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涨潮

更新: Nov 8, 2023  

作者:深渊的触手

放松身心的最好办法是去海边度假,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一想到可以吹到凉爽的海风还有可以踩着温暖的沙滩我就心旷神怡。

自上次那件事后,我接着就给我的朋友发了消息,我那个朋友却十分严肃,可能跟他最近在研究解梦和神秘学有关。虽然我也对这些感兴趣但没有到达他那种痴迷的地步。透过他发的信息我仿佛都能看到他在电脑前眉头紧锁的样子。
为了缓解一下那件事带来的负面影响,我打算去海边玩玩,我订了火车票,三天的准备时间之后我便开始了行程。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现在已经是夜晚了,车内灯火通明,从外面看这列火车就如一条长龙一样滑过夜色。我有些饿了,于是起身来到餐车,这里有好多乡下打扮的人,他们提着条纹大麻袋,偶尔用方言说几句话,还时不时瞄我一眼,这使一向社恐的我有些紧张。我赶紧点些简单的车餐后就找个角落坐下了,然后开始观察这些人,有些人长相肥胖且皮肤油腻,而且他们有着无神的眼睛。“也许是奔波劳累的”我心想。

饭后我望向窗外,已经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了,这深海连月光也无法照亮,黑色的海水拍击着岸边的礁石。可惜窗户很厚,我无法听到这些美妙的声音。

目的地是个小渔村,因为我不喜欢那种人多热闹的大海摊风景区,那样就会失去来海边的意义。这个渔村不大不小,也还算繁华。我看中这个渔村是因为这个村子坐落在海岸边一个高耸的崖壁下面,只要来到崖壁上便可看到渔村的全貌和广阔的海洋。我根据车厢里弥漫的鱼腥味推测,可能在餐车的这些人都是和我一个目的地吧,他们是那的村民。

我在火车上睡了一觉,天刚刚亮的时候火车也正好进站,奇怪的是我昨晚并没做梦。下车时我并没发现像我这样来游玩的人,“为什么没人来玩呢,明明有很美的风景。”我边走边想来到旅馆,一路上的风景都很不错,我选了间可以继续看到海景的房间,因为这家旅馆好像没什么人来住,所以我也可以随便选房间,只是旅馆的招待员貌似不怎么欢迎我,从他不屑的语气可以听出来。

我的房间在二楼,走廊里是日本浮世绘海浪花纹的地毯。房间面朝大海,空间不大但是设施齐全,一张稍稍有些潮湿的单人床,被子和床单都是灰蓝色的,枕头又小又硬,像个石块。窗户没有窗帘,雕花的木头柜子上放着锈迹斑斑的老式闹钟和一本少了好几页的泛黄的日历。“总的来说还不错,至少能看到大海。”

正午的阳光充沛,是时候去海边看看了。这家老旧的旅馆一出门就是渔村最大的那条街,直通海滩。大口呼吸这夹杂着淡淡的鱼腥和泥土气息的海风,我没有看到任何出海捕鱼的渔民,街道上的人也寥寥无几,不管我走到哪,人们总用异样的眼光看向我,这种感觉很不自在,就好像我是刚出狱的罪犯,走在街道上我尽可能的回避他们的目光。询问了旅馆老板附近好吃的饭店,根据老板提供的地址,我来到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小巷。小巷很黑,温暖的阳光怎么也挤不进这狭窄的巷子,我走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中,滚滚热气从烟囱冒出说明这家饭店还在营业。

“不是本地人?”正在擦手的老板用那双死鱼眼一样呆滞的双眼打量着我,他穿着黑色的皮制围裙,上面沾满了杀鱼时溅的血。

“嗯……这里有什么招牌菜品吗?”
“我劝你早点离开,这地方没什么好玩的。”他并没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拖动着那肥胖的身躯进入了后厨,开始准备食材,给我做菜。“这人怎么找到这来的…”他喃喃自语道。

也许现在不是饭点,也许是在躲着我,这里没人来吃饭。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鱼,我胃口大开,吃了个精光。那老板就在点菜台后面看着我:“不收你钱了,你快走吧。”他好像下了驱逐令,我不敢再看一眼他那鱼一样的面容擦了擦嘴快步离开了。天色渐晚,雾气越来越重,路灯现在只能照亮它的正下方。我摸索着回了旅馆,旅馆大厅空无一人,旅馆招待可能已经休息了。我来到房间,身体并不疲惫,但是精神却很混乱,我思索着那些异样的目光和老板那怪异的劝告。不知过了多久我都没有睡着,干脆做起来看着窗外的大海,只有大海可以让我放松了。我仔细听着海浪的声音,那是如此的安静又充满节奏感。“叭哒吧哒”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享受,是从门外传来的,我站起身缓缓靠近门口,那个声音越来越远,听起来是湿漉漉的,像鱼在地上跳动,像有人穿着湿漉漉的脚蹼在走路。我透过猫眼试图看到什么,但是外面漆黑一团,没有廊灯。

新的一天很快到来,我昨晚由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走廊奇怪的声音,睡的并不好。我来到镜子前,洗了把脸,冰凉的水一下冲走我的困意,但冲不走我脸上明显的疲态,“这地方太邪乎了。”我打算今晚就离开这个怪异的村子。走之前我要再看看大海,好不容易来一趟总不能浪费了。

我带上相机,准备在离开这里之前留一些纪念,我拍了很多村子和大海的照片。我漫步在柔软的沙滩上,沿着海岸行走,身后我的脚印被浪花冲刷掉。这一天是阴天,海滩上还是没有任何人,只有停放了很久的几只渔船,那些渔船上的网有些都干的碎开了,船也都很破旧,不难看出这个村子里的渔民很长时间没有出海捕鱼过了,“不捕鱼就没有食物和钱,那他们是如何生存到现在的呢?”我边思考着边顺手拍下了一旁卡在礁石上的渔船。那渔船触礁了,船体被撞碎了,这附近有很多暗礁,渔船在这停靠是很危险的。我走进这艘船,他的驾驶舱的玻璃都碎了,甲板也坍塌了,船锚也消失了。

随着我环视一圈,我愣住了,就在我脚边的礁石上,有几件人的衣服,看款式应该是这个村子里的人的,但这些衣服都被撑破了,破碎的散在礁石上。这里发生了什么,我用相机记录下这诡异的一幕。

我坐在有些发潮的床上,看着手里的几张照片试图捋顺思路。本应该是温暖的中午今天却看不见太阳,天空阴沉沉的,随时就会下雨,我抬头透过窗户望向天空,想起了庄子《逍遥游》里的一句: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

昏暗的天空开始下起小雨,就像我想的那样,雨越下越大,雾气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加重了。我从二楼看向街道,整个村子被笼罩在一层幽幽的蓝色中。透过雾气能隐隐看到几个人影在往海滩方向走去,我悄悄跟在他们后面,虽然雾很浓,但是我依旧可以观察到这几个人的身形有些臃肿,他们的腿很粗且脚很大,我看不清他们,又怕被发现,只好好慢慢靠近。海风没有了,空气中充满粘稠,就像鱼鳞表面上滑腻的粘液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最后还是跟丢了,那几个人消失在海滩附近,我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只留下了几件略微完整的衬衫,湿透的衬衫背部脊梁的位置被捅破了,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快速的刺穿了,在衬衫背部的中间留下一道长长的裂口,我同样给它们拍了照片。

来到岸边,那个被礁石卡住的船,涨潮的海水已经将船淹没过半,那些衣服也被海浪带走。潮水还在上涨,我胸口莫名的发闷,就像已经被海水淹没。

渔村想起沉闷的钟声,回荡在蓝色粘稠的雾中,我意识到我该回去了。我飞奔回旅馆,看到了诡异的一幕——旅馆招待员的脸变得和鱼一样,几颗不规则的尖牙呲出那个扁大的嘴唇,双眼无神的看着我,看到我冲进来被吓了一激灵,然后就是双手下垂呆在原地,我借着那微弱的灯光看到他的手指之间生长着用来划水的蹼,他的上衣因为不合身而撕裂,那双腿粗壮有力。很快他像突然想起什么事似的,扭头跑开了,脚蹼拍在地上发出啪嗒吧哒的声响。我似乎有些头绪了,这些村子里的人可能不知何故接二连三的变成这种人不人鱼不鱼的“鱼人”,但是他们最后都去哪里我还是无法推测。我收拾好行李后就来到那家餐馆,餐馆里面乱七八糟,桌椅都被掀翻在地,看起来是有人急急忙忙冲出去而撞倒在地的,在后厨的地上也有那样撕破的衣物。

在我检查餐馆时,外面传来“鱼人”的走路声,为了一探究竟他们到底要到哪里去,我跟着那个“鱼人”。到这我才看清他们的后背有一列鱼鳍一般的尖刺,他们那呈灰绿色的皮肤上附着的鳞片,光滑且黏腻,脖子几乎和头一样粗,上面两侧排列着鱼类的鳃,身上发出的一股鱼腥味飘过巷子。我一直跟着他来到街上,街上也有零星的几人在朝着海滩的方向走,他们走的很慢,就像在朝圣的一群人,但是透露出一种纯粹的邪恶,这种感觉就好比他们信仰的是邪神,同样令人畏惧和厌恶。

我加入他们的行列,这些鱼人好像还没适应这具新的躯体,缓慢的拖着青蛙一般的腿,大雨倾盆,我的身上已被淋的冰凉,冻的发抖的打了个喷嚏,一瞬间他们都齐刷刷的看向我这个外来人,在这群鱼人诡异的鱼眼注视下我跑离街道,穿过一条条狭窄阴暗的巷子,“死定了,他们肯定会像杀鱼一样把我开膛破肚。”我边跑边后悔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冒昧的打扰了这个奇怪的渔村,窥到什么我不应看到的事情。

就这样我一路跑到海边,潮水上涨已经把那艘卡在礁石里的渔船淹没,劳累的我一屁股坐在沙滩上,大脑中一团乱麻。我沿着海岸线望去,那群鱼人一个接一个的跃入海水,那黑色的海水。涨潮的海浪冲击着无力的我,我也放松身体,任随浪潮的推动,这种有规律的摇晃让我不由闭上了双眼……

我梦到自己沉入了大海,没有一点亮光的大海,我感觉到有什么在海底呼唤着我。我继续下沉着,就像在宇宙中一样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的依托。我屏住呼吸,内心深处对未知的恐惧正在一步步扩大,我的心脏快速跳动,就要马上溺于海洋之时我突然惊醒,刚刚那中压迫和窒息感仍留存在我的脑海里。

满身海水的我坐在渔村上方的崖壁上,这里柔软的草坪让我还想再躺下睡一觉。我向下望去———海浪拍击着崖壁。

渔村…消失了……是被涨潮后的海水淹没了。

这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天空十分晴朗,有几只海鸥在空中盘旋,眼前的一片宁静祥和比起昨日疯狂的场景让我有种来到天国的感觉。

这个小渔村就像秘密被发现的孩子跑开一样消失不见了,而我就是这个发现秘密的人。但现在它又成为了秘密,没人会相信我这些诡异离奇的话,即使是我有照片,因为照片上是一片空白……

4.3 6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wenyicuanxinan
成员
14 天 前

沉浸感很强,但是对于变成鱼的部分缺少了一点冲击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