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查摩尔的日记

作者:子乌 更新: Aug 15, 2021  

1928年八月3号                                  天晴

今天的天气很棒,就如同我的心情一般。我终于考上了心心念念的大学——阿卡姆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密斯卡托尼克的文学,艺术,哲学系都是相当出名的。而我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相对来说不那么吃香的生物系,兼修数学系。对于我来说,探求生命的真谛才是毕生追求。

密大一年级新生除非是阿卡姆的本地人或者有钱人可以住在校外,其他一律住在东宿舍楼。而我既不是本地人,也没有钱。

简单的报道之后我就被带到了东宿舍楼,这里的环境糟糕的离谱!糟糕的水管,漏水的屋顶,还有无比的噪音,听说这里的供暖还很容易出现故障,不过还好现在是夏天。

去东宿舍楼的餐厅吃了一顿饭,天哪,那的饭菜简直难以下口。听说东楼的食堂是人最多的,浑浊的空气加上难以下咽的饭菜……难以言表。也许我应该去西宿舍吃?不过那里的费用可比这里贵,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里的饭菜,有点想念玛利亚阿姨做的菜了。看来我得去找一份兼职了,家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明天就要开始课程了,希望执教的老师是一个真真正正有水平的人,不然我得的学习将毫无意义。

 

1928 年八月4号                                 天阴

今天开始上课了,没想到我的生物系和数学系教授居然是同一个人!或许他和我是同一种人?

课后找我的执教教授弗朗西斯简单的聊了一下,弗朗西斯教授果然是个真正的学者。他的数学造诣远超我的想象,或许应该把他和贝恩哈德·里曼(著名数学家)相提并论?

总之弗朗西斯教授的理念让我受益匪浅,在这几年里教授应该会为我提供相当大的帮助。

 

1928年十一月6号                                小雨

生活费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好在在校外找了个家教的兼职。再过半个月就能拿到工资了。

在午后散步的时候遇上了工程系的弗兰克·H·帕波第教授(疯狂山脉人物),听他说学校要在大约两年后开展一次南极调查,主要去在南极大陆的各个不同地点搜寻深层岩石土壤样本,而弗兰克教授则负责设计适用于勘测的高性能钻探设备。真希望我也能去南极洲看看,那里可谓是人类最少踏足的地方了,真不知道那里会不会隐藏着什么秘密。

 

1928年十二月25号                              雪

今天是圣诞节,校方举行了还算盛大的活动,钟声呆板的科普利纪念钟今天也响起了圣诞颂歌。游行乐队Maeching Miskies今天也在雕像草坪进行演出,也算不负每天在R.C.纪念楼(罗伯特·卡特纪念楼由伦道夫·卡特的祖父——罗伯特·卡特出资建筑)被骚扰的苦不言堪的师生了(Maeching的总部和演练处就在R.C.纪念楼的地下室)

 

1929年2月3号                                 大雨

今天又下雨了,还好校内的排水设施状态良好,积水没有多少,而之前说过宿舍的房顶年久失修已经开始漏雨了,我不得不拿着器皿来接漏下的雨水。

下午去找了弗朗西斯教授与他探讨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弗朗西斯教授认为生物学在解释人类的起源和命运时,可鄙地失败了。我很认同教授的思想,不知为何,我打心底的反感这试图用自然选择来解释物种起源的理论,我反倒觉得物种是人为选择的结果?或许是我最近看的小说太多了。

 

1930年2月5号                                 晴

我和教授关于物种起源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1930年6月7号

弗朗西斯教授死了,案发现场是他新买的房子,那里有着及其古怪的气味,教授的胸口覆盖着一层浅蓝色的脓汁或是腐液。尽管警方给出了及其合理的解释——心源性猝死,但我知道真相绝不会如此简单。教授肯定发现了什么——他最近总是神神秘秘,连我也很少能找到他的身影。他突然的离开住了十几年的学校宿舍贷款在镇上买了一间小房子。据我所知教授绝不是这么一个冲动的人。而且最近他的书架中晦涩难懂的神秘学书籍多了起来。我想,教授也许就是在这里发现了什么。

我向校方申请了收拾教授的遗物,因为教授没有子嗣,而父母也早早去世,所以学校也就同意了。我打算明天就去那里看看。

 

1930年6月7号

我在教授的书——大开本的《物种起源》中发现了一封信——给我的。上面写着查摩尔亲启,那正是我的名字。从墨迹来看,这上面的内容明显不是同一时间的信息

“查摩尔,很抱歉我没有告诉你我的最新发现,那些被现代人看来的胡言乱语的古代巫师的言论多半是真实的。而现在的生物学家譬如达尔文和海克尔——统统都是虚假,请允许我使用虚假这个词,因为他们并不是错误的,而是看到了虚假的真相。我需要亲自去验证我想法的正确性,如果没错的话,这将是震惊世界的发现,等我验证完我就会带你领略世界的真相,虽然不想承认,但东方的哲人真的领先了世界。”

“我从一个地方拿来了一种药物,东方称为——丹药。就是这个东西,他将要帮助我回到过去。”

“这些药丸被我放到了抽屉的暗格里——这些可不能被发现。我把药吃了下去,愿上帝保佑”

“时间好像暂停了,现在,无论什么,都不能让我停手了。希望不要迷路。我的身体运动了起来!离开了房间,离开了街道,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手中的纸币告诉我我没有实质的移动。我现在只能依靠着直觉来书写了。我的身体在极速的运动!跨越!跨越!跨越了世界的界限,翻过了曲与直!!!神!是神!”

在这之后就是一大段模糊不清的字迹,似乎被某种神秘的液体打湿了。

弗朗西斯教授的发现并没有被世人所知晓,所以——我决定也尝试一次。哪怕…哪怕——弗朗西斯教授已经为此付出了生命,哪怕——我也将要为此死亡,但是!我绝不会后悔!

在书桌的抽屉中发现了暗格,里面只剩下了一颗药丸。教授的遗书中并没有告诉我这药丸要在哪里获得,所以我的机会只有这一次,我需要好好的做一下准备。

 

1930年八月3号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两年前我进入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日子。直觉告诉我我可能要回不来了,但我绝不会放弃。我将会把我的所见所闻一一记录在我的笔记本上。

我把药丸吞下了,正如弗朗西斯教授说的那样。时间好像静止了,我跨过了世界的界限,翻过曲与直——那是时空之外,人类难以想象的无光之所,那是混沌的最深处——一切无尽的中心——沸腾翻滚的魔神之首——阿撒托斯!!!!

祂在终极黑暗王座上被祂的吹奏者用那令人发疯的邪恶鼓声与尖细单调的笛声安抚着沉入永眠!!!

看见了!我看见了地球!在古城垒砌起第一块砖的时候,在埃及的金字塔的还是张图纸的时候!古猿还没有从森林中诞生的时候!整个地球曾经出现的所有生命统统在我眼前浮现。我是他们,他们又都是我!

我在向后——没有人能够理解——除了我已故的、可怜的教授弗朗西斯——我穿过了一层又一层的东西!那是……那是……那是角!一个又一个的角!

时间在继续向后,生命已经消失了!不!没有!我看到了!天外来客带领着不祥的征兆降临了世界,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深渊!是深渊!!那是什么?没有实体的东西!他们和我一样,像一滩粘稠的蓝色液体一般滑溜溜的穿过——角。

犬——猎犬——庭达罗斯之猎犬——我发了疯似的想要摆脱。在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之前!我的老师——弗朗西斯!造成他死亡的就是他们!他身上的蓝色粘液,那正是庭达罗斯猎犬的残留痕迹!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我在现实的身体移动了,他倒在一张中国地毯上,清晰的触感将我从无尽深渊中拯救出来。我睁开眼,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难以形容的气味。

我痛苦的哀嚎着,他们嗅到了我的气味!!不!!他们像猎犬一样追着我的气味来到了现世!角是邪恶的!他们从角中袭来!而曲线是纯洁的!人类正是从曲线当中遗传的!它们只能通过角过来。我必须把屋里的角都消灭掉。我要把所有的拐角,所有的裂缝都抹上石膏。我必须把房间内部改成球形。

我要前往小镇购买——购买一切能够填充的东西!我的眼前的一切都变了,一切都一扭曲的角度变成了角,来不及了……他们来了……猎犬!庭达罗斯猎犬!!!

 

《阿卡姆报》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生查摩尔·卡米拉在其西宿舍楼寝室身亡,据悉,受害者浑身裸体皮肤上有些许蓝色粘液,具体信息尚在侦查。

 

4.7 17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