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黑天鹅

更新: Oct 2, 2022  

 

作者:铭白

初秋周末的夜晚,难得的闲暇时光,我漫步在湖畔。灯光并不明亮,我无法寻觅黑天鹅,那标志性的生灵。沁凉的夜色笼罩着一切,只有偶尔一两个坚持自习的学生路过,再无一人逗留在我周围。
我捏了捏手中的零食。那是给黑天鹅准备的,我却没有看见它们的身影。也许是过于黑暗了吧。我遗憾地准备离开湖畔。寂静的广场上只有我一人。越来越冷了。风骤起,传来一丝丝似有似无的呜咽声。风从湖面呼啸而来,那声音愈发的清晰。它从那冰冷的幽暗的湖面之下传来,又像是低声呢喃着,在呼唤着。这一切让我毛骨悚然。
我试图离开,可是身体的异样感袭来——四肢仿佛不是我的,我的大脑能够下达命令,也迈开了腿行走,但下一瞬间我就觉得那命令并不是我下达的,可偏偏——这该死的熟悉感!我刚走出几步,症状加剧了——我的灵魂仿佛已经离开了躯体,我的身体只是在机械地向前走着,走着,走着。
那呜咽声还在继续,风渐渐小了。耳畔取而代之的是黑天鹅的叫声。那平日里难听的嘎嘎声如今却是如此悦耳!我重新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刚才的一切又变得那么陌生。我还以为只是换季时的感冒(真想掐死当时的自己!),拉上了胸前的拉链,转过身,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依稀看见湖面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我欣喜地走回湖畔,给它喂食。又来了一只黑天鹅。我只顾着给前一只喂食,一时没顾得上新来的一只,也没注意到它身上骇人的变化。
它长大了嘴,发出绝对不属于天鹅,乃至一切我世界观中生物能拥有的叫声。我无法从那尖叫中回过神,我手中的零食早已被吃光,一条舌头舔着我的手。
舌头!冰冷黏滑的舌头!我僵硬地低下头去。天啊,那究竟是怎样的一颗丑陋的头颅!我见过地球上那些异形畸形的生物,却找不出任何一个异类,能与我面前这个正伸出一条三十公分长的墨绿色舌头舔我的物体媲美!那舌头在我的手上留下令人反胃的黏液(万幸,它没有腐蚀性),再往上看,是一个扁扁的暗红色的口器。口器连着一颗膨大的充满脓液的头颅,脖子呢?脖子!那哪是脖子,那条可以随意扭动的触手哪是脖子?!它的躯体呢?
我的视线向下移动,直到没入湖水。
一个可怕的猜想渐渐在我的脑海里成型。湖面之下,盘踞着一个巨大的身躯。它的身上长着数条触手,一直延伸到湖面之上,伪装成黑天鹅。我向旁边那个还在尖叫的玩意瞥了一眼(那条耷拉在外面的舌头看着就恶心)——没有牙齿。没有人听到叫声吗?没有人能过来帮我一下吗?那条舌头缠上我的胳膊。它还能伸长!
忍无可忍!我大叫一声,使劲甩开那条舌头。只要转过身,冲上那两道台阶,再闹出动静来,宿舍楼里的人一定能听见。
回头前,我仿佛看见湖面在冒泡。
我一步几阶地冲刺,我能活着。我要告诉其他人。
我踏上了路面,我眼前就是宿舍楼。可是,风,再一次呼啸而来。
呜咽,不,应该是呢喃声充斥着我的脑海。它在耳语着,让我回去,回到湖边。它在湖里等我。我的动作再一次呆滞。我真正成了我躯体动作的旁观者。我回过身,走下台阶,走进湖边,走,走,走,走进湖水,沉入湖水,沉入黑暗。
没有窒息感,我只剩下视觉。最后一眼,我仍旧没见到它的真身。
结束了。
我从床上惊醒。
是噩梦啊。我长舒一口气。身上全是汗,仿佛刚从湖里爬出来一样。我笑了笑。一个如此真实的噩梦,把我吓成这样。
一如既往的,早八,午饭,晚自习。
我向宿舍楼走去。
风从湖面刮来。我转过头去,那是一只黑天鹅。

4.8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追知者
13 天 前

很棒耶~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