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欺骗深渊

作者:秧歌 更新: Jul 20, 2021  

欺骗深渊

一-恐惧

下雨了,是的,很大的雨。

透明的雨水顺着狄傲漆黑帽子的帽沿缓缓流下,他站在前方,脸微微侧向人群,用失去光芒且漠视一切的眼神看向他们,沉默着,然后转身向雨雾中走去,那群精神崩溃的小弟们再没敢上前。

狄傲很快就隐匿在了远处的黑暗中……

二-破碎

“蔡哥,咱们今天去找狄傲吧。”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身边的人说到,那个男人点了点头,把胳膊甩了甩,表示自己现在很闲,很想去找点事做。

天气有些阴暗,好像马上就要下雨了。蔡哥一行人立刻冲向狄傲的住处,他们可不想耽误一点娱乐的时间。再一次看狄傲的住所,好像整栋房子都被披上了一层阴冷的气息,他们只觉得身子凉飕飕的。其中一个小弟一脸兴奋,大声对着房子喊出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无人回应……

那位小弟挠了挠头,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大哥,蔡哥眯了眯眼,叫手下们都去刺激狄傲。随后,更多小弟开始口中叫喊,但是今天狄傲却始终没有出来,异常的安静,始终没有从房子中走出来,仿佛根本没有人一般。蔡哥和小弟们正打算破门而入,就在这时,那个房间门却吱呀一声开了,缓缓走出来一个人影。“是狄傲!他出来了。”其中一个小弟惊喜到。蔡哥立马冲到他身边,一脸戏虐,拍着狄傲的脸道:“哟哟哟,这不狄傲吗,几天不见,这么拉了?”

狄傲却仿佛面瘫了一般,看不出喜怒哀乐,都没有正眼看过他面前的蔡哥,眼睛直直的看向远方。

乌云也越来越大了,天上也开始冒小雨星了。“可恶!你这什么意思呀?”蔡哥狠狠说道:“垃圾!不敢动手吗?没错,你女儿的就是被我害死的!来打我啊!你这个厕所里的痰!”这时候,狄傲才缓缓的把头偏向一边看向蔡哥。

突然!蔡哥的肩膀变成一种奇怪的姿态,如同被硬生生挤压了一般,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就这样倒在了地上。几个小弟都焦急的冲了上来。

雨越来越大了。

蔡哥是背对天空倒下的,他的脸是面向地面的,当小弟们将他的身体偏过来时,几个人都吓懵了,估计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的话便永远不会再有勇气去挪动蔡哥的尸体。几个小弟都倒在了地上,精神近乎崩溃,蔡哥的脸几乎难以辨认,脸上布满奇怪的压痕,左半边脸如同溶化一样,右半张脸的脸皮掉在地上,如同被刀削了一般,成为了一些薄薄的丝状物体,他的下颚被一种力残忍地撕拉,掰扯——这一切不过发生在一瞬间,蔡哥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死了,而狄傲碰都没有碰过他。

“死……死……”其中一个小弟哆嗦的说到,却终究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狄傲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帽子,扣在了头上,缓缓向前走着。

雨水噼里啪啦打在地上,打在蔡哥的尸体上,打在小弟们身上,打在狄傲身上……

三-接纳

漫无目的的在森林中狂奔,树枝刮伤了也无所谓,疯狂地大喊,叫破了喉咙也无所谓,只希望得到神灵的赐福。远处群山中似乎充满神秘,蹒跚着向那走去。

那一片山中还有不少的远古住民的痕迹,这个群山里面也许还保留着许多永久得难以估计的秘密。月亮从乌云中再度出现,照亮了山中部分亮晶晶的东西。已经顾不上脚下枯萎植物的阻挡了。

山脚下便已经有部分遗迹了,靴底碾磨着碎石,费力着向深处走去,偶尔,特别靠近某些植物,听见一声啼鸣,亲眼目睹一只叫不上名字的鸟惊起。群山中任何山的半山腰上都被风吹得歪歪扭扭的已经枯萎的树,在这里走着,不能说是愉快的体验,山顶上也有一些亮的反光的东西,但是实在太遥远了,会是雪吗?还是别的?

这个时候,脑海中的渴望逐渐战胜了内心的恐惧,脚下的速度加快了。这群山除了植物似乎连动物都在刻意回避在这里。随意找了块倒下砖墙坐下,等了几个小时。现在,这里是活人中唯独我才看见过的地方,也许早在人类出现之前这片遗迹就已经沉默地耸立在大地上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寻找内心深处的期待之物,夜晚寒冷的风在群山与遗迹中翻滚,经过部分遗迹时发出的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响更加激起焦躁与不安。我正在徒劳地寻找着。

也许周围的壁画能给我提供更多的线索,我边走边抚摸着墙壁,观赏着来自不知什么时代的产物,也许看那些壁画真的能被称为观赏。我见到一些身体外形就像透明伞,伞状体边缘和内部长有一些须状的触手的生物,如同水母,它们被夸张的画的无比巨大,竟然漂浮在空中,和画中在陆地上的人类相比它们的触手至少几百米长!那些“水母”之上是一个更加崩坏的生物,它有四个闪亮的带着倒刺的触手,如同腐烂树枝的躯干部分是漆黑的,和底部的银白触手没有丝毫的过渡,显得十分的突兀,它有三只胳膊,左边有两只,右边有一只,但是因为壁画的颜色磨损十分严重,无法看清胳膊的颜色,只能见到左边其中一手持有类正方体物品。抬头再向上看,头部完全隐蔽在黑暗中,无法看清。那怪物仿佛有无穷魔力,不断吸引我去亲眼一见它的真容。

不得已,我从遗迹四周搬来各种大小不一的石块当垫脚石,随着我的上升,我也渐渐见到两个椭圆形的轮廓,继续上升,我也终于见到那个怪物的真容,还,还有我所渴望的力量。

呵!明白了!全明白了!

深夜,回家了。

四-我的朋友

狄傲已经这么颓废一周了,基本不怎么吃饭,体重和精神也是直线下降。我,作为他的兄弟史光飞,实在不忍心看着他一直沉浸在悲伤中,我要带他出去旅游,好好散散心。

“没有意义。”狄傲面对着墙坐在椅子,我听见他这么回复我,可恶,就这么看着他一天天完蛋?!我正在思考对策,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不和谐的声音:“狄傲!咱蔡哥来找你了。还不快点出来!”

蔡哥,我听见这个词心中便道不妙,果然,听到这个名字的狄傲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从椅子上站起来,整个眼睛都红了,顺手抄起椅子就向门外冲去。我快速伸手想去抓住他,却抓了个空,我只好也从卫生间找出一扫把急忙冲出门外,门外的阳光明显更好,我明显来迟了,那群人已经打了狄傲一顿,然后扬长而去。狄傲趴在地上,无声抽泣,拳头不断捶打地面——我明白这种感觉,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苦。

“无能为力,想要力量…”就在这一瞬间,我心中油然而生了绝妙的方法。

“狄傲,听我的,咱们去旅游,咱们去森林,你听过奇遇吗?想要力量吗?走!咱们去旅游!”好吧,好吧,我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尴尬,但当我低头看见他眼神中的坚定时,我便意识到他已经答应了。唉!不知道的该喜还是该忧。

当天夜晚,我们便出发了,主要是狄傲太着急了。上了车,我看了下地图,发现去进取市的途中有一大片森林,就假装把那片树林当目的地吧,当然,我真正的目的地是进取市。今天晚上挺顺利的,路上车很少,我们行驶得很快,一路上狄傲都很亢奋,一路和我聊着得到能力的可能性, 让我哭笑不得。

前面,马上就经过那片森林了,我偏着头看了一眼狄傲,他低着头,好像还没有注意到,我打算加速,直接快速越过那段森林,然后到达进取市。

“到了。”狄傲看着窗外说到。我一惊,顺口说到:“什么?还没呢。”

“到了,停车。”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喘口气,又加快了速度,打算一口气冲到进取市。然后,他又低下了头,看到这里我松了口气,马上,马上就能到进取市了。

黑色,面前是一片黑色,我的视线被挡住了,感觉是……手?狄傲的手?!为什么?车身突然大幅度向右边转去,他在控制方向盘。

猛烈的撞击声在安静沉寂中的效果如同飞机轰鸣,我的意识已经模糊,全身有一种奇特的感觉,那是一种冰冷又灼烧的感觉,我厌恶这种感觉,紧接着狄傲进入了我的视线,他的眼神中似乎有带有别样的情感,我知道,那是生者在怜悯濒死者。

你远离了我的车,开始消失在那片森林中。

五-父亲和女儿

“请您情绪不要激动,会好的。”

“只要及时并积极配合治疗,一般60%~80%的患者可有效控制症状,请振作。”

狄傲失神地走在大街上,天空下起了大雨,但他没有打伞。手中的诊断书令他难以相信。

他的女儿病了,抑郁症。

为什么啊?他在心中不断问着自己。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

难怪她一直都有点孤僻和颓靡,就像一个幽灵。可恶!应该早点发现的。

他决定给女儿多买点曾经他认为她爱吃的,买了整整两大包。

他失神的走在街上,但是前方一阵骚乱将他拉回了现实。

“怎么回事啊,前面围了那么多人?都下雨了,还不走?”狄傲疑惑说到。

“有人要跳楼啊!”其中一个人对狄傲说到。

“啊?!”狄傲心中突然慌了起来,他急忙抬头看向楼顶。这一看,却真的慌了神——楼上站着的人,可不就是他的女儿吗?

“女…女…不要!”他支支吾吾什么话都说不岀来。

“慢死了!跳不跳!”楼下的人群中居然有人这么说。

就这样,“哗众取宠!”“快点跳!”这些词不断涌入他的耳中,他惊恐的看向人群,声音嘶哑的大叫不要。

人群中他的拼命叫唤,无力!无力!

一切都无用了,他便沉默下来,用力扑倒其中叫喊的人,拳头猛烈的打在他身上。

“蔡哥!你没事吧!”那个被狄傲扑倒的人,竟然有不少小弟,他们硬生生把狄傲和蔡哥分开,而狄傲还在疯一般的挥舞四肢。

“嘭!”一声巨响和人群的惊呼使狄傲彻底傻了眼,红色液体漫延到他脚下,他就那么坐着,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开始下暴雨了,突然的。雨水冲刷着一切。

“我还会找你的!”蔡抹了抹鼻血,恶狠狠的说到,旋即扬长而去。

狄傲静静的瘫倒在水墙之中。

六-新的开始

“呼!呼!”我喘气,急忙翻身下床,想出去寻找女儿,又马上意识到刚刚不过是场梦,我一下了子安心了。

今天出女儿是否抑郁的结果,大概率是抑郁,今天却做了这种梦,还真是一个对抑郁症患者家属不友好的梦啊!

床头柜上有谈子天和罗易安慰我写的信,我们三人曾一同探究寻找各种怪物,但因为我女儿岀了问题,我便先退出了,没想到他们还挺有心。

结果不出人意料是抑郁,我准备了两大包食物想安慰女儿,真奇怪,这和梦几乎一样。但当我走到另一处房子下,却又让我彻底绝望。

我的女儿站在楼顶向下跳,周围人也不断说着:“快跳!”之类的话语。

红色液体不出意外向外漫延,大雨也如期而至……

不!我绝望的瘫倒在地,任由冰冷的雨水打湿我的一切。

是轮回!

下一次轮回,究竟是希望?还是和这场雨一样,似乎永远停不完。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YOG-SOTHOTH
管理员
12 天 前

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