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克苏鲁原创接力活动:二流侦探的一天

作者:YOG-SOTHOTH 更新: Jun 16, 2021  

本文由克苏鲁公社群友限时接力完成。

 

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为每位小伙伴接着上一位的段落继续创作,宗旨为最终送走主角…….

每人限定300到500字,可以合作也可以挖坑,比如可以将主角送入安全环境,或者提前将主角干掉。

以下为第一期活动作品整理,参与的小伙伴如下:

托马斯小火车大战汪汪队 / 应苍苔 / 风吹唢呐 / 且听这风吟 / 秧歌 / 快跑 


正文

二流侦探的一天

克苏鲁公社

在阿卡姆城的侦探多不胜数,尤其是像你这样名不转经转的二流侦探。

虽然这座诡异的城市每天发生的恶性事件多不胜数,诸如黑帮血拼,人口失踪,甚至街头混混斗殴已经让警察忙得不可开交,但是你的生意依然惨淡。没办法,谁让你只是一个二流呢。

你坐在租来的办公室中无所事事,随手翻阅着今天的克苏鲁公社报纸,希望能找到一些“工作机会”。

一上午的时间眨眼过去,看来今天又是悠闲的一天,正当你准备收拾行装去酒馆小酌一杯,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托马斯小火车大战汪汪队

你怔了一下,谁会在午饭时间来敲门呢?

但你没有多想,作为一个不知名的二流侦探,送上门的生意可不能错过。

你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离开椅子,要去给求助的人开门。

敲门声越发急促了。

猛烈的甚至像是在撞击?

你快速走到了门口,手已经按在了把手上。

但你没有注意到,被你随手放在桌上的报纸,悄悄显出几行鲜血淋漓的字迹。

把手转动半圈之时,敲门声突然消失了。

“不对,我可没有锁门的习惯。”

你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并没有锁门,为什么会有人敲门?

诡异的情况让你感到不安。

也许……是有人在恶作剧?

你反身回去,惊诧地发现那张报纸竟然湿哒哒地流出了鲜血!

咽下一口唾液,你把门重新关好。

手指扣在腰间手枪的扳机上,随时准备应对那让你感到不安的东西。

你走近了桌子。

咔嚓。

残破的窗帘突然从半空落下,遮住了屋子唯一的光源——窗户。

薄薄的窗帘能遮蔽这午时的阳光?

很显然不能,但诡异的情况是,屋子,黑了。

沉重的呼吸声充满了屋子的每个角落。

你能感应到那从鼻孔喷出的热气。


应苍苔

什么东西,它接近了?

在哪里?

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试图开门退到屋子外面,但很快你心头一凉。

门似乎从外面被锁上了。

深呼吸,突然,你想到什么。

你迅速跑到了窗户的位置,扯下了那破旧污秽的窗帘。

屋子恢复了光明。

你看到桌子已经被鲜血布满了,好像木头也会流血一样。

你身后地板上可见一排漆黑深沉的脚印,紧紧随着你的移动而来。

似乎是阳光阻止了它进一步向前?

你舒了一口气。

但你并没有放松,因为那木头桌子和报纸依然在不断涌出血来。

你抬起手中的枪。瞄准。

扳机扣动时,

眼前的景象一花。

什么?

什么都没有?

桌子没有血迹,地板也没有脚印。

唯一的痕迹就是被你拽下的窗帘和刚才子弹打出的弹孔。

我……刚刚是怎么了。

你感到大脑和胸口十分沉重,你想要坐下来休息休息。

你的手伏在了桌子上。

你坐回了椅子上。

你又拿起了报纸。

你看到了报纸多了一行字。

歪歪斜斜的,像是古老的祭祀用的符号,又像是儿童无聊画下的涂鸦。

你确定这行字之前没有。


托马斯小火车大战汪汪队

你试图理解这奇怪的图案,但那血色的眼睛似乎在牢牢地与你对视,不肯放过你一般。

突然一阵蜂鸣萦绕在耳旁 ,脑袋剧烈发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到客厅找到了药箱,翻找到一瓶镇定药,你不管那么多,一股脑倒进了嘴里,

这才有所缓解。

当你试图理清思绪时,你的头痛又开始发作。


风吹唢呐

这阵钻心的疼痛让你不得不放弃任何事情,现在,你的脑中像是有一百个小人在不断的吵闹舞蹈,一千个小人不断的在你的脑中击打单调的鼓点和吹响诡异的竖笛。

你无意间抬头,猛然发现那歪歪斜斜的符号,那红色血腥诡异的图案,仿佛在对你微笑,为什么一个图案会微笑?你无从得知,但是突如其来的暴怒不断的冲击着你原本接近疯狂的大脑。

终于,在一片嘈杂声中,你发泄似的将周围所有的东西破坏殆尽。

一片狼藉中,那枚血色的诡异图案正在原地缓缓闪烁,你冲了过去,疯狂的撕碎了剩下的报纸,将承载这不洁,污秽之物的载体焚烧殆尽,熊熊烈火中,你独自一个人如机器木偶站在原地,你脑中的声音终于平复了下来。

可那抹红色依旧不断闪烁,不断照耀,刻入灵魂,你惊恐地夺门而逃!

在邻居的惊叫声中,消防车的警笛声中,你破旧小屋的妖艳大火中!你一路狂奔,一路猛进,在路上,你身边的人对你谩骂不断,周围的小轿车也不得不因为你的狂奔而停下,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路程奔袭多远,你疲惫的抬起了你的头······

你发现·····


且听这风吟

你发现,你来到了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所有的树木皆是狰狞可怖的枯树,在那些狰狞可怖的枯树上面栖息着全身沾满了鲜血的乌鸦,那些乌鸦发出如迟暮之年的老人般的嘶鸣,听得让人不禁汗毛倒竖,除了这些枯树和乌鸦外就只有些杂草丛生的坟墓。

在这里,明明是酷暑,你却感到十分寒冷,就像是到了南北极一样。你仅仅只穿了一件衬衫而已,你不得不搓着胳膊,以此来让自己舒服一些。

你边搓胳膊边往来时的方向走去,你一直在那里走着,可是周围的景色也在一直重复播放,那些乌鸦如同一张卡碟了的唱片一样重复着单调乏味令人厌恶的声音。

你渐渐发现了不对,你停下搓胳膊的动作,开始死命往前冲去。但是直到你累得不得不停下来也没有逃出这个地方,你开始焦虑,你听到了如天外之音般、如恶魔呢喃般的声音于耳畔响起,你的脑中仿佛被人放入了十万吨TNT轰炸一般疼痛。你看周围的景色逐渐扭曲,你发现周围出现了如同恶魔般的怪物啄食着你的身体。

你想去反抗,可你的身体早因为疼痛而无法操控了,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怪物啃食着你的身体,终于你昏死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有个误入此处的人报了警,你的尸体被人发现了,经法医检测你是活生生被树上的那些乌鸦给吃掉的……

(坏心眼的且听这风吟在结束前把主角做掉了…….)


秧歌

一个很平常的地方,钥匙在床头柜上,衣服在桌子边,但是现在你却很慌张失措,不断抚摸身上的每一块肌骨。

“呼!”你放松了:“看起来是一个不友好的梦。”

“今天,大约又是在办公室中浪费掉一切吧。”你心中这么想着。

果然,一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你打了一个哈欠,打算舒活一下筋骨,再去喝一杯吧,想到这里,心中却突然惊愕起早上梦中那历历在目的情景……

果然,门外再一次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面如死灰的你机械僵硬地转向报纸的方向——果然……

绝望地瘫倒在地,喃喃道:“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危险在慢慢向你靠近。而你却舒适地在温水里游泳。等你突然缓过神来 才拼命和时间赛跑……可我却跑也来不及了,这是一场无尽的轮回

——我没有希望”。

(秧歌非常牛掰地圆了回来,但是也再一次给出了结局……)


快跑

不,我不能放弃!

你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仔细回忆那场介于真实和空虚之间的梦境。

门外潜伏着的“祂”已经悄悄接近。来不及多想,你从地上跃起,一边拉开抽屉拿出手枪,一边在话机前拨出了好友的电话。

是时候尝试另一种可能了!

然而情况不妙,拨通后,听筒内断断续续传出难以形容的低声呢喃,你根本无法分辨对面到底在说什么,你也可以确定对方并不是你的好友。

只能自救,你挂断电话奔到窗前猛地拉开帘子。此时正是正午,然而外面的天空却泛着诡异的紫,马路上没有人也没用车,安静得像郊区的夜。你想把窗户打开,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从外面封死了,无论怎么试图用力都无法打开。

你咬咬牙,转身将换鞋用的矮凳举起,狠击玻璃窗……

(善良的快跑似乎想放主角一马,让他换个方式再轮回一次,如果笔者接的话就是一个字“卒”…….)

 

第一期接力活动圆满结束~如果有想参与的朋友可以来群里一起玩哈。

5 11 投票数
文章评分
8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门禁
成员
10 天 前

大佬们好

且听这风吟
成员
11 天 前

!!!!!我哪里坏心眼了!

接纳
成员
11 天 前
回复给  且听这风吟

坏心眼•ᴗ•

且听这风吟
成员
11 天 前
回复给  YOG-SOTHOTH

!!!!!你在想什么

应苍苔
成员
11 天 前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