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梦寻

更新: Feb 27, 2024  

作者:少年D

注:这篇文章是受到洛夫克拉夫特先生的《伊拉农的探求》和C.A.史密斯先生的多篇文章启发而写成的,似乎并没有那么“克苏鲁”……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我每晚都会做同样的梦——

沿着这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往前,在漆黑的山脚下左拐,不远处便是大片白紫相间的三色堇花田。走出花田,步入结满红色硕果的苹果树林,再往前走,就到了那片令我魂牵梦萦的翠绿牧场。

及踝高的牧草湿滑而柔软,踩在上面如同在云朵上漫步。白色或黑色的奶牛悠闲地咀嚼着鲜嫩的牧草,那些牧草永远也吃不完。湛蓝的天空上点缀着白云,在极远处与大地连为一体,耀眼的太阳挂在东边,放射出亘古不变的炽热光芒。

我的母亲,就端坐在那里,坐在草地上,长长的牧草几乎要将她的身影淹没。母亲注视着不知从何处归来的我,露出恬淡的笑容。母亲好像说了些什么,可声音没有随着风飘进我的耳朵,我只能看到母亲薄薄的嘴唇在无声地翕动着。

母亲究竟说了些什么?我试图走近母亲。我太久没有拥抱过母亲,太久没有和母亲说话了。我迫不及待地迈开脚步,奔向母亲,然后,我醒来。

我不愿醒来。

 

时间仿佛粘稠的胶状物,在梦与现实的罅隙中缓慢流淌。清醒与昏睡的界线变得模糊,究竟哪边才是梦境再也无法分清。

唯有寻找。只剩寻找。一个疲惫的孩子在寻找自己的母亲。

母亲会将孩子温柔地拥入怀中,用粗糙的手掌抚摸孩子的头发。母亲会小声地嗫嚅孩子的乳名,那乳名与某头小奶牛的名字一样。

孩子,孩子,母亲呼唤着,将孩子呼唤回童年。孩子在绿草如茵的牧场上奔跑着,远处砖瓦房低矮的烟囱升起炊烟。是母亲,是母亲备好了美味的晚餐。

幸福在那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仿佛牛吃草一样自然。

我想要找回那片牧场,找回在牧场中端坐的母亲,找回母亲给予的,满溢的幸福。

 

我走过荒芜的小径,小径上遍布荆棘,枯萎的杂草在脚下缠结;我走过巍峨的群山,在连阳光都无法照到的群山背面,缭绕着浓浓的雾气,仿佛群山脖颈上的白色围巾;我走过灰色的大海,大海永无停歇地翻腾,卷起黄色的泡沫,冲刷着堆满垃圾的海岸线;我走过炙热的沙漠,太阳的诅咒烙印在这片土地上,滚烫的细沙被铁锈色的风吹进我的眼睛。

我走过刚刚到来的初春,残留的雪还未融化干净,花儿还未开放,天空是黯淡的,仿佛随时都会再度飘雪。

我走过热浪席卷的盛夏,绿草被太阳晒得无精打采,天空是耀眼的白,仿佛一张过曝的相片。

我走过夹竹桃盛开的金秋,风中弥漫着诱人的果香,无色的天空被丰收的麦田染成金色。树叶渐渐枯黄,仿佛一封封泛黄的书信。

我走过白雪皑皑的严冬,刺骨的寒冷将一切埋葬,大地上不见任何生的迹象,席卷的大雪仿佛魔女纯白色的发丝。

我走了太久太久,每次醒来,我都身处于不同的地方。我忘记了自己在哪儿,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太多东西。可我始终忘不了那片牧场,忘不了被长长牧草掩映着的母亲。

……

我走着,走着,身体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我太渴了,还好,眼前就有一条碧绿的小溪。

我慌不择路地走上前去,大口大口地喝起溪水。

溪水。清澈见底的小溪……

……沿着这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往前,在漆黑的山脚下左拐,不远处便是大片白紫相间的三色堇花田。走出花田,步入结满红色硕果的苹果树林,再往前走……

再往前走?我跌跌撞撞地大步向前。

……

在眼前伸展开的,是一幅翠绿色的平面画卷。

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那片令我魂牵梦萦的牧场。

及踝高的牧草;点缀着云朵的天空;悠闲吃草的奶牛们。

还有,我的母亲。我的母亲端坐在牧草上,恬淡地笑着。我奔向她,奔向她的怀抱,我终于听清了她的耳语。

她说,欢迎回家。

 

我不再做梦了。这里没有黑夜,没有黑夜,也就不需要睡眠,没有睡眠,也就不会做梦。

太阳永远高挂在天上,时间不会再流动。

母亲不会再离开我。

我就在这儿,就在这片牧场,和母亲一起,永远。

永远。

3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