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吸血指南:请动作迅猛,小心轻放

作者:Sincere. 更新: Oct 2, 2021  

眠眠会会长

成为吸血鬼之后,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如何吸血。
我记得我是在泳池边被变成吸血鬼的。两三个月以前,天气还很热,我收到一封群发邮件,上面写着什么水上乐园合宿活动。住宿和自助餐平摊下来一个人只要三十五块钱,我这样的穷鬼好像也能负担得起。
我已经好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所以我当然就去了。
那个比基尼姑娘可真他妈的大啊……
不,不是,呸,什么比基尼,我是说水上乐园。当然那个比基尼姑娘也的确很大。
就像最恶俗的后宫轻小说的展开那样,我被一群穿着迷你比基尼的姐姐团团围住,稀里糊涂地被从上到下里里外外咬了个遍,然后就这样变成了吸血鬼。
“不是,那个,就是,一定要咬这么多回才能变的吗……”
“对哦。”
“可是,这些位置是不是也太……难道说这也是你们的规定?”
“对哦。……啊不是,只是我们喜欢。”
“所以你们是在骗我是吧。”
“对哦!”
别的不说,我的脚心也被咬了,而且鼓起一个很痒的包,让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去挠它。我看着自己身上像被蚊群叮过一样的几十个包,连掐十字都花了我半个钟头。
小说里可没教过我被吸血鬼咬过以后会这么痒啊!
要不是我照过镜子发现自己的耳朵和眼睛都变成了标准吸血鬼的样子,我真的要以为我变成蚊子精了,说话都嗡嗡的那种,还是黑白花脚的。
我用指头摩挲着自己新长出来的小尖牙,这可是吸血鬼最戳我萌点的地方,我简直要被自己萌死。但从惊喜绝望不安恐惧和对作死的期待等等一系列复杂心情中回过劲来之后,我发现了最让人不能接受的地方。
那就是我没有吃到自助餐!
倒不如说原来我就是那顿自助餐!我刚到这放下行李就被一个黑皮巨乳大姐姐气吞山河吸走了1000cc的血量,当场严重贫血晕倒在餐桌上,再醒来已经是一身包了。
妈的,我好饿。
“我好饿啊!!!!”
“那你吃饭啊。”
“可我不知道你们蚊子精怎么吃饭啊!”
离我最近的白头发姐姐似乎是对我表示了一下鄙视,反正在我听来就是嗡嗡了两声,然后把雪白的一截手臂伸到我的面前。
那我肯定张嘴就咬下去了嘛。
然后我就咬下来人家一大块皮,跟吮指原味鸡似的,光吃到皮了,一口汤都没喝上。
然后我就被捆起来运走了。
想当然尔,我现在估计已经被挂上失踪人口的标记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回过家,反正我也没有工作,应该也没人会在意到来找我的下落。
我还是很饿,因为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没学会怎么吸血。
小说里可没教过我要怎么吸血从入门到精通啊!
所以我喝了一个月的可乐,按照蚊子精姐姐们的说法,快乐水的热量跟成年人的血是差不多的,可以维持吸血鬼日常活动的消耗,反正她们每天消耗量最大的也就是到处玩。
可你见过哪个人光靠喝水就能活的啊?要恰饭的嘛。
我连个外卖都点不起,虽然我跟这群姐姐住在一栋三层别墅里,但我睡的是地下车库,也就比她们养的猫猫狗狗待遇好一点。
因为我不会吸血,我跟猫猫狗狗一样笨,什么时候学会吃饭什么时候才能分到房间。
也行吧,至少跟猫猫狗狗打架吵架还是我赢的回合比较多。
因为吸血鬼不会长胖,我多出来的那些热量全都长到了头发上,我住地下的那段时间,头发成功长到了三米长。也不知道那群姐姐是不是看多了莴苣公主,她们一致认为把我关在地下车库而不是阁楼是个很明智的决定,因为这样我就不会用童话里的手段紧急逃生了。
但是,地下车库的门并没有锁啊姐姐们……
虽然我也并不会逃跑就是了,这里住得挺舒服的,她们弱智归弱智,其实对我也挺好的。

今天负责来教我吸血的是罗萨莉昂,一个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不过特别漂亮的吸血鬼。
据说变成吸血鬼以后时髦值都会上涨,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就当自己app90吧。
罗萨莉昂一脸慷慨就义地走到我面前,伸出右胳膊。
“五年吸血三年献血看完了吗?”
“看,看了……”
“那你把动脉静脉指给我看看。”
我算是知道学医为什么折寿了,太要命了。这一个月我被逼着把人体大小肌肉经络血管背得滚瓜烂熟,随便哪个针灸老中医过来我都确信自己可以一指头把他摁休克。
“姐姐,我问你个事啊……”
“放水是不可能放水的,我不会告诉你你现在按着的是桡动脉。”
“不是不是,那个,就是……”
我有点开不了口。
“如果我学会了吸血,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以后,会被赶走吗?”
我知道吸血鬼是很具有家族意识的种族,他们对于非家族成员的其他血族极其排斥,而我这样的顶多算个编外人员,因为我没有血统。
倒不是我没骨气,只是,只是我觉得,在这里的生活比起我之前那样浑浑噩噩的混日子,要好太多了。不用天天看别人的脸色,也不需要跟不喜欢的人打交道,甚至可以理所当然地独居,对我这样的自闭人来说,真的太棒了。
所以我挺不想被赶出去的。
在这里连我的抑郁症都治好了,因为没法自残,伤口愈合的速度比我划拉口子的速度都快,要不是我收手及时,我指甲就长里面了。
“你等会儿,”罗萨莉昂把手抽了回来,按着我的额头,“你这也没发烧啊,怎么突然神经兮兮的。”
“不是,主要是,你们实在太大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紧张垃圾话就越往外蹦。
好歹过了一两个钟头,我和罗萨莉昂才算是把事情整明白。
我收到的是群发邮件中的特殊邮件,别人收到的群发都是“我怕新年的爆竹太响掩盖我的祝福我怕你收到的心意太多我的短信会淹没其中……”,只有我的是正经的。这意思就是,如果我能挺过那阵抓心挠肝的痒劲儿,也就是所谓的戒断反应,要是扛过去了,我就是这一大家子的一份子了。
哪怕我没有那么伟岸的胸部也一样。哪怕我听不明白她们平时都在嗡嗡些啥也一样。
罗萨莉昂看着我指如疾风势如闪电地指认出了她全身上下所有大小血管,眼睛瞪得像个铜铃一般。
“合着你原来真不傻,我们还讨论半天你这蠢劲是不是跟阿狗同源……那接下来你试试吸血吧。”
经过十几天的训练,我已经不会再一口咬掉人一大块皮了。
但也没好到哪去,我收嘴的时候还是不小心给罗萨莉昂划拉开一条大口子,罗萨莉昂的恢复能力比我还强,我牙长里面了。
“咋回事啊今天怎么这么久你该不会是把人家吃了吧哎哟卧槽你们这是整啥……”
大族长洛维丽娜,也就是那个把我一口吸晕的黑皮姐姐,胸最大的那个,沿着楼梯嘀嘀咕咕地走下来,抬眼就瞧见罗萨莉昂正扒着我的头,我正四脚着地使劲往外拔牙。
虽然我知道吸血的正确方式是用牙把皮肤刺出两个小洞然后快速收回,用嘴往外一点点嘬,但是……
“你们有没有想过别用自愈能力这么强的东西给我练习……”
“……对哦!你怎么不早说!”
看来我的蚊子精之道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作者头像

4.8 6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YOG-SOTHOTH
管理员
19 天 前

有趣~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