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月之城

作者:风羽 更新: Jan 10, 2022  

月之城

人们总是对于未知的事物抱有极大的恐惧,但是对于所有未知的事物又充满了好奇心,在没有满足自己那罪恶的求知欲之前,他们总是对所探求的”物”抱着毁灭的想法,去索取求知。所以总有一天,在目光所及的彼端,一切东西都将被他们消耗殆尽,就算“神祇”也不例外·····

在无尽的深渊中,我看见了一双巨大的眼睛在凝望星空,那星空中传来一阵阵令人烦躁的,作呕的长笛声,在我的脑中埋入梦魇的种子,随后我会在比梦魇还要可怕的阴暗中醒来,直至最后,比死亡还要恐怖与永恒的事物将会把我拉回深渊。而在降临深渊的前一刻,那双巨大的眼睛正在不断的凝视无穷梦魇的初始之地,彷佛洞穿了时间空间与恒古。

在我沉沦的最后一刻,我想起来了三个月前,我来到了这座名为“阿卡姆”的城市,本意是受人所托,在这里调查一些关于“伊比利亚半岛的威尔逊港口”所发生的事情的线索,因为那位写出故事的作家就住在这座城市之中。

这座城市民风淳朴,虽然城中总有一股怪怪的气氛,但是我想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冒险家,对于这些东西都见怪不怪了。

我去的大多数地方都会有一个奇怪的信仰,无论他们的信仰是不是公开的,或者不为人所知的。比如埃及人信仰法老,当然现在他们的精神支柱现在基本都在阴森灰暗还潮湿的墓穴里继续腐烂发臭,不过这种信仰情有可原,毕竟在文明不发达的时代信仰自己的君主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的家乡也在遥远的年代有人提出过“君权神授”的思想,并且还影响了后世的王朝四千年多年之久。相较于这些比较正经的信仰,还有一些偏门甚至邪门的玩意,我的朋友们,我原本以为我在意大利北部见到有人信仰会飞天的美洲帝王企鹅(不要问我美洲为什么会有企鹅)就很离谱了,起码他们的教规懒懒散散,教徒欢乐洒脱。直到我在美国见到有人信仰门的······他们称呼他们的神为“门禁”,甚至还制定了周密的教规,好吧,说真的,只能说美国相较于其他国度真是一个神奇且奇葩的国度,在这里生活的人们脑回路我估计都不太正常。

而相较于那些意义不明,稀奇古怪,异想天开的信仰,最近这座城市的人们开始信仰一只神秘的眼睛,说来可笑,说是信仰“眼睛”,但是没有人能描绘出这双“眼睛”具体长什么样子,甚至没有人能画出他,起初的时候,我听到这些事情只是心中笑一笑,笑这些人的愚昧无知,估计又是什么人整出一些无聊的恶作剧来作弄众人。抱着这种想法,我租下了一座破旧的小阁楼,小阁楼的隔音不太好,踩到地板上都会有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刺耳冗长“咔擦”声。我很庆幸我的邻居是一名安静的报社记者,让我晚上有充足的睡眠时间。

这种好日子直到我来这个城市第二周终结了,从星期一开始,总会有一些黑袍白帽子的人在深夜聚在大街之上狂欢喧闹,他们的袍子看起来破旧不堪,帽子又高又尖,脸上带着一张黑白相间的面具,在路灯的映射下莫名的显得狰狞恐怖。

开始的时候,他们的人数并不多,只是寥寥的几个人,傍晚十分,在周围人诧异的眼光中,宣扬着宇宙末世论,以及无聊的与其他宗教无差别的信奉得救论。到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类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大家在晚上都不出门了······反正,在他们周围的正常人越来越少,他们的团体人数倒是不断的增加。直到最后,他们在晚上聚在大街之上不断的饮酒作乐,用奇怪的乐器奏响一些令人不舒服的乐曲,天亮他们才在晨曦的掩护下像老鼠一样钻回街道两边的铺子。

这种事情我本该向当地街区的警长反应,在我一次无意间晚归看见那位名为“约翰”的警长正在取下头上尖尖的帽子时,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直到一天夜里·······

“咚,咚,咚”一阵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响起,我起身打开门,老旧的木门发出一声令人不舒服的“嘎吱”声,这门和他们的地板都是一个尿性,我看向门外站在的维吉尔,这位和古罗马诗人同名的朋友正是住在我旁边的邻居,此刻,他的面色苍白,身形不稳,脚步虚浮的靠在我的门框之上,脸上还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让我想起我家乡中某个特别的物种。

“哇喔,我的朋友,你这是怎么了?”我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你像是在某个奇怪地方呆了三天三夜一样。”

他看了是我,顿时长舒一口气,但是又马上紧张了起来。此刻,他也没征求我的意见,直接跌跌撞撞的走进了我的家门。我的脸色顿时马了下来,毕竟,这屋子虽然破旧,但是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这些东西如果曝光了的话我认为我估计得被世界上80%的国家通缉了。

“维吉尔先生,我早就想要邀请你光临敝舍,但是我认为你这样的不请自来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虽然这座老掉牙的房子所有权并不在我的名下,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在我喋喋不休的激动言语中。维吉尔瘫坐在沙发之上,他微笑着。

这可真是奇怪,他看着我,眼神空洞,但是其中却有异彩流露。是的,就是那种无法言语的颜色,那颜色穿越了一道又一道的沟壑,从远比亘古的地方降临到了这里。我被他看的有些毛骨悚然。

“维吉尔?”我试探性的叫道“先生?”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声怪异恶心,像是快要老死的乌鸦的哀鸣,带着一股浓烈的恶意,像我奔袭而来。

“你也是······被“它”选中的人啊。”这个人的面部表情突然让人害怕,我确信他眼中的邪恶光彩越来越多了,那色彩越来越亮,越来越多,我本能的感觉有什么足以威胁我生命的东西正在审视我,我挣扎着想要跑向门那边,可那东西像是粘稠的潮水一样,将我包裹其中,在不知不觉中,我感受到了温暖,就像呆在母亲的子宫,可又恶心,就像呆在臭气熏天的粪池。

“不要担心,我的朋友,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是····一样的。”

在我再度醒来之时,我发现我身处在一座由类似“紫色”石头所组成的城市中,这些石头蛮荒,古怪,造型奇特,在现今地球的所有物理法则中都没有与他一样或者类似的形状,他们随意的散落着,像是一座又一座的守护者,守护着这座怪诞荒古的城池,在他们的身上总是有类似眼睛的图案,说是眼睛,也不准确,就是一些简单的图案的拼接,但是我知道他就是一双眼睛········

“很美丽,是吧?”维吉尔突然从旁边走出。

他看向城池上方,那最高处的建筑,散发着不洁的,罪恶的不知名色彩·····

“听到了吗,他在呼唤我们,跟我来吧····”他自顾自的往前边走边说。

我看着他的背影,也跟着他,往那不知名的色彩走去········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亚弗戈蒙的追随者
成员

写的很好呢!

长风hpb
8 天 前

挺棒哦!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