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六十六号文件记录

作者:mr-liu 更新: Feb 26, 2022  

1998年5月13日
机械音提示:“警告,特级绝密文件已激活,观看者需承担相应责任!”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刘博士,我和我的朋友调查员格瑞·达利安博士已经在亚洲的一处不错的隐蔽地点建造了新的地区指挥中心,它是我们目前为止在各个洲之间建造的最大规模的指挥中心,这里的实验仪器崭新,各处坚固的合金支架透着光。另外,截止11日为止,我们已经同北地研究公司、西洋贸易集团这些组织签订了完整的契约,合作协议差不多今天就彻底完善了。我说句题外话,总部所在的洞窟离这里的山脉不远,这里的环境还挺不错,回头得和凯门和陈谈一谈,省的我在与那些废话连篇的董事们谈完工作后还没个度假的好去处。”
实物样品:一件印有T·H组织图样的档案,文件纸不知用何种物质保养始终保持洁白。
文字备注:Mr刘,先把你的活干好再说!

1998年6月2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刘博士,我们已经收到了各个分部的研究基地工作上的文件和档案,以及勉强算是亲切的问候——好吧,我承认那是对涨工资与增添假期的各种抱怨。比起这些,我从南方一个研究基地的实物样品中得到了一些好东西:一个雕刻有数团互相融合的灰白色球状物的雕像,几颗卷曲成腰果状的不知名植物种子。前者虽然组织的调查员在欧洲地区数次见到过并收纳入当地研究基地,但是没有一次成功带回指挥中心,它毫无疑问需要我们在研究时做出最大程度的安全保障,而那些种子,我为它们取名‘鬼叶花’根据研究基地的可靠情报,它们已经经过了‘消毒’处理,只是在研究基地的建议下,这些种子在寄来后又迅速晒干。据说它们之中长成的个体已经令我们损失了十一位优秀的组织成员,导致一整个特种战术小组仅剩下安德瓦一个人,到时候干脆把他和格瑞调去同一个工作组算了(另一人声)喂,不要乱开玩笑,首领。。。。。。那座雕像刚刚运到并启封的时候,那些没有经过训练的新人直接就被它死死吸引住了,他们的眼神当时像餐盘里的一排沙丁鱼一样呆滞,这也让我更感兴趣了。这种简单粗暴的吸引力丝毫不用怀疑,它绝对是那些古神之中的某一位,指不定还是地位相当高的一位。我当时立即决定利用精神稳定装置处理在场的所有人,不过我除外,毕竟我可得好好深入研究一下这个保存相当完整以至于文字图案都极为清晰的雕像,我会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实物样品:一件印有T·H组织图样,签有“Mr刘”字样的负责人证明文件,文件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且始终保持洁白。
文字备注:组织已通过会议,允许最高领导人的行动方案,并保持监视态度允许其接下来的行动。(涂鸦)拜托,真有什么闪失还不是我自己来确定下一步工作。

1998年6月18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刘博士,我已经将这件文物研究得差不多了,很有意思,我们安装在实验区域的最新型信息隔离装置在那个雕像被送入实验区域内后没过两天就全部失灵了,随后我不得不自费修复它们(暴怒的粗口),并且在那几天我不得不为所有实验基地的活物,包括从非洲地区带来的那几只‘小狗’,全部自掏腰包配对上个体用的信息隔离装置(更加暴怒的粗口)。尽管如此,实验得到了一些相当喜人的成果,我通过对语言文字的破译惊喜地发现,几乎大半个北欧地区研究基地发现的的古迹中的未知文字都与这雕像的文字共用一套语法,在翻译过程中,那念起来空灵而扭曲的文字导致破译期间我在精神稳定装置中隔离‘消毒’了三次,不过比起格瑞那个已经在隔离七次后累到卧床不起的倒霉蛋,我还算幸运。更重要的是,那几只‘小狗’似乎对这个雕像上的文字特别忌惮,当我在将那些文字口述记录下来时,或许录音机使声音发散的有些远,格瑞注意到了那个时候另一区域‘小狗’们都瞬间伏下枯瘦的身体瑟瑟发抖,一动不动,而这时它们对任何指令都格外顺从。很多新的机会在等待我们。另外,这几天在按例巡视整个指挥中心时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那些原本干枯的鬼叶花种子在没有任何营养获取的情况下在玻璃柜里发芽了,这简直有够危险,我立即跑回实验区域打开检测装置,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员有被侵蚀的迹象,而且玻璃柜中除了种子,也完全没有别的生命迹象,当然,我想到了休眠生命这一说,因此我立即将整个保存种子的玻璃柜用福尔马林溶液灌满,此时已经顾不得它们的完整性了,只要保存一份标本就好。”
实物样品:一份处理过的录音文件,里面的语言听来令人感到一种危险的沉浸感
文字备注:已经考虑到鬼叶花种子的危险性与失控可能,在原有基础上根据Mr刘的方案已追加燃烧装置。

1998年7月3日
语言文件记录:“这里是刘博士。。。等等,我在录音,什么?鬼叶花失去控制了?!稍等,我把传音系统。。。情况紧急?!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把武器拿给我,警报器为什么没响?!电力系统传输断了?线路不可能故障!该死!。。。三个隔离区全部失去控制?!那么那群‘小狗’去哪了?。。。各个地方都沦陷了么,炸了它!如果必要的话!格瑞,你还活着?我以为研究室那边的研究人员都。。。对了,你在宿舍修养来着。。。赶快将所有幸存者带往中央区域,关闭大门,别慢慢吞吞的!。。。”
文字备注:语言传输时信号不稳定,因此在“消毒”之后进一步降低了背景的许多嘈杂声音,包含但不限于吵闹声、爆炸声、求救声与诡异的鸣叫声
二次机械音提示:“警告,最高级绝密文件已激活,观看者需承担相应责任!”

1998年9月12日
文字记录:我,Mr刘,将根据这段时间由我带领的地区指挥中心所进行的项目中的种种失误与过错,在这一段时间内辞退自己在T·H组织的领导权并接受组织会议的一切安排,此后暂由陈接手组织接下来的行动工作。并且,我向组织在此工作的所有人员,无论是幸存下来的格瑞·达利安等7个人还是殉职的178位工作人员,给予发自内心的道歉。此处我以文字的叙述方式并根据一些个人推测,详细还原在这两个月内发生在此处指挥中心的所有事件。
那场该死的灾难发生的日子,指挥中心的供电系统毫无预兆地失效,我们尝试坚守中央区抵抗了半日时间,但随着巨大的鬼叶花花苞撞破实验室门,而那些‘小狗’默契地撞进人堆之中,我们便被打成一盘散沙,之后是一顿饕鬄盛宴。。。

在7月5日,也就是那场巨大灾难发生的大概两天后,我从一片废墟中醒来,准确的说是从天花板上的足有小臂粗细的植物枝条缠绕中醒来,我将指甲啃成三角形,一点点切割并最终弄断了它们,随后我落在了死人堆里。竭力从尸体中爬了出来后,我感到异常冷,在迅速地确认了周边的情况后,我确信自己身处基地地下的冷库之中,而尸体堆附近唯一的活人只有倒地不醒的格瑞博士,我立即摇醒了他,并尝试与他一同赶往指挥中心的装备库。在途中我见到了一片萧条景象,基地仅仅两天就变得破败不堪,断裂的管道与破损的墙壁上生长着大量的植物,但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性。当我们小心翼翼地经过实验区时,我明白了“小狗”们为什么没有把我们和其它尸体当天吃干抹净——那里的天花板上吊着一个个一人半大小的肉袋,里面是正在进行类似“化蛹”的活动的一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我们推测那就是“小狗”,它们储存了足够的营养并依靠某种方法以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形式进化,也许是因为这个活动它们没有享用我们而是进行了保鲜(当然,我认为我们活着也和我们经过了多次“消毒”变得不那么适口有关,而我杀死了它们中十几只个体,因此最后我得到了那样的特殊对待)而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其中一些肉袋已经是空的了,有几个明显已经开始腐烂了,而有几个则是还残留着水渍,仔细观察后,我推测或许那一天的电力系统就是被它们给破坏的,毕竟它们的指头应该不缺乏这种力量。很快我的想法得到了验证:格瑞在见到了那些东西后强忍住了呕吐感,但还是干呕了几声,而这声音很显然引起了怪物的注意,它们很快就从废弃的建筑的各处蜂涌而来。尽管此时我们已经接近了武器库,但当看到那些东西中的一只举起了一块床般大小的石块砸来时,我们意识到自己仍与死亡只有一线之隔。好在,当格瑞架起重型榴弹炮,而我捡起一把轻机枪后,很快局势便稳定住了。

这之后我们不顾自身疲惫,迅速在实验室找了点试管植物充饥,尽快寻找其他的线索以及幸存者,此时我的心中仍旧充满疑惑:始终没有鬼叶花的踪迹。最后,在我们达到中央区时,见到了让人永生难忘的景象:只见巨大的鬼叶花盛开,圈成一圈,花朵虽然美得惊人,却已经没有生命迹象,而花朵边上有着几只扭曲的造物和六位双眼无神的工作人员,他们在不知如何建造出的巨大祭坛前(推测是进化后的“小狗”整齐地组成一个扇形,而这些东西的中央赫然摆放着那尊令我已不敢有任何亵渎之心的雕像,它和刚送来时一样,没有任何磨损,甚至变得愈发光亮如新,而在雕像边上的生物和工作人员都一动不动,工作人员们瘦削得不成样子,而怪物更是只剩皮包骨头,我无法用任何文字来形容这幅画面的诡异和可憎,一切谜团都在此刻解开——那只雕像上的生物,不知用何种方法借用了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物种的力量,在没有机会侵入研究者们时,将那植物用扭曲了物理法则的方式激活,随后在我尝试用那些古老的卑鄙的文字训练“小狗”们时,又一次影响了它们的心智,甚至做到了让其突破生物法则变成类人生物,最终结果就是清开了这一片地并未它建造这样一个祭坛。看到那些祭祀者的样子,看来它已经认为做好了完全准备,因此开始“回收”那些生命了,可惜它低估了一位T·H组织最高级别的领导者,我在它计划外提前苏醒了。

在见识到这一幕后,没有任何犹豫,我拉起格瑞,将所有工作人员小心唤醒,虽然怪物们也被惊动,但那些扭曲虚弱的生物已然失去运动能力,只能无助地低吼。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了,我敢于直视一位远超人类文明的古神;我敢于做无数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实验;我敢于为了对抗那些古老的实力结成组织;我敢于冲在最前线与那些扭曲罪恶的生物面对面地战斗;这一切是因为我明白当你直视深渊之时,它也直视着你,但你才是俯视者;当面对着恐惧和诱惑时,与其一味逃避不如直面它们。然而,无论是作为人类的良心还是作为一位战士的勇气,亦或是作为一位研究员的san值,在此处都不再发挥任何作用,我此刻只想遵循人类最原始的破坏本能,就像淹死一窝胡蜂一样迅速清理这一刻我面前那由人类负面想象力极限所组成的造物,把那雕像用任何手段破坏成一摊废品。我将毁灭带给了这里所有的扭曲之物,也带给了自己不懈求知的好奇心。
文字备注:已经对Mr刘的后续生活做好相应处理,整个区域已被夷为平地,为您的一切贡献向您致敬,Mr刘。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