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模仿者

作者:life Feb 1, 2022  

呃……朋友们,这是我第二次上网发帖,我现在实在是太害怕了,所以如果我的叙述里面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请大家见谅。以下,出于方便叙述以及隐私保护的考虑,大部分地名以及人名我都会用化名替代。
我叫山姆,今年三十一岁,因为不太懂得社交所以用了脸书这么久总共也没发过多少贴子。就在上周,我开始在夜晚频繁地梦到儿时待过的修道院。顺带一提,我是从出生起就被遗弃在修道院里的,因此我人生中前十二年的光阴都和修女们待在一起。
虽然我对那里的回忆一直很美好,但梦里的那做修道院却不断给我一种诡异的感觉——窗户上不时闪过黑影而且还偶尔传出凄惨的尖叫。所以我谷歌了它的地址,它大概是改名了,我记得它以前叫罗威修道院来着,但电子屏幕上明晃晃的英文不断提示着我——它的新名字叫“伊格尼斯”,而且在五年前就荒废了。
如今我最想做的,就是驾车跨越几千公里的距离,去另一个州见见那座儿时常住的修道院。
说实话,虽然知道它早就已经被废弃,但到那里时我仍然有些惊讶。修道院显然已经很久没人精心打理过了,藤蔓爬满了外墙——大自然正在慢慢吞没它。当时我忽然看到二楼的窗前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看了看发现居然是艾莎修女!她在修道院里一直照顾我,我对她的感情是最深厚的,她就像我未曾谋面的亲生母亲一样。

修道院
是她的身影坚定了我走进去的想法,我小心翼翼地推开落满灰尘的大门。还好岁月的侵蚀使它不再像看上去那么坚固,我只轻推了一下那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木头腐朽的气味呛得我咳嗽了几声,放下捂着口鼻的袖子时我似乎看到前边掠过了一角黑色的修女袍。“艾莎修女?”我快步跑到拐角前大声喊着,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起初没有任何回应。“是山姆吗?”听到这个苍老而柔和的声音时我几乎热泪盈眶。
艾莎修女微微发福的身影在转角处向我走来看到她的面孔我开心到要发抖了——事实上,我的寄养家庭禁止我与这个修道院再有任何联系,我已经整整十八年没有见过她了。我开心地拥抱了艾莎修女,我还记得自己无意间碰到了她的颈部——那是一种奇异的触感,我以圣母玛利亚的名义起誓,我从未想亵渎艾莎修女,只是她的皮肤碰起来像……麻袋?不对,没有麻袋那么粗糙,不过仅仅是一瞬间的触碰就让我记住了那种诡异的感觉。
艾莎修女告诉我自从其他修女离开后她就一直自愿留在修道院里做看守,我当时一点都没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我们聊了很多有关以前的事情,她还是像十八年前一样和蔼可亲。“来喝杯橙汁吧,晚饭一会儿就好,当然如果你想留下歇会的话。”艾莎修女从柜子里取出两瓶色彩鲜艳的果汁,她自己拧开一瓶喝了一口,另一瓶则递到我面前。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我看到修女的面上似乎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在喝下橙汁一会后,她的脚部微微鼓起了一点。
我有些诧异,毕竟我以前最讨厌的就是喝橙汁。大概年岁太久忘了吧,我拧开瓶盖若无其事地喝了起来。
艾莎修女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吃过她的烤土豆后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朋友们,很不好意思给大家做了这么久的铺垫,接下来的部分才是我发帖的真正原因,只要耐心读完它们你们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不直入主题。
半夜我被一些奇怪的响动惊醒……像是某种气球漏气的声音?出于好奇我爬下床循声打开门,随后就看到了令我毕生难忘的一幕——艾莎修女在……漏气,天啊,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绝对没有说半句假话。她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下来,我用力掐了自己一下,痛感却清楚地提醒我自己不是在做梦。艾莎修女的皮肤很快全部瘫在地上,只剩下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站在那堆皮肤中间。
我不敢再细看,抓起手机立马往外跑。好在那个不知是什么的怪物没有追上来,我一路狂奔,直到感到安全才停下来。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就躲在这个修道院的不知哪处给大家编辑了这个帖子。我到现在还有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疯掉了,说实话我自己都不大相信自己的经历。我现在在威斯康星州萨拉弥尔市约翰小镇的伊格尼斯修道院里,如果之后我不再更新或者发布任何帖子,请帮我报警,谢谢你们。
——————————————————
天啊,我听到了已经去世的养父的声音,他在外边一遍遍地叫着我的名字,声音由远及近。上帝……我悄悄探头望了望,他……他简直就跟酗酒后肆意殴打我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他摇摇晃晃地一点点靠近,那只纹着该死纹身的左手紧握着一只酒瓶。
我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以往他暴怒着把酒瓶一次次砸在我身上的情景和十分钟前艾莎修女的样子浮现在我脑海中……愤怒完全取代了我的理智,我跳出来一拳挥向那个混蛋的脸——“嘭”,干净利落的一声后他的脸就立马在力的作用下爆开,没有一丝血迹,却令人胆寒。短短几秒钟后,原本看起来像正常人类的他就变成了一堆瘫在地上的皮。
我转身再次不要命地狂奔,无意间我撞开了一扇木门。仅存的理智及时刹住了我的脚步——那显然避免了我一头滚下楼梯。这似乎是一个我童年未曾去过的地方。鬼使神差地我走了下去,真希望当时我能掉头离开,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我做了错误的决定。
那是一副多么恐怖的情景……我看到了一些约有一人高的十字架排成一排列在前头,星星点点的血痕和喷溅式的血迹早已凝固成了暗紫色,在前置摄像头的照射下颇为恶心。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角落里摆几块石头,尖锐的部分全都沾满了血迹和……骨碴?!地上散落着一些写满字的残页,看起来像是关于某种仪式的记载——我快速拍下了那些书页后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我借着手机的光芒看完了它们,之所以用看这个字,是因为我完全读不懂上面的文字,我已经把照片放在帖子里了,有看得懂的吧友可以解释下。不过好在上面有插图,靠着它们我能勉强明白这些纸页的意思——艾莎修女和我那个混蛋养父似乎是被某种神秘力量造出来的,它们几乎可以模仿原身的一言一行。不过由于是被仿造出来的,所以它们并不拥有血肉,它们唯一像人类的地方就是那副从原主身上扒下来的皮囊,不过里面也提到它们惧怕火焰。
这说明艾莎修女也去世了。
猛然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落……艾莎修女就像我未曾谋面的生母一样照顾我……真的……不好意思朋友们,我的情绪很失控……

树木倒影
——————————————————
我看到很多人说我是编的——事实上还有一些自称是编辑的人给我发私信邀请我来面谈,但是我想再次强调一遍,我没有编造,这些全都是现在、此时此刻、在你们在舒适的家里看我的帖子的时候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这个三十一岁的倒霉蛋身上的事。
不过也有一些真心帮助我的人,他们让我马上离开这里,谢谢你们,但我不打算这么做。
我现在又看到了艾莎修女,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让自己的皮肤重新像之前一样鼓起来的,但她现在确实一边在院子里游荡一边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她的声音真的好烦人……我受不了了……我已经收集了许多木头,兜里的打火机还有一些燃油,这足够烧毁这座木质结构的罪恶之地。
我真的难以忍受一个怪物披着我最敬爱的人的皮肤晃来晃去,我知道把这一切写进脸书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我不在乎了。
——————————————————
我大错特错了……它是假的……不……千万别用火烧它们……我杀了艾莎修女……
——————————————————
一切都结束了,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帮助,你们都是很善良很美好的人。
伊格尼斯修道院的一切都是我臆想出来的——事实上,我一直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这大概是我做过的一个最真实的梦了。
几分钟前我刚刚在自己那辆破车的方向盘上醒来,伊格尼斯小镇是一个很迷人的地方。顺带一提,这里的橙汁很好喝。

5 1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