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腐朽的永恒

作者:奥卡姆剃刀 更新: Jul 28, 2021  

 

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

在诡秘的万古中

即使死亡本身亦会消逝。

——题记

“咚!我快速而有力地敲向警局的老桉木桌子,那两个乳臭未干的家伙在我审视的目光下显然有些局促不安,啊,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

随后在他们紧张而标准的的姿势中,我抖着自己古板的胡须,介绍起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你们的新长官,克莱默,来自阿卡姆,从今以后你们必须听从我的差遣。”短短一句话,我向这两个小毛孩反复强调了我作为长官的身份,声音响亮得像是蒸汽火车的笛鸣。

这是警察教导新人服从命令的传统,总是能够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威信,屡试不爽。

不过其中一位名叫马克的年轻人在听见长官来自阿卡姆后,竟然带着一股令人反感的怪诞兴奋讲起了他不知道在哪里听来的,那件在阿卡姆警部广为流传的著名案件——“疯子杀人案”。我冷冷地盯着他,在看见我威胁的眼神后,他终于知趣地堵住了自己的嘴。

我暗自好笑,但在听到那几个复杂却又熟悉的单词后,封存了多年的记忆又重新在脑海里涌现。令人不安,我甚至能感觉到我右手的小拇指正如同疯癫的帕金森患者那样剧烈的颤抖着。

因为不安?因为恐惧?还是因为那案子里时时刻刻透露出的诡异与癫狂?

是的,我正是那个案件的参与者之一!

大概是十几年前,具体是多少我记不清了。那时我还年轻,未能如现在这般“稳重”,鲁莽而又一丝不苟。

说实话,那时候的工作虽然繁重,却是一段极为充实的时光。然而我早已受够了永无天日的劳累,非常想拥有一个“高尚”的职务。恰在此时,或许是命运之神的眷顾,我的机会来了。

那是一户官宦之家,庄园里十几口人被杀,死法极其残忍。

放在什么地方,这都是一宗骇人听闻的大案,更何况阿卡姆是建立在马奴赛特河附近的小型城市,人口不多,富裕的人则更为稀少,所以上级便格外重视这宗案件。

我敏锐地意识到这个案件是自己晋升的绝佳契机,便用自己充满正义感的请求和口袋里的300英镑参与了此案。

尽管如此,我还是只能作为调查员的助手辅助工作,那三百英镑虽然是我的全部财富,可对于那些四处都能抽出油水的家伙,仍是微不足道。

我的上司——那个心高气傲的意大利佬,他的名字叫洛森,微胖,有着一头赭褐色的短发,衬托着那仿佛永远沾满灰尘的丑陋面皮。

那家伙的家族有着浓厚的日耳曼血统,嗜烟如命。讨嫌的是,他对我们这些地位较低的人总是露出一种厌恶的表情,并经常在口中咂嘬着那句奇怪的口头禅“萨路德”,后来我听说那是意大利方言,有着“粗俗”和“祝你健康”的意思。

“嘿,小子,你还算有些本事,不过你给我挺好!如果你这乳臭未干的家伙不听指挥,在旁边做些自作聪明的勾当,影响到我破案的进度,我可要你好看!萨路德!臭小子,听到没有?”

我对他一点也没有好感,但也只能露出谄媚的表情。我自认我比这种愚蠢的家伙机灵百倍,但没有名望的智者,只能做马戏团的占卜师。

第二天,我跟随调查员洛森来到了位于城市一隅的维尔庄园。庄园的主人叫赫慕里.维尔,家族世世代代都是皇家琴师,直到他父亲那一辈才搬到了阿卡姆。

眼前独眼巨人般的城堡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充斥着富人家的气度。我想,来自意大利的洛森对于这种地方应该十分向往吧。

令我意外的是,洛森的神情居然充满凝重。哦~我的上帝啊,这真是咄咄怪事。

在一阵犹如乌鸦嘶啼般的吱吱呀呀声音中,我们推开了这扇死亡的大门。

霎时间,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涌入我的鼻腔,我下意识捂住鼻孔,以抵挡飘来的恶臭。

微弱的光线射在大厅内,我看清了一切,尽管我已经见过不少尸体,但里面如地狱般骇人的场景仍令我感到深深地震撼。

一堆发臭腐烂的尸体围在大厅中央,似有似无地摆弄成非欧几何的椭圆形,每具尸体的表面都留下了十分规则的刀片切割痕迹。

从他们身上腐烂程度来看,这些人死亡的时间不算太久,可能是上星期的星期六或星期日。

我看到几只恶心的白色蛆虫在尸体上产下了米粒大小的虫卵。一想到有无数条蛆虫在尸体肿大浮动的肉块间不断蠕动徘徊,我便不寒而栗!我保证,若是晚来几日,我定会大叫着从这里跑出去。

从他们长着黄绿色脓瘤的糜烂脸庞上依稀辨别出了他们的身份,我注意到洛森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惊讶。

在调查员的吩咐下,我拿起铅笔记录着房内所有可疑细节,这大部分来自洛森口述。

这些人明显属于他杀,客厅中的装饰相较于其他庄园略显简约,但从那上面古典的花纹来看,应该也是价值不菲。

客厅墙上挂着一幅色彩诡异的人物画像,那是一位有着雕塑般轮廓的英俊男性,足以令所有寡妇为之疯狂。或许是受杀人现场气氛所影响,原本英俊的画像在我眼中竟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阴森。

眼中的画像嘴角缓慢咧出一个比例不正常的笑容,人脸也逐渐开始模糊,在画框中突起,变得狰狞可怖,像是潜伏在里面的怪物即将挣脱枷锁。

我猛地回过神,不禁觉得后背发凉。

我开始对这幅画像产生莫名的憎恶,试图不去看它。但这没用,那画上两颗如蓝宝石般的眼睛似乎有股魔力吸引着我的目光。

“据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它应该是庄园主人赫慕里先生的画像,宫廷画师画功真是高超啊!不是吗?”洛森突然用一种欣赏的语气高声说道,恰到好处地打断了我的魔怔。

我强颜欢笑地附和道:“没错!”

不经意间,我在墙壁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小片焦黄发黑的印痕,像是被灼烧后留下的痕迹,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座城堡阴冷潮湿,本该不易失火才对。

我刚想把这个发现告诉洛森,但他却示意我一起离开。

“不多调查一会儿吗?我们才在这里待了不到一个小时,或许有其他线索也说不定,而且这些尸体还没被仔细检查过呢?”我指感到不解地说道。

不爱笑的洛森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宽大脸庞的肌肉不停抽动,哈哈大笑起来,最后终于艰难地止住笑声,像看傻子一样盯着我说到:“他们没告诉你吗?我在昨天上午就已递交了可疑人的名单,这次过来纯粹只是为了搜集证据而已,因为我早已有了头绪。”

随后,他拿出了向上级讨要的庄园人员名单。庄园外的铁门高耸,紧紧封闭着,没有专业的撬锁工具根本无法进入,更没有破坏的痕迹,各处也没有翻动的泥土,显然只能是内部人员所为,而与死亡人员的核对中,恰巧少了一位仆人,他已经报告上层对那个人进行抓捕或悬赏,那人很可能已经畏罪潜逃。

不出意外所有的功绩都将划到他的头上,这让我的心情陷入谷底。我备受打击,痛恨自己的天真,以及金钱上的损失。本来吐出的话语也琐碎的咽回口中,或许那只是某些笨拙的仆佣不小心打落的烛灯。

……

出乎所有人意料,那位逃跑的仆人,在之后的第三天向当地警局自首了。

当我赶到警局时,洛森已经在审讯中了。他名叫约瑟夫,是维尔庄园最普通的仆人之一,负责打扫和布置大厅与盥洗室。

来到这里时,他似乎已经癫狂,说话语无伦次,暗淡的眼眶里布满血丝,像是经受了极大的刺激,嘴角流涎,蓬头垢面,肮脏至极。完全不像上层阶级的仆人,倒像是海港旁的流浪汉。

他不停地恳求我们救救他,希望能被关在这里,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可笑的要求,但还是按照基本的流程询问起他。

我们查不到他的背景。但在之后的对话中,我了解到他是偷渡来这的印斯茅斯人。

我质问他当天发生的事情,但他像是逃避着什么,疯狂地抓挠起自己卷曲的短发,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

我和洛森一致认为他是因为忍受不了杀人后的惊慌不适,精神崩溃。

约瑟夫的话语时而混乱,时而清醒。但我还是从他断断续续的语言中,得到了那天惊悚之夜的骇人真相。

赫慕里先生是位心善的好人,至少对周围的人来说。表面上他为人和蔼,经常会捐出一点财产给教堂。但约瑟夫却总觉得他虚伪面具下,充满着难以形容的暴戾与残酷。

缘由是在一次经过赫慕里先生房间时,他无意间瞟到他正在抚摸一块古老的黄褐色印章。

斑驳的印章上,纹有三条扭曲的无规律线条,仿如活物。令他害怕的是赫慕里先生脸上变化的表情,那绝对不是人类的表情。充满了痴狂与憎恨。

赫慕里先生的妻子一直觊觎其殷实的财产,与管家合谋欲加害于他。但在一次谈话中被一位仆人听到了他们的诡计。

仆人曾提醒过他的主人要小心管家,但是赫慕里先生却不以为然。对于忠告他只字未听。没过多久,这个好心的仆人就出事了,尸体被人发现丢弃在荒野之中。

而在当天赫慕里就被管家抹在乐器上的毒药毒死。

但这只是恐惧的开始。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赫慕里先生又活了过来。

听到这,我和洛森都吃了一惊。按照常识来说,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但在我们反复询问后,那个叫约瑟夫的仆人依然坚持他的说辞,浑浊的瞳孔里愈发不安。

“是的,他活过来了!”约瑟夫情绪激动,猛地抓住洛森的手,“拜托你,请您一定要相信我,看在上帝的份上……”

按照他的说法,心狠手辣的管家所用的那种毒药,只要一滴的剂量就能毒死一头健壮的大象,但赫慕里却好端端地站在那里。

每个人都试图发出惊恐的尖叫,但一束来自地底的虹光照在他们的脸上,使他们无法说话,身体也动弹不得。

“不!不能说是站!那种僵硬而呆滞的蜷缩,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做出来的动作!”

这时候我有了一种奇怪的错觉,眼前这家伙不像是什么杀人犯,更像是受害者,偏偏还是一个神智有些不正常的受害者。

“在虹光的赤色里,赫慕里的身体发生畸变,他胶状的皮肤下出现不均匀地凹洞,从中伸出了黏软的触手。

赫慕里已经变成了怪物,一个由肉块、血液、触手组成的如真菌般无定型的怪物,它那不可名状的躯体简直是对造物主的亵渎,它已经堕落为了恶魔。

触手不断生长,缠绕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这地狱的红光铺满了大厅里每个角落,甚至把窗外的月亮也染的猩红。

那个怪物嚎叫着,呻吟着不同于这个时代的奇怪音节,仿若魔音。触手钻入他们每个人的耳朵里、鼻孔里、嘴巴里。每个人的身体表面都浮现出青色的肉粒,控制不住的痛苦致使眼睛翻出眼白。”

我尽量不带任何个人感情地读完了刚刚留下的笔录,但那字里行间透出的诡异画面着实让我感到有些反胃。约瑟夫声称当他从昏厥中醒来时,周围的人已经死去,十几具尸体仿佛如昨天一般在他的眼中扭动着。约瑟夫疯了,尽管身体虚弱,他还是在生存的本能下跑了出来。

我望向洛森,洛森对我摇了摇头,随后又轻蔑地瞥了我一眼,我感到有些愤怒但却无可奈何。

当下还是解决这个充满怪异与谜团的案子才是第一要务,孰轻孰重我还拿捏得清。

当然,洛森和我都不相信他那异想天开的恐怖故事,但我们还是问道:“那你为什么还来自首?”

“他来了!他来找我了!”约瑟夫惊恐的尖叫着,情绪突然暴动,虽然他本来情绪就不稳定,但这次更为疯狂,他身子拼命前倾,那双眼珠几乎要从眼眶里瞪出来。

“他是谁?”

“赫慕里,那个怪物!我就知道他不会放过我!墙角里、门缝间,到处都是!他的影子无处不在!他会在我丧失警惕的那一刻吞下我的灵魂,就像他们一样,这是诅咒!”约瑟夫的鼻涕和眼泪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叫声流了下来,看样子审问很难再进行下去了,我们只好退去。

后来我们并没有听任他的话,把他关进警局,而是在他被确认为精神病后,把他关进了精神病院。在上级的压力下,我们很快便草草结案。因为我们在约瑟夫泛黄衣服的一角,发现了其他死者的血液。

他口中所谓的怪物,大概只是他病态的臆想,只是在他生起贪念贪图赫慕里的财富时产生的心魔?谁知道呢~这个时代人心总是充满了怨恨与压抑。

唯一让我生气的是这个犯人自首、没头没尾的案件,在洛森这个混蛋的狡辩下,把功劳全都揽在了自己头上。

这个愚蠢的饭桶有什么头脑?他甚至连墙上的画像是赫慕里的父亲都不知道,虽然那也是约瑟夫告诉我的。

在事情过去一个月后,约瑟夫突然被治好了。作为案件的受理人,我在他治好后看望过他。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被治好的精神病人,而且还是没有切除脑前额叶的情况下。

他的谈吐风趣,礼仪优雅。不过对之前的话语却记不太清,与之前的精神面貌大不一样,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院长打算放他出去,但我总觉得他有些古怪。

他的个子好像高了些,或许是原来审问时他从来没有真正笔直站立的原因吧,但他那幽蓝色犹如宝石的眼睛却总让我感到有些熟悉,让我感到有些轻微的不适。

我听说他是在一阵惊恐与暴怒后才恢复的,所有人都赞叹这是神明降下的神迹,乃至他出来后也并未因自己的罪行在监狱赎罪。是的,他杀了十几个人却什么事也没有。这多半是政府党派之争修改法律的原因吧……

之后的日子里我偶尔也会想起约瑟夫讲的故事,并不寒而栗。赫慕里的尸体我后来又看过一次,失望的是和其他尸体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从这件事上我学会了不择手段,随后慢慢地爬到了现在的位置。

维尔庄园转移到了赫慕里的远房表亲名下,我再也无法看到那诡异的画像了。而令人细思极恐的是——我在很久很久以后才想起来:那张画像上的眼睛,同我后来见到约瑟夫时候所看到的简直一模一样!

在那之后,我再也未见过那个令人感到不安的约瑟夫了。

不,不,不可能的,这太荒谬了。

后来有段时间里,无尽的噩梦纠缠着我,终于在那个令人讨厌的洛森意外死亡后,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煎熬搬迁到了其他地方,这还真是有效,我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也没有再想起过那个笔录中的恐怖故事,它仿佛在记忆中消散了一样,直到如今。

傍晚的暮色降临,我从警局走到街道,打算买个香甜的苹果派回家享用。

喀尔赛街依旧充满着以往的那种腐朽与没落,我也已经步入冷酷者的行列,现在回忆起那个案件仍旧迷雾重重,约瑟夫的动机太过荒诞与不可思议。

鱼腥味在街道四处弥漫,萦绕于心的真实在我胸中扩散开来,令我口干舌燥。

我突然迫切想要知道那充满诱惑力的真相,我的思绪逐渐狂乱。

越过崎岖的路面,周围变得愈发令人悚然。

“我在害怕什么?只是进入了黑暗。”我喃喃自语,我已经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了。唯一清晰的是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慌感,这些毫无道理、让人神经紧张的恐惧记忆,只是在他(约瑟夫)读过阿拉伯疯子阿卜杜.阿尔哈兹编写的那本《死灵之书》后受到书中可憎言辞的影响被倒映进了自己错乱的梦境里罢了。

不,不。

洛森、赫慕里、约瑟夫,一切都不是真实的,都是我无限的幻想,没错,都是我的幻想,在最近的半个月周围邻居告诉我说我患有严重的梦游症,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感受到了险恶的异样感,有那么一瞬,我搅动着我的想象力,就像女巫搅动着翻滚着绿色的汤汁的坩埚。

徒然惊觉,罪恶感侵蚀着我的身心,令我微微颤抖。

Cubes de viande——

Tentacules——

Le sang——

Yeux bleus——

啊,我记住了一切。

关于那真相,我不能说,也不敢说,我的耳边似乎听到了从一只看不见的长笛里吹奏出来的纤细可怕笛音,那里显示的令人惊骇的事实解答了我的疑惑,如果非要把他写出来的话,那正是来自过去远古土地下腐朽的永恒啊!

这时,就在街道前面,我看见了一个皮肤黝黑,身形瘦高,面带爽朗笑容的男人。

他像是等待了很久,又像是突然出现在那里站着,在意识到我注视他后,他扭动着脖子,透过象征知识份子的单片眼镜与我对视,藏在黑色衣服下的鬼祟人影所投来的讥诮凝视中包含着无法战胜的可怕邪恶。

​在于第二日的交接时刻,一个名为克莱默的男子夜不能寐。直到至暗至黑的时候才骤然沉睡,口中呢喃着什么,像是呓语。

“暗夜篝火欢宴之上,无尽深空星海之主,信徒再次献上信仰!发出恐怖美丽的低语,黑星永不坠落!”

END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YOG-SOTHOTH
管理员
3 天 前

重新校对修改完成~

转述者
10 天 前

所以……还是没改啊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