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七十三号文件记录

作者:mr-liu 更新: Feb 24, 2022  

2003年12月18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我,格瑞·达利安博士,我正身处南极洲新建的高级研究站点,且马上要前往冰川内的实验基地中。在这份呈向北地研究公司和‘那个’组织的研究记录中,我将会根据我们在新发现的一处古代遗址中搜寻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并根据情况寄回样品,希望这会在对付某些麻烦家伙的过程中派上用场,当然——前提是这个地方已经完全废弃了,别说是哪个古神的痕迹,哪怕只有一点不寻常的生命迹象,我都会选择离开这里。我知道这次项目花费真的很高,但我不想让六十六号文件的事重演。”
实物样品:一份重10kg、长15m的冰芯,一张印有某个图样的铭牌。

2003年12月25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格瑞,我们的小队发现了不少意料之外的好东西。。。我想将它命名为诺伊古城,是的,这座遗址存在着非常惊人的有价值东西。在高数十甚至一百多米的岩石支撑柱所支持的半圆状穹顶下,仿若希腊神庙但又有着完全不同风格的古建筑排列在冰川内部,其内部结构像是白蚁的巢穴般四通八达,虽然我不想谈艺术,但它们给人一种很奇特的像是食用爱斯基摩人的腌海雀般的感受——令人感到恶心和可怖却又有一定的美感。在建筑内部各处雕刻的文字虽然无法破译,但这里有不少保存完整的古建筑和文物,以及一种不知名的比热容极高且相当稳定的橙色粘性液体,小队已经开始进行回收和‘消毒’处理,虽然有些文物让人目视起来很不安因此我进行了单独处理,不过其中一件很不错的文物已经寄回去,但粘液处于安全考虑还要做进一步观察。古城的这些文字图样或许很快就能破译,当然是靠组织的工作人员。我们检测了这里地质上的诸如碳元素含量等指标,以及用那个烧光团队四分之三经费的探测装置进行了检验,结果没发现生命迹象,附带说一句,圣诞快乐”。
实物样品:一件本体和触手形状装饰由黏土制作,而突出的眼球与包裹眼球的利齿由不知名金属制作的“精美”雕塑。

2004年1月8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格瑞,请立即准备相应的稳定装置过滤这之后的所有录音,我真是(此处省略一段暴怒的粗口)。团队正向古城内部深入时,我们发现有一处被牢固的岩石块所封住的地穴,在里面我们发现了大量粘液,我们并未加以注意并向后探索。我们在进入一个完全用金属墙包围、小队用了将近两个半小时才突破的最深处建筑物时,发现里面堆积着一大批用冰或者其他透明材料做的胶囊形罐,里面是由粘液和各种齿状物与杂物混合的物质,当然,粘液大多还是橙色,但当小队成员翻出了几个淡蓝色罐子时,噩梦开始了,等到通讯器里管理探测装置的人员急切地汇报时,一切都晚了——那些罐子的封口突然爆开,我如果活着回来应该补补课,我之前没注意那个封口是从里面开的。随着警卫员安德瓦的头部被那东西裹住,然后它像水果榨汁器一般搅碎安德瓦的脑袋时,每个人都开始了徒劳的抵抗。它们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应该有一些本能还是智慧什么的,因为其中一只原本离我只有半米之遥的家伙当时突然改变方向攻击了想要启动便携式喷火器的卢卡文。屠杀持续时间不长,也许就几分钟,但对我来说太长了。在逃亡回基地的路上,我想起了那个地穴,我根据这之后的推测认为那是它们的墓地,在我即将被一只享用完同伴尸体的怪物追上时,手比大脑更快地做出反应,掏出了最后一个便携燃烧罐丢到了那里面。。。至少,在关上基地大门前,那只怪物咬上了门上的玻璃窗而不是我的脑袋,它真正的全貌也完全映在我眼前:那圈齿状物整齐地排在也许是眼睛的诡异的核附近,粘液包裹着这样一坨物质在玻璃上来回移动,最终作罢。当听到它们那完全不可名状的诡异叫声——是的,它们会叫,鬼知道是怎么发的声——的时候,几近崩溃的我让幸存的托马斯联络员尽快向公司联络并发出了这段录音。”
实物样品:一份录音文件,里面记载了原文件中背景被过滤的声音。
文字备注:语音文件和录言文件被分别发过来,后者已经进行了安全处理。其声音正如博士所形容,极为诡异、尖细和难听。

2004年1月21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格瑞,我们在向那起事件后及时向基地进行联络后得到了确切消息,他们抛弃了大部分基地原本要发回去的物件并及时撤离了,另外请给我发一份人员名单。。。我至少想知道除了撤离人员外那些牺牲者的名字,他们中一大半人才第一次调来工作就遭此劫难。托马斯联络员的状况还好,他这些天拿出干劲进行着文字编译工作,而原本的编译员或许已经在那场劫难中悉数殉职。我们确认了一段时间,并尝试根据已有的情况对这些生物进行资料编辑,它们这段时间从刚开始的活跃变得逐渐懒散,最后见不到它们的活动时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和托马斯才全副武装离开基地进行搜查,基地最外层的部分像是一团用过的草稿纸一般破烂,好在为了应对特殊情况,组织向北地研究公司订购了双层外壳。当我们再一次进入古城时,恐惧毫不意外地再次爬上了我的脊背——那些生物建造了一座雕像,一座很高的雕像,它的体积比起古城原有雕像的体积要大许多,很显然,能在这段时间内造起这座雕像,它们一定有一种更加适合的材料,我当然想到了那是什么,当那怪物搅碎人类头部而无法咬碎钢化玻璃时,我对它的齿状物硬度已经有了大致的估算。托马斯见到这一形态可怖、扭曲至极的雕像时,直接被吓得跪倒在地,一言不发,我也理解那种感受。这时,那种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拍下了一张照片,然后用吃奶的速度拉起托马斯逃了回来。”
实物样品:一张经过处理的照片,上面的诡异雕像由一群被齿状物雕塑包围着的怪物组成,那怪物和之前那件雕塑别无二致。
文字备注:照片拍摄即使经过了长距离打印依然很清晰,根据目测判断,雕塑原料是由人类骨骼制成。

2004年1月22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格瑞,感谢你们及时与我联络,否则我也许会提早死在这鬼地方。那份该死的名单揭示了件重要的事:天杀的工作人员中压根没有人叫托马斯,我将它引入了‘消毒’用的密封舱,随后火力全开。。。那东西什么都没留下,除了一个巨大的核,比那之前我知道的那怪物——顺带一提我想给它取名叫诺伊史莱姆——比它们的核要大四到五倍,但没有齿状物残留,或许是它们的特殊品种,当它没任何动静时,外面的叫声突然冲破了基地的重重墙壁,像牙签一样穿入我的耳膜,我知道我比起前几天,至少更安全了,当然,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比起这些,另一个要命的问题开始愈发严重了,尽管我省吃俭用,还连带了那智慧种的份,但基地的食物还是逐渐耗尽了。我在这几天尝试用冰块解饿,但为了防止被它们偷袭而减少外出后,甚至已经用高锰酸钾或者碳酸钠来解饿了。我还想尝试活下去,但它们似乎已经陷入了暴怒,我可能难以再从这里出去。。。除非,除非我选择那些正保存在冷冻舱的不易腐烂的诺伊史莱姆尸体,这简直太疯狂了,但是,我,我得活下去,我的san值其实已经不能排在第一位了,或者说早就见底了。我见识过它们的运动能力,因此我知道那个巨大的核在这几天是如何和我一起行动,或是进行那些我一直以为是它在做的翻译的,而在那雕像前无意识下跪的又是谁。。。我现在先去再洗一遍手,再洗一遍。。。我从听到那些声音时就不够正常了,紧急处理是正确的”。
文字备注:无实物样品,另外,这之后的文档继续保持稳定装置过滤,不许懈怠。

2004年1月29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格瑞,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外面的动静这几天停止地差不多了。那东西。。。那个诺伊史莱姆。。。很美味,真的,真天杀地美味!另外 最近每当在镜子看见自己的那副没有人形的样子时,我都会强忍呕吐,但好在当我用手触碰脸时感受到的还是正常的形状,这东西进一步让我变得疯狂,但应该不会改造我的正常外形。。。我不想再思考那些事了,我先汇报一下这几天的调查成果,那个令人作呕的雕像,那个应该是它们所信仰的神明,我尝试着又一次去接触了它,尽管有思想准备,但再次看到那诡异的雕像时,我仍旧差一点就崩溃逃跑,最后我还是忍住了,最后我做到了,我尝试小心翼翼地再一次前往古城最深处,当看到那些已经重新恢复成原状的蓝色罐子时,我才勉强放下心来,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那件大雕像送往基地附近。这之后,我完善了对诺伊史莱姆液态尸体的性质的研究,并通过破译过的文字——那些文字比想象中简单——逐步翻译出了它们的一些文化,信仰古神即得永生,生命停止在失去运动之时,重启于活力重注之时,古神是慈悲的,古神是伟大的。。。停,停!我已经难以控制自己了,我不知道能不能申请回去,我必须进一步确定这里的安全。。。替我向卢卡文的妻儿带个话,就说他是光荣战死的。我上一次已经苟活下来了,因此我对自己的人生别无所求,但可以的话,我想要作为‘人’死去。”
实物样品:一罐密封良好的橙色粘液,上面贴有关于它物理与化学性质的标签,以及“严格保管”的备注。

2004年(2)月(12)日,根据权限已显示日期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格瑞,我最近生活的还好,托马斯将那些令人作呕的诺伊史莱姆烹饪地很不错,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的库存,不过还好我活下来了。我已经将要彻底研究透彻它们的文化了,古神真的是慈悲的,真的!它会庇佑我们,为我们的生命降下福祉!它将给予我们永生。。。而我,我做了什么!我竟然,竟然如此无情地在一周前炸掉了它的眷属的修养之地!伟大的神饶恕了我,它在呼唤我,它在庇护我!它将给予我们永生与幸福……!
文字备注:该语言文件在之后只剩下无尽的胡言乱语和疯狂的低吼,之后根据无人机的拍摄,南极研究站点尚且完整(在这之后公司高层接受了那个组织的建议炸掉了整个基地),而整个实验基地已经化为废墟,诡异的是,那个巨大的人骨雕像毫发无损地矗立在废墟内,最后无人机用导弹将它炸毁。根据现有情况,我们已经将格瑞·达利安博士定义为殉职人员。

5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