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梦与失去的乐园

Mar 13, 2024  

作者:洛清

儿童
在那名为帕格的森林中一个幼童正在起舞,不知疲倦不知危险,孩子如传说中的圣子那般所有的污秽邪物都远离他,只要他想就能凭空变出满地鲜花,渐渐的孩子周围聚集了一群村民,他们管孩子叫“造梦者”“我尊敬的小主人”。
孩子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梦里玩得很开心,同龄的孩子们很乐意与自己游戏,不像现实中的孩子那样欺负自己,大人很和蔼,不像家中父辈那般严苛。
孩子与自己的追随者们沿史凯河而上,到达了那座名为乌撒镇的小镇,孩子对那里的第一印象就是猫,很多的猫,这些小生命似乎嗅出了孩子的不凡,主动与孩子交谈。它们告诉孩子“孩子啊,孩子你的心还不够成熟,你应去见识诸城的繁华,港口的富裕,诸神的庄重。羽翼也不够丰满,应该去阅读学习丰富自己的创造力。但还请记住不要被所谓理性客观夺取心智与想象力,成为被拒绝的人。”孩子不明白,但还是随人群离开了乌撒镇。
这如童话般的梦啊,求你带来欢笑。仁慈的神啊,让孩子多迷失一点儿吧。
这如童话般的梦啊,求你不要破灭。仁慈的父啊,让孩子多沉醉一会儿吧。
不知是寒风还是责备唤醒了孩子,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他忧愁。他离开了梦,离开了爱他的人民,迎接他的是最无情的现实。
深夜孩子在被中哭泣,他担心自己再也无法回到那梦中,回不到真正爱自己的人们身边。很快那熟悉的歌声,笛声又回到孩子耳中,他又回来了,回到了帕格村民身边,孩子决定再也不离开了。

青年
在那名为帕格尼亚的新城市中一个青年正在指挥建设,不知疲倦不知辛劳的建设心中的完美之城,青年如传说中的神明那样只要他想建筑就会拔地而起,弹指便能点石成金,人民聚在他的身边宣誓成为他的子民,随着一栋栋哥特式建筑拔地而起,越来越多的人搬进帕格尼亚,现在青年是尊贵的“帕格尼亚城主”。
青年曾如同史诗中的君王那般与乌撒镇的猫们击退了月兽,并与乌萨的猫将军订立盟约允许自己的城市成为这些可靠盟友的新据点。也曾骑乘一位黄衣祭祀赠与的夏塔克鸟与食尸鬼们远征古格巨人。教士在教堂中立起来他的塑像,诗人赞颂他的传奇,士兵称赞他的勇武。
这如史诗般的梦啊,求你带来荣耀。仁慈的神啊,送给青年更多荣誉吧。
这如史诗般的梦啊,求你宠爱城主。仁慈的父啊,送给青年更多认可吧。
不知是寒风还是责备唤醒了孩子,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他忧愁。现在的他在他人的眼中便是优秀的代名词,父辈的骄傲。可他并不开心,甚至有些恐惧,因为他仍记得猫给他的忠告‘不要被所谓理性客观夺取心智与想象力,成为被拒绝的人’。他不明白什么是被拒绝的人,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在成为那样的人。

成年人
仁慈的神啊,我已堕入无梦的国度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再也没有梦到那个陪伴自己长大的城市,虽然在他人眼中我是腰缠万贯的富商,但我是个失败者,我失去了城市与人民,成为了“被拒绝的人”。
我的帕格尼亚,我的人民们,你们去了那里?我做错了什么要遭此惩罚。身边的亲友认为我睡糊涂了,更有甚者将我拉去见心理医生。那些可笑的医生向我阐述梦的含义,与我不切实际的幻想。
可笑!可笑之极!莫非我自小便是疯子?我看他们是读书读傻了,脑中充满理性,容不下一丝感性的空间。
在糊弄完这些呆子后,我开始阅读睡眠和梦境的书籍,学习做所谓的清醒梦进入那个世界,在一切方法用尽后我放弃了科学,开始寻求神学的帮助,在多年的收集和整理后一本书进入了我的视野。
《死灵之书》那由阿拉伯疯子阿卜杜·阿尔-亚斯拉德撰写的魔典中记载了两种方法其一是由食尸鬼的洞穴进入那梦境中,其二便是肉身死后进入梦境。
梦啊,你为何如此难以寻觅,若我与昔日盟友合作能寻到你吗?
梦啊,你为何如此难以寻觅,若我付出生命你愿接纳我吗?

又过了十几年,我并没能寻到食尸鬼的踪迹,也没能找到其他办法。现在的我只能躺在床上质问命运为何在夺走我的梦后又夺走我的健康。几只苍蝇在门外争论着谁才应该继承更多遗产,教的我心神不宁。罢了,还是试试最后一个办法吧。。。。。
成年人掏出藏在枕头下的手枪,顶在下颚上。枪响了,一切都迎来了结局。
早已逝去的梦啊,求你接纳他吧。仁慈的神啊,将他带回众神眷恋之地吧。
早已逝去的梦啊,求你寻回他吧。仁慈的神啊,将他带回那帕格尼亚城吧。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