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降临日—来自深海的日记

更新: Oct 30, 2022  

降临日—来自深海的日记

作者:Sorenson·K·Aaron

“群星化作细雨落下,孤寂的彩虹悬挂云端,腐朽的太阳钉死在干瘪的王座上,伴随着月亮的悲哭,狂风的哀嚎,被时间遗忘的神明溶于阴暗,堕入凡间……”

——Sorenson·K·Aaron

我狂奔在城市的街头,任由海风裹挟着雨点砸在我的脸上,有点生疼,不像是水,更像是冰块,具体来说是冰与水的混合固体。这才是九月份,强烈的寒流自北而下,它们像是来自北境的苍白骑士团,骑士们驾驭着它们的战马,翻越山脉、跨过海洋,疯狂地肆虐着我们南方的世界。我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换作平时看到这么阴霾的景象我肯定是破口大骂的,但是今天我心中的那团烈火已然升腾,且久久不息。

我转过两个街道来到了亚当斯先生的住处,亚当斯先生是我的老师,他同样也是我的老板。亚当斯先生是哈佛大学历史系的终身教授,我在大学实习阶段就来他这里工作了,我学的是语言学,和他的专业也算是半个对口吧,很多古代文献或者外国文字也都是我在给他翻译整理的,他也经常带着我去参加一些研讨会或者是高档的拍卖场。一个月前,亚当斯先生的朋友给了他一个笔记本,那是一战时期德国海军少校卡尔·海因里希所写的日记,日记里具体写了什么内容我不太清楚,只知道亚当斯先生在看到这本日记后就异常的兴奋,并且还说什么“新世界的大门就在眼前”、“古老神秘的传说将证实她的存在”等等这些令人不知所云的话。

“嘿查尔斯回来了,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怎么没有拿一把伞呢,快进来可怜的孩子,烤烤火吧,别把身子给冻坏掉了。”说话的是亚当斯先生的夫人,她是个很温柔的女性,对任何人乃至任何动物、植物都很温柔,她始终坚信着只要善待万事万物,那么总有一天上帝会亲自降临将她接到天国去的。

“谢谢您的关心,夫人,外面的雨不算很大,所以我就没有拿伞来了。不过话说回来,今年才九月份,怎么就这么的阴冷呢,雨里面都夹杂着小冰块儿,砸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我笑道。

“唉,灾难就快要来了,这是上帝给予我们人类的警告。”亚当斯夫人道。

“灾难?夫人我不明白您说的灾难是指什么呢,战争吗?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已经打败了法西斯了,希特勒已经死掉了,他的灵魂去了地狱。欧洲和平了,世界也和平了,未来将不会再发生战争了吧。”我说道。

“战争虽然是场灾难,但那也是人类肉体上的消亡,有些人虽然在战争中消亡了肉体,但是他们的灵魂和精神却永远地保留了下来。但是你想一想,倘若人人都失掉了灵魂和信仰,人人都是一具没有思想的肉体,那将是多么可怕的灾难啊。”亚当斯夫人道。

“夫人您就放心吧,倘若那一天真的来临,我相信以人类的智慧和能力,一定可以在您说的这场浩劫中扛过去的。上帝会帮助我们的,当年诺亚不也是用智慧躲过了灾难,让世界重新复苏起来嘛。”我说道。

“上帝只会保佑那些虔诚的人们,那些亵渎者,上帝也是不会宽恕他们的。哈利路亚。”亚当斯夫人说完继续低头织着她的毛衣,我听罢也是点了点头,也跟着轻声说了一句“哈利路亚”。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淡棕色的液体顺着我的食道进入了我的胃里,一股冰凉的火热从下而上贯穿我的身体,这种感觉令我全身放松,一整天奔波后的疲惫感也随之淡化进而消逝。就在我正准备要不要再给自己续上一杯的时候,亚当斯先生的房门被狠狠地推开了,阴冷的海风卷着那令人憎恶的冰水混合物冲了进来,我和夫人都向门口看去,却见到一个硕大的身躯笔直地站立在门口,是亚当斯先生回来了。

“这该死的暴风雨,我今天跟拉文去外面喝茶,那一阵大风都把茶馆的橡木大门给吹裂了。还好我回来得及时,要不然今天晚上就要在拉文家里过夜了。”亚当斯先生把雨伞挂在门后,将湿漉的大衣脱下扔在一旁,“这鬼天气,一辈子希望也只能遇到这一次吧。哦,查尔斯来了,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就在这随便吃点,年轻人别一直饿着肚子,看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亚当斯先生走到我的身边,一把夺过还剩半瓶的威士忌给自己也到上了一杯。

“我吃过饭了亚当斯先生,我今天刚从阿卡姆镇回来,一下车我就去吃了饭,说真的,阿卡姆镇的伙食我多少有点不习惯的。”我苦笑一声,接着说道:“我这几天拜访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图书馆管理员米歇尔先生,得到他的允许,我找到了那本记录着古老文献的《死灵之书》。不过米歇尔先生说,这本书若是没有得到校长先生的批准,谁都无法借阅参考,说什么凡是阅读这本书的人都遭到了不一样的诅咒,讲道理,我真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什么可怕的诅咒,我觉得这些只不过是由人们内心生出来的恐惧罢了。”

“我很赞成你说的这句话,所谓的疯狂,只不过是人们接触到自己从未遇到的事情或事物后产生的恐惧心理,这是一种疾病,治疗的方法也是很简单的,只需要自己……”亚当斯先生还没说完,就被夫人给打断了。

“只需要自己找到藏于内心的信仰,去寻求全智全能伟大父亲的帮助,一切都将化为泡沫浮影的。”亚当斯夫人道。

“啊,是的,只需要信仰上帝,每天高呼‘哈利路亚!’,饭前祈祷,睡前忏悔,做一个虔诚的信徒,不论你在哪里,上帝都会降下荣光保佑你的。”亚当斯先生摆了摆手道,“对了,那个日耳曼人写的那本日记,你读过了吗?”

“亚当斯先生您知道的,这本日记自打一个月前就送到了您的办公桌上,没有您的允许我也不会私自去看的,说真的,我也特别好奇那个日耳曼人在日记中写了些什么。”我说道。

“没让你看的理由也很简单,那个日耳曼人写那本日记时用的是德语单词,我承认你在语言学上有很高的天赋,不过我也知道你对德语没太多的了解,那本日记读起来真的十分的别扭加拗口。呐,这个是我找人翻译出来的英译手抄本,你拿回去好好读一下,读完之后你就会明白我们这一个月来辛辛苦苦研究的工作究竟能有多么值得。”查尔斯先生走到办公桌旁,打开上锁的抽屉,将里面的一个小本子扔给了我。“查尔斯,你听说亚特兰蒂斯么。”

亚特兰蒂斯,那座沉眠于深海中的古代城市,纵观整个欧洲人对大海的描述,除了那些来自深海中的怪物之外,就只剩下神秘的古代城市亚特兰蒂斯了。传说柏拉图先生见到过亚特兰蒂斯,那里的人们都信奉大海,信奉深海里的神明,但可惜它在数万年前就被海洋所吞没,柏拉图先生在他的《对话录》里充斥了对亚特兰蒂斯神秘的热爱和向往,并且表示那是一个充满自由的理想国度。但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柏拉图先生只是单纯地在宣传他的思想,所以就创造了这所谓的亚特兰蒂斯,诉说着那里面的美好,让更多的信徒追随着他,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吧,也许柏拉图先生说的也还是真的呢。

见到我沉默不语,亚当斯先生微微一笑,抿了一口威士忌道:“好吧,我记得你拥有一半希腊人的血统,既然你身上流着一半欧洲人的血液,那么你肯定对这亚特兰蒂斯有很深的了解了。之前我也认为柏拉图所描述的亚特兰蒂斯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城市,好几万年前就沉没于海底的城市,柏拉图是怎么知道的呢,我不过一直把它当作一个笑话来看罢了。可是,这本日记,这本由这位名叫卡尔·海因里希的日耳曼人写的日记,让我的看法动摇了,也许那传说中的海底城市真的存在,也许这座城市遗民们的后代,他们或许真的躲藏在咱们的世界里啊。”

我听闻亚当斯先生的话后愣住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若是不知真相居于何处,不如潜心细读,他把一切都藏在了这本日记当中。”亚当斯先生喝完最后一口酒后起身离开了大厅,只剩下愣在原地的我和低头织毛衣的亚当斯夫人。

等我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的十点钟了,我简单地冲了个澡就将自己裹了起来,坐在沙发上借着微弱的夜灯打开了那本手抄日记。

1917820日,我,卡尔·海因里希,阿尔特贝格埃伦斯泰因的伯爵,身为德意志帝国海军少校兼潜艇U-29的艇长,将装有此笔记的漂流瓶投进海中……”

我差不多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这本英译的手抄本给读完,我将那本日记轻放在桌子上,将那厚厚的棉被紧紧地将我的身躯包裹住,这本日记,让我感到了一丝的阴冷。这本日记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也没有什么优美的形容,只不过是将每一天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心得给记录了下来。可就是这样,我的意识已经与这位名叫卡尔·海因里希的德国海军少校、阿尔特贝格埃伦斯泰因的伯爵的思维相吻合,他的眼睛好像成为了我的眼睛,他所见、所知、所感、所想、所做的一切都好似是我亲身经历的一般无二。我仿佛与他一起制止了潜艇内的哗变,一起度过了漫长而又短暂的孤独黑暗,一起见到了那座巍峨壮丽且又无与伦比的古代城市,一起观察那些游荡在潜艇周围,宛若不死幽灵的白色海豚。

我闭上双眼,双手死死地攥着棉被的边角,紧咬的牙关发出令人胆寒的咔咔声,我试图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但是那些画面不停地在我脑海里闪动跳跃着,它就像电影一样,不停地在我脑子里轮换播放着。那来自神殿深处的祭祀之火,那来自哗变士兵的凄厉惨叫,那来自克兰策上尉的绝望哭嚎,那来自白色海豚们的无情嘲笑。等等,海豚?我没见到海豚啊,在我的脑子闪现的画面里,那些包围着U-29潜艇不停向南游荡的白色生物并不是海豚啊,那是一具具全身赤裸,身子肿胀惨白,面目狰狞且露着微笑的海底浮尸啊!那可怜的克兰策上尉并没有消失,也并没有被海底的强大压力给压成肉泥骨沫,他带着那个象牙雕刻,他们一起沉溺于深海遗城,他们一起化为了万千“海豚”中的一员。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惨烈的白光划破了夜空,随之而来的是沉闷且轰鸣的爆炸声,我那紧绷的精神在这外界的刺激下断裂了,我感到身子一松险些从沙发上跌落下来。我睁开眼睛,看着一片漆黑的屋子,外面暴雨倾盆,我一时间竟不知身在现实还是那可怕的海底。黑暗中我找到了香烟,划亮火柴点燃了它,微弱的光芒在这黏稠的黑暗中格格不入,仿佛一个恍惚,这微弱的光芒就会被无穷的黑暗吞噬殆尽。这不禁让我产生了一丝的恐惧,我害怕我就是这微弱的火光,那未知世界就是无尽的黑暗,我若向前探索,必会饱受折磨,火光照亮的也许是富丽堂皇的华美乐章,也有可能是肮脏污浊充满血腥的腐朽预言。

我叼着香烟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被暴雨冲刷着的城市,想着在遥远的古代,在亚特兰蒂斯还在陆地上繁荣的年代,或许先民们也遇到过这样的暴雨吧,甚至比这更为恐怖。他们也许也跟我一样,看着外面的世界,想着自己国家那高耸的城墙可以阻挡千军万马,可以阻挡山崩海啸,这些灾难永远也不会降临,可是在毫无止息的暴雨面前,那伟大的亚特兰蒂斯也随之沉入了海底,带着它的华贵与艳丽,裹着它的孤高与骄傲。也许,也许亚特兰蒂斯就是这样被淹没的吧,它就像这香烟的火苗,在未知世界的黑暗面前,孤独且弱小。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27 天 前

哦哦!这本日记的作者是《神殿》里的上校啊!
角度很新颖~

最新文章