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梦境与遗忘之外

更新: Nov 11, 2022  

作者:远冬

这不是我的梦,而是一个我幻想拥有的梦,正如你想的一般,献给我孤独的人生。(此文写于2022年7月12日19:18,属于14岁的无病呻吟) -前言

我曾有过一个梦,那个梦的美好已经超越了我脑海中所有知晓的事物,以至于让我不得不怀疑它的真实。虽然连那些学术界的领头羊们也感叹这大千世界的奇妙,但就算如此我心中的那一份怀疑却始终没有放下,甚至成为了我日后最为恐惧的梦魇,于是我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回想他,妄图把它每一串细节映射在脑海中,可我知道,这是办不到的,因为仅凭单个思想小小的储存空间是不可能承载那一跨越不知多少时间的浩瀚美妙,所以我只能一次次的回忆,又一次次的遗忘,在那极为微小的短暂片段中寻找曾经的美好。

为了帮助我,儿时的挚友柯拍卡为我购买了一些大M,那些墨绿色的小东西就像坠落于深渊的快乐,一步步引诱着我。那一夜我跟随他回到了故乡的老宅,在吸食一些大M后,我并没有感到多少世界的变化,那些曾经困扰我的事物也没有消失,屋子外面尖啸的雨和寒风的颤抖也依旧存在,于是我向柯拍卡继续索要D品,但他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并辱骂我说不配拥有这些快乐,在羞愧中,我不知所措,只能无助的看着他消失在群星环绕的黑夜下。

在睡眠的无聊中,我又开始回忆,但这次回忆的却不是那个伟大的梦,而是初次吸食D品的经历,或许这就是可悲吧,促使我堕落的东西却让我更为进一步的接触那些是身处于人类幻想中的事物。这样长足的进步却让我坐立难安,那不争的事实就这么突兀地摆在我面前,用他那双邪魔的眼睛注着我赤裸的灵魂。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草草的起了床,简单的洗漱一番后,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吞咽下那令人作呕的早餐,也没有照旧去老宅后院中巡视,而是跨过泥潭去往了不曾见过的小巷。这又有什么可以嘲笑的呢?难道一个人带着勇气去接触自己不曾理解的事物是可以否定的吗?我从不觉得,在我祖父死之前一直都是他在养育我,可是现如今他也长眠在了这片土地之下,但在那之后,我却依旧健康地活着,所以说,我还是会生存到今天。

我最先开始只需要跳过小水坑,躲过那些泥浆就可以安心,谁又能想到这条路上的苦难是如此之多呢,倒塌枯萎的草木并不算多么的结实与罕见,真正挡住我的是那些长满青苔的破烂石块,他们或许是从那些高高的穹顶与屋檐中掉落下来的,又或许是人们无聊时搬弄上来的,但无论怎么说,他们一定经历过很长的时间,长的估计连岁月也裸露出了骨头。

实在不敢想象我是如何到达那个漆黑且布满阴影的小巷子中的,一些自称为商人的家伙们老老实实蜷缩在那里,先是用他们早已腐烂的口腔与牙齿介绍的他们的商品,然后用枯瘦的手爪摸索着我的衣物,周围始终弥漫着一股恶心的味道,其中的腥臭怕是只有身处尸堆中的人知晓吧。虽然心底涌现出一股难以言说的厌恶,但我还是真诚地向他们表达出了自己的需要,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昔日堪比老鼠的家伙们现在居然集体的沉默了,就像倾倒在天空中的慌乱湖水。

寂静并不是以往的常态,我或许从不知晓在那个小巷中埋藏的诡异符号,但在一遍又一遍的回忆中,现实与梦境早已混淆不清,我现在只能依稀记得自己是如何在悲伤中哭泣。在被拒后,我又去寻找柯拍卡,妄图在他抛弃的脏物中寻找那些难得可贵的快乐,只是他在郊区中的房子太过于隐蔽,以至于让我迷失在了那些由层层哀木堆积出的森林中。我或许再也不会想起自己是如何走入那座幽深至极的古堡,这可能就叫做秘密吧。

我原先只是顺着那些被流水侵蚀出的痕迹向上艰苦的攀爬,可谁能知道我会看见那黑暗向上无边延伸的穹顶,在又翻过某个低矮的石墙后,我终于见到了他的全貌,那座古老邪恶的建筑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被一群从不属于人类的事物簇拥在杂乱无章的草地上,早已腐朽的木制大门再也关不住潜藏其中的黑暗,好奇心构成的涡旋顷刻间就把我吸入了无底的深渊。

从过往的今昔到现在,再到那弥漫梦境雾气的山谷,我在此之中都无不怀抱着回忆,时间或许并没有遗忘陪伴我童年的快乐,在勉强能接触阳光的地方向里面望去,那些布满裂痕的碎石就安静的躺在坑坑洼洼的地板上,与绿色植物争夺狭小空间的并非只有蜘蛛网,还有那些倒塌的石柱与灰尘,我则在其中不断的寻找,就像一只饥不择食的野狗一般,但请相信我,这只是为了消除我对时间的疑惑,可现如今我却连柯柏卡的影子也找不到了。

我继续在前厅中漫无目的行走,关于我是否知道漫长道路的终点已经改变,这点毋庸置疑,那些灰尘与泥土给我带来的不过是一种阻挠的熟悉,我不明白自己是否真正得到了帮助,还是只是自己的心理暗示,这一切都无从考证,包括我那个不着边际的梦,可这也确实是祖父死后我能生存下来的理由。藏匿于荒野之中的山谷有着他们知晓的秘密,其中的古老怕是与地球上最长寿的事物不相上下,但他们却都只是石头,被雕刻的石头。

如今我也陷入了和他们一样的窘境,面对诸神诚恳的号召,我无动于衷,因为我还要寻找那些没有人认领的棺材,迫于当前的现状,我只好用手去拍打那些早已被蠢虫驻满的木屑,并妄图通过那些细小的缝隙,可见这是多么的悲哀。但最终我还是找到了柯柏卡,可想要得到帮助的我在此刻却变得如雕像般茫然,我实在没有办法将这具残破且布满蛆虫的腐尸与之前那个健壮的小伙子联系在一起,我甚至看到了他那从烂肉中裸露出的惨白骨骇,眼眶中流露的也并非灵动的闪光而是腥臭的脓液,这让我想起了那些没有帮助我的可怜老鼠。

我哀怜万物,因为他们总是在恐惧中颤抖,那段虚幻的岁月教会了我很多,苦难则只是其中之一,赞美罪恶的耻辱让我不得不在还没有接触曾经的欢乐之前就踏过那些灰尘而逃。遗忘的毁灭并不尽然,我原本只想顺着先前的道路回去,可是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那些曾被冠为不朽的高墙与穹顶又到底是怎样消失的呢,我甚至没有听到他们倒塌的声音,就和当初的疑惑一样,我再次怀疑起了世界面貌的真实。

幽绿色的植物联合蜥蜴,又占领了高地,我奋力地剥开那虚伪的绿色屏障,可是还是有几块巨石挡住了我的脚步,他们绝非人造,肯定是被什么超出人类之外的事物所孕育的,有可能是不变的自然,也有可能是其他。我先是摸到一块棱角的突,然后使劲地往上推,妄图将它搬离堵住洞口的地方,没过多久我的愿望便实现了,他像一只濒死的猫一般,从泥土构成的长坡上滚落了下去,我仔细倾听着巨石砸落在地的声音,为被他碾压的事物感到不幸。

事实证明,最终并没有什么东西能带我逃离这肮脏不堪的遗忘,那些黑夜中的失眠最终也成为了杀死柯柏卡的帮凶,我无法用理性的角度去看待那突然出现的绿色平原,他们覆盖了我曾经的回忆,包括那些古老的高塔与屋檐。这或许就是人类最为可贵的精神吧,时间的观点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白天与黑夜的差别也仅仅是一些高高挂于天空的群星,伟大而寄居于云巅,就像迷失的诸神。

纵使在多少年以后,它们仍然令我恐惧,只是世人不断的信任让我坚信那个曾经梦境的美好,或许我早已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打开了某个隐藏在宇宙背后的门。

 

(作为14岁的孩子来说,写得不错!社长给你点赞,错别字和病句也不是很多~)

4.8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追知者
18 天 前

看看这篇,再看看我的……再见了家人们,我要去删号了(╥ω╥`)

dr-budai
成员
18 天 前
回复给  追知者

你给我回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