐升起,海水、石堆、大桥在眼前清晰起来,那红日不像是朝霞,更像是晚霞,红光映出了世间的一切。人类的交谈声传来,沙滩上热闹起来,有一些大人带着孩子在这里堆沙丘,也有一些青年男女在这里追逐嬉戏。红光逐渐开始发散,我的眼中出现了数道波纹,那波纹的颜色开始了变化,一会儿像紫色,一会儿又像蓝色,最终,变成了我从没见到过的独一无二的颜色,我目瞪口呆,因为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那是如沐春风、十分欢喜的感觉。我几乎忘掉了一切苦厄,也忘掉了自己,那是丢失了时间的感觉。9:00,我从幸福中回到现实,旋即陷入一阵失落与空虚。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