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降临日—身穿黄衣之人

更新: Nov 20, 2022  

身穿黄衣之人

 

“祂是无面之人,亦是群冕之皇;轻浮黄纱,展现亿万星芒!”

——Sorenson·K·Aaron

外面又下起雨来,我坐在沙发上抽着香烟,这几天一直泡在亚当斯先生的办公室里,跟亚当斯先生一起研究那所谓的海底遗失的城市——亚特兰蒂斯。我不知道这些天是怎么了,自从见到那个象牙雕像后,整个人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冲动,这种冲动就像是有人在你耳边不停地轻声絮叨着,低沉的声音催促着你急需去做某事一样。可能是这几天工作压力太大了,我有时候都会产生一些幻听现象,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每天晚上都要做一个关于深海的幻梦。

“呼……”我吐出最后一口香烟,伸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那个黄色的信封,从里面抽出那张《该隐与亚伯》的戏剧门票。一个不知名的人给了我一张可笑的门票,邀请我按照上面的地点,准时去观看戏剧表演,信封上还印着让我感到不舒服的黄色奇怪火漆,换作平时我早就将它给撕得粉碎。但是,现在的我身心俱疲,确实需要观看一场可笑的、人人皆知的《圣经》故事的戏剧表演了。或许,还能见到那个给我送门票的那个人。

“唔……《该隐与亚伯》啊,我都看了不下一百遍了啊……”我仰躺在沙发上道。

第二天雨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我看了一眼门票上的开演日期,那确实是在今天。一想到这次去看这部戏剧说不定还能找到藏在幕后的人,心里面多少还是有点激动和不安的,我收拾好衣服下了楼,在雨幕里径直地向门票背后的那个地址走去。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我就来到了那所剧院,说真的,我从来都不记得在这个海边城市会有这么一家华丽的剧院,精致的大理石柱上布满了岁月留下的刻痕,天使立于穹顶之上,圣母摊开双手迎接众生。这到底是一家教堂还是一家剧院?我一时间没有弄明白,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嘿亲爱的查尔斯·曼特先生,您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啊,戏剧已经开始了!”一个身穿黄色西服的高瘦男人从剧院出来,见到我后一路小跑跑了过来。

“您是……”我一边问着一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长得十分的清瘦,身高与亚当斯先生差不了多少,如果说亚当斯先生或者小亚当斯先生站在这里像是一尊铁塔的话,那这位身穿黄衣的先生,也只能勉强算是一根旗杆了吧。男人身上穿着一身修身的黄色西服,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穿这么花里胡哨的衣服呢,在他的胸口处有一个胸针,那是一块由黑曜石打磨而成的,漆黑的石头表面泛着诡异的紫色,黄色的印记在紫色光芒中若隐若现。

“啊抱歉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Mr.Yellow,你也可以叫我黄衣先生或者是黄先生。”黄衣先生微笑着便把手伸了过来以示友好。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们之前见过面吗?”我掏出香烟想要点燃,但是火柴在来的路上已经被雨水给打湿了。

“没有,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我却能感知到你们的存在。”黄衣先生从怀里掏出打火机给我点燃了香烟,接着说道:“我们都是伟大神明所眷恋的孩子啊,正是因为神的指引,才让咱们两个今天在这里相遇,来吧,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进去看戏剧表演了。”

我扔下烟头跟着黄衣先生走进了剧院,剧院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哪个是我的座位,而那位黄衣先生则轻车熟路地带着我来到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示意我坐下。

“我可是把这个剧院最奢侈的贵宾座给你买下来了,你工作太累了,确实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黄衣先生用手轻轻拍了我的肩膀说道。

我轻笑一声,回身开始看起了那个名叫《该隐与亚伯》的戏剧来。这个戏剧内容十分的简单,就是根据《圣经》中的故事改编而来的,亚当与夏娃有两个儿子,大哥叫做该隐,弟弟则是亚伯。该隐在田间种植粮食,亚伯则是在田野畜牧牲畜,最后二人把自己的收获祭献给伟大的上帝,但是上帝挑选了亚伯的肉食而摒弃了该隐的粮食,于是乎该隐就在愤怒中将亚伯,将他的亲弟弟给杀死了。

这真的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了,该隐与亚伯,就是世界上两种人,该隐代表了世界上充满暴力而自以为是的恶人,亚伯则是代表了真心诚意敬畏上帝的善人。

“伟大的上帝,我所受到的刑罚太过严重,超过我所能当的。您将我驱逐出这片土地,以至于我无法再与您见面。而我也只能飘荡在其他地方,无居无所,凡遇到了我,我必将被其杀害!”该隐跪在地上哀嚎道。

上帝站于高台上俯身对该隐说道:“不!绝不会这样的!我赐予你永恒不灭的神印!凡是妄图伤害该隐的!必将遭受七倍之余的报复!”

上帝说罢抬起手来,缓缓走下高台在该隐面前停下,手掌摊开,指尖向该隐眉心一指,一枚黄色的印记出现在该隐的额头。

“啪啪啪啪啪……”

观众席上传来了热烈的掌声,有的观众甚至站立起来高声欢呼着。面对如此场面,我感到十分的不爽,不知怎么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我打算站起来离开这里,但是双手被黄衣先生死死地按在椅子上,我猛地回头,就见到他正对着我发笑,那种微笑十分自然,但又十分令人感到恶寒。

“看呐!睁大你的眼睛去看啊!那是神的印记!那是伟大的虚无之神、众生之父,荒芜与繁荣,毁灭与重生,恒昼与永夜,智慧与痴愚,所有的矛盾集合体,一切混沌的本源!”黄衣先生拉着我的手将我提了起来,我从未想过在他那宽大的黄色西服下,那瘦弱的身躯竟然可以爆发出这么可怕的力量来。“查尔斯!查尔斯·曼特!你是被神所选中之人,离开那充斥着肮脏腐烂的海底吧,跟着我们一起,一起膜拜星河,一起祈祷寰宇,一起祝福那伟大的、被赐予永恒无尽印记的深空星海之主吧!”

我奋力地将黄衣先生推开,跌跌撞撞地向后面退去,疯子!绝对他妈的是一群疯子!一场好好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戏剧表演,竟然成了这群疯子们娱乐嬉戏的天堂。我回身准备逃跑,准备离开这个令我身心不悦的鬼地方,但是身后的景象令我那颗烦躁狂热的心,落于冰点。那群客人们,那群看客的模样全都发生了变化,他们或是在地上趴着,亦或是在座椅上站着,他们或是枯瘦露骨,亦或是臃肿肥烂,他们身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下滑落着,红白色的肌肉相互拧结在一起,血泡向外迸裂,沉闷的声音从他们的喉咙里发出,就像是一张张破了的口琴演奏出来的荒唐可笑而又毛骨悚然的地狱赞歌一般。

他们迈着统一的步调向我围了过来,我本能地向后退去,脚下一绊整个身子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我感到我的后脑狠狠地撞在了什么棱角上,温热且黏稠的液体从后脑缓缓流出,我挣扎着向后看去,却发现了舞台上那个被“上帝”赐予神印的“该隐”,我看到了那枚印记,那枚黄色的,向外张着三条扭动触须的黄色印记!

“伟大神明赐予你永生不灭!腐烂的肉体化为尘埃飘落,虚伪的灵魂将恒久不朽!我将以神之名,赐你光辉!”黄衣先生一跃而起,他的手指并拢,对着我的眉心狠狠地插了进去。我闭上眼睛把嘴巴张开,我想喊叫出来,但是却没有听到我的任何声音,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手指与我头骨的摩擦,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手指在我脑袋里蠕动,不!不!不!那不是什么手指,那是该死软体生物的触须!

“带着这枚印记,穿越幻梦,踏过虚无,在灰烬之中,高唱背叛者的赞歌吧。”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外面的天已然是一片漆黑,海塔的灯光四散照射着,黏稠的乌云正在微薄光亮之下缓缓爬行。午夜钟声响起,寒冷的夜风随着没有关闭的窗户吹了进来,卷起海洋那咸湿的气息,熄灭了万家灯火,这座城市仿佛在上帝的一个呼吸间,就陷入死寂。

我扶着额头,脑子里一片混乱,感觉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无休无止永无边际的幻梦。我不清楚那个身穿黄色西服的男人是否存在,我不知道那群令人作呕的看客们是否存在,我也不知道那场戏剧演出,那场《该隐与亚伯》是否存在,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整个人类,遥遥历史是否真实存在。

我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翻了下来,浑身酸痛无比,我找到了一包香烟,但里面却是空空如也。我尝试着打开卧室的大灯,却发现电力已然枯竭,我想亮一根火柴,但是却发现火柴早就潮湿。我在黑暗中不停地摸索着,凭借着我的记忆在这个房间里缓慢地前进,突然一道光芒降下,照亮了一切。我惊慌着,我迟疑着,我恐惧着,在那光芒的尽头,那个男人,那个身穿黄色西装的干瘦男人,他正端坐在光芒之中,深墨色的眼瞳中散发着点点幽光,就像是在无尽宇宙中的点点闪烁繁星。

“你来了,我亲爱的查尔斯·曼特。”黄衣先生淡淡微笑道。

“你到底是谁?!”我惊恐地问道,看着他的眼睛,我仿佛看到了星河,看到了一切的始源。

“我还是Mr.Yellow,我还是黄衣先生。”黄先生依旧保持微笑道。

“你……你是个怪物!你他妈是个怪物!你他妈的是他妈的一个怪物啊!”我咆哮起来,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我现在已然无法稳定我的情绪,一见到他,我就回想起那可怖的剧院,想起在那所剧院发生的点点滴滴。

“不不不,查尔斯先生,我不是怪物,我是被神所庇佑之人。你也不是怪物,你也听到了神的赞歌,你也得到了神的启示,你也成为了神的信徒。我们都不是怪物,我们都是为了信仰而艰难地活着,不过,你我终究为敌。”黄衣先生站了起来,向我缓步走来,“虽为敌人,但你也是接受了我们的存在,你也是成为了无面者一员。”

“你别过来……你退后,你退后!你别过来!”我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向后挪动着身体,但是不论我怎么挣扎,我的身体在此时就好似注入了亿万水泥,无法动弹。

“无需反抗,只需臣服。人类社会的卑贱理论也是蛮有道理的,奴化本性,压榨良知,将一切的思维固有化,认定这个宇宙是一切物理法则的延续和汇总。可是,在一切法则之上,则是由混沌主宰的一切,所谓法则,都是意念之产物。”黄衣先生在我面前停下,弯下腰来看着我,双眸之中的黑暗闪烁,就好似他说的混沌法则。“海底的遗城不过是冰山的一角,那是卑劣信徒们的聚集的肮脏之所,不过群星即将归位,封印即将挣脱,愚蠢的奴隶想要偷盗王的遗产,却不知一切都是王的安排。捉弄者被被捉弄者所捉弄,却还以为自己已经得逞,沾沾自喜,但是它却从来没有逃出王给它们安排的墓葬,他们的葬礼也将成为恭迎伟大旧日之主降临诞生的贺礼。”

“不论你在何地,心中凡有所念,皆为幻象本源,将理智摒弃,与疯狂共存,倾听群星的赞歌。当一切归为虚无,当一切化为腐败,当一切成为余烬,当一切变为幽暗,无需悲泣,无需等待,只要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都将到来……”

4.7 1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疯。
成员
8 天 前

好耶!赞美我王!Iä Hastur cf’ayak ‘vulgtmm, vugtlagln vulgtmm!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