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长安缉行录

作者:绘鲤 更新: Feb 19, 2022  

长安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清者上升而为天,浊者下沉而为地,而那山川中的灵秀之气遇风则化为精怪……”说书人的声音在常平茶社里面回荡。马东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逐渐被西沉的太阳镀上一层薄薄的金光。服务员替马东端上一杯碧螺春,看到碧螺春,马东的眉毛挑了挑,但没有说什么。小二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怎么不用电话而用这么老套的方式联系?”

马东呷了一口茶,“事态紧急,电话里说不安全,这几天的人口失踪案,你看了吧?”

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回道,“看了,但没什么头绪,失踪人员没有什么人际往来,要千差万别,很难找到线索。”

马东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简报,放在桌子上推给那名女子,女子并没有看那张剪报,反而掏出了一个文件夹,“你看看吧,这是司里面找到的个人信息。”

马东打开文件夹,仔细地读了起来。“黄群,女,1978年生人……李振东,男,1972年生人……”他注意到,每个人的出生日期都被加粗加大了。想到这里,马东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突然就立了起来,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看向女子,“难道?”

“对,没错,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阴时出生。”女子用手按住太阳穴,那里的血管正在突突跳动,扯着她的眼角也隐隐生疼。

“这也是为什么司里面如此重视这件事的原因,如此多的人员失踪,加上又都是些阴时出生的人,很明显,原因只有一个。”女子顿了一顿,“献祭,那帮阴沟里的老鼠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上头让我们严处这件事,所有人员,全部。”女子只用了一个用手抹脖的手势。马东把资料封好递了回去,虽然那还是资料,但马东感觉似乎听到了其中死者不甘的怨嚎。“今晚,我们要去突袭一处地点,国安局的同志专门为我们配备了证件。马都尉,国家与人民需要你带队铲除这些垃圾。”女子推开椅子向门外走去。到门口时,她打量了一下即将没入地平线的夕阳,绯红色的光芒染红了她的发尾,“为了不打草惊蛇,不要使用司里面的器物,最好,一个不留。”话音渐落,女子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夕阳没入大地,,世界由黑暗笼罩。

马东换上了防弹衣,又将西装外套套在上面。与马东一起行动的还有三名国安局的外勤人员,他们正位于一栋老式居民楼的楼下,其中一名特工把一个用油布包裹着的东西递给了马东。马东接过布包。入手的瞬间,他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那名特工低声说道,“马先生,如果不到特殊情况,千万不要用这个。”马东点了点头,领头的人一挥手,四人便走进楼道。楼道中的声控灯早已损坏,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电线,弥漫的水气在墙上滋生了霉斑,远远望去,仿佛尖叫的人脸。墙皮成块地剥落,像是这座老建筑溃烂的胃壁,马东忽然有一种自己正走在某种怪物胃里的错觉。来到四楼,领头的人在402室的门口停下了,众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马东便上前敲响了那扇锈迹斑驳的铁门,疮疤一般的铁锈如同皮屑,附着在他的拳头上。没有回应,马东耐心地,礼貌地持续着动作,直到门后传来了脚步声,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谁啊?”不堪重负的铁门吱哑一声,打开了一道小缝,里面的人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您好,我们是居委会的,来查一下水表。”领队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记事本。

“什么居委会,猪委会的,老子早就不用自来水了,查哪门子水表?滚蛋!”说罢,男子就要关门。马东眼疾手快地把手中的笔插到了门缝里,只听见“咔嚓”一声,中性笔的塑料外壳被夹得粉碎,碎片飞得到处都是。其余三人迅速地拉住了门,男子见事不妙,直接抄起了门旁的菜刀,向马东劈来。马东用胳膊架住了男子的手臂,他身后的公安局特工从腰间取下喷雾器,向男子喷去。男子一心与马东缠斗,并未预料到这一突如其来地袭击,特制的辣椒水成功地刺激到了他的泪腺。男子手一松,菜刀掉到了地上,发出沉重的咣铛声。马东把他的手反扭到身后,一名特工用束缚带将他的双手缠上,押着他进入了这个三居室的房子。房子的陈设很老旧,大部分家具都有虫蛀后的痕迹,空气中的腐臭味混杂着霉味,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给人的嗅觉神经。桌子上的食物早已长出霉斑,没吃完的方便面桶摞成了一座小山,足以让每一个患有鼻炎的访客哀嚎奔逃。马东从一名特工那里要来鲁米诺试剂。在屋子内四处喷洒后,戴上了墨镜。只见墙上盛开着诡异的花朵,而这朵花的颜料,在试剂的作用下,发出明蓝色的荧光,仿佛是森森鬼火将其点亮。一名特工说道,“这种喷剂的痕迹只能是鲜血,看来这间屋子里死过不少人。”

那名男子突然大笑起来,状若疯癫,“那是他妈的罪有应得!他们该死啊!”

马东忽然明白过来,连忙喊道,“快阻止他!”但来不及了,男子用力合上下颌,半拉肥厚如鱼片的舌头被他吐了出来。他瞪视着众人,腮帮鼓起如同金鱼,从唇角满溢而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衬衣,洒落在肮脏的地板上。而更加大量的血液向他的喉管涌去,他依旧被紧紧押住,此刻被放平也为时已晚。他依旧在笑,咬舌自尽的痛极表情中掺杂着疯狂的笑意,喉中传出嘶哑的荷荷声,他最后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没了气息。

“该死!”马东用力地捶在桌子上,“分头找线索。”他撂下一句仿佛补救的话,转身向书房走去,推开了那扇残破的木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巨大的书架。书架上摆着许多物品,以及……一只香炉。马东把香炉够了下来,根据炉灰的痕迹来看,显然这香炉被经常使用。一个香炉还被经常使用?这个家伙在祭拜什么?马东疑惑地暂时把香炉放了回去,又开始检查架子上的书。上面的书很杂,看不出个所以然,既有金庸古龙,又有地摊文学,有大部头的哲学书,也有很早就销声匿迹的小人书。但大部分书都没有被拆封,似乎只是单纯地用来摆摆样子。他在掩饰什么?马东从兜里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这里的灰尘太多了,粘得手上到处都是……等等,灰尘!他突然明白了什么,连忙拖过一旁的凳子,踩了上去,书架最上面的一层有很明显的拖出痕迹,顺着痕迹就能找出哪本书被使用过。他顺势把书抽了出来,但那仅仅只是一本《现代汉语与金文的差异》。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马东,把那本书带走,就在马东把书塞到他的背包里时,外面的人喊了起来。

到了客厅,发现那名特工正对着一个五斗柜招呼着同伴,马东仔细地端详了一下,那个五斗柜由红木制成,因为年代久远而有包了一层浆,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楚地照射出人影。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摆,抽屉上一把小铜锁牢固地锁住了这一切的秘密。那名特工示意马东抬一下那个五斗柜,马东照做,发现那个柜子出乎意料地轻。这么轻,里面不可能装什么东西,那为什么要摆一个柜子?很明显,答案只有一个,为了掩人耳目。一名特工轻而易举地将柜子推往一边,古旧的木头在地板上摩擦出令人牙酸的声响,露出它遮着的东西。那是一个通往墙后的大洞,但奇怪的是,没有丝毫光线可以照射到里面去,仿佛那里是恶魔张开的大嘴,静静地等待着无知的祭品上门。洞里面吹出了一股风,那股风让人极其讨厌,仿佛一个执着的幽灵,阴冷又厚重,让人寒毛直立。马东制止了想要入洞的特工,他从怀里取出那个油布包,里面是一把七七式手枪,制式产品,安全可靠。马东弯下腰钻了进去,一开始里面极其狭窄,爬行了一段距离后,便豁然开朗。一股怪味儿刺激着马东的嗅觉,在马东闻来,这比以往任务中的腐尸味道还要刺激。

这是一间密室,墙上用不知名的液体画了一个巨大的法阵,一具尸体被倒挂在法阵中央,马东走了过去,待看清尸体的真面目后,胃液直冲喉头。那具尸体皮肤透明,密密麻麻的虫子在里面钻来钻去,好似一幅抽象画,讲述着生命的孕育。这场面让马东作为一名人类十分不适,只能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在房间内搜寻起来。在角落里,马东发现了一个小纸团,展开后,里面是一间肉铺的地址,字迹十分得潦草,书写者似乎是在匆忙中写下了这张纸条。马东感觉这个字迹中蕴含着一股强烈的不甘与恨意,或许书写者是希望以此来诅咒这些肉铺的主人。马东叹息了一声钻了回去。

至于那具沦为虫子巢穴的尸体,也在火油的浇灌下,被特工烧成了灰烬。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2 月 前

属实很不错啊!

公社编辑
管理员
3 月 前

哎呦,不错!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