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日记残片

更新: Jun 11, 2024  

作者:待死鸟

4月25日,星期四,阴雨

几个月前,祭司和司仪让我们每人割下一片肉,用以供养那一株散发奇异香气的…丑陋无比的…褐色花苞。

今天我们按照俗规,躲开那些猎犬,在地下水道深处的简陋祭坛上会面。扫视一圈,大家都像是凋谢的玫瑰,腐烂的肉块拖着枯槁的身躯,面色瘆白、脓疮溃烂、眼神涣散……种种迹象都表明了,我们的身体已经达到某个极限。

支撑着我们前进的动力不是他物,正是我们唯一可以说得上是引以为豪的虔诚信仰,就连本世纪最伟大而最睿智的那一批哲学家都无法理喻的狂热。虽然他们不屑一顾,在报刊上大肆批判我们的愚昧与腐朽。从根本来讲,他们跟我们只不过是侍奉不一样的主,狂热的信奉科学,都是一群可悯的疯子。

在我们杂绪未定之际,祭司很快就出现在祭坛上。奇怪的是,往日与祭司形影不离的司仪不见了。很快,我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只见司仪站在圆形凹槽祭坛中间,他身上长满了似是活物的花苞,骇人的身体如同行走的骷髅。

周围的人群沸腾起来,信徒们都举起大小不同的手掌欢呼,到时候了,终于到时候了!

我们站祭坛边沿围成一圈,各自割开自己的手腕,让瑰美甘甜的血液顺着凹槽流向中心的司仪……花绽放了。

欢喜的惨叫声伴随着啃食声在耳畔旋转,疯魔的瞳孔倒映着不远处的血光,很快就只剩下一抹白色和大片红光。

那是一朵这样血淋的花,妖艳的绯红中夹杂着几处肉色,像是不停鼓动的心脏,四周缠绕着繁密的毛细血管和利齿;蠕动的花瓣阵阵嘶嚎,响起午夜癫狂而癔症的狂笑乐章。

喜剧总是不期而至,我已知晓这不是梦境——戏谑的现实玩笑般地将真相端上我的宴席。终有一日,靡乱的诡丽之香会驱使着我一步步走入自我毁灭,就像地上那具白皑皑的花肥一样……

4.2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